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媽媽!」晨晨和沐沐立刻撲到白果兒懷裡,沐沐有些委屈的說道:「媽媽偷偷來看爸爸都不告訴我們!」

「媽媽!」丟丟也看到從樓上走下來的宋小蕾,趕緊從周天身上下來。

球球卻東張西望的看著,周天知道,他肯定是在找廖亦菲,就把他抱了起來,回頭招呼劉順他們進來。

「球球,媽媽去辦事去了!所以才讓爸爸回來陪你的!」周天哄著球球說道。

果然,聽到這話,球球立刻抱住周天的脖子,「嗯!」

輕輕的童音,讓周天又是一陣心酸,也就一直沒有放手。

屋子裡因為人一下子多了,也熱鬧了起來,加上孩子們樓上樓下的跑著,看的周天臉上一直帶著笑。

「孩子們過來,那我們……」白果兒給泡了茶上來,忍不住問周天。

周天也沒想到這一出,看向劉順,劉順喝了口茶,「沒來得及跟你們說,周天過階段可能會有很長時間不能回來,我就私自做主把孩子們帶過來給他見一見!」

白果兒點點頭,「也好!那我們過些天再回去!」

章推:清河大佬強勢回歸,《揭秘之主》一段智者的傳說,帶著大家一起來一段熱血沸騰的揭秘之旅! 廖氏地產又要蓋房子了!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又開始議論了起來,紛紛打聽房子在哪裡蓋。

廖亦剛就知道會是這麼個結果,蓋別墅,他不著急,先宣傳著,價格說的玄乎一點,房子吹得豪華一點,那些手裡有錢的估計就要動心了。

不管是人還是仙,不管到了哪裡,依舊脫離不了衣食住行基本需求。

被廖亦剛任命為物業經理的孫程,這些日子可謂是混的風生水起,跟他打聽廖氏地產要新蓋的別墅是什麼的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地位和從前不一樣了。

但是,任命之初,廖亦剛就定了很多規矩,他嚴格的執行著,雖然對於以前看不起他的那些人,現在不管如何諂媚討好他,也都耐心的跟人家解釋,沒有過多計較,私下裡卻在心裡把人鄙視了個遍。

說什麼是別墅,怎麼怎麼高檔,和以前的住房有什麼區別等等,巴拉巴拉的!

所以,這裡幾乎在一夜之間,廖氏地產要蓋高檔豪華別墅的消息就傳遍了,每個人茶餘飯後都在談論這件事情,也都好奇,所謂的豪華高檔的別墅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當人們知道別墅價格的時候,有人歡喜有人憂,那麼貴!一棟別墅就要五百顆紅色靈石!簡直是不敢想象!

一大早,廖亦菲打算去看看鋪面,頭天廖亦剛就給她說過自己手裡的幾個鋪面位置,讓她隨便挑。

所以,他帶著黑鷹出門了。

不料,門口又遇到了北冥,見到廖亦菲立刻化身謙謙君子般,拱手行禮,「廖婆早啊!」

「北大人早!」廖亦菲應付了一句,轉頭臉都抽抽了,還以為她看不出來嗎?一大早就等在門口了,也太明顯了。

廖亦菲問過好后,就帶著黑鷹繼續走,北冥往前跨了一步,攔住廖亦菲前面,「不知道這麼早廖婆是去做什麼啊?」

廖亦菲嘴角抽了抽,看了眼黑鷹,轉頭笑了下,「隨便逛逛!」

說完又想走,北冥卻跟了上去,「我也無事,不如一起逛逛吧!」

黑鷹停了一步,讓過廖亦菲擋在北冥前面,「北大人,您事情多,我們就不打擾了!回見!」

北冥隔著黑鷹看著廖亦菲漸漸走遠,又見黑鷹說的客氣,只好尷尬的一笑,「好,好!你們忙!你們忙!」

黑鷹拱手,快步追上廖亦菲,廖亦菲回頭看了一眼,北冥還在門口站著,見他轉頭還對她揮了揮手,廖亦菲覺得自己的嘴角和臉都要抽筋了,「這人怎麼跟蒼蠅似的!」

「不過分就好!」黑鷹道,「如果敢生出不該有的心思,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還是不要惹事,如果他敢做什麼,我會讓他後悔生出來的!」廖亦菲說道。

黑鷹笑了,點點頭,他一直都知道,廖亦菲的身手和他是出自一個地方的,外表只不過更具有迷惑性,如果把她惹急了,下手可不比他們差。

想到這裡,黑鷹默默的給北冥在心裡點了幾根蠟燭,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惹誰不好,非要惹這位姑奶奶!

廖亦菲和黑鷹把他們手裡的店鋪挨個看了一遍,最後相中了一處靠近大飯店的鋪面,這裡是中心偏西一點的地方,再過去就是貿易中心,是客流量最大的地方,前面就是個小廣場,被廖亦剛放了一個不大的圓形轉盤,裡面種了鮮花。

「這裡是小吃鋪,本來就是預留的,也沒幹別的!」黑鷹道,「吃的方面,還是原來的仙界小吃店和大飯店賺錢,這個就是佔個位置!」

廖亦菲點點頭,「行,那就這裡吧!我們回去找人設計一下去!」

兩人也逛累了,定了鋪面位置也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

「好巧啊!」一轉身,北冥那張破臉又出現了了,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北大人!」廖亦菲嘴角一翹,「您這是要去幹什麼啊?」她先發制人的問道。

「哦,我就是去看看貿易中心,裡面肯定有不少好東西,如果廖婆沒有事情的話,不如一起去吧!從修門那邊來的不少好東西,這裡都沒有!」北冥熱情的邀請著。

「啊!去貿易中心啊!」廖亦菲一笑,就在北冥以為她要答應的時候,不料,廖亦菲話鋒一轉,「那就不耽誤北大人時間了,您請便吧!」

說完,她一側身,對著北冥做了個請的姿勢,讓北冥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一瞬,然後一轉身,帶著黑鷹離開了。

北冥收起臉上的笑容,眯著眼看著兩人的背影,冷笑了一聲,「別著急,慢慢玩才有意思!」

「這人簡直是不要臉的最高境界了!」廖亦菲吐槽道,搭訕的借口還不如小孩子。

黑鷹忍不住笑了起來,剛才他可看的清清楚楚,北冥的臉色簡直精彩極了。

「小樣!我還收拾不了他了!」廖亦菲不屑的說道。

「不管怎麼說,還是多加小心才是!」黑鷹道,「以後出門,最少帶五個人一起出去!」

「行啊!」廖亦菲點頭,「夠拉風!到時候嚇都嚇死他!」

兩人說著話就回了家裡,黑鷹把北冥的事情跟大家說了一遍,邵晨直接火了。

「他這人看著道貌岸然的,竟然是個衣冠禽獸!菲菲,你別怕,明天開始,我跟著你!」邵晨說道。

「沒事,黑鷹也說了,明天開始,我再出去,後面就帶著一大幫人,又拉風又讓他沒辦法,氣死他!」廖亦菲說道。

「周天不在家,你不能出一點事,你也知道,要是你出事,周天說不準又要暴走了!」

想想也是,每次她和白果兒、宋小蕾有麻煩,周天都跟要了他命似的,不把人往死里搞就不算罷手。

「我會小心的!」廖亦菲說道。

「回頭我讓黑雨回去一趟,直接讓他把劉佟或者尕姑帶來,要是他不老實,直接就給他玩個大的!」黑鷹說道。

「這個可以有!」邵晨立刻同意了,劉佟或者尕姑出手,那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我現在就去,到時候正好還能接老闆一起回來!」黑鷹見邵晨同意了,也不耽誤,直接出去找黑雨去了。

廖亦菲無奈的閉上了嘴巴,她也知道,自己在這邊的安危,直接會影響到周天他們的計劃,既然邵晨和黑鷹都決定的事情,也就不反對了。

吃過午飯,廖亦菲就在家裡和幾個宋家的子弟商量服裝店的裝修事情。

其他的都好說,唯一的就是沒有鏡子,這才是和下界不一樣的地方。

他們來了這邊也很長時間了,真沒發現有鏡子這個東西,廖亦菲靈機一動,從閣樓上下來,正好碰到要出門的黑雨。

「黑雨!」廖亦菲叫住他,「你這就要回去了是嗎?」

「是!有什麼要我辦的嗎?」黑雨問道。

「我發現這裡沒有鏡子,你回去和周天他們商量一下,我們開服裝店,沒有鏡子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行,我記住了!」黑雨點點頭應下了,問過沒有其他事情就走了。

廖亦菲送他出門后,又瞥到北冥從遠處回來,看到她立刻露出笑容,抬手打算打招呼,廖亦菲卻「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黑鷹!」她走出後門,叫來黑鷹,「這裡大門都沒有門鎖,你們就沒有想過搞一個門插嗎?給我今天就裝一個,棍子要粗一點的!」

廖亦菲轉頭就走,聽得黑鷹有點莫名其妙,但是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他們之前來的都是大老爺們兒,這裡的房子也都沒有類似門鎖一樣的東西,搞得自己這些人也都習慣了,還是女人想的周到,到這裡就發現了安全隱患,立刻就讓人趕緊做一個去。

廖亦剛從外面剛一進門就看見黑鷹他們在門口比比劃划的裝東西。

「幹什麼呢?」他問道。

「老闆娘讓裝個門插!」黑鷹道,站到廖亦剛旁邊看著他們在門上裝東西,「之前我們竟然都忽略了!」

廖亦剛心裡就是一動,要說這裡最不該忽略這件事情的人應該就是他,沒想到,還是自己妹妹最先想到了。

他們哪裡知道,廖亦菲讓人裝門插,就是很簡單的理由,一個是下界習慣使然,在一個就是看到北冥忍不住就想關門上鎖,防賊防火防北冥!

不過,也就這樣一個不經意的舉動,卻讓廖亦剛後面的別墅又提高了很多價格。

自然,這種東西,只要看過,簡單的就能做出來,也不能指望開個鎖店賺錢。

如果能把門鎖這種東西做的符合這裡人的習慣的話,最好還是用機關之類精巧的設計,下界那些什麼防盜門防盜鎖之類的,現在還不是拿出來的時候。

第二天,就有人發現,中心廣場旁邊的一個小吃店關門了,門口被竹子編的帘子遮擋住了,裡面還傳出來叮叮噹噹的聲音。

很多人好奇的想要看看裡面在幹什麼,但是都被門口兩個人攔住了,「沒什麼好看的,過幾天就開了,大家到時候都來捧場啊!」

有人好奇的問道:「這裡要開什麼店鋪啊?搞得大家都好奇的緊,都想打聽打聽呢!」

「沒錯沒錯!我們都想早點知道呢!」旁邊有人附和道。

門口兩人微微一笑,「這件事情啊,先保密,保證到時候不會讓大家失望的!都別圍著了,過幾天就知道了啊!」

看熱鬧的人散去了,裡面繼續叮叮噹噹的,但是今日的話題,自自然然的就從廖氏高檔別墅轉到了這家神秘的店鋪身上了。

他們這裡,隔段時間就被外來的這些仙人搞得大變樣,但是,等大家都習慣后,又都覺得好像很久沒有什麼新鮮東西出現了。

每個人都在猜測這家店到底是幹什麼的。

廖亦菲的服裝店可以說是開的太及時了!

廖亦菲這次來,讓人背了幾十件牛仔褲和帆布工作服,女式的也有幾件漂亮的裙子,但是款式貌似有點太時髦了,她準備先擺上一兩件試試,如果行,以後就繼續,如果不行回頭再換。

還有幾雙帆布勞動鞋,這也是聽回去的人說這裡山多,特意準備的。

不管這些東西穿上是什麼樣子,總歸會讓人覺得新鮮的。

又過了兩天,服裝店開業了,門口漂亮的竹編花籃擺了一溜,屋子裡三面牆都掛上了衣服,角落裡還有兩個試衣間。

只可惜沒有鏡子,無奈讓人打了一大盆水放在中間,先應付著,廖亦菲看的直搖頭。

但也就是這樣的店面還是引起了轟動,一大早就吸引了一大群人,從揭開門口那個燙著「仙界服裝店」的牌匾開始,人就沒斷過。

幾乎所有人清一色的睜大了眼睛看著這些衣服,這麼漂亮耐穿的東西簡直是太讓人驚嘆了。 廖亦菲今天穿了一件紫紅色黑色暗紋的旗袍,一頭長波浪挽了起來,在腦後別了個夾子,讓所有人都看呆了。

他們在這裡生活這麼久,什麼仙人家的仙姑,修行者的女子見過不知道多少,但是沒有一個如廖亦菲這般美麗高貴的。

再看店裡另外兩個幫忙的小夥子,也都穿著牆上掛著的那種牛仔褲體恤衫,還有一個在外面套了一件工裝外套,腳上一雙棕色高幫翻毛工作鞋,看起來乾淨利落,比他們自己身上的長袍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有人擔心價格太高,就算心動,也打算先看看再說,萬一問了價自己買不起,那多難看啊!

這裡缺衣少穿,一件衣服都來之不易,就算商隊帶來一些衣物,價格也高得離譜。

終於,有人忍耐不住問了出來。

「那個,你這裡的衣物都是如何賣的啊?」一個人看著一套工作服問道。

「這裡每一套都是一顆土黃色靈石,單買只要五顆綠色靈石!」小夥子高聲說道,「工作鞋,一雙一顆紅色靈石!耐穿耐磨,爬山走路最好的選擇!」

聽這價格,似乎並不是太貴,以前在商隊那邊買的粗布長袍還要一顆土黃色靈石,沒想到,廖仙他們開的店裡賣的如此漂亮好看的衣物這麼便宜。

就是鞋子有點貴,但他們也能接受,這裡除了衣物,最缺少的就是鞋子,他們腳上穿的一般都是麻布鞋,有的人甚至只是草鞋,容易壞不說,遇到尖利的岩石樹枝,還容易受傷。

他們這裡的鞋看起來那麼結實,那麼漂亮,只要一顆紅色靈石,簡直跟白送的似的!

價格一問出來,立刻就有人掏錢要買,廖亦菲也不著急,讓夥計按照之前說好的做。

「大家別急,一個個來,不是買了就能穿的,要合適對不對?先試穿一下,合適了再買!不合適的話,過幾天再來新貨的時候再來看!保證大家都能買到合適的衣服穿的!排好隊,一個個來!」

小夥子高聲說著,那些仙人非常聽話,都排起了隊,等著小夥子拿合適的衣服給他們試穿。

穿上后,就在屋子裡的大水盆里看一看倒影,在別人的一片誇獎聲中,付了靈石走出了店鋪,引來街上更多的人的議論和詢問,紛紛都從四面八方往服裝店趕。

有些仙人家的仙姑仙婆一直盯著廖亦菲身上的衣服看,怎麼那麼漂亮呢!

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裳,灰撲撲的,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她們羨慕的簡直要尖叫出聲了。

於是,大姑娘小媳婦們,緊緊盯著店裡為數不多的幾件漂亮裙子,生怕自己晚了買不到。

女子進來,自然廖亦菲上前招呼了。

廖亦菲長得漂亮,笑容真誠,身材也好,溫聲細語的幾句話就把幾個小姑娘說的臉紅心跳的。

她們在店鋪左邊,和男子們分開,試衣服也是在角落裡的布帘子後面。

第一個出來的是一個看起來大約二十歲的仙姑,她選了一件淡藍色小碎花的棉麻連衣裙,整個人都變了一個樣子,只是頭髮有點不協調。

「坐這裡!」廖亦菲讓人坐到椅子上,拿出梳子,三兩下把她的頭髮梳成了兩根麻花辮,發尾又用兩個和裙子花色差不多的布條髮帶紮上,頓時,小姑娘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這是我嗎?」小姑娘小心翼翼的走到大水盆邊上,看了看裡面的人影,都有些呆住了。

不僅是她自己看呆了,旁邊準備買衣服的那些仙人小夥子、修行者們也都看呆了,以前怎麼沒覺得這個仙姑這麼漂亮呢?

廖亦菲又拿出來一雙女式白色矮幫工作鞋給她換上。

仙姑臉上露出了有些羞澀的笑容,讓那些看呆的男子們,頓時覺得眼前一亮,這才是仙姑應該有的模樣!

仙姑滿意極了,付了靈石,開心的離開了。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早上開店,沒到中午,所有衣服鞋子都賣光了。

看著空蕩蕩的貨架,廖亦菲只好讓人關門回家。

來晚一步的人,只看到人家關門了,一個個的都感到非常可惜。

「怎麼這麼快就賣完了?不是說早上才開的嗎?」

「你這是晚了,早一步的話你都擠不進去,那人多的!」旁邊有個人買了一雙鞋,一邊跟周圍的人嘚瑟,一邊回答那人的話。

很多人都興沖沖的來了,又遺憾的走了,都等著明天再來看看。

前面街上看到人家穿的衣服那個漂亮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