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山貓不想要我了,他厭棄我了!」那姑娘立馬大聲回答。

頓時,周圍的人一片唏噓。

「你說謊!」山貓一個沒忍住,直接吼了出來。

「趕緊帶她走,都成什麼樣子了。」顧忘輕輕推了推山貓,趕忙說道。

可是關鍵是,他趕不走,也帶不走她啊!山貓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睛里很是無奈。

「來人,把她給我拖走!」說著,顧忘向後擺了擺手。

很快,幾個保安直接跑了過來,將那年輕姑娘抱在了馬路邊上,一時之間,周圍的人都散了。

「你看看啊,這就是你做的好事兒!」顧忘指著馬路邊上的人,對著旁邊的山貓不悅的說道。

「還說我呢,你自己還不是一身的麻煩。」山貓低著頭,不停地嘀咕著。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是說,謝謝大哥今天的幫助。」山貓立即笑了笑,掩飾著。

這個臭傢伙,別以為他沒有聽到,竟然敢說起他的不是了。

山貓自然知道其實顧忘早就已經聽到了,兄弟嘛,偶爾開開玩笑也很正常。

而那個馬路邊上年輕姑娘,看著走向公司大廳的兩個背影,氣的牙痒痒,這個該死的山貓,他竟然要趕自己走!

還有那個該死的顧忘,他竟然敢如此對她!看來,自己若不使出一些手段,他們是不會重視自己的了!

「最近啊,你就不要去找人家周陽了,想必你也知道,那個年輕姑娘並不是什麼善茬兒。」辦公室里,顧忘低聲勸說道面前的山貓。

這些,其實山貓的心裡都很清楚,已經連續好幾天了,他一直沒有和周陽聯繫,就是怕她會因為自己而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顧總!」

突然,周陽的助理直接闖了進來,神情很是慌張,當她看到旁邊的山貓時,她立即讓自己冷靜下來,裝作很是淡定的模樣。

「說!」山貓對著她大聲吼道。

「那個,周總她,她住院了。」助理低著頭,立馬回答。

什麼?一下子,山貓連想都沒有想,直接跑了出去。

「哎,山貓,我家周總不想讓你去醫院看她!」那助理在背後大聲喊道。

山貓立馬停住了腳步,表情很是無助。

他該怎麼辦?他想去看看那個女人到底怎麼樣了,究竟出了什麼事情,可是她卻不讓他去醫院。

背後的顧忘,看著山貓,臉上很是尷尬。

「放心吧,我去看看。」他輕輕拍了拍山貓的肩膀,趕忙說著,而後徑直離開。

醫院的病房裡,此時的周陽正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一副很是疲憊的模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病房門口,顧忘看著旁邊的小助理,立即問道。

「就是,就是那個年輕姑娘給了周總一巴掌,周陽一不小心摔了個跤,就暈倒了。」助理立馬回答。

那個年輕姑娘竟然又去找周陽了?不對啊,據他所知,山貓最近並沒有和這個妹妹聯繫啊。

看來,那年輕姑娘定是不會輕易放過周陽了。

「多找幾個人過來,看住病房,不能讓任何人隨意走動。」顧忘謹慎的吩咐著,斷絕了一切再讓周陽受傷害的可能。

「大哥,你來了。」病床上的周陽緩緩睜開眼睛,向他打了聲招呼。

「嗯,感覺怎麼樣了?好點了嗎?」

「沒事兒,放心吧,我就是摔了一跤,不妨事兒,你看,我現在不是挺好的嘛。」周陽笑了笑,立即回答。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竟然還笑得出來!這個妹妹啊,總是報喜不報憂,若是有一天,她真的被人所害,她都來不及向任何人求救!

「那你為什麼會摔跤呢?」顧忘走到她旁邊,故意問道。

頓時,周陽愣了一下,而後立馬恢復臉上的表情,她別過臉去,看著窗外,故意回答:「大哥,你這是什麼話啊?摔跤,那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嘛。」

「行了,你就別瞞我了,我知道那個年輕姑娘又去找你了,說吧,她又跟你說什麼了?」顧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輕聲問道。

還能說什麼?自然是一些關於山貓的事情。

可是她既然已經退出了,那個年輕姑娘便不應該再來找自己才是,為什麼現在卻還要得寸進尺?

對於這一點,周陽著實有些不明白。

「以後,你必須得防著她點兒,那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你若是一味地忍讓,她不會念著你的好。」顧忘趕忙提醒著她。

是啊,有些人就是這樣,欺軟怕硬,恨不得自己立馬騎在別人的脖子上。

「啊!就是她!就是她,她要殺了我!」

突然,那年輕姑娘帶著幾個警察直接闖進了周陽的病房。

這是怎麼回事兒?周陽驚恐的看著闖進來的幾個人,臉上很是狐疑,而顧忘,卻早就猜到了這一切。 楊柏簡直感覺被萬夫所指,絕對的拉仇恨。幾乎整個二樓的男人,都羨慕嫉妒恨看著楊柏。一些血氣方剛的帥小伙,都要朝著楊柏走了過來。

「紫嫣,別鬧了。」沈芸也感受到四周火辣的目光,趕緊拉著趙艷紅加速來到楊柏身邊。楊柏卻哈哈一笑,居然沖著其他男人,傲氣十足的揮了揮手。

「哈哈哈!」楊柏也在挑釁,這是對其他男人宣示主權,畢竟今天三個女人,都是由著他保護。

「呸,現在女子都讓豬,不,小白臉拱了。銀樣鑞槍頭!」眾多男人的心聲,被楊柏聽到,楊柏才不管那一些,興奮的走進趙艷紅身邊。

「艷紅姐,你真漂亮!」楊柏那勾勾心,趙艷紅早就知道了。無論楊柏是什麼身份的人,趙艷紅永遠是楊柏的女人。

「別這麼說,那些人還看著呢。」趙艷紅滿臉通紅,而旁邊的沈芸看到楊柏火熱的目光,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段。

「芸姐,也漂亮。」楊柏實話實說,一句話,就讓沈芸心滿意足,只要被這個男人認可,讓自己做什麼都行。

「我呢,我呢?」也不知道李紫嫣怎麼回事,居然主動的挽著楊柏的胳膊。沈芸等人可是知道李紫嫣的愛好,是不喜歡男人的,怎麼可能主動挽著楊柏。

「那什麼,你離我遠一點,你殺傷力,太大了。」楊柏的一語雙關,惹得李紫嫣驕傲的笑了起來。

李紫嫣絕對是故意的,穿著這麼火爆,還怎麼玩。三女任何一人,無論玩什麼項目,簡直就是大明星。

水上樂園完全成為三女的主場,水花四濺,三女揮灑的熱情。楊柏在旁邊守護的,也玩著不亦樂乎。

「楊柏,我們去十米跳台吧,那個刺激。」李紫嫣特別熱情,一直圍繞在楊柏身邊。那光滑的胳膊,一直有意的朝著楊柏而去。

「好吧!」楊柏也遊了一回,身上結實的肌肉,也的確吸引一些女人的目光。只是這些女人看到楊柏身邊三女,都暗暗收回目光,絕對的自慚形穢。

不過那些男人的目光,卻死死的看著楊柏。楊柏卻就這麼陪著三女,朝著十米跳台走去。這時候趙艷紅突然口渴,楊柏趕緊去買飲料去,李紫嫣領著兩人朝著十米高台而去。高台上面有三種遊樂項目,是滑水毯,還有高空速降,還有飛舟探險。

就在楊柏拿著飲料,走向高台的時候,突然聽到異樣的聲音。高台之上,七八名男女,都圍繞在李紫嫣的身邊,哄堂大笑。

「李紫嫣,多少年不見,你還這麼火爆?」一名高大男子,渾身也都是肌肉,應該也專門鍛煉過,身邊女子也都是嬌艷無比,一個個身材也火爆無比。

「陳世傑?」李紫嫣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這個人。而此時的李紫嫣完全沒有火辣的脾氣,反而躲閃無比。

「你們要幹什麼?」沈芸畢竟是老總,柳眉一束,自然有一股威嚴。而這時候陳世傑掃向旁邊兩女,眼珠子一亮,尤其背後一名更加健碩的男子,淡淡說道:「世傑,你認識?」

這名男子一說話,陳世傑立馬恭敬說道:「木少,我當然認識,這個女人,可是讓我白玩五年,我的初戀女友。」

陳世傑的話,讓沈芸等人就是一愣。李紫嫣居然交過男朋友,她不是拉拉嗎?而此時的李紫嫣已經痛苦無比,鼓起勇氣嬌斥道。

「陳世傑,我不認識你,你趕緊滾開。」李紫嫣的話,讓陳世傑哈哈笑了起來,摟著旁邊的女人,傲慢說道。

「李紫嫣,你渾身上下,我哪沒有玩過,現在在這裡跟我裝青春,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嗎?你們給我讓開,我們木少要玩這個飛舟。」

陳世傑的話,讓沈芸相當憤怒,大庭廣眾,居然無恥的說出這句話。看著陳世傑俊逸的臉,居然內心那麼齷蹉。

「夠了,憑什麼讓給你們,我們先來的?」沈芸當然不幹了,把李紫嫣擋在身邊。而陳世傑看著兩女,目光有點貪婪。

「兩位美女,憐香惜玉,誰都懂。不過,女人就是男人的玩物,你們說對嗎?」陳世傑的話,讓旁邊那些嬌艷的女子紛紛笑了起來,甚至還擺出一些姿勢,取悅這些男人。

「我是凌然集團的,讓開。」沈芸目光一寒,真的動怒。對面的陳世傑聽到凌然集團,就是一愣,然後輕蔑笑了起來。

「原來是張家的凌然集團,李紫嫣,你投奔凌然集團?哈哈,木少,他們是凌然集團的人?」陳世傑的話,讓身後的男子淡淡說道。

「原來是凌然集團的,世傑,算了。」木少的話,讓陳世傑哈哈一笑,指著李紫嫣模仿某個動作,讓李紫嫣羞憤的低下頭來。

「請讓讓!」就在這時候,楊柏從後面走了過來,那個囂張的陳世傑,讓楊柏冷冷掃了一眼。楊柏居然無視任何人,這些嬌艷女子就感覺被無形的力推開,讓出一條道路。

「楊柏,他們太過分了,明明是我們先來,他們卻在這裡。」趙艷紅趕緊解釋道,而楊柏卻把脈動飲料遞給趙艷紅,看了看躲在後面的李紫嫣,淡淡說道:「沒事,你們玩你們的,先來當然先玩,管他們是誰?」

「小白臉,你怎麼說話呢?」陳世傑看到楊柏過來,尤其看到三女都這麼看著楊柏,頓時內心相當的不滿。

楊柏都沒有看陳世傑,而是沖著旁邊的服務生說道:「讓她們下去,如今的社會,狗都知道規矩,人倒是不懂規矩了。」

「你他瑪德,說誰是狗?」陳世傑相當不忿,可是卻聽到背後的木少,又一次淡淡說道:「好了,讓他們玩。」

木少這麼說完,好像有點紳士風度,不過卻指著楊柏,淡淡說道:「看在凌然集團,今天給你這個小白臉一個面子,你只有一次機會。再有下次,你會死的很慘。」

木少說完,一揮手,領著眾女朝著平台另一邊而去,玩著滑水毯。而就在離開的時候,陳世傑傲慢無比說道。

「臭小子,你知道得罪誰了?我們是雲南寶格麗的,區區的凌然集團,算個屁。李紫嫣,你給我等著,我陳玉傑從雲南回來了,我會跟你好好玩,哈哈哈哈。」

陳玉傑的話,讓李紫嫣有一次顫抖起來。沈芸從來沒有看到李紫嫣這麼驚恐過,而此時的楊柏卻無所謂道。

「滾開!」楊柏的話,讓陳玉傑冷笑一聲,朝著旁邊而去。而此時碩大的飛舟之上,李紫嫣已經哭了起來。

「楊柏,不玩了,我們泡溫泉吧。」沈芸想給李紫嫣換換心情,剛才聽說是寶格麗公司,沈芸也是一驚。

好好遊樂的心情,都被這一伙人給影響了,這讓楊柏暗中搖了搖頭。看著李紫嫣的樣子,楊柏遞上飲料。

「那個人,怎麼回事?」楊柏的話,彷彿給李紫嫣勇氣,李紫嫣終於釋放出自己心中的噩夢。

「他就是混蛋,渣男。我以為他是我最愛的男人,他考研,考博,都是我辛苦掙錢而來。我跟了他五年。我居然傻傻的認為,這世上唯一的好男人,就是他。可沒有想到,他只是在利用我,只是在玩我。只是我傻,我能夠掙錢。」

李紫嫣的話,讓沈芸等人就是一愣,沒有想到李紫嫣還有這樣的過往。而那個陳世傑當時不光有李紫嫣一個女人,憑著英俊的外表,勾引好幾個女人,只是那些女人都沒有李紫嫣那麼痴情。

「我恨他,當時我發現不對,他,他威脅我,他有我的照片,嗚嗚嗚。」最後的痛哭,讓李紫嫣無法冷靜下來,年少的輕狂,讓陳世傑有李紫嫣的照片,那就是李紫嫣的夢魘。

「他威脅我,我不敢,我怕。我怕那些照片留出去。」李紫嫣已經泣不成聲,而此時沈芸和趙艷紅憤怒說道。

「我們可以報警,報警就可以了。」

「沒用的,他是電腦高手,除非他想,他可以一夜之間讓那些照片瘋狂的在網上流傳。陳世傑,就是個混蛋,最後一年,瘋狂的折磨我。」

「我恨,我恨男人,男人就沒有好東西,什麼甜言蜜語,都是騙子,騙子。」

李紫嫣的話,終於讓楊柏明白,原來李紫嫣成為拉拉,那完全是有陰影的。大好的青春年華,毀在一個渣男的手中。

陳世傑最後博士后,被寶格麗公司聘用。要知道寶格麗公司,可是世界知名珠寶公司。尤其背後有雲南的木家,而那個木少,應該就是木家的人。

「李紫嫣,不用怕,現在你不是五年前的人,你不需要低頭。」楊柏突然輕聲說著,這句話,讓李紫嫣抬起頭來,看著楊柏。

「相信我,他要敢動你,我會讓他後悔。」楊柏這句話,讓李紫嫣猛的撲向楊柏,死死的摟住楊柏。

要知道李紫嫣身上都是水,穿著三點式泳裝,這樣的一個熱烈的擁抱,讓楊柏差點無法呼吸。

而遠處高台當中,從上空落下的陳玉傑,當然也看到李紫嫣投入楊柏的懷抱,這讓陳玉傑的目光猙獰起來。

「小白臉,我玩過的女人,你也碰,今天就好好玩玩你。」陳玉傑嘴角慢慢上揚。 趙以諾自然是知道周陽不會做出那種狠毒之事,許久,終於,她清楚了事情的整個過程。

好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啊!她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表情很是陰冷。

「別想太多,還有顧忘在呢,放心吧,他一定會替你主持公道的。」趙以諾一邊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一邊安慰著。

是啊,她也就只能依靠顧忘了。

「咚!」

「你這個臭男人,心裡到底在盤算著什麼?周陽都被那個賤女人欺負成什麼樣子了?你竟然還在無動於衷?」

上官娜娜一邊吼著,一邊闖進客廳。

「娜娜,你這又是怎麼了?」山貓立即迎上前去,趕忙問道。

怎麼了?都是他乾的好事兒,好端端的非去什麼大院,現在好了,出事兒了吧,老實了吧!

「那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啊。」山貓繼續說著。

是啊,他這正等著那個年輕姑娘回來后問個清楚呢,沒想到卻把上官娜娜給等來了。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就這樣讓人家周陽平白無故的受欺負?不能夠啊,山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心裡還是有她的,為什麼要這樣對那姑娘姑息養奸!」上官娜娜拍著手掌,著急地說道。

她了解周陽的性格脾氣,那個女人是絕對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的,一切都只不過是那個臭丫頭捏造罷了!

看著她這副凜冽又焦慮的面孔,山貓嘆了口氣,直接坐了下來,試圖讓自己淡定下來。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很明顯,那個姑娘的意圖就是讓自己娶了她,不然,她就製造出各種意外,包括為難周陽。

真是一個狠毒的女人。

山貓緊緊攥著衣角,狠狠的咬著嘴唇,表情很是不滿。

「哎呦,這是有客人了?」年輕姑娘一邊走進來,一邊故意大聲說道。

一下子,聽到這女人的聲音后,上官娜娜立即站了起來,就要跑上前去。

「是上官小姐來了,快請坐,無需迎我。」年輕姑娘立即說道。

迎她?她怎麼能有那麼大的面子呢?上官娜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在她面前,眼睛里閃過一股殺氣。

「啪!」一個巴掌落在那姑娘的臉頰上,瞬間,一片通紅。

「你瘋了嗎?」姑娘捂著自己的臉頰,不悅的吼道。

「我告訴你,以後里周陽遠點兒,倘若讓我再得知你欺負她的消息,我一定會讓你永遠消失在這個城市裡,不信,咱們等著瞧!」說著,上官娜娜便直接走了出去。

是的,以上官家的勢力,這姑娘定是不好招惹的。

該死的,這個山貓竟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姑娘大聲吼道:「山貓,你在做什麼?我被人給打了!」

然後呢?還要他找上官娜娜算賬不成?山貓甩了一下胳膊,而後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