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古,你怎麼還在這裡,快走,別讓剛哥他們等急了。」付梅本來已經下了樓,轉身一看,才發現古默瑤並沒有跟上來,到是看到了侯三慢騰騰的走著,再向後一看,還是不見古默瑤,這才不耐煩的重新找了回來。

付梅幾步快走,伸出手想拉古默瑤的胳膊,卻被古默瑤閃開,付梅尷尬的看著古默瑤,只能悻悻的收回手。

「走吧。」

「等剛哥把你玩膩了,看你怎麼死。」付梅看著古默瑤遠去的背影,惡狠狠的詛咒,儘管心中不滿,但付梅還是跟在古默瑤身後一齊到達了目的地。

他們集合地點正是昨晚侯三他們待的樓層,只見三十幾個人集合在樓道里,剛哥則和幾個男子圍坐在一起,商量著什麼?

古默瑤掃了一眼,才發現,這裡除了她和付梅之外就沒有其他女人。最後古默瑤的目光落在了依舊躲在角落裡的侯三身上。

似乎感覺到又人在看著他,侯三下意識的抬起頭,正好和古默瑤的視線對上。

「什麼意思?」侯三朝著古默瑤使了個眼色之後,就低下頭,古默瑤疑惑的順著侯三的目光看去,看到幾個不認識的人,之後,就是一扇緊閉著的房門。

那裡?

那裡不是昨日獨眼他們燒烤的地方嗎?

侯三說床底下。

房間,床底下。

原來如此。

看來那間房間的床底下,她有必要去看一看了。

剛哥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

「兄弟們,安靜。」原本吵吵鬧鬧的地方,剛哥一句話,就讓大夥瞬間安靜了下來。

剛哥對於這樣的效果很滿意,他面露得意之色站在了中間說道:「諸位兄弟,大家想不想吃香的喝辣的。」

「想。」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好,末世生存艱難,但是只要眾位兄弟齊心協力,我保證你們一定吃得好,穿的暖,有女人,怎麼樣?」

「聽剛哥的。」

……

剛哥看著底下擁護他的手下,心中得意。

誰說末世是災難,在他看來,末世的開始就是他成功的開始。 而震驚最濃的,還是那些和李辰熟悉的人,比如王清玄,看著李辰站直神龍境比武的擂台上傲視群英,斬殺先天七重的人物如同屠狗,又看了一眼自己旁邊氣息灰敗的萬如意,他突然生出了一股夢幻的感覺。

他的孫子,本該成為人中俊傑,可現在卻成了這等摸樣,站在擂台上的人,是他的外孫子,卻和他關係極為不好的外孫。

「真是少年英雄啊,李紀和王夢禪,生了一個好兒子。」頭一低,王清玄滿頭銀髮已經散亂,極有精神的面目也頹唐了許多,李辰的天資,已經遠遠超越了他的爹娘。

「哈哈,辰哥竟然這麼厲害了!」朱浩那黑色面具中透出的眼神極為激動,身體微微顫抖著,一股熱血開始沸騰,太厲害了,李辰的力量,已經夠強大到讓他熱血沸騰的地步,那站在擂台上傲視群英的青年,是他兄弟!

「神龍境比武之後,辰哥要是回到武玄皇朝,除了東宮太子岳正天,整個武玄天下,還有誰能和辰哥一戰!」孤星的眼神中也透出一股激動之意,李辰已經這麼厲害了,而且,好像還沒有施展出全力,傲神也說了,後面還會有更大的機緣,要是李辰抓住,境界再次突破,日後回到武玄的時候,整個武玄,誰人能敵!

「我弟弟才不會待在一個小小的武玄皇朝呢,他的目的,是武者大陸的其他皇朝,甚至,是聖皇神州!」木柔也是歡呼雀躍,興奮的說道。

「聖皇神州?那是何地?」朱浩聽到木柔的話呆了一下,這聖皇神州,他從來沒聽過。

木柔大大的眼睛看著朱浩,也不知道怎麼說,大概的說道,「神龍境的天才,在聖皇神州,或許只是一個一般人,這神龍境的實力,包括神龍殿,在聖皇神州,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門派。」

木柔的話語讓朱浩和孤星兩人的身體一震,眼神中閃過一道驚駭之色。

神龍境的絕世天才,在聖皇神州,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強大的神龍殿,在聖皇神州,也只是很普通的一個門派。

這聖皇神州,是多麼恐怖的一個地方?

「聖皇神州,在哪?」朱浩忍不住問了一句。

孤星卻是一擺手,「咱們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現在,我們根本沒資格知道這些,等到我們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後,自然會明白的。」

「嘿嘿,會的會的,弟弟肯定會走出武玄皇城,最終變為武者大陸的頂尖強者的。」木柔笑著說道,笑容中滿是自信,對李辰的自信。

李辰,和他的弟弟真的很像,只可惜他的弟弟沒有走到最後,不能在陪伴她了,現在,她把李辰當成他的弟弟一樣看待,李辰,真的就好像他的弟弟,那麼天才。

朱浩和孤星都是一點頭,不錯,李辰,一定會成為整個大陸上的槍和,他們,不應該只看到一個小小的武玄皇朝,甚至,神龍境。

比武的擂台上,龍秋雲走到了擂台的中央,第二個人,是她,挑選自己的對手。

她也和李辰一樣,只能贏,不能輸,因為她手裡拿著的,是第二枚令牌,敗了,這第二枚令牌就要讓出去,那道排名最後的令牌。

眼睛看向擂台周邊的身影,排名在前面十位的人,她都沒有去考慮,除了李辰和自己之外,就是那最強的幾個人了,她沒把握能贏。

夢春秋和燕九霄,也不再她的考慮範圍之內,怎麼說也是有些關係。

「就你了。」

龍秋雲指向了那個女人,排名第十三位,修鍊火焰功法的女子。

那女子看到龍秋雲選她,沒有露出任何情緒,身上始終散發著一股火熱的氣息,讓空氣都開始扭曲。

腳步邁出,她的身體站到了龍秋雲的對面。

「一擊分勝負,怎麼樣?」龍秋雲對著那女子問道,對方眼睛一閃,隨即點頭,「可以。」

這一戰,不管輸贏,對她來說都不算什麼,她依舊保持著神龍境比武的資格,因此,她沒必要拒絕龍秋雲一擊分勝負的要求,不需要太拚命。

「接招吧。」

龍秋雲話語落地,腳步突然間邁出,神龍衝天,威武至極,擂台上再也沒有她的身影,只有一條黃金神龍。

那女子身體向後移動,驀然間,天地一震,一切都變為了火紅之色,岩漿橫流,宛若火之世界。

「火之道蓮,地獄之熔!」

「呼!」

眾人都只感覺一股熱浪撲向了他們,看台之上,有些境界不高的人甚至在瞬間就冒出了汗水。

龍行千里,龍秋雲的神龍之體,似乎也被火焰包裹,化作火龍。

「好恐怖的火焰力量。」李辰眼神一縮。他的額頭之上,都有了一層細密的汗水,身體,也感覺到如墜火焰之中。

這股火焰,把龍秋雲的神龍之軀,完全燃燒了。

「嗯?」

就在這時眾人的眼神都是一震,他們發現了不對,那被火焰包裹的黃金神龍竟然沒有發出任何的痛苦叫聲,好像根本不在乎,龍首一擺,頓時就想著那火焰女子沖了過去。

目光一轉,那女子立刻知道神龍來襲,腳步邁出,手掌橫拍,一股龍捲風摸樣的火焰向著龍秋雲衝去。

「歸位!」龍秋雲低喝一聲,她變換的神龍竟突然消失,恢復了本體,長發飛揚,衣衫飄飄,直接來到了那火焰女子的面前。

「震。」又是一道喝聲傳出,隱隱夾雜著龍吟之聲,龍秋雲的拳頭和對方運轉著火焰旋風的手掌撞擊到了一起,瞬息間,龍秋雲渾身上下的衣衫都開始燃燒,口鼻中溢出了一絲鮮血。

龍秋雲,輸了?

眾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可就在這時,又是一道轟隆悶響傳出,那火焰女子身體猛然一震,飛退了數十米,身上火焰依舊熊熊,可她的身體,卻連站都站不穩了。

「厲害。」眼中閃過了一絲精芒,龍秋雲的力量,不是那種當場爆發的力量,而是隔山打牛的勁,接觸的時候一點力量都沒有,可實際上卻已經輸送到了她的體內,讓她受傷。

「你贏了。」

那火焰女子身體一震,回到了遠處,呼呼的聲響傳出,龍秋雲身上的火焰也消失無蹤,她也保住了第二塊令牌。

深深吐出了一口氣,龍秋雲拍了幾下身上被火焰燒黑的地方,這一戰,他贏得也不輕鬆。

這最後剩下的十幾個人,沒有一個是弱的,至少都是先天境七重,任何一場戰鬥,都不能放鬆。

腳步邁出,龍秋雲也回到了眾人之中,李辰看到她的口鼻之中依舊有著血跡,袍袖一揮,頓時一股祥和的真元拂過龍秋雲的臉頰,她口鼻中的血跡全部消失。

「多謝。」龍秋雲對著李辰一笑,李辰一點頭,隨即又把目光看向了擂台上,第三場戰鬥,是象萬虛,象萬虛挑選了那第十四個肌肉發達,擅使大鎚的武者,不過,依舊只有一巴掌。

就算那人的力量超強,可是,象萬虛一掌拍出,他的力量還是無法抵擋,瞬間倒飛。

那第四個走上擂台的岳正天也不弱,他選了那個用刀的人,和象萬虛一樣,一拳打飛,無比霸道。

「什麼是真正的霸者?這兩個才是霸者!」

眾人的眼神在象萬虛和岳正天的身上游移,現在,眾人早就已經忘記了岳正天是從一個附庸皇朝武玄走出來的,他們只看到了岳正天的強大,不敢有半點的小瞧,這是一個足以和象萬虛一爭高下雄才。

而且,有聽說岳正天的人知道,岳正天他最強的,乃是吞噬,他擁有的武體,是噬魂,現在,卻還沒有一個人見過。

第五場,輪到了華藏鋒。

華藏鋒走到擂台上,卻是眉頭皺緊,有些一些為難。

「第五啊……」華藏鋒看了自己手中的令牌一眼,嘆息了一聲,李辰到岳正天,挑選了排名前十之後的四個人,接下來,排名第十之後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夢春秋,一個是燕九霄。

這兩個人,都和他有些關係,他怎麼能下的去手?

那麼,他能選的人,就只有第六和第十之間。

這幾個人分別是殺生,林澤,陳罪,妖妃,陰斷魂。

「嗯?」

眾人的目光也都是一閃,好像,有些難辦啊。

「算了,我選你。」華藏鋒終於開口了,看著四周的某個人。

林澤一愣,看了一眼左邊,是殺生,右邊,是陳罪。

隨即,他的眼睛再次看向華藏鋒,只見華藏鋒的眼睛就是看著自己,根本沒有轉移……

眼神一愣,林澤的臉色變得精彩了起來,有意思,華藏鋒,選他?

眾人也都呆了一下,華藏鋒,是選擇了林澤?

隨即,一道道精光從看台上的眾人眼中射出,不錯,華藏鋒,就是選擇了林澤!

華藏鋒,神龍皇朝的天才,八位最強天才之一,第二場的神龍境比武,他拿到了第五塊令牌。

林澤,大盛皇朝的天才,八位最強的天才之一,第二場的神龍境比武,他拿到的是第七名。

現在,華藏鋒要和林澤打?

「我的天!」

驚呼聲在看台人群中響起,所有人的心,都激動了起來,終於,到了八位天才的戰鬥了嗎?

兩人身為神龍境最強的八位天才之一,是華藏鋒技高一籌,還是林澤借勢而上?

「你,是在選我?」林澤的身體慢慢走了出來,他的目光,緊盯華藏鋒。

「嗯,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只能選你了,而且你那力量,我不怎麼喜歡。」

華藏鋒淡淡說了一句,讓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呆,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這破理由,他要和林澤打? 「諸位兄弟,眼下物資匱乏,我們手裡的食物撐不了幾天。」剛哥邊說邊看著底下人的反應,果然聽到食物不多,有些人的臉上不自覺的露出焦慮的神情,而這正是剛哥所預料到的。

「不過兄弟們不要擔心,經過偵查,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在末世之前是一處糧食貿易市場,大家聽我安排,五人一組,分開搜索,找到的物資按照老規矩。」

「眾位兄弟哪位不同意可以直接說。」剛哥說話之時,一直保持著微笑,但是眼睛掃過眾人之時,黃豆大小的眼睛卻是精光一閃,其他人忙附和著,唯剛哥馬首是瞻,沒有一個人提出反對意見。

雖然大家明面上不說,但是私底下都知道哪些敢與剛哥唱反調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在剛哥獨裁的統治下,誰還有膽子與剛哥唱反調。

「既然兄弟們都同意,那就到付甲那裡領背包和食物。」剛哥一揮手,眾人便開始五人一組去領物資。

不到一分鐘,三十幾號人就走了一半。

「哎呦,小古你怎麼在這裡?」剛哥故作驚訝的看著古默瑤,快走幾步走到古默瑤跟前,厲聲的說道:「小古受著傷,需要靜養,是哪個不長眼驚動的?」

「是侯三。」付梅一聽剛哥的話,立刻會意,指著侯三說道。

躲在一旁的侯三先是一愣,后像是知曉了一般,低著個頭,也不辯解,像這種背鍋的事情,他可是最佳人選。

「不長眼睛的玩意,還不快滾過來給小古道歉。」

「不用了,我的傷勢已經大好,我不過是看這裡熱鬧,來瞧瞧而已。」

「還是小古你大人大量。」剛哥不過是隨口一說,見古默瑤不追究,立馬借坡下驢。

侯三站在那裡,就像一個玩具一樣,被人招之則來、揮之則去,見沒有自己什麼事情,默默的消失。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消失,剛哥等人自然沒有在意。

「小古,既然你身體無礙,那有沒有興趣去貿易市場走一圈。」

「您也知道,前兩天我傷了元氣,現在實力還沒有恢復,去了也是給你們添麻煩,我還是好好待在這裡。」古默瑤婉拒道。她還想趁著人少的時候去查探查探。

「小古,你這就見外了,有剛哥在,你就踏踏實實的跟著就行,放心,你的安全剛哥包了。」剛哥見古默瑤拒絕,立馬拍著胸脯保證道。

「付甲你帶著幾個兄弟留在這裡。」剛哥完全不給古默瑤拒絕的機會,同古默瑤說完就立馬轉向一邊,對著一直跟在他身後長相普通,面露精光的男子說道。

此時便是剛哥最信任的手下,付梅的弟弟。

「剛哥,您就放心,這裡一切有我。」剛哥滿意的看了付甲一眼,然後一招手就有四個大漢過來,齊刷刷的站到他身後。

「小古,這幾位可是我手底下的好手,有他們在,保你平安。」剛哥說著眼睛就一直盯著古默瑤,其餘四人表情冷漠的看著她,大有她不走,他們就一直盯著的意思。

古默瑤此時不能確定剛哥等人的意圖到底是什麼,再者他們人數眾多,硬碰硬是下下策,不到萬不得已,古默瑤也不願與他們大動干戈,想到此處,她便同意與剛哥等人一起出動。

剛哥手底下的人之前就已經拿好了物資,在剛哥一聲招呼聲中,眾人便啟程前往貿易市場。

樓下似乎已經被人清理過,出了大門,並沒有出現一大波血魔圍上來的情景,只有幾隻沒有看黃曆的血魔搖搖晃晃的出現,都死在了那四個大漢手裡。

走了不到五分鐘,古默瑤就看到了熟悉的場景,這裡就是古默瑤同那三隻變異牛大戰的地方,依舊是斷牆殘亘,但是那三隻變異牛已經徹底的消散在了空氣中。

「這裡就是入口,大家仔細找找。」貿易市場雖然很多商鋪坍塌,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市場的走向和道路,剛哥招呼著手下的人沿著道路朝里尋找。

「小古,這裡你來過,可有什麼收穫。」剛哥一邊招呼著手下,一邊寸步不離的待在古默瑤身邊,時不時的和她說幾句。

「您說笑了,我可是連這裡面都沒進去一步,就被血魔包圍,暈了過去。」古默瑤半真半假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是不說你小古,你一個姑娘家的,在這末世闖蕩,一定要有同伴,要是遇到危險,還能相互扶持,要不然在遇到危險,就不一定能碰到好人。」剛哥裝作語重心長的說道。

古默瑤看著剛哥自己給自己臉上貼金,笑而不語。

這周圍的血魔和變異生物經過古默瑤上一次的絞殺,幾乎沒有什麼危險,唯一出現的血魔都被剛哥帶著的四人輕易殺死。古默瑤難得有一次被人保護的幾乎,自然也不會浪費,她找了個舒服的地,坐著晒晒太陽,愜意的看著剛哥手下的人忙來忙去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