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姐你要是在不開始的話中午就已經到了。」

不過也不需要吃飯了,在這裡光聞著味道就已經噁心的不行了。

墨依琳瞪向丫鬟,狠狠地喝道:「你急你干啊!」

丫鬟默默地嘀咕了一句:「又不是懲罰她的,而且我做也沒用啊。」

墨依琳深吸一口氣,正準備決定的時候,一股子臭味傳進鼻腔中,差點沒有把早飯給吐出來。

一直在牆邊乾嘔著。

什麼時候她受過這樣的罪?這都是墨清歌所賜!

早晚有一天,墨清歌會成為她的手下敗將。

到時候看她怎麼收拾她,弄不死她!

墨依琳想了一下就覺得很爽,趁著這股勁擼起袖子就是干。

憋著氣就開始刷廁桶,望著裡面黃黃的一片,墨依琳只覺得好像把這隻手給砍掉。

為了之後美好的生活,這點黃色算什麼?如果老天真能夠讓司弦愛上她,就算是跳進廁桶里都行啊。

丫鬟在一邊捂著鼻子,也有些受不了,主要是這還是男廁,心裡會覺得有點怪怪的。

大約半個時辰過後,墨依琳總算是清理完所有的廁桶,就等著之前清理廁桶的人來檢查了。 不一會,墨清歌帶著下人過來了,她坐在墨依琳對面不遠處,手一揮。

腹黑總裁:霸寵小逃妻 下人立刻去檢查廁桶,看著蠻幹凈的。

只是。。

下人回過頭看了眼墨清歌,心裡有了數。

「不合格。」

「什麼!都這麼乾淨了還不合格?你之前不也是這樣清洗,你聞聞,上面還有皂角的味道呢。」

下人嘴角一抽,誰傻的去聞廁桶?他可沒有這個愛好。

「看見沒,這裡還有著臟物,去,拿著刷子在清洗一遍。」

墨依琳指著下人剛想反駁,可一看到墨清歌正在一遍看著她,只好忍氣吞聲的重新做了一遍。

又一個半個時辰過去,墨依琳累的不行,早上吃的飯早就消化掉。

「這下總可以了吧?」

墨清歌暗地裡跟下人點了點頭。

下人這才放過墨依琳。

「嗯,還行了,不過下次還要注意這個桶的邊緣,縫隙里會存有臟物,這裡是最難清理的。」

「嗯,知道了。」墨依琳不耐的應著。

總算是完事了,終於能夠休息了。

她決定要去沐浴個十多遍,一定要把身上的臭味給洗掉。

「等一下。」墨清歌輕輕喊道。

「又怎麼了?你不要太過分了!」墨依琳原型馬上就要露出來。

「急什麼,只是提醒你一下,明天繼續罷了。」

「你!」 修仙從沙漠開始 墨依琳眼睛都要瞪出來。

需要你提醒嗎!

墨清歌站起身,路過墨依琳身邊,富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

「怎麼?有意見?」

墨依琳咬著牙說:「不敢有!」

「那就好,本王妃就先走了王爺說等我進宮呢。」

墨依琳看著墨清歌離開的背影,感覺牙都要掉了,被她咬的。

墨清歌這個醜八怪怎麼能這麼可恨呢!明明這醜八怪都給王爺戴綠帽子了,為什麼王爺還不把她給攆出去呢?

還是說王爺根本還不知道這件事?

墨依琳眼神一閃,嘴角微微一提:「有了!」

墨清歌心情很爽,管她什麼目的呢,現在墨清歌最大的目的就是先折磨一下她高興高興。

司弦已經在馬車裡等待著,等到墨清歌進來把她摟在懷中。

忽然皺了皺眉:「你身上什麼味道?」怎麼聞著有一股子茅廁的味道。

墨清歌尷尬的起身,盡量離司弦遠一些。

這才開口解釋著:「還不是因為墨依琳,她不是在清理茅廁,可能是剛剛檢查的時候被染上的味道。」

「哦。」司弦朝著墨清歌勾了勾手指。

墨清歌疑惑的湊過去。

結果被司弦抱了個滿懷,一想到剛剛尷尬的一幕。

墨清歌還是準備推開他。

沒想到的是司弦抱的越來越緊。

頭頂傳來他好聽的聲音:「我只是隨便問一下,沒有嫌棄你,就算是你變得臭了,我還是會喜歡你的。」

「你這情話說的我不知為何開心不起來呢?」

司弦笑了笑,然後忽然低下頭。

淺嘗片刻后,才鬆開她。

「這樣呢?開心了嗎?」

墨清歌抿了抿嘴,低下頭,算是默認了。

每一次跟司弦親熱的時候,身子總會不知不覺的熱了起來。

墨清歌都有些覺得自己太沒有出息了。

一個簡單的親親就把她給搞定了。 一天後,墨清歌帶著墨紫舞來到街上買東西。

不知為什麼,墨清歌覺得好多人都在看她,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嘀咕著什麼。

墨紫舞挽著墨清歌的胳膊,小聲的問道:「歌姐,你是得罪他們了嗎?」

「瞎說,我得罪他們幹嘛?我看啊這些人就是閑的吃飽撐的。」墨清歌只覺得他們肯定是在嫌棄自己的長相罷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無所謂了。

墨清歌沒有影響到自己的心情,來到一個老大娘攤位上,賣的是一些吃的,好像是自己種的。

「大娘,你這紅薯怎麼賣?」

老大娘是個老實本分的人,看到是墨清歌,本來熱情的臉冷了下來。

可是也不想傷墨清歌的心,只好委婉的說:「姑娘,答應大娘一件事,大娘這幾個紅薯就送給你了。」

「什麼?」墨清歌這下連買東西的熱情都沒有了。

總感覺這些人有意無意的就在討論她。

是她自己做錯什麼事情了?好像也沒有啊,不可能是讓司弦做菜的事情傳出去了?

他們夫妻倆的事情他們管得著嗎?

只見大娘彎著腰,小聲的跟墨清歌說道:「雖然這個鬼王殿下是個殘疾,容貌也不在,可是他怎麼說也是攝政王不是?而且大娘看你長得不是那麼的好,正好互補了。」

墨清歌有些哭笑不得,不得已打斷著大娘的話:「大娘,您到底想說什麼?」

越說她越糊塗。

「誒呀姑娘,大娘是想告訴你,浸豬籠可是不好受,更何況還是攝政王,要是讓他知道了你給他戴綠帽子,他不得殺了你啊。」

「什麼?!綠帽子?大娘是怎麼知道的?」

墨清歌冷下臉,站直身子,望著大娘。

「今天我一出來擺攤就聽見好多人都在談論這個事情,不是大娘說你,攝政王那麼好的人你都不想要,你非得去喜歡什麼江湖組織,這不是在打臉嗎?雖然攝政王人比較可怕,可這麼長時間也沒聽說他虐待你的事情,所以啊姑娘,要珍惜。」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墨清歌抿了抿嘴,跟大娘解釋了下:「大娘,你聽的不過是謠言罷了,這是假的,我沒有對不起攝政王。」

要是讓她知道是誰露出來的,扒了他的皮!

墨清歌也沒有了逛下去的心情,立刻回到王府。

氣的她直拍桌子,墨紫舞見了上前安慰了一下。

「歌姐,這件事你也別在意,他們又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再說了那個門主也不會出現,時間長了自然就謠言自己停了。」

墨紫舞肯定是相信墨清歌的,那個門主哪有王爺好啊,歌姐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

「你什麼都不知道,其實這個。。」墨清歌及時停住,看了一眼墨紫舞,最後深深地嘆了口氣。

坐在凳子上,煩躁著。

主要是這件事她倒是無所謂,就是怕給司弦帶來影響。

那些人什麼都不知道就隨便傳播,真是夠八卦的。

「也不知現在王爺知不知道這件事,歌姐,這要是讓王爺知道了該怎麼辦?」 「知道就知道唄,怕什麼。」反正門主就是司弦,她沒什麼可擔心的。

「歌姐,這可是給攝政王。。你就不怕攝政王怪罪於你嗎?」

墨清歌呵呵一聲,還怪罪,要說怪罪那也是她怪罪司弦,要不是他弄個什麼門主的身份出來,也不會有這檔子事了。

「反正歌姐,這兩天你小心點,要是攝政王真的怪罪下來,我們趕緊跑路啊。」

墨清歌被墨紫舞說的話給逗笑,心中的煩悶也消失了。

「放心吧,不會有這件事出現。」

這件事很快就傳到皇宮裡。

司璟在聽見這件事後,首先就是看向司弦,此時的司弦依舊面無表情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皇叔,你。。你要是生氣不要憋在心裡,可以說出來的。」

自從上次跟司弦談過一次心,司璟算是想開了,其實他該慶幸,這樣優秀的攝政王輔佐著他,是他的福氣。

如果沒有攝政王在,蒼穹國也不會這麼的安寧,百姓們也不會安居樂業的。

司弦冷哼一聲,懶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眼神卻異常的冰冷。

「本王是蠻生氣的。」他生氣的是到底這件事是誰告訴出去的?真是嫌自己活的時間太長了。

「皇叔,朕覺得皇嬸應該不是這種人吧。」最主要是像皇嬸那樣的性子根本就不敢吧,也不想想皇叔的性子是什麼樣子的,這要是皇叔一時氣急,把墨清歌給殺了可怎麼辦?

在丞相那邊他不知道該怎麼說。

「沒事的話本王就先走了。」

他都知道這件事,想必歌兒也知道了,她肯定氣的不行,不知道在背後怎麼偷著罵自己呢。

「等一下,皇叔,讓司承送你吧。」司璟給了司承一個眼色,司承立刻領悟到。

就算是司璟不說,他也得親自跟著,自從他知道了自己對墨清歌的心意后,從來不敢靠近墨清歌一步,生怕司弦會發現。

可現在有關於墨清歌的性命,他不出面也不行了。

司承趕緊跟上司弦,一邊小跑著一邊安慰著司弦。

帶著盒飯當影帝 「皇叔,這件事可能是個誤會,你可千萬不要衝動。」

這段時間皇叔是怎麼對待皇嬸的,他是看在眼裡,他從來沒見過皇叔這麼上心的對待一個人,想必皇叔對待皇嬸是動真格的。

越是感情認真,遇見這種事情越是憤怒。

希望皇嬸能夠不在府中吧。

司弦停下腳步,轉過頭瞪向司承,冷漠的聲音說道:「再敢多說一句話。你信不信本王給你踹回四王府去?」

司承立刻不說話了,緊閉著嘴,擔心的目光一直看著司弦。

去鬼王府的路程不是很遠,也不算是很近,當看到熟悉的門匾時,司承嘆了口氣。

該來的還是會來的。

司承先進去,朝著裡面喊一聲:「王爺回來啦!」

他是想要墨清歌趕緊想辦法應付,免得一會再撞石頭上,到那時候真的救不了她了。

墨清歌本來就在前廳,聽見司承的聲音,就知道司弦也回來了。

先跑了出去,看到對面那挺拔的身姿一步一步的朝著自己走來,她怒了努嘴。

走上前,錘了他一拳。

「都怪你。」 司承見墨清歌嘟著嘴,上前忍不住捏了下。

剛開始她的身子很瘦弱,現在總算是肉嘟嘟的了,看起來也水潤了不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