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幻影劍典,莫非是劍道武技不成?」

蕭凌微微一愣,沉吟片刻,旋即,他心神一動,拿著石盒來到聖碑當中。

石盒當中的東西,想必是極為貴重的,若是貿然打開,引發一些動靜,那就不好了。

畢竟,這可是幻劍武帝留下來的東西,馬虎不得。

來到聖碑當中后,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石盒緩緩地打開。

嗡!

當蕭凌開啟石盒后,一道光芒閃爍起來,將這片天地照亮了,緊接著,一道雄偉的身影浮現在天空當中。

「本帝名為幻劍武帝,有緣者得到這個石盒,將其打開,便可以得到本帝的絕學,幻影劍典。」

雄偉身影凌空而立,使得周圍的空間微微扭曲,並且衍化出許多虛幻的生靈,有草,有木,有水,有鳥等等,顯得非常夢幻。

毫無疑問,此人就是幻劍武帝的一道烙印虛影。

「幻劍武帝,這等手段,真是恐怖如斯。」

蕭凌忍不住砸了砸嘴巴,幻劍武帝衍化出的虛幻生靈,其實都是虛假的,只不過,在常人眼前,這些都是活生生的生靈,根本分辨不出來真假。

「幻影劍典,乃天階武技,是本帝自創武技。」幻劍武帝目光目光看向蕭凌,淡淡道:「要想修鍊幻影劍典,幻道劍意必須修鍊到圓滿后,才能夠修鍊。」

聽到幻影劍典是天階武技,蕭凌心裡樂開了花,只不過,聽到幻劍武帝後面的那些話后,蕭凌立馬苦著臉,有點不爽了。

坦白來說,他現在領悟出幻道劍意,只不過是一點皮毛而已,要想將幻道劍意修鍊到圓滿,需要一段時間。

也就是說,蕭凌就算現在知曉如何修鍊幻影劍典,沒有達到幻道劍意圓滿的要求,就不能給施展出幻影劍典。

「幻影劍典是天階武技,要想修鍊成功,並非易事。」

蕭凌喃喃自語,繼續傾聽幻劍武帝的話。

「幻影劍典,講究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必須將這一點領悟透徹,才能夠發揮出幻影劍典的真正威力。」

幻劍武帝目光打量著蕭凌,道:「本帝創造出的幻影劍典,一共分為六式。分別是,幻劍術,半月幻斬,幻劍合一,幻影閃,幻影劍舞,不動幻殺陣。這六式,本帝演練一遍,然後將修鍊方法烙印在你的腦海里。」

「幻劍武帝前輩,你有意識?」蕭凌忍不住問道。

幻劍武帝並沒有理會蕭凌,而是緩緩抬起手來,一把虛幻的利劍出現在手中。

「幻劍術!」

幻劍武帝手持利劍,施展起幻劍術,道:「這是幻影劍典的基礎劍法,要想提高幻道劍意的領悟程度,可以先練習幻劍術。至於後面的招式,只有幻道劍意到達圓滿后,才能夠施展出來。」

咻!咻!咻!

幻劍武帝每一劍揮出,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讓人捉摸不透,很難察覺到幻劍術的軌跡。

蕭凌目光看著幻劍武帝施展幻劍術,忍不住痴了起來。

幻劍武帝的劍術太高超了,屬於技巧型的劍術,只不過,這種劍術融合了幻術,使得幻影劍典的招式非常厲害。

對於敵人來說,若是碰到了這種劍術,自然會覺得非常棘手,因為幻影劍典的招式就是讓人防不勝防!

「半月幻斬!」

幻劍武帝一劍揮出,天空當中浮現出一輪半月,使得周圍的空間支離破碎起來。

「幻劍合一。」

幻劍武帝施展此招,施展的身形武技竟然與劍法融合在一起,巧妙絕倫。

「幻影閃!」

一道亮光一閃而逝,幻劍武帝就出現在空間另一端,所過之處,空間直接被撕開一條裂縫。

「幻影劍舞!」

這一招相當得華麗壯觀,一道道幻影劍氣猶如波濤洶湧的怒流一樣,令人生不出抵抗的心思。

「不動幻殺陣。」

幻劍武帝隨手一揮,數百把虛幻利劍浮現出來,形成了一個領域,在這個領域內,這些虛幻利劍猶如有了生命一樣,朝著這個領域內發出眼花繚亂的攻擊,足夠將強敵絞殺。

看著幻劍武帝施展完幻影劍典,蕭凌不由為之震驚,這個幻影劍典太玄妙了,若是能夠修鍊成功,必定是他一張至強底牌!

「幻影劍典施展完畢,我現在將心得傳授給你。」幻劍武帝對蕭凌搖搖一指。

蕭凌身形一頓,一股極為磅礴的信息湧入到腦海當中,使得他頭痛欲裂,倒在地上痛叫了幾聲。

「有緣人,若是遇到本帝後代,還請照顧一二,這是本帝欠他們的……」

幻劍武帝做完這些事情后,留下一句感嘆的話,隨後漸漸地消散,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幻劍武帝前輩,你放心,晚輩必定會完成你的心愿。」蕭凌起身,對著幻劍武帝消失的方向抱了抱拳,認真說道。

幻劍武帝傳授他幻影劍典,蕭凌自然會完成幻劍武帝的心愿。

「只不過,這石盒裡面似乎什麼都沒有。」

蕭凌看著空蕩蕩的石盒,摸了摸鼻子,苦笑一聲,道:「看來,我還得抄一份幻影劍典送到雲劍宗,這樣也好給雲老頭一個交代。」 咻!

就在蕭凌收起石盒的時候,數道破風聲響起,隨後,他目光看去,那幾人正是龍碧君等人。

「好你個蕭凌,來到聖碑都不和我們打聲招呼。」龍碧君身形一動,來到蕭凌身旁,雙手抱胸,道:「剛才那個異象是你弄出來的吧?」

「不錯。」

蕭凌點了點頭,道:「雲劍宗的那個石盒,我已經打開了。」

「蕭哥哥,石盒裡面是什麼東西?能夠引出這等動靜,想必不是凡物,快給我們介紹介紹。」古薰笑吟吟地說道。

「石盒是幻劍武帝留下來的傳承,他留下了一個天階武技,名為幻影劍典。」

對於龍碧君等人,蕭凌自然是不會隱瞞,緩緩道:「我打開石盒后,幻劍武帝留下的虛影便出現在天空,隨後為我演練幻影劍典,最後將幻影劍典傳授給我了。」

蕭凌拿著空蕩蕩的石盒給龍碧君等人看,無奈道:「可惜,石盒當中除了幻劍武帝留下的虛影,並沒有其它東西了。我現在打算抄錄一份幻影劍典交給雲劍宗。」

「嘖嘖,運氣不錯,竟然得到了天階武技。」

龍碧君上下打量著蕭凌,道:「要知道,天階武技就算放在帝域,都可以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只不過,你想要將幻影劍典抄錄下來,這可就非常困難了。一旦武技到達了天階,就已經具備了天地之威,尋常之物根本無法記錄。也就是說,你想用紙張,亦或者玉簡記錄幻影劍典,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聞言,蕭凌一驚,顯然是漲知識了。

「那該如何是好?」蕭凌問道。

「第一,要將幻影劍典記錄下來,需要特定的物品,比如天和璧。不僅如此,還有第二點,天階武技的威能,只有將幻影劍典修鍊成功,你才能夠將修鍊方法記錄到天和璧當中。」

龍碧君夸夸其談,笑吟吟地說道:「所以,等回到雲劍宗后,你就將得到幻影劍典的消息告訴雲中鶴,想必他也會理解。」

「看來我還是想得太簡單了。」

蕭凌微微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等我見到雲中鶴,就如實告訴他。等我將幻影劍典修鍊成功后,再找個機會將幻影劍典記錄下來,交給雲中鶴。」

「天階武技,皆是絕世無雙的存在。這個幻影劍典,修鍊的時候,有什麼要求嗎?」龍碧君問道。

「必須幻道劍意圓滿后,才能夠真正意義上修鍊幻影劍典。我現在不過懂了一點皮毛,都是可以先修鍊幻劍術。」蕭凌道。

「修鍊天階武技,倒是不急一時。」龍碧君沉吟片刻,問道:「蕭凌,你真的決定將泰坦石精族帶到聖碑當中生活?」

「我已經決定了。」

蕭凌笑了笑,目光看向遠處天空,道:「他們的命運不必如此凄慘。若是我能夠出手相助,幫助擺脫命運的枷鎖,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

「就你喜歡多管閑事。」

龍碧君白了一眼蕭凌,道:「我見那個守山人不凡,若是你將泰坦石精族全部帶走了,他如果發現后,應該會對你出手。畢竟,守山人鎮守通天之路,就是為了將泰坦石精族困住。」

「你有沒有想過這一點?」

面對龍碧君的疑問,蕭凌眉頭皺起,這倒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守山人能夠手撕空間,起碼擁有武尊的實力,倘若真讓守山人知道他將泰坦石精族帶走,那麼守山人必定會有所舉動。

「雖然不知道守山人是否會察覺,但無論如何,我還是會帶走泰坦石精族。」蕭凌沉聲道。

「蕭哥哥,你不用擔心。」

古薰認真道:「蕭哥哥,你可不要忘記我也是武尊境界。如果守山人對蕭哥哥出手,我就出來幫助蕭哥哥。」

「對,我差點忘記你了,你可是貨真價實的武尊強者。」

蕭凌颳了一下古薰的瓊鼻,笑道:「這次我會在聖碑當中待一段時間,修鍊武技與功法,還有煉製丹藥。到時候,我還要與你修鍊日月玄功,幫助你壓制體內寒氣。」

「蕭哥哥最好了。」

古薰臉蛋一紅,每次蕭凌來到聖碑,都會逗留一段時間與她修鍊日月玄功,她現在覺得自己身體也好多了。

「小龍,為何金兒沒來?」蕭凌問道。

「我讓她修鍊武技,不准她離開。」

龍碧君雙手抱胸,得意道:「這些日子,我這個做師傅的,也算是頗有威嚴,蕭金兒對我可是言聽計從!」

「可是,金兒已經來了。」

蕭凌白了一眼龍碧君,目光看向不遠處,笑道:「金兒,不用躲在樹後面了,我已經看到你在那裡。」

「什麼!」

龍碧君轉過身來,看到躲在樹後面的蕭金兒,他頓時有點生氣,跺了一下腳,都:「蕭金兒,你這是純屬讓我難堪,對吧!」

蕭金兒縮了縮腦袋,的確是畏懼龍碧君,只不過,她一雙金眸盯著蕭凌,非常水靈靈,顯得很動人。

「好了。」

蕭凌有點哭笑不得,道:「我也好久沒有看金兒了,她過來也沒事。」

「金兒,你過來吧,讓我瞧瞧你。」

蕭凌擺了擺手,示意蕭金兒過來。

「蕭哥哥,你終於來看我了。」

蕭金兒一蹦一跳來到蕭凌身旁,然後一把將蕭凌抱住,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蕭凌,笑嘻嘻地說道:「蕭哥哥,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可是非常努力修鍊。」

「我明白,我的金兒是最棒的。」

蕭凌揉了揉蕭金兒的頭,笑道:「我感覺你現在又長大了不少,看來你的確發狠修鍊了。等我離開通天之路,回到雲劍宗處理一些事情,我就帶你們去洛神花海。」

「蕭哥哥,你真好。」蕭金兒依偎在蕭凌身上,滿臉幸福地說道。

一旁的古薰看到這一幕,咬著銀牙,美眸深處有著羨慕神色。

「咳咳,好了。」

龍碧君將蕭金兒從蕭凌身上拉下來,道:「蕭凌來到聖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你現在還是好好修鍊,不要耽誤蕭凌了。」

「哦。」

蕭金兒撇了撇嘴巴,顯然有點悶悶不樂。

「小黑呢。」蕭凌問道。

「那傢伙簡直就是一頭豬,吃了睡,睡了吃。」龍碧君攤了攤手,無奈地說道。

聞言,蕭凌輕笑一聲,道:「既然如此,就讓他繼續睡。等去洛神花海的時候,再帶他出來就是了。」

「還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你去做下。」

蕭凌道:「泰坦石精族要搬遷到聖碑當中,自然需要一塊地盤。聖碑的世界很大,我也沒有一覽無餘。到時候,你挑一處峽谷,然後我就將泰坦石精族安置在那裡。」

「這些都是小意思,我閑著沒事的時候,就會在這裡閑逛,都是找到了不少好地方。所以,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

龍碧君點了點頭,雖然心裡有點不願意泰坦石精族住到聖碑當中,但他知道蕭凌決定的事情,根本不能改變。

蕭凌拍了拍龍碧君的肩膀,目光看向古薰,道:「薰兒,我們先修鍊日月玄功。」

「好。」

古薰點了點頭,非常開心,每次到這個時候,她就覺得十分激動。

隨後,蕭凌與古薰離開這裡,到達冰英穴,開始修鍊日月玄功。

至於龍碧君則是尋找地盤,蕭金兒也只好繼續努力修鍊,爭取不當蕭凌的拖油瓶。

蕭凌與古薰修鍊完日月玄功后,便離開冰英穴,來到葯田當中。

「這些藥材開始發芽了。」

蕭凌背著手,看著葯田上面生長的稚嫩綠芽,他不知不覺想到了一個倩影,使得他微微發獃。

「雅璇,你究竟在哪裡?」

蕭凌喃喃自語,靈音丹他已經煉製成功,正在納戒當中,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親手將靈音丹交到雅璇手上,完成當初對雅璇的承諾。

看了葯田之後,蕭凌便來到山洞當中,開始煉製丹藥,觀看一些書籍,以及參悟神武藥草綱目,這些都使得他受益匪淺,成長了許多。

不僅如此,蕭凌計劃修鍊新的身法武技。

迷蹤無影步是玄階武技,現在已經落後了,蕭凌需要修鍊一本地階身法武技。

現在,蕭凌手頭上並沒有合適的身法武技,因此只好作罷。

只不過,這些日子,蕭凌並非沒有收穫,獨步九劍的最後一式疾風九劍已經被他領悟成功。

「疾風九劍!」

蕭凌手持無鋒劍,揮出九劍,隨後,九道猶如颶風一樣的劍氣呼嘯而出,似乎能夠絞殺一切,威力非常恐怖!

「也該離開聖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