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幹什麼?」林逸飛不解問道。

「我先把幾百期的福利彩票體育彩票每年的股市歷史曲線都輸入電腦那我們不就達了?」百里冰興緻勃勃的說道。

「那裡或許不如你想象的美好穿越后可能沒有你的親人沒有你的朋友或者沒有任何現代化甚至戰亂連連比如說是南宋?」林逸飛緩緩道。

百里冰終於猶豫了一下認真的思考了半晌抬頭望著林逸飛道:「那裡有你嗎?只要有你我到哪裡都不會覺得寂寞孤單的。」

林逸飛也凝望著她現少女沒有絲毫迴避終於笑了起來「當然有我沒有我不但你覺得寂寞很多人都會覺得缺少點什麼!」

百里冰擂了他一拳「臭美!不害臊好象真是個英雄一樣我可不想成天提心弔膽的看著你到處去逞英雄。」

林逸飛突然臉色一凝有些沉重。

百里冰心中忐忑「我剛才說說而已你如果真的喜歡做英雄我絕對不會阻止你的只是你一定要記得把我帶在身邊。」

林逸飛點點頭「前面好象有事情生有人呼救。」

百里冰一驚環顧四周現路上行人已經有些稀少二人不知不覺越走越偏側耳傾聽竟然真聽到小巷裡面有人聲只是十分微弱細不可聞「去看看?」

林逸飛點點頭伸手拉住了百里冰的手掌只是一帶二人已經沒入前面的巷子之中這一刻的百里冰有些吃驚的望著身旁的少年她沒有覺得自己用了絲毫的力氣只是感覺到手掌傳來了一股力道整個人身輕如燕的飛了起來。

下一刻的功夫他們已經站到了幾個人的身邊百里冰本來有些擔心從手掌上傳來的那股力量讓她突然覺得充滿了勇氣她不自覺的向林逸飛身邊靠了靠知道這個是讓她今生唯一信任的依賴這個時候的她充滿的信心她覺得不要說只是面對幾個毛賊就算真的面對千軍萬馬身邊的人也一定能夠保護她的周全。

從明處突然到了暗角眼睛對光線多少有些不適應百里冰眯縫著眼睛終於現眼前有五個人應該是一對情侶被三個劫匪打劫。

看到眼前的情景百里冰突然覺得難以遏制的憤怒記得林逸飛剛才曾經說過你只看到明亮的地方當然會忽略很多事情她從來沒有想到看不到的陰暗角落每天都會有讓她無法想象的事情生。

一個男的跪在地上並沒有被捆住卻是一動不敢動因為面前有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在面前雖然離的很近可是這足以讓他失去勇氣眼睜睜的看著女友拚命的掙扎卻如同一個烏龜一樣縮在殼裡面。

那個女的上衣已經被扯的不像樣子褲子也被褪了半截露出白花花的一片一個人正在手忙腳亂的脫著自己的褲子。

旁邊那個雙手緊緊的抱著那個掙扎的女的把她牢牢頂在牆上嘴角還不忘記冷嘲熱諷「你又不是第一天做這種事情著什麼急。」

脫褲子那個嘿嘿直笑用力一拍那個女子的屁股「這妞正點老子頭一回……」

下面說的什麼別人永遠也不知道那人一手扶著自己那活兒就要長驅直幅的爽上一爽卻駭然現自己脖領子一緊已經騰雲駕霧般的飛了起來。

那種感覺讓他覺得平生最爽的莫過這次也是最後一次突然感覺到後背和什麼只是撞了一下很輕微腦袋一聲轟鳴眼前一黑再也沒有了任何感覺!

抱著女子那位正在準備欣賞好戲卻只覺得眼前一花下一刻的同伴已經重重的撞在對面的牆上滑落下來的時候如同爛泥一般! 抱著女人的那位反應頗快一聲怒吼放開了女人來不及拔刀子一拳擊向面前少年的面門。

那個女的正在掙扎一下失去了重心重重的坐在地上不遠處拿刀子那位終於反應了過來去沒有上前夾擊反倒向巷子的一頭亡命奔跑出拳那位聽到腳步聲巷子兩都都有大為奇怪眼睛的餘光已經看到同伴的身影心中一寒!

百里冰卻現跪在地上的那個男的突然站了起來向自己這邊沖了過來下意識的往旁邊躲了一下那個男的以百米的度衝出了巷口消失不見百里冰這才明白他是逃命心中痛恨不已這種男人死了最好。

『喀嚓』一聲響出拳的那位只覺得一拳好象擊在鐵板上面指骨那一刻覺得全部粉碎林逸飛冷哼一聲目光卻有點詫異這人練過武功而且還行!

能被林逸飛測繪能夠為還行的就說明他已經在這個時代算是有兩下子不過也只能稱做有兩下子遇到了林逸飛他只能算是倒霉。

林逸飛已經動了殺機就再不猶豫伸手一拍正中那人的頭頂。

那人也看到了他的出手也想去抵擋可是這輕飄飄的一下他全力用胳膊去架也碰不到!

『波』的一聲響那人慘叫了半聲就嘎然而止如同活雞被一下子掐住了脖子。整個人卻象烏龜一樣瞬間矮了半截地上呆坐著的女子駭然現剛來的那個人只是一掌好象就把剛才抓組自己的那個人的腦袋壓到脖腔裡面。

第三個拿刀的劫匪已經快跑到巷口心中駭然有些歡喜他雖然一動不動但是這裡身手最好的就是他可是他從林逸飛出手的那一刻就明白此人非人他好象地獄裡面出來的閻王。混身上下都有著他見過的那種絕世高手的殺氣。

所以他逃丟下同伴亡命逃奔他從第一個同伴被殺的那一刻開始跑到聽到第二個同伴慘叫幾秒的功夫已經離巷口只有幾步的距離。這個時候的他有點後悔選了這個破地方這個巷子只有兩邊是出口被劫的人想要逃命那是不容易可是他卻忽略了他要逃命的後路也少了很多。

眼看就要見到巷口光兩的時候他突然停住不是他認為已經逃離了危險只是那個人已經攔在他的眼前。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林逸飛是怎麼從他背後到了他的前面他只是知道自己好象活命的機會很少!

林逸飛背對著巷口這讓拿刀地劫匪看不清楚他的正臉劫匪突然跪倒在地顫聲說道:「饒命我只是……」

他話音未落就地一滾已經到了林逸飛的身前手中的匕寒光閃閃惡狠狠的捅向林逸飛的肋下。

這一刻才顯出這人的動作敏捷出手兇狠果斷他從林逸飛連殺兩個人就已經知道眼下的情形不是林逸飛死就是他死求饒只是個幌子。他希望林逸飛能小瞧他疏忽一下他就說不定能把林逸飛先送到閻王殿去報道。

匕剛剛遞到林逸飛的身邊那人只覺得手上一輕匕脫手而出眼前一花路邊的燈光已經照在他身上平日雖然很柔和突然見到光亮的他卻覺得有些刺眼抬手想要遮擋一下光線卻現胸口涼滴滴答答的流淌著什麼。

渾身上下突然被抽空了力氣這才現自己手中的匕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胸口突出了一截滴滴答答流淌的是鮮血正順著刀尖不停的落下。

吃力的轉過身去那人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他知道自己中刀的部位是背心卻從胸口透過來他殺人也喜歡這個部位因為他知道這是致命的位置。

並不覺得疼痛也不覺得恐懼他殺人很多也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死在別人手上可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這個時間畢竟很平靜他只想回頭看看殺他的到底是什麼人!

身後的林逸飛並沒有稍動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必死無疑可是他沒有絲毫的憐憫這種人該死他終於下了殺手和對付豹頭一樣他知道哪些人一定要殺他更知道如果只是打暈擒住他們並不是死罪這讓他有點懷疑這個時代的刑法是不是有點太輕!

對畜生將人性和人權那豈不是一種天大的諷刺?!

木然間他有些詫異因為那人望著他的眼神很吃驚好象竟然認識他一樣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小子是……是……你?」

少年目光一閃才要上前那人脖子一歪軟綿綿的向旁邊倒去少年止住了腳步無奈的搖搖頭他知道這個時候就算華佗來了估計也無能為力他不是嘆息這個人是死而是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認識林逸飛!

這三個人他紗錠看似輕鬆卻知道絕非尋常的混混地痞可比可是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明白林逸飛只不過是個學生怎麼會認識他們?不過這個迷團只能隨著這三個人的死告一段落。

百里冰卻已經走到他的身旁「逸飛你殺了人?!」這一次的百里冰出奇的沒有哆嗦聲音卻有些顫上午她就看到死人可是他並沒有看到林逸飛殺了豹頭現在卻確實看到林逸飛殺了人!

雖然她也認為這幾個人該死欺負女人的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可是她更知道這幾個人法律上不是死罪。這麼說林逸飛最輕也是個防衛過當她此刻已經來不及害怕迅地撥打手機第一個念頭不想報案而是向父親求救!

「幹什麼?」林逸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給我爸打電話。」百里冰的手停在空中望著林逸飛「他不出面你大學就不用上了。」她知道這裡警方的效率和辦事態度說的已經是最好的結果沒有人出面林逸飛不用說是上學很可能先上局子裡面呆上一年半載再說。

林逸飛搖搖頭從她手上取下手機「你爸爸或許能解決著件事情但不是最好的人選。」

百里雄飛不過是個商人他可以出頭把林逸飛保釋出來但最後患無窮。

「那我們一走了之?」百里冰眼看林逸飛不同意誤以為他也害怕又不想牽連自己「逸飛你放心我永遠和你在一起這件事情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

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女的竟然也不見了忍不住吃了一驚「那個女的呢?」

「走了。」林逸飛淡淡道心中卻有些悲哀為民除害的反倒提心弔膽的受害的證人一走了之。這難道就是當今的社會?他當然知道那個女的偷偷的趁百里冰過來的時候從另一個巷口跑了出去可是他沒有阻攔。

「她怎麼能這樣。」百里冰忍不住罵道:「一對狗男女我們雞了他們謝都不謝一身現在更是跑的比兔子還快早知道這樣……逸飛你到底決定怎麼做要不我們也偷偷的走吧沒有人會知道的。」

林逸飛搖搖頭「有一個人是解決這件事情的最好人選。」他撥通了手機低聲說了兩句「那好就這樣」掛上了手機一手把那個死人向巷子裡面拖了拖喃喃自語道:「只是希望警方到來之前別有哪個倒霉鬼路過這裡。」

「你報警了?」百里冰焦急道:「那怎麼行你不知道現在的那些人不會抓壞人但是若是抓不到壞人找不到證人你一定會倒霉的。」

林逸飛拍拍她的肩頭安慰道:「你放心沒事的我有個朋友處理這種事情是專家。」

百里冰半信半疑的看著他低聲抽泣了起來伏到林逸飛的肩頭「如果明天你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林逸飛點頭心中嘆息。

百里冰第二天是在提心弔膽的情況下度過幾次她都忍不住想打父親的手機終於還是忍住夢中總是夢到林逸飛被一幫警察衝進公寓帶走雖然知道這幫警察的辦事效率絕對沒有這麼高效。

早上起床的時候一點憔悴惹得郭霞和小麗問長問短的猜疑不已百里冰卻是強打笑容撥通了林逸飛的手機好在聽說他安然無恙心情這才好點不過還是放心不下幾乎把江源市早上的報紙都買了一遍查看有沒有昨天晚上的事情卻現條條新聞乏味依舊波瀾不起。

一上午的時間百里冰都是在恍惚中度過中午又打了林逸飛的手機現他還是沒有事情忍不住到了他公寓去了一趟現三個人竟然在打牌不由有點恚怒卻再也不肯離開守在三人身邊看著他們打牌。

都說情場得意賭場失意林逸飛卻是賭場情場雙得意到了下午和外語系比賽前幾乎把大牛地內褲都贏了過來再加上阿水冷嘲熱諷火上澆油惹得大牛惱羞成怒攪亂了牌局拂袖而去自然所有的賭注都做不得數。

林逸飛看著百里冰心不在焉的樣子有些不忍和百里冰出公寓終於說道:「你放心我出手的時候已經考慮了後果這種人再死幾個也沒有關係。」

百里冰謹慎的向四下看看好在並沒有人在場這才有點緊張的說道:「你的朋友行不行沒有給你消息嗎?還有逸飛這是你第一回殺人嗎?」

她的心情有些複雜看著林逸飛竟然覺得有點陌生林逸飛這種鎮靜地表情絕對不象頭一回殺人。

林逸飛看她緊張的樣子如同受驚的小鳥終於把她攬在懷中卻沒有回答她的疑問只是道:「不用緊張很多時候緊張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再說結果我都已經知道。」

「什麼結果?」百里冰依偎在林逸飛的懷中心中稍定急聲問道。

「結果就是沒有結果。」林逸飛淡淡道:「昨天銀行地劫案你今天看到新聞沒有?」

百里冰回憶了一下這才說道:「好象沒有。」她早上只顧得看看有沒有殺人案。卻把這麼重大的事情忘記的一乾二淨。

「這就是了。」林逸飛緩緩道:「其實每日都有事情生你從新聞知道的不過是很少的一部分恩球場到了。」

「你還有閑情打球?」百里冰好氣又好笑白了他一眼。

林逸飛笑笑卻和對面走過來的一人打個招呼「今天天氣不錯。」

百里冰並不認識那人。有些奇怪那人笑笑「不錯好大地日頭交通和治安都不錯。」

付主席看到林逸飛到了已經圍了過來看到林逸飛和人家打招呼忍不住的問道:「逸飛你親戚?」

那人三十來歲衣著簡樸。個頭適中體型稍瘦兩隻眼睛特別有神一看就不是學生當然也不會是學校的領導付守信不認識的學校領導至今還不存在所以從付主席的角度怎麼看怎麼象個社會地閑散人員。

那人上下打量了付主席一眼眼神的凌厲讓付主席有些毛「我叫章龍州林逸飛的朋友。」

付主席覺得對方的態度有些冷已經轉臉向林逸飛笑道:「這回對陣外語系你可絕對不能手軟更不能夠放水。」看了一眼百里冰「你看女朋友都在這裡你可要好好的表現一下才行。」

他以為百里冰這次來絕對是來示威前兩場就沒有看到這位大小姐過來助威這次對戰外語系不用問百里冰估計想要和情敵來個正面交鋒。

林逸飛點點頭章龍州卻在望著付主席不一言。

「你們聊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付主席不知道怎麼的看到這人心裡竟然有些毛跑到一旁和在張等人去討論作戰計劃。

「今天有什麼新聞?」林逸飛淡淡問道「百里冰心中有些緊張女人敏感的心理竟然讓她覺得來的這個人和林逸飛或者是昨天的事情有關。

章龍州扳著臉上竟然擠出一點笑容看了一眼百里冰見她沒有離開的意思猶豫了一下緩緩道:「好象聽說電影院附近的小巷子……」百里冰一顆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緊張的盯著他卻沒有想到章龍州慢悠悠地說道:「死了幾條狗。」

「幾條?」林逸飛淡淡道。

「三條。」章龍州笑笑眼中竟然有了佩服之意「這三條狗是從流浪狗外地逃竄過來的咬了不少人惹了不少事不知道怎麼突然暴斃在小巷裡面當然這是小事江源市的新聞不會報告市民也不會關心的不過你如果想知道更詳細一些晚上我請你吃飯。」

大小姐救贖手冊 他說的前言不搭后語林逸飛竟然好象明白的樣子「在哪裡吃飯?」

「好象離電影院不遠有個好再來狗肉火鍋味道不錯」章龍州笑道:「不過我錢不多所以只請你一個人去。」

百里冰臉色有點白「我也去。」

章龍州看了她半晌搖搖頭「不行」不等百里冰說話他已經掉頭走開一會就消失不見了。

百里冰有些擔憂低聲道:「他是不是要來抓你的看現在不是實際所以布下了鴻門宴?」

林逸飛搖搖頭「還席后三百刀斧手摔壞為號呢你太過疑心了我看大陸地警匪片裡面最好的時機是清晨大家沒醒的時候踹開房門一擁而入的香港有些區別倒習慣在鬧市抓人。」

百里冰想笑卻又笑了出聲「這個時候你還開玩笑真是沒心沒肺的咦你舊情人來了。」

全民武道時代 林逸飛心頭一跳果然一陣熟悉的香氣傳來一個女生擦肩而過站到外語系的拉拉隊陣營裡面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以前總是看到側臉林逸飛這次才能看清楚風雪君到底長的什麼樣彎眉鳳眼略施些薄粉鼻子略微有些高顯得頗有主見。

她雖然就站在林逸飛是正面目光卻從來沒有落在林逸飛的身上。

「看來你還有點余情未了呀。」百里冰口氣竟然有點酸酸的看著林逸飛的目光落在風雪君的臉上她竟然有些心痛他難道真的無法忘記風雪君?不然怎麼會時不時的露出那種猶豫的神色?

雖然有些吃醋可從她的角度看過去這個風雪君長的不算差她當然也見過風雪君幾面卻自信不比她差這就讓百里冰很不明白這個風雪君到底有什麼好?竟然能讓林逸飛苦追了兩年?

林逸飛沒有回答百里冰的問話細細的打量了風雪君半晌現她身上衣飾雖然並不華貴可是一雙耳環顯然就可以夠普通市民一年的工資左手的中指上戴著一個鑽石戒指明晃晃的閃人眼目目光又從那女子的手上移到脖子上不知道為什麼心頭竟然又是一跳!

心中有些奇怪她戴的應該是條白金項鏈可是自己為什麼見到那條項鏈就會忍不住的心跳?這是林逸飛送的?

少年感覺不出腦海中林逸飛的回憶有絲毫復甦這就讓他更加奇怪這個女子從哪裡來看都不應該讓他一見心跳的人物難道林逸飛對風雪君這個人用情真的如此之深就算是他都無法抑制? 自己這是莫名的心跳不是傾心!也是不是動情。

這點少年完全可以辨別難道是因為那股香氣讓林逸飛難以忘懷還是林逸飛見到了當年自己買的項鏈睹物思人少年只覺得有些茫然一時間竟然呆在那裡!

不應該是林逸飛那條白金項鏈一看就在接個不菲不應該是林逸飛這種窮小子能夠買的起的但若不是林逸飛買的自己有什麼理由心跳?

「逸飛?你怎麼了?」百里冰吃醋的時候竟然忘記了緊張可是看到林逸飛愣在那裡死死的盯著風雪君心中有些慌亂伸手扯扯他沒有想到他回過神來第一句話問的讓百里冰大吃一驚。

「她就是風學君?」

百里冰愣在那裡象不認識林逸飛一樣半晌終苦澀笑道:「你不要告訴我你不認識風雪君!」

林逸飛嘆息一聲突然笑了起來「可能太久沒有見過某人所以再見有些難以置信不敢確認。」

百里冰搖搖嘴唇第一次用力擰了一下林逸飛的胳膊「你是不是每和一個女孩子分手后都準備這套說辭?」

林逸飛即使對風雪君表現的深情一些也不會讓百里冰這麼擔憂可是看他的樣子竟然真的不像認識風雪君這反倒讓百里冰感覺到不安她以為林逸飛對坐晚的那件事情也很緊張壓力也很大自己犯了一個錯誤就是一直給他施加著更大的壓力。

林逸飛默然半晌忍不住問道:「那汪子豪呢?好象沒有在她身邊?」他印象中的那個陰冷男子竟然頭一回沒有出現前兩次在他的記憶中。二人是形影不離的。

「應該還沒來」百里冰撅嘴道:「你是不是看時機不錯準備腹水重收?我看不但你對她余情未了她對你也還有那麼一點點意思。」

林逸飛一愣「真的她對我還有意思?」

百里冰扳起臉來「一個女人若不把男的放在心中看他的眼神就和陌生人一樣視而不見。」

「實在很有道理」林逸飛微笑點頭「可是我現她對我好象就是視而不見!」

「不是!」百里冰斬釘截鐵的說道:「她從來到現在一眼都沒有向這裡看這不是視而不見相反這隻能說明一點她早就看到了你所以不向這裡看這就應了一句話欲蓋彌彰。瞞天過海因為愛所以恨。」

「你這好象不是一句話了。」林逸飛忍不住糾正道。

「你懂的什麼」百里冰雖然還是寒著一張臉但是眼中滿是笑意「因為她心中還有你所以不看你如果她早就對你絕情她會用一種勝利或則輕視敵人地眼光看你比如把你當做空氣!」

百里冰好象早已經忘記了緊張得意洋洋給他講起女人的道理。

「等等。」林逸飛忍不住打斷她苦笑問道:「我記得當初遇到那個不知道是不是你的表哥歐陽冠的時候他對我也是視而不見當作空氣一樣難道歐陽冠也對我余情未了?」

百里冰『噗嗤』一下笑出聲來。「他對你是否余情未了我不清楚不過付主席好象對你用情頗深你看他已經在旁邊等候多時了。」

林逸飛回過頭去看到付主席正在不遠處滿懷微笑的看著他至於肚子裡面是不是臭罵他有了情人沒有認清那就不得而知看到他終於扭過頭來。付主席這才笑著走上錢來「逸飛有空嗎?你看比賽已經快過半場了。」

林逸飛看了一眼記分牌新聞系竟然落後幾分看出來這個外語系果真不俗新聞系缺少了吳宇申和自己還是難以抗衡的。

付主席卻是苦著一張臉等著林逸飛主動請纓這個時候地林逸飛是半分不能得罪否則若是摔袖子走人新聞系就可以直接打道回府。

若輪小分新聞系比外語系還多上一些不過外語系和新聞系一樣都在連勝兩場所以能不能出線就看今天兩系的勝負吳宇申還在床上目前真和付主席以前說的那樣唯一能信任的也就是林逸飛。

百里冰突然走了過來用力抱了林逸飛一下臉上微紅大庭廣眾之下這種親熱動作她知道很扎眼卻大聲道:「逸飛加油!」

付主席幾乎忘記了比賽張大嘴巴看著二人百里冰這聲喊的又大些本來只有半數的人在偷偷注視著這一對浙清的風雲人物這下場上比賽的都忍不住扭頭觀看。

小張滿頭大汗耳朵卻有點背趁機搶斷一路狂奔到對方藍下打扳入籃勝利的舉起手來才現巴掌寥寥不由沮喪異常。

林逸飛用手輕輕拍拍百里冰地後背低聲道:「我的舊情人看過來了嗎?」

百里冰英里掐了他一下知道他看穿了自己的用意嘴角帶著微笑彷彿女子面對丈夫般緩緩吐出兩個字「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