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姐!小姐!您怎麼了!您怎麼了!」一邊灰溜溜的往外走,那些武士一邊焦急地說道。

雖然在他們腦海里,對於這大小姐已經覬覦已久了,但就算此刻機會就在眼前,他們也不敢動一下!因為這個山本小姐父親和追求者,絕對會要了他們的命!

玩也玩過了,知道自己做的有些過,招惹了一些不該招惹的人,蘇羽自然也不會選擇在這裡繼續吃飯了。呵呵一笑,轉身就往外走去。

而羅金凱自然也是十分擔憂,跟著蘇羽便走了出去。

「兄弟,多謝你出手相救!可是這一次,你可能真的惹上麻煩了!」羅金凱十分擔憂地說道。 「華夏人真沒素質!小島君,好好教訓一下他們!」那個被一眾倭人簇擁著的面容倒是姣好的倭人大小姐,臉上帶著那貴族式的笑容,就像是在說一件很小的事情一樣,不咸不淡地說道。

「嗨!大小姐!」一群倭人武士立刻如奴隸般的應聲,轉頭一臉兇相地沖向了羅金凱這邊。

而就在當先那個倭人抬起大腳向著羅金凱踹來的瞬間,蘇羽冷笑一聲,將羅金凱扶到一邊,悠哉悠哉地抬起一腳,輕描淡寫地踢了過去。

而後只聽砰地一聲,然後是喀拉的碎裂聲,那個囂張的不可一世的八字鬍倭人直接被踢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那個臉上帶著貴族式欠揍笑容的大小姐面前。

「八嘎!哪裡來的華夏人!膽敢對我大和武士出手!」一看那個八字鬍被人踢飛,其他的身著武士服腳下踩著華夏撿破爛的老頭都不願意穿的木屐的倭人,立刻沖了過來,滿口怒罵地向著蘇羽就攻了過來!

冷冷一笑,蘇羽直接一抬手,悠然出手,但卻迅若閃電般的直接捏住了其中一個倭人武士的脖子,將其高高的拎離地面,冷冷地說道:「說中文!」

「八嘎!華夏人!有种放開老子,跟老子決一死戰!」不得不說,倭人的腦子有時候都是被門夾過,眼前這個倭人就是如此,明明已經被蘇羽拎雞仔似的拎了起來,但眼裡還是滿含著囂張和不忿,艱難地從嘴裡擠出幾個字!

只不過,從頭到尾,這個倭人說的都是倭國鳥語,沒有一句人話。

對於這種目中無人,整個華夏都討厭的倭人來說,蘇羽根本沒有什麼耐性,抬手就是幾個大耳光子扇了上去!

「啪啪啪!」

幾個大耳光子下去,那倭人的臉立刻腫成了豬,增肥效果那是相當的明顯!只不過那嘴叉子好像是在淌血……

「八嘎!……」忽然被眼前的這個人如此羞辱,變成了豬頭的八字鬍頓時氣炸了肺,再次開口謾罵道。

然而他剛剛開口,蘇羽又是幾個耳光子扇了過去!

「媽了個巴子的,老子讓你說中文!沒聽懂么!在華夏說個屁的鳥語!」

隨著蘇羽手起巴掌落,從那八字鬍的嘴裡,嗖嗖嗖的飛出了幾個帶血的物件兒。仔細一看,竟然是幾顆染血的大牙!

「混……混蛋……有……有種跟……老紙單敲(挑)……我打嗝(大和)武士……士可殺不可辱!」滿嘴鮮血和碎牙,八字鬍嘰里咕嚕的用那生澀蹩腳的中文說道。

「艹!老子還他媽以為你不會說中文呢!給你們三秒鐘的時間,給老子滾!」冷哼一聲,蘇羽直接將這個八字鬍丟了出去,冷冷地說道。

至於那些被嚇到了的倭人武士,此刻雖然一個個的虎視眈眈,但卻沒有一個敢上前來!

「死狗一(果然厲害)!沒想到,華夏這個破爛地方,也會有高手!小島君,你們就這麼點本事么?太讓我失望了!」那站在原地,看著八字鬍臉上被打出的鮮血顯得異常興奮的島國大小姐,依舊帶著那貴族式欠揍的表情,表情怪異地說道。

「長的還行,就是滿嘴鳥語,一句也聽不懂!嘿,娘們,會說中文么?」對於島國和一切島國的東西,蘇羽都不是很喜歡,尤其是今天看到倭國人在華夏這種張揚跋扈的做派,就更是厭惡了!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所以對於眼前這個明顯傲嬌的不可一世的所謂山本大小姐,蘇羽滿滿都是厭惡。

「八嘎!竟然敢對山本小姐不敬!找死!」一聽蘇羽的話,那幾個本就被這個山本小姐鄙視了的倭人武士,立刻憤怒地向著蘇羽沖了過來!腳下那收破爛的都覺得穿不出去的散發著濃濃腳臭味的木屐咯噔咯噔的響著。

然而對於這樣的嘍啰,蘇羽連看都沒看一眼,扇蒼蠅似的,隨手扇出幾個巴掌,滿臉笑容地向著那個細腰巨峰面容姣好的倭人山本小姐走了過去,笑著說道:「不會說中文么?那還真夠掃興的!」

眼看著自己的幾個保鏢被蘇羽啪啪啪的扇飛,自己忽然就孤立無援了,那個山本小姐臉上不僅沒有驚恐,反倒是露出了一種十分變態的興奮,用中文開口道:「一直聽說,華夏人是東亞病夫,想不到,也還是有幾個不是那麼病的嘛!只不過,跟我大和武士比起來,你們華夏人,永遠都是東亞病夫,太弱了!」

繼續微笑著往前走著,蘇羽笑著說道:「哦?是么?你所謂的東亞病夫,大和武士,就是他們這副德行?這名字倒是還和你們挺配的!不過也對,我們華夏哪兒都強,唯獨在拍某些動作小電影上,實在是太弱了,居然沒人拍!還是貴國厲害啊,下至剛會走,上至九十九,都積極地投身到解放女性的鬥爭中,為世界貢獻了如此多的動作小片兒!」

當著一個女人的面說這些,的確是有些不堪入耳,但在場的所有華夏人,卻是一點都沒有反感!因為這些倭人實在是太可惡了!還他媽以為是當年戰爭時代么,在華夏的土地上,肆意妄為,無法無天!

所以,當蘇羽這麼凌厲地對著這山本小姐說的時候,在場的眾人不管是男是女,一個個的皆是鼓掌叫好,「好!說得好!咱華夏哪兒哪兒都強!唯獨這個比不了!人家可是這方面的老祖宗啊!」

「少年,你很好!很囂張!敢不敢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一定會讓你為你的囂張付出代價的!你會為羞辱我而付出代價的!」臉上帶著抑制不住地變態的興奮,這個叫做山本的大小姐,一字一句地說道。

淡然一笑,蘇羽笑著說道:「哦?代價么?是你和我合演一部動作片么?這個想法倒是不錯!至於名字,你可以叫我爺爺,也可以叫我爹爹,也可以叫我哥哥。」

「很好!非常好!你真的是非常的囂張!我見過太多囂張的華夏人,你,是最囂張的一個!但你一定會是最慘的!爺爺,爹爹,哥哥,你當我不懂中文么?」那姣好的面容上帶著倭人特有的變態笑容,山本小姐嬌笑著說道。

「你懂什麼?我華夏文化博大精深,哪裡有你想的那麼片面和齷齪?葉是綠葉的葉,燁是火化燁,迭是層巒疊起的迭,戈是金戈鐵馬的戈!葉迭戈,你記清楚了!不過我的名字比較難記一些,你還是叫爺爺或者爹爹,或者哥哥比較好一些。」蘇羽冷笑著說著,周邊的人立刻興高采烈地跟著起鬨。

「叫爺爺!」

「叫哥哥!」

「叫爹爹!」

「哼!葉迭戈,這個名字果然沒有絲毫修養,就和你的人一樣!」山本大小姐變態的嬌笑著。

就在她這句話剛剛說完,蘇羽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神識微不可查的籠罩到了山本大小姐的腦中,瞬間侵入了的的識海。

而後笑呵呵地對著山本小姐說道:「嗯,叫的好!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用你們倭國標誌性的電影台詞來叫一遍。來吧,叫著聽聽!對了,記得要投入,要入戲喲!」

神識催眠,歧視山本這種沒有絲毫修為,只是一個家族家世鄙夷所有人的人能夠抵抗的了的?所以瞬間就被蘇羽徹底催眠了。

「爺爺!哈壓庫,哈壓庫!雅蠛蝶!」

「爸爸!一勾一勾!剛把爹!雅蠛蝶!」

「歐尼醬!哥哥!快點!快一點!啊……哈壓庫!哈壓庫!啊啊……」

在神識催眠之下,那山本小姐徹底的變成了一個倭國動作小電影里的欲求不滿的女人,眼神迷離而蕩漾地尖叫著,**著!那感覺,真的就像是島國小電影現場直播一樣!

對於這種囂張的倭人,不可一世的東西,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覺得蘇羽做的有任何過分的,一個個皆是拍手叫好!

至於那幾個地上躺著的滿嘴淌血的倭人武士,眼神中帶著強烈的憤怒,又帶著一絲變態的快感,艱難地起身,拉著那丟人現眼的大小姐趕緊就往外走!

「小姐!小姐!您怎麼了!您怎麼了!」一邊灰溜溜的往外走,那些武士一邊焦急地說道。

雖然在他們腦海里,對於這大小姐已經覬覦已久了,但就算此刻機會就在眼前,他們也不敢動一下!因為這個山本小姐父親和追求者,絕對會要了他們的命!

玩也玩過了,知道自己做的有些過,招惹了一些不該招惹的人,蘇羽自然也不會選擇在這裡繼續吃飯了。呵呵一笑,轉身就往外走去。

而羅金凱自然也是十分擔憂,跟著蘇羽便走了出去。

「兄弟,多謝你出手相救!可是這一次,你可能真的惹上麻煩了!」羅金凱十分擔憂地說道。 「嗯?大哥認識那幫武士么?」其實從那個大小姐山本的表情和話語,蘇羽就能夠感覺得到,這群人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不過當時事出緊急,一群浪人在華夏的大地上竟然動手打人!而且準備毆打的對象還是與蘇羽同行的羅金凱,蘇羽自然是不會答應了!

就算退一萬步講,即便這群浪人打的不是羅金凱,蘇羽恐怕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因為這幫浪人,實在是太囂張,太目無王法了!

「是啊,剛才在氣頭上,我還沒有想起來!但是現在想一想的話,好像那群倭人是有來歷的。那個叫做山本淺草的妞,好像是山本集團董事長的女兒,剛剛來粵城不久。山本集團是粵東的主要汽車製造商,他們都汽車在華夏銷路一直很好。而山本集團的董事長山本正雄,連續幾年還被評為了粵東十大傑出企業家!」

頓了頓,羅金凱接著說道:「好像我聽說,最近三花幫的少主宮本三郎正在追求這個叫做山本淺草的女人。對了,兄弟你可能對粵東不太了解,這個三花幫是一個由倭人組成的幫會組織,仗著明面上的外資生意人的身份,堂而皇之的召集收買一些浪人武士,形成了一股外來的黑惡勢力。這個宮本三郎,就是三花幫老大宮本一郎的兒子。」

「三花幫,很強么?」微微一笑,蘇羽淡然地說道。

其實對於三花幫,蘇羽在來粵東之前就有調查過。只不過羅金凱這個粵東土生土長的人,一定知道一些更加詳細的東西。所以蘇羽才會這麼一問。

「三花幫也許沒有粵東的其他幾個幫會強大,但因為是外國人投資人的原因,衙門也不好插手,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事情鬧的不是太大,一般都會沒事。而且就算出了什麼事,也是要通過領館來解決的。」

「那個山本正雄是做汽車生產的,那他旗下的汽車製造廠,都是什麼規模?對了,羅哥有沒有聽過一個叫華通汽車的汽車製造廠?」

這個叫山本正雄的是經營汽車製造廠的,從直覺上蘇羽就感覺到這個人可能會和明蘭明慧姐妹兩個的婆家汽車廠被吞併有關。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有句話叫做同行是冤家,蘇羽沒有理由不懷疑他!

「華通汽車?這個我當然聽過,是咱們粵東的自主民營企業,生產的車整體來說還是比較不錯的。哎……只是這一家比較慘,半年前不知道招惹了什麼人,被人殘忍的滅門了!那真叫一個慘啊,據說連具完整的屍首都沒有,全家幾十口人,連帶著傭人,一個活口都沒留下!」羅金凱感慨道。

「山本牌汽車你應該聽過吧?這個山本集團主要就是製造山本牌汽車的,還有一些和粵東合資的車系。不過說白了,粵東頂多也就是個工廠,就是給人家代工的!真正的汽車生產的核心技術,都掌握在人家手裡呢。還有電子產品生產廠也是一樣,大多數技術都掌握在人家手裡呢!」

經過和羅金凱這麼一聊,蘇羽基本上知道了粵東這地界兒上,倭人的實力和主要經營的東西了!

早就聽說過粵東的電子產業和汽車產業很發達,但不成想,這些最發達的產業,卻基本都是被外資壟斷的!就算不是壟斷,外資也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和市場主導權!華夏人,充其量只是人家的廉價勞動力而已!

雖然蘇羽並不憤青,但身為華夏人,蘇羽還是有著很強烈的自豪感的。所以在得知了這些情況之後,對於拿回明蘭明慧姐妹倆的婆家的電子設備廠和汽車製造廠,蘇羽的決心更加的大了,可以說是勢在必得!必須要拿下!

「多謝羅哥提醒,不過這所謂的三花幫,還嚇不到兄弟。你放心吧,我會有自己的分寸的,絕對不會給羅哥惹麻煩的。」微微一笑,蘇羽若有所思地說道。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既然是兄弟,那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雖然哥們也抗不過山本集團,但也不怕他們!只要兄弟有什麼需要,我羅金凱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不過今天晚上,可能酒店先不能住了,我估計三花幫的宮本三郎那小子,不會善罷甘休的。我有另外一套別墅,比較安靜,兄弟你就先住著!」

本來住在酒店就比較招搖,辦什麼事情不是很方便,現在羅金凱有個安靜的別墅,對於蘇羽來說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一來明蘭明慧姐妹兩個的行蹤會更加隱蔽一些,二來蘇羽的活動也可以更加自由一些。所以蘇羽便是卻之不恭了。

「羅哥放心,我是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如果有什麼事兒,打道回府就是了!反正粵東這一塊的產品經營代理,我全權交給你負責了,改天咱們把合同簽了就行。好不容易來趟粵東,兄弟可得好好玩玩!」微微一笑,蘇羽很是認真地對著羅金凱說道。

這一次是以考察粵東市場的名義來的,蘇羽自然要大大方方的去考察考察,並且儘可能的不給羅金凱和自己以後的生意帶來麻煩!

不過這對蘇羽來說,其實不是什麼難事兒!如今隨著靈力的不斷提升,蘇羽對於神識的操控也比之前熟練了很多!尤其是在催眠術方面,可以說完全是潤物細無聲,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將人催眠了!

比如方才的那些武士,雖然他們從頭至尾感覺都是在一種很自然的狀態中,發怒也好,挨打也好。但絕對沒有人知道,其實在他們一出現的時候,就被蘇羽催眠了。

只是這種催眠方式比較特別,被催眠者不會忘記這段記憶,但這段剛剛發生的記憶卻是被人為的引導,形成了一種錯誤的記憶。這其中最直觀的,就是對於蘇羽和羅金凱兩個人的印象。

在這個催眠中,那些武士雖然心裡知道事件的真實性,但是對於蘇羽和羅金凱的長相,卻是產生了一個錯誤的認識。在他們的記憶力,蘇羽的臉,完全就是東川毒虎霍毒的臉,而羅金凱的臉,則是宇文雄的臉!

所以,報復?開玩笑!他們能報復個鳥!找兩個死人報復么?

不過羅金凱的好意,蘇羽還是要領的。所以在羅金凱的安排下,蘇羽當晚便住進了羅金凱另外的一處相對僻靜的別墅里。當然,黑羅剎楚雨和明蘭明慧姐妹倆,自然是跟著他一起到了這棟別墅里了。

「小雨,麻煩你件事情。今晚,幫我調查一下這個山本大小姐,和三花幫的大致情況。我記得,青幫在粵東也是有些人脈的吧?」在別墅里,收拾妥當之後,蘇羽微笑著對黑羅剎楚雨說道。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黑羅剎楚雨帶著些許倔強,不爽地說道。

其實在今天看到蘇羽一到粵城就趕著去給羅金凱的父母治病,又在晚上看到了蘇羽是如何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教訓那群倭人,楚雨心中對蘇羽不由得有了些許改觀。但一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這個混蛋強行霸佔了,而且還是那麼的暴力,楚雨就是又羞又恨的!

這一次要不是師父硬要讓她來,給她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的話,楚雨才沒那麼興趣和這個混蛋朝夕相處呢!因為一看到這張臉,楚雨就不由得想起當時被強行霸佔的情景……

「因為你是我的助理嘛!而且你師父是我姐姐,照例你應該叫我一聲師叔的!不過我這個人不喜歡倚老賣老,你還是叫我哥哥就好了!要不叫歐巴也行。」蘇羽一本正經地說道。

「師叔?歐巴?你武俠劇看多了吧!想要讓我叫你,門都沒有!看見你就想殺你!」楚雨冷冷地說道。

「哦?想殺我?好啊好啊!我們很久沒殺過了呢!來吧來吧,隨時歡迎,反正老夫老妻的了,咱們床上殺伐一番怎麼樣?」壞笑著,蘇羽站起身來,就往楚雨身邊走過去。

雖說師父袁彩鳳給楚雨了保證,但眼前這個壞東西是什麼事兒都做的出來的!萬一要是先斬後奏,自己可就麻煩大了!這打又打不過人家,楚雨乾脆冷哼一聲,快步向著屋外退去。

「只要宮本三郎和山本妞的信息么?」說著,也不管蘇羽有沒有回復,楚雨的身形直接一閃,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雖然現在跟了蘇羽,入了晨星,並且拜了袁彩鳳為師,但楚雨可不是個善茬,要知道僅憑她一個女人,在青幫能夠坐到幫主朱強之下,青幫五虎之上,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事情。所以楚雨的能量,遠遠要比她現在表現出來的那副優雅柔弱強大的多!

「小丫頭,和我斗,你還嫩得很呢!一天是哥的女人,你這一輩子都是哥的女人!脾氣倔,好啊,哥就喜歡**脾氣倔的!」看著楚雨的身形消失在夜色中,蘇羽自信的一笑,跟著身形一閃,消失在了楚雨的相反方向。 「嗯?大哥認識那幫武士么?」其實從那個大小姐山本的表情和話語,蘇羽就能夠感覺得到,這群人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不過當時事出緊急,一群浪人在華夏的大地上竟然動手打人!而且準備毆打的對象還是與蘇羽同行的羅金凱,蘇羽自然是不會答應了!

就算退一萬步講,即便這群浪人打的不是羅金凱,蘇羽恐怕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因為這幫浪人,實在是太囂張,太目無王法了!

「是啊,剛才在氣頭上,我還沒有想起來!但是現在想一想的話,好像那群倭人是有來歷的。那個叫做山本淺草的妞,好像是山本集團董事長的女兒,剛剛來粵城不久。山本集團是粵東的主要汽車製造商,他們都汽車在華夏銷路一直很好。而山本集團的董事長山本正雄,連續幾年還被評為了粵東十大傑出企業家!」

頓了頓,羅金凱接著說道:「好像我聽說,最近三花幫的少主宮本三郎正在追求這個叫做山本淺草的女人。對了,兄弟你可能對粵東不太了解,這個三花幫是一個由倭人組成的幫會組織,仗著明面上的外資生意人的身份,堂而皇之的召集收買一些浪人武士,形成了一股外來的黑惡勢力。這個宮本三郎,就是三花幫老大宮本一郎的兒子。」

「三花幫,很強么?」微微一笑,蘇羽淡然地說道。

其實對於三花幫,蘇羽在來粵東之前就有調查過。只不過羅金凱這個粵東土生土長的人,一定知道一些更加詳細的東西。所以蘇羽才會這麼一問。

「三花幫也許沒有粵東的其他幾個幫會強大,但因為是外國人投資人的原因,衙門也不好插手,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事情鬧的不是太大,一般都會沒事。而且就算出了什麼事,也是要通過領館來解決的。」

「那個山本正雄是做汽車生產的,那他旗下的汽車製造廠,都是什麼規模?對了,羅哥有沒有聽過一個叫華通汽車的汽車製造廠?」

這個叫山本正雄的是經營汽車製造廠的,從直覺上蘇羽就感覺到這個人可能會和明蘭明慧姐妹兩個的婆家汽車廠被吞併有關。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有句話叫做同行是冤家,蘇羽沒有理由不懷疑他!

「華通汽車?這個我當然聽過,是咱們粵東的自主民營企業,生產的車整體來說還是比較不錯的。哎……只是這一家比較慘,半年前不知道招惹了什麼人,被人殘忍的滅門了!那真叫一個慘啊,據說連具完整的屍首都沒有,全家幾十口人,連帶著傭人,一個活口都沒留下!」羅金凱感慨道。

「山本牌汽車你應該聽過吧?這個山本集團主要就是製造山本牌汽車的,還有一些和粵東合資的車系。不過說白了,粵東頂多也就是個工廠,就是給人家代工的!真正的汽車生產的核心技術,都掌握在人家手裡呢。還有電子產品生產廠也是一樣,大多數技術都掌握在人家手裡呢!」

經過和羅金凱這麼一聊,蘇羽基本上知道了粵東這地界兒上,倭人的實力和主要經營的東西了!

早就聽說過粵東的電子產業和汽車產業很發達,但不成想,這些最發達的產業,卻基本都是被外資壟斷的!就算不是壟斷,外資也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和市場主導權!華夏人,充其量只是人家的廉價勞動力而已!

雖然蘇羽並不憤青,但身為華夏人,蘇羽還是有著很強烈的自豪感的。所以在得知了這些情況之後,對於拿回明蘭明慧姐妹倆的婆家的電子設備廠和汽車製造廠,蘇羽的決心更加的大了,可以說是勢在必得!必須要拿下!

「多謝羅哥提醒,不過這所謂的三花幫,還嚇不到兄弟。你放心吧,我會有自己的分寸的,絕對不會給羅哥惹麻煩的。」微微一笑,蘇羽若有所思地說道。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既然是兄弟,那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雖然哥們也抗不過山本集團,但也不怕他們!只要兄弟有什麼需要,我羅金凱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不過今天晚上,可能酒店先不能住了,我估計三花幫的宮本三郎那小子,不會善罷甘休的。我有另外一套別墅,比較安靜,兄弟你就先住著!」

本來住在酒店就比較招搖,辦什麼事情不是很方便,現在羅金凱有個安靜的別墅,對於蘇羽來說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一來明蘭明慧姐妹兩個的行蹤會更加隱蔽一些,二來蘇羽的活動也可以更加自由一些。所以蘇羽便是卻之不恭了。

「羅哥放心,我是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如果有什麼事兒,打道回府就是了!反正粵東這一塊的產品經營代理,我全權交給你負責了,改天咱們把合同簽了就行。好不容易來趟粵東,兄弟可得好好玩玩!」微微一笑,蘇羽很是認真地對著羅金凱說道。

這一次是以考察粵東市場的名義來的,蘇羽自然要大大方方的去考察考察,並且儘可能的不給羅金凱和自己以後的生意帶來麻煩!

不過這對蘇羽來說,其實不是什麼難事兒!如今隨著靈力的不斷提升,蘇羽對於神識的操控也比之前熟練了很多!尤其是在催眠術方面,可以說完全是潤物細無聲,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將人催眠了!

比如方才的那些武士,雖然他們從頭至尾感覺都是在一種很自然的狀態中,發怒也好,挨打也好。但絕對沒有人知道,其實在他們一出現的時候,就被蘇羽催眠了。

只是這種催眠方式比較特別,被催眠者不會忘記這段記憶,但這段剛剛發生的記憶卻是被人為的引導,形成了一種錯誤的記憶。這其中最直觀的,就是對於蘇羽和羅金凱兩個人的印象。

在這個催眠中,那些武士雖然心裡知道事件的真實性,但是對於蘇羽和羅金凱的長相,卻是產生了一個錯誤的認識。在他們的記憶力,蘇羽的臉,完全就是東川毒虎霍毒的臉,而羅金凱的臉,則是宇文雄的臉!

所以,報復?開玩笑!他們能報復個鳥!找兩個死人報復么?

不過羅金凱的好意,蘇羽還是要領的。所以在羅金凱的安排下,蘇羽當晚便住進了羅金凱另外的一處相對僻靜的別墅里。當然,黑羅剎楚雨和明蘭明慧姐妹倆,自然是跟著他一起到了這棟別墅里了。

「小雨,麻煩你件事情。今晚,幫我調查一下這個山本大小姐,和三花幫的大致情況。我記得,青幫在粵東也是有些人脈的吧?」在別墅里,收拾妥當之後,蘇羽微笑著對黑羅剎楚雨說道。

「我憑什麼要聽你的?」黑羅剎楚雨帶著些許倔強,不爽地說道。

其實在今天看到蘇羽一到粵城就趕著去給羅金凱的父母治病,又在晚上看到了蘇羽是如何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教訓那群倭人,楚雨心中對蘇羽不由得有了些許改觀。但一想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這個混蛋強行霸佔了,而且還是那麼的暴力,楚雨就是又羞又恨的!

這一次要不是師父硬要讓她來,給她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的話,楚雨才沒那麼興趣和這個混蛋朝夕相處呢!因為一看到這張臉,楚雨就不由得想起當時被強行霸佔的情景……

「因為你是我的助理嘛!而且你師父是我姐姐,照例你應該叫我一聲師叔的!不過我這個人不喜歡倚老賣老,你還是叫我哥哥就好了!要不叫歐巴也行。」蘇羽一本正經地說道。

「師叔?歐巴?你武俠劇看多了吧!想要讓我叫你,門都沒有!看見你就想殺你!」楚雨冷冷地說道。

「哦?想殺我?好啊好啊!我們很久沒殺過了呢!來吧來吧,隨時歡迎,反正老夫老妻的了,咱們床上殺伐一番怎麼樣?」壞笑著,蘇羽站起身來,就往楚雨身邊走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