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徒兒的背殼是不是更好看呢?」

歸涯見楊軒露出了震驚的目光,不由有些得意,也有些開心,向楊軒獻寶似的憨憨問道。

「不錯,不錯,小涯的背殼,果然比你父親的好看!」

楊軒伸指在歸涯的背殼上輕輕拂過,歸涯露出了一臉陶醉享受的模樣,跟慵懶的貓兒似的,發出了憨憨的笑聲。

「先天河洛圖,呵呵,難怪枯玄叟如此緊張這小龜啊。」

楊軒心底不由得感慨萬分。 「對了,師父,徒兒龜殼中,關的有人。」

歸涯好像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偷偷看著楊軒,憨憨的說道。

「關的什麼人?什麼時候關的?」

楊軒神色古怪的問道。

「關的是壞人。他們想害師父,就被徒兒關起來了。嗯,好像是幾個月以前,師父剛到枯玄谷的那天關的。」

歸涯探著小腦袋,小聲嘀咕道。

「哦?想害我的人?能讓師父看看他們么?」

楊軒點了點頭,已經有些明白是怎麼回事。

「嗯,可以啊,師父你看,他們就被關在徒兒背殼的第九個格子里。」

歸涯動了動自己的龜殼。

一陣紫色光芒閃過,楊軒視線一轉,眼前便出現了一個奇異的空間。

那空間就在歸涯背殼上其中一個龜紋格子中。

空間內是一方土黃色的無盡荒蕪世界。在那世界中,有十幾人被困在內,個個都有著煉道境外景,甚至內景天的修為。

「齊國太子?」

等看清為首那人後,楊軒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這些人必是他離開齊國后,追蹤在自己一行人後面,準備追殺偷襲他們的。

只不過,他們比較倒霉,還沒來得及動手,楊軒等人便被枯玄叟弄進了枯玄谷歸元庄內。

而且,他們還被歸涯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困進了他的先天河洛圖世界中。

楊軒見到,那些人尚不清楚發生了何事,以為自己等人是誤入了某種迷陣,依舊還在那個荒蕪世界中,不斷的尋找著出路。

「師父,要不要殺死他們?」

歸涯自從在東海邊,見到楊軒鎮殺元璽的一幕,小小的心理,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影響。

楊軒想了想,道:「留著那個身上有龍氣的,其他人都殺了吧。」

本來他是不打算讓歸涯鎮殺那些殺手的,但想了想,覺得歸涯也是該懂得一些處事之理,便決定讓他來動手。

當然,楊軒也想看看,歸涯是不是真能殺的了那些人。

他留意到,被困在先天河洛圖中的人,除了田黃外,還有五六個是南海龍族轉世的修士,另外的七八人,則來自廣寒冥界,至於是不是地獄城鬼差,卻不好判斷。

看起來,這個黃龍族的大太子也不簡單,背後居然有廣寒冥界的人支持。

歸涯於是開始搖動自己的龜殼。

那個荒蕪世界中,開始爆發恐怖的災禍。

先是一陣刀雨從天而落,朝著那些人斬殺而去。

有幾人躲避不及,當場就被這陣刀雨滅殺。

他們的元神才從肉身中遁出,還沒來得及尋找出路,就被另一陣刀雨斬殺。

楊軒仔細感應了一番,發現這些人的元神,竟然全都消散,真的徹底被抹殺了!

這下楊軒不由對歸涯背上的先天河洛圖,更加感興趣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無解的先天殺陣啊!

刀雨過後,荒蕪世界中,倖存的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驚恐之色。

尤其是來自廣寒冥府的那些鬼道修士,趕緊動用了某些保命的神通,企圖逃離荒蕪世界,遁回廣寒冥界去。

可惜他們註定要失望了。

歸涯能夠毫無任何阻礙的在陽間和冥界穿梭,其困住這些人的先天河洛圖,豈是那麼好離開的?

果然,任憑他們施展何種神通,都無法從先天河洛圖中逃離。

刀雨過後,又有一陣劍雨隨之落下。

這一次,又有幾人身死道消!

田黃終於意識到了不對,揮舞著手臂,對著荒蕪世界的天空,瘋狂的大喊大叫,看起來既驚恐,又癲狂,顯然是被嚇壞了。

楊軒沒做任何理會,只是靜靜看著歸涯的背殼。

歸涯好似那方荒蕪世界的主宰,要誰死,誰就得死。

而且是徹底抹殺,元神都沒辦法逃脫!

最終,刀雨劍雨接二連三的降落,整個荒蕪世界,只剩下了田黃一人。

田黃嚇的要死,喊叫的聲音一下子弱了不少。

他像個沒頭蒼蠅一樣,在荒蕪世界中瘋狂的飛遁,尋找著離開的出口。

但這一切卻毫無任何用處,他始終沒辦法逃離那方空間世界。

「能不能抽掉他身上的龍氣,還有他體內的一枚神符?」

楊軒想了想,向歸涯問道。

「徒兒試試。」

歸涯憨憨的答道,接著,龜殼一搖,裡面的田黃,還沒反應過來時怎麼回事,便發現自己居然脫離了原來的荒蕪世界,到了另一個長滿了各種花草樹木的蔥蘢世界中。

他高興壞了,以為自己終於擺脫了迷陣,瘋狂的飛到半空,尋找出路。

只是,還沒等他高興幾分鐘,一股恐怖的天威,突然間降臨他所在的這方世界。

緊接著,田黃髮現自己身上的龍氣,正在被那天威從身上剝離出去。

田黃慘叫著,企圖想要擺脫控制。

但一切的掙扎努力,都是徒勞無功。

很快,他身上的龍氣,就被抽離一空,原本煉入體內的那枚神符,也跟著被從元神上抽離了出去,漂浮在了半空。

「師父,給你!」

歸涯把那道龍氣,還有那枚神符,禁錮在了一團紫色氣息中,並把紫色氣息,盤成了一個拳頭大的紫球,遞給了楊軒。

楊軒接了紫球,放在眼前,仔細的觀察著。

「先天紫氣啊,小涯,你真厲害,你是怎麼做到的?」

歸涯被楊軒誇的很開心,憨憨的說道:「這不算什麼啊,徒兒天生就會。」

楊軒頓時無語,感覺自己真蠢,問了個等於沒問的問題。

「師父,你看,那天徒兒叼走的樹根發芽了。」

歸涯獻寶似的對楊軒說道,同時搖了搖自己的背殼。

背殼中央的一個龜紋格子空間中,果然出現了一株小桃樹苗。

那小桃樹苗四周,充斥著一團團紫色的氣息,正是有這些紫色氣息的滋養,那原本被煉成了寶物的先天仙桃根,居然又活了,而且還生根發芽,長成了小樹苗。

這簡直不要太神奇!

楊軒終於意識到,歸涯的龜殼上,並不簡單的只是一副先天河洛圖。

那很可能是一方正在孕育成型的先天世界!

小歸涯的血脈,似乎比他父親歸冥的還要厲害,他背殼上正在孕育的這個世界中,居然有先天紫氣!

這意味著,歸涯將有一定幾率進化返祖,成長為荒古時代的混沌聖獸玄武! 發現了歸涯的不凡,楊軒對待這次的道界之爭,越發慎重。

廣寒道宗的布局,孔聖人暗中的考驗,菩提祖師事先的提醒,使得這次道界之爭,遠比楊軒之前想象的還要複雜。

其實,到現在,楊軒都還沒有真正摸清楚,六大道宗,究竟在布一個什麼局。

他只知道,這些上位星界的大佬們,都在研究劫力,培育劫種。

而且,就目前掌握的情況,六大道宗均已出手。

但他們培育劫種的目的是什麼,卻絲毫不知。

已知的是飛靈大陸的天地殺劫陣,是太清道,玉清道,上清道布局而為,書院雖未參與,卻早已暗中跟太清道祖達成秘密協約。

無間仙界的道界大會,則是廣寒道宗和佛門聯手,並拉上書院一起,搞出來的一次,專門針對十二天星和三十六地星弟子,以及無間仙界本土修士的一次劫種試煉。

楊軒如今已掌握了廣寒道宗和佛門弄出的劫種,反而更早參與的天地殺劫劫種,卻還沒搞清楚。

或許,這次道界大會,能找到一些突破口。

只要搞清楚他們的真實目的,自己便能想到應對之法,尋找到跳出棋盤,成為棋手的可能。

楊軒摩挲著歸涯的龜殼,還有其父的遺蛻,目光漸漸變得明亮起來。

「六道輪迴,九生九世。」

想起之前姜凝雪的話,再想想之前在廣寒冥界,以及廣寒天宮發現的事情,楊軒對這道界之爭,已經有了更清晰的認知。

「廣寒道祖這是想要藉助神洲世界的生靈,用六道輪迴,進行九生九世的輪迴,徹底把進入此界轉世的修士元神,磨成劫種,並挑選出最優秀劫種,應對接下來的殺劫么?」

「無盡的戰爭,無盡的輪迴。恐怕不是無盡,而是九生九世。」

「就讓你們看看,儒門書院弟子的能力吧!」

想到這裡,楊軒拿出一張張紙符,折成紙鶴,然後向外發出一道道的傳書。

目前儒林青衫衛剛剛成軍不久,還需要繼續的培養一段時間,才堪大用。

這段時間中,儒教除了傳道,擴大影響力外,不宜再多做其他的事情。

各項指令發出后,楊軒選擇了低調行事,除了尋常進入王宮,教導太子讀書之外,不再見其他的外客。

如此過了一段時間,大周一切太平,並無戰事。

數月後,身在幽冥界的分身,傳來了一則跟廣寒冥界有關的消息。

廣寒冥界的大陣,啟動了!

整個廣寒冥界,徹底處於封閉的狀態,暫時與幽冥界隔離開來。

「要開始了么?」

接到分身傳來的消息,楊軒端坐靜室,不由輕聲呢喃。

「會從哪裡開始呢?」

楊軒看著手中的龜殼,忽然,注意到,這龜殼上,有一個龜紋格子,其上浮現出一些玄色的光芒,並有一些甲骨文一樣的符文,浮現而出。

「乾宮星動,帝道飄搖。地崩山裂,九幽噬天!」

「乾天星動,看來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就是神洲乾宮界了。九州大地上,揚州在東南乾宮位,莫非這次是吳國要有大動作了么?」

「不該啊,吳國國勢並不強,根本沒有任何優勢。難道,是那黃龍族二太子,有了什麼特殊的際遇不成?」

楊軒分析著當下的形勢。

「等等!」楊軒忽然注意到,龜殼上,乾宮位的甲骨文中,後面的八個字。

「難道是……不會吧?這吳國難道要作死,引動冥界陰兵進入陽間肆虐人間?」

楊軒騰的站了起來,神色變得極為凝重。

若真如此,吳國還真有可能在短期內,就能擁有席捲天下的實力。

吳國太子擁有神符,可用神符,操練陰兵,從而讓陰兵加持神力,無懼陽間的陽氣。

就在這時,一道紙鶴,飛入楊軒的靜室,落到了他手上。

楊軒抓著紙符,神念一掃,臉色便沉了下去。

紙鶴是從東南方傳來的。

事情果真跟楊軒猜測的一樣,老吳王數日前遇刺駕崩,新繼任的吳王,不知使用了什麼手段,從九幽裂縫中,招來無盡陰兵,煉為「龍藤屍卒」,先是入侵南方蠻族各部,大破刺殺老吳王的蠻族,斬殺了無數蠻人。

接著,又用這些蠻族人的屍體,煉製出了更多的「龍藤屍卒」。

就在楊軒接到紙鶴傳書的時候,吳王諸厭,已經煉出了一支規模超過二十萬的「龍藤屍卒」大軍,如今正率領大軍,開赴吳楚前線,準備攻伐楚國。

吳國原本冊封的國教開元道,也隨軍出征,途中踏平了好幾個道門的分支山頭。

就在這道紙鶴消息傳來不久,先後又有幾隻紙鶴飛來。

一條條的消息,不斷匯聚到了楊軒手中。

「太一道聞聽消息,前往楚國南部邊境鎮壓,鎮妖符失效,斬鬼符失效,太一道大敗,掌教當場被斬殺,無數太一道弟子隕落!」

「吳國『龍藤屍卒』殺入楚境,所過之處,生靈塗炭,無數楚人被煉為新的『龍藤屍卒』!」

「吳國兵源增致三十五萬。楚國南境全失,上下震動。秦國,衛國暫停攻楚,楚王回師。吳軍大兵壓境,快到郢都城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