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怎麼這麼吵,不是說沒什麼人的嗎?」

林美華的神經再次繃緊了。

慕初笛連忙拍了拍林美華的手,「沒事的,媽咪,我們先看看情況。」

店員此時才亂了,她連忙快步上前,打開VIP通道的門。

門內,湧出大量的人群。

「不是說這是逃生通道嗎?怎麼都鎖住了?」

「這裡根本就過不去,騙我們過來的吧。」

「快逃,有煙冒上來了,再不逃就要被烤焦了。」

「別推我,不要推,這樣很容易出現人踩人的現象,大家冷靜一下,我們有秩序地離開好不好?」

「好個屁,那麼多門都被封鎖了,要人命的吧。」

現場的畫面,可超過林美華的想象範疇。

她從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頓時不知所措。

湧出來的人潮,把她和慕初笛都分開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被擠到什麼地方了。 也不知怎麼的,向來管理很好的商場,此時竟然過了這麼久,還沒人出來維持秩序。

林美華看著茫茫人海,想找回慕初笛卻怎麼都找不到。

此時,保鏢和小意都在停車場里,沒人在慕初笛身邊保護。

莫名的恐懼在林美華心裡蔓延。

她的手微微地發抖。

人潮還在往不同的方向涌了過去。

「璇璇,你在哪裡?」

「媽咪在這邊呢,你有沒有事?」

林美華的話徹底被淹沒在吵鬧的聲音里,根本傳不出去。

她內心十分的急躁,心裡更是無比的懊悔。

如果璇璇出什麼事,就是她害的了,她就不應該拉著璇璇來買衣服的。

林美華被人擠到了一個角落裡,此時,她終於能站穩,不用被擠著跟著人群走了。

她墊著腳尖,探著頭在人群里,可是怎麼都沒有找到慕初笛的身影。

人太多了。

來的時候明明沒有這麼多人的。

林美華急得身子不停地發抖,她拿出手機,想要給陸延打電話,然而手機才剛拿出來,就被人撞飛了。

碰的一聲,手機掉落在地上,隨後被人踢向不知名的地方。

手機也沒了。

除了丈夫去世的時候,林美華第一次處於這種劣勢。

要怎麼辦呢?

她向來都是被保護的,從沒處理過這樣的事情,她很慌。

越急越心慌。

此時,一個穿著工作服的商場人員走近她。

「太太,你還好嗎?」

「是不是哪裡不需要,需要我幫你嗎?」

林美華一見來人,眼睛都發亮了,好像來人是她大海里的救生板。

「我女兒跟我走丟了,快點,幫我找回她。」

工作人員若有深意地看了林美華一眼,眼底閃過一絲古怪,「好的,那請問太太,小姐有什麼象徵呢?」

「現在人這麼多,我們也不好找。」

一聽到不好找,林美華就更急了,她一把抓著來人的衣袖,「不行啊,一定要儘快找到我女兒。」

看著這兇猛的人潮,如果慕初笛在裡面,那肯定會被弄到肚子的。

人在求生的時候,最兇狠的,為了自己能夠活下來,人性通常減到最低,根本不理會別人的情況。

剛才林美華都被人撞了幾下,肚子也被撞疼了。

慕初笛有孕在身的,怎麼能夠熬得了這些人的撞擊呢。

見工作人員並不怎麼重視,林美華急道,「不行,我女兒她不一樣。」

「她可是有……」

有孕在身這四個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商場的廣播便響了起來。

「你們好,大家請冷靜下來,商場並沒有發生火災。」

廣播里傳來熟悉的聲音,林美華便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下去。

商場的工作人員臉色微變,從剛才不急,變得急促起來,「夫人,你剛才說什麼?小姐她有什麼呢?」

工作人員的手一直放在口袋裡,口袋裡泛著淡淡的金屬光澤,隱隱看出,裡面有一個錄音筆。

林美華並沒有繼續往下說了,因為廣播里的那把聲音,就是她的璇璇啊。

那就證明,她的璇璇現在是安全的,她沒事。 「夫人,你快點說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幫你找到小姐,不然的話,這麼多人,擠到小姐,小姐會出事的。」

商場工作人員話裡有話的。

他急得把空出來的手狠狠地抓著林美華。

快說啊,快點說!

只要說出來,他就完成任務,那樣就能夠拿到一大筆錢,他就能償還他虧空的公款。

不然的話,只有死路一條啊!

廣播里傳出的話,讓男人越發急了,因為他很清楚,商場到底是什麼情況。

然而,林美華也察覺到對方的怪異了。

林美華雖然一直被保護,可不代表她傻,她似乎已經明白這人到底要什麼。

「我女兒有點膽子小,所以麻煩你們快點幫我找她回來。」

「不然的話,我好擔心啊。」

最後那句話,在聽了廣播后,便說得沒有那麼大的說服力了。

林美華的話,使對方抓著她的手漸漸用力。

「不,不是這個,夫人,你要說的不是這個。」

男人的話剛落下,林美華心裡便有了答案。

果然。

然而廣播里的人還在說話。

「商場並沒有發生火災,這些煙霧其實只是消防演練的工具,我們剛才只是在上演消防演練,所以請各位不要慌亂。」

「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從窗戶看下去,外面並沒有任何煙霧。」

「而且,裡面的全是白煙。」

如果真的發生火災,那麼這麼久了,外面應該也有黑色的煙霧和火苗的。

最重要是這麼久,竟然連消防員都還沒來。

人群漸漸停了下來。

「這是真的嗎?」

「真的只是在演練嗎?」

「去看看,你們快點去看看。」

一開始,人群里是不太相信的,直到真的有人探頭去看。

「真的,外面沒有一絲的煙霧。」

「底下的煙霧全是白煙,沒有火苗。」

「對啊,好像沒有感覺到火的滾燙。」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商場有病的是吧,搞什麼消防演練,我們又不是他們的員工,跟我們演練個鬼,就算演練,好歹也說一聲,搞到別人又急又怕的,去死吧,渣渣。」

「媽的,老子的腳都被踩了好幾下呢,商場的負責人呢,快點出來,老子要賠償。」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無數個。

幾乎所有人都喊著要賠償。

此時,商場的所有畫面都入了監控里。

「怎麼會這樣?」

女人臉上露出了驚慌。

「這就是你的辦事效率?」

車廂里,陸佳然看著膝蓋里的筆記本電腦,電腦里連接著商場的監控。

原本人潮洶湧,看著慕初笛被擠開,陸佳然還以為這女人能辦到點事。

至少,讓陸璇也吃一點苦。

可是,沒想到,鏡頭還沒捕捉到人,陸延已經不知道被擠到哪裡去。

本以為這也算了,如果能從林美華口中刺探到她想知道的事,也行吧。

陸佳然已經退而求其次了,卻沒有想到,就在林美華快要開口說出來之際,陸璇竟然開了廣播。

「不可能的,她不可能進到監控室的。」

監控室連著廣播的。

裡面守著的安保人員並不少。 人就算找到地方,也不能動廣播的啊。

女人對自己商場的情況很清楚,她心裡怎麼都不肯相信。

可是陸佳然哪裡會聽這種借口呢。

「所以現在呢?就這樣?」

她想要的,沒有一點達成。

陸佳然臉色並不好。

女人見她臉色不好,只能把心裡的不滿強行壓下去。

要知道,為了陸佳然,她剛才可是沒有經過父親的同意,就把商場的出入口都封鎖了,然後讓人在裡面放消防煙霧,製造火災的現場。本想著等陸璇落入陷阱之後,他們再裝著把火勢滅掉了,然後對群眾進行安撫,這樣就可以了。

畢竟能夠活命,又沒有傷亡,不會有事的。

哪裡想到,陸璇這女人不僅沒有掉下她的圈套,相反給她挖坑了。

這次,她就要被陸璇挖的坑給埋掉了。

「佳然,你不要生氣,我再想想辦法。」

女人伸手想要碰陸佳然,卻被陸佳然嫌棄地躲開。

「停車!」

轎車瞬間停了下來。

「那就等你想到辦法再來找我。」

女人被無情地趕了下車。

留給她的,只有那揚長的尾氣。

很快,她的電話便響了起來,一看來電,她心都往下沉了。

「混賬東西,馬上給我滾回來。」

商場里

人群已經停了下來,不再擁擠,也各自找了空出來的地方去休息會。

終於,空出能走路的路了。

他們雖然冷靜了下來,可是要索賠的心,越發的濃烈。

如果沒有這個廣播,那麼他們還不會如此的生氣。

可廣播說出的那些話,讓他們徹底的暴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