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恩……」她無法控制的發出了一聲低*吟,感覺到了這聲噁心的呻*吟聲,她羞愧的閉上了雙眸,咬緊的嘴唇。

聽著她那美妙的輕*吟,黑衣下腹的欲*望逐漸的膨脹了起來。半晌,他便感覺到品甄揪住自己衣服的手更加用力了,雙腿也併攏夾的緊緊的。

冷婚甜妻 隨後,便是一陣痙*攣,嘴裡發出了無助的求救聲:「白衣……白衣……」她嬌*喘的說完,身體的痙*攣也停止了,全身軟啪啪的放鬆下來…… 戰場上,沙塵滾滾,三千敵對萬軍的確是開玩笑,此仗必輸無疑就連醇王自己都知道,他只求能減少死傷即可了。(.)

『茲拉』敵軍的大鐵門突然放開,就在這時,醇王大手一揮,只見我軍排成一列20人眾隊死死封鎖在鐵門駕成的橋樑另一端。

這是……

這是品甄之前所想到的戰術,呵呵,看來醇王也早已想到了。想想也對,醇王自幼文韜武略,又怎會想不出如此簡單的陣營呢?只是,他同樣也想到的品甄所想的另一個問題,那即是肯定會有人從城樓上放箭,不過也無所謂了,醇王大可以靠著這點時間撤離自己的大部分軍隊,犧牲的也僅僅是幾百人罷了。

「寨主,醇王的軍隊封鎖了城門口,我軍根本出不來。」

望著樓下進退兩難的兵將,那寨主眯了眯眼睛:「派人來城樓上放箭。」

「是!」『唰、唰、唰、』面對這個陣型,城樓上放下如大雨般的弓箭射向了城樓下。

這乃是醇王早已預料到的,二度揮了揮手,他命令自己的二路眾隊:「準備撤退。」

「遵命,王爺!」

一路眾隊無疑成為了敢死隊,不過這也沒什麼,相信這群人投身於軍營之中時早已想到了為國捐軀,況且醇王在對抗敵軍之前已經承諾,此次死傷者,他自己會掏腰包給予遇難家屬千兩銀子。

算起來,醇王真可謂是體恤民情,也難怪他民眾呼聲極高。

騎車高頭大馬撤離戰場,他開始慢慢走起了神。「那個女人在被黑衣帶走後,應該會安全了吧?」

對於黑衣的身份,他算是唯一知道此事的人,畢竟他與黑衣、白衣二人的關係『慎密』,他們之間的秘密幾乎沒有他不知道的。..

然而,叫黑衣救走品甄,他自然也樂得放心,畢竟黑衣與品甄之間沒有『感情聯繫』可……「那個女人會不會把黑衣當成白衣呢?嘖……黑衣應該不會順水推舟吧?」

在醇王了解的黑衣,是絕情絕愛的人物,更是一極其冷血的人物,除了利益幾乎在他眼裡已無其他。

「唉,白衣不是死了么?怎麼又出現了?按理說,黑衣那麼恨他,應該不會救他的啊。」

白衣沒死,醇王心裡也不知是高興還是失望,算了,他也不管了,反正現在白衣是白鶴,依照他那種高傲的性格應該不會主動揭穿自己身份的。

撤軍的途中,醇王不斷走神,幾乎腦子裡全部都是品甄!品甄!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救她,明明那個該死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他,他可能與這女人不會有後續的故事,然而,他還是不捨得她死。

或許,這就是情所在吧?

為了情,很多人都不求回報不是么?

正當醇王離敵軍堡壘越來越遠之時,忽地……

「王爺,小心!」一名屬下的提醒瞬間拉回了醇王的神智。

猛地回過頭,只見一支冷箭瞬間向他的胸口射來,瞳孔擴張,『茲———』地一聲。

「王爺?」

「王爺?!!」

那支冷箭無情的穿過了醇王的胸膛。

呵,相信以醇王的功力,若非他走神足可以擋下這支冷箭,可是……

唉!

逐漸地,白衣身上的傷似乎緩解了好多,最起碼可以勉強走路了。

順著黑衣帶品甄離開的足跡,他一點點找尋了過去。

望見不遠處的山洞,第六感告訴他,他們應該在裡面。

緩緩走過去,摹地,他的心臟瞬間緊縮了下……遭了,甄兒!

疾走前行的步伐放慢了許多,隨著越發接近洞口他就愈加莫名的恐慌起來。

直至到達洞門口,洞內的香*艷情景霎時衝擊著他的眼球。

甄兒……

甄兒……

她是他的寶貝,是他的一切,他有萬次機會可以擁有她卻因疼愛而不去觸碰,可是……現今卻被黑衣撿了個大便宜,心頭那撕裂的痛又有誰能懂?

『啪啦』在這一瞬間他彷彿聽到了自己心臟碎裂的聲音。快步向著洞口衝去。

可就在此時,那正沉溺於情*欲中的黑衣臉頰一扭,兇狠的目光直視著他前行的腳步。

靜止,白衣的雙腳像是釘在地盤上一樣,他知道,黑衣是在警告自己、是在威脅自己,若此刻趕去打擾,定會毀了一切。

他不想在乎了、也不願在乎了,即便被毀滅,他也無法看著這一幕繼續下去。

世間上又有哪個男子可以看著自己的心愛女子與其他男人歡*愛呢?

再度提起步伐,可黑衣冷峻的面龐突然勾起一抹邪笑,猛地揮了下手,當白衣意圖進入山洞的時候,竟『砰——–』的一聲,被彈了出去。

糟了!是結界!黑衣在這個山洞裡下了結界了!裡面的甄兒根本看不見自己,而自己卻能看見甄兒的一舉一動。

結界,就好似現代的毛玻璃一般,只有單面反光。

在山洞裡面的品甄所見到的景色與剛剛無差異,只是沒有白衣而已,可白衣所見到的景象卻是她與黑衣的纏綿。

「哇———-」猛地一聲尖叫,白衣再度意圖撞開結界,可又是一個反作用力將他彈出幾米遠。

『甄兒,甄兒,裡面的人不是我啊,不是!!!』吐出了口嘴角的血跡,他二度用頭撞擊在了結界上。

『砰———』又是一聲,白衣被彈出的比上次還要遠幾米。

『甄兒,聽得見我說話嗎?甄兒!!!』

『砰、砰、砰』一連又是無數聲撞擊的聲音,白衣像是倔強的孩子,即便摔倒無數次;撞擊無數次仍要爬起來,在去碰壁。即便頭破血流、即便玉石俱碎,他也要中斷裡面正在進行的事情!!!

『甄兒!甄兒!!』「哇—————」這是白衣的吶喊聲,他已在撞擊無數次後頭破血流,只剩下趴在結界門口,用羽翼敲打著結界。

逐漸微弱的眸光望著裡面的一幕幕,上天對他是多麼的殘忍?

這個男人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更加沒有傷害過自己心愛的女人,然而他卻要遭遇這般殘忍的相虐。

不能說話,無法恢復原來的面目,只能靜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這已經夠殘忍了吧?可老天似乎並沒有手下留情,他不止要白衣承受變成動物的痛苦,還要他眼睜睜的看著心愛女人與其他男人歡*愛。而裡面的女人,卻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閉起雙眸,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劃過白衣的臉頰,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滴淚,就算變成動物、傷痕纍纍也不曾流落淚兒的男兒,在這刻,再也無法經歷這種情傷的折磨,留下了早已隱忍已久的淚水…… 世外仙境,人間桃源,小溪旁一雙男女赤*裸纏綿交織於一起。超速首發..

余朝未退的女人不斷喘息著粗氣,她很清楚自己這是被弄的泄了身。

想想,這似乎是與白衣第一次……可不知為何,品甄總感覺剛剛的白衣有些壞壞的樣子,是錯覺么?

「呵。」看著品這那意猶未盡的樣子,黑衣略帶諷刺的問道:「難道你與醇王在一起時,他沒給過你這種感覺?」

醇王?白衣為什麼要突然提起了醇王?

聽到這個名字,品甄那燃起的欲*望在一瞬間冷卻。

自己還和醇王婚在身不是么?如果在這樣下去自己豈不就是水性楊花?是該遭到世人唾棄的,同時白衣也是會被自己受到牽連的。

早就想要解除這份婚約,可是拖到了現在都不曾解除,當這一幕發生的時候她的心裡是那樣的愧疚,更是被道德的審判。

「甄兒,我要進入了。」

當黑衣脫衣剛要挺身的時候,她快速反應過來,一把將他推開:「不要。..」

「恩?」黑衣的臉色沉了下來,要知道男人的欲*望一旦被點起,可不像女人那般好平息。

「我,我還有事沒解決。」靜靜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她愧疚的吐了口氣,為難的搖了搖頭,似乎十分十分地無奈。

「什麼事?莫非……」眯了眯冷眸,他大手猛地捏住了品甄的下顎「你喜歡上了凌曄不成?」

這個樣子的白衣,與自己在回到醇王府時出現的白衣如出一轍,眼眸里都是冰冷與霸道,似無法容下背叛。

『若敢背叛,我會拉你一起下地獄!』

『下地獄!』

「不,我沒有喜歡醇王。」她沒有背叛白衣、沒有!約束她的,是與醇王的那紙婚約。雖品甄出生於現代,可對婚姻的禮數仍舊保留。「只是我與醇王的婚約一日不解,與白衣你在一起,都會一日不安。」

黑衣可不會管這些,這些也與他無關,什麼心安不心安的?他更加不會跟眼前這個女人在一起!

「哦……」輕點了點頭,黑衣故作溫柔地一笑:「甄兒想的還真是周到,我願遵循甄兒的意見。」拿起地上的衣服,他快速套在了身上。

品甄也緩緩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白衣,你在生氣么?」

他是在生氣,只是他生氣自己的欲*望沒有發泄出來,與其他並無關連。在轉過頭的瞬間,他又是一笑:「沒有啊,甄兒,我們走吧。」

白衣明明就是在生氣,因為他笑的好假,也不知為何,在這刻品甄覺得他有些陌生了,也感覺不出哪裡不對,就是覺得他很陌生就是了。

呵呵,大概是因為平素里白衣對她照顧的太周到了,單憑剛剛穿衣的舉動,黑衣只顧穿自己的衣服,而忽略了品甄,她當然不會察覺出什麼,可的確與以往不同罷了。

「白衣。」 名門妻約 走在身後的品甄喊住了白衣。

他回過頭:「嗯?」

「我要回剛剛的寨子。」

「哦?這是為何?」她回去不回去其實都與他沒有太大的關係,只是要模仿白衣,他不得不多問一句。

不得不說,對於黑衣來說,品甄真的挺煩人的!不過,再煩也不如以前的靈兒煩人!!!

「我……我要幫醇王打贏這場仗。」是的,打贏這場仗,還記得當時在河邊所說『若我幫你奪得天下,你可否休了我。』儘管醇王當時做出了否決,可她相信,在醇王心裡王位永遠比一切都要重要。

「甄兒,你要幫醇王?」不可思議的走到品甄面前,他假惺惺的關心完,心裡暗暗道:『好自大的女人,不過,這就是靈兒的性格。』

「恩,白衣,不要阻止我,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

『……誰要阻止你了?你送死是你的事情,與孤根本無光。』想是這麼想,可說卻不能這麼說了:「甄兒,你叫我怎能放心?」

「沒事的,白衣,我有萬全之策。只要麻煩你告訴醇王,領兵排成20縱隊把守城門即可。」似乎還說的不夠,她又追加了一句:「對了,記得告訴醇王,一定要相信我!」

「恩,我知道了……」故作為難的點了點頭,那張擔憂的面容下卻是一抹陰沉與野心。

『靈兒啊靈兒,百年不見,你雖不記得一切,智力卻一點未改,至於外面那個男人……』餘光一閃,瞟了眼洞口外撞的頭破血流,昏死在洞門口的南宮白衣:『似乎也是不曾變化,同樣是不記得一切了。』

望著黑衣沉思的樣子,品甄莫名體味到的不是關心,似乎是其他……是自己多想了么?

靜靜的盯著他的眼神看,記得他以前的眸子是澄澈而清透的,可是這刻,為何在他的眼裡只能找到野心??

難怪覺得白衣與以前不大一樣了,變得不僅僅是他的外形,還有他的眼神。.

當一個男人毫無野心的時候就如同世外仙人,風輕雲淡,可當一個男人有了野心,那麼他則會提升很多男性的荷爾蒙,卻會消失了那種單純。

唔,白衣的野心想得到什麼呢?她不清楚……

與黑衣一同向著山洞門口走去,猛地他突然揮了下手,品甄發愣的看著他,感覺莫名其妙,揮手幹嘛?

可是下一秒,她卻看到山洞外躺著的白鶴!!!

怎麼……怎麼回事?剛剛白白明明不在外面的?揉了揉眼睛,她一步兩步向著白白走去,直至還有十幾米的距離。

「哦———-」嘴巴張大卻發不出聲音,白白怎麼會受傷的?它的頭一直在不停的流血,滿地都是紅艷艷的血漬。「白白!!!」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它的身旁,品甄用力搖晃著它的身體:「白白?!!」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大腦一片亂麻,不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為什麼白白卻再度受傷了?為什麼自己在遇見白白后,它沒有一次身上是完好無損的?

是啊,在白鶴與品甄相遇后,幾乎每步路都是崎嶇坎坷的,當她沒愛上他的時候,他只能遠觀;當她對他有了感情,他卻變成了動物。超速首發..

老天似乎有意刁難這對眷侶,就是生生世世不叫他們在一起!

「白衣!白衣。」轉過身,淚流不止的哭泣著:「我知道你醫術高明,你一定要救白白啊!」

「恩,放心吧,甄兒,我一定會救好它的。」冷冽的餘光掃了眼奄奄一息的白衣,他身上這些傷對黑衣來說簡直是小問題,黑衣會救他的,畢竟,黑衣不能叫他死,況且黑衣的目的也達到了不是?

他越是傷心、越是痛苦,黑衣的功力就會愈加強大,可以說,黑衣的功力都是靠白衣的怨念堆積而成的。

「嗯。」顫抖的小手輕撫過白鶴的身體,品甄淡淡一笑,她不解的問道:「白白,你為什麼這麼命苦呢?」

「甄兒。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會治好小白的。」

「恩。」點了點頭,她快速擦抹了下淚水,勉強一笑:「恩,那麻煩你了,白衣。」說著,她幾步一回頭的向著營寨的方向走去。然而,這臨別時不舍的目光,卻一直是投向白鶴的……

待品甄沒入森林中,黑衣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陰森的一笑,踢了踢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白衣:「喂,剛剛你都看到了吧?不知道甄兒會不會給我生個孩子呢?」

黑衣在故意氣他、在故意激怒他,更是用一把無形的刀子刺入了他的胸口。

白鶴閉著眼睛,沒有動、可黑衣的話卻句句如針刺入他的心中。

「哎,真是會麻煩人,總是要我救你。」單手托起白鶴鬆軟的身體,他一個飛身,利用輕功向著密林外,醇王的陣營走去……

醇王陣營。

「報,王爺,南宮宮主求見。」

身受重傷的凌曄糖在營帳內修養,那一箭幸好射偏了,否則他非得當即死在戰場上不可。

現在聽到黑衣來了,他是又氣、又喜,喜嘛,是因為要見到品甄了,氣嘛,也是因為那個女人,若不是腦子裡想的都是她,自己又怎會中箭?

「快請。」

「是。」

在下人的通報下,黑衣跨步進入了營帳內。醇王順勢擺了擺手,支走了自己的下人。

「黑衣,甄兒呢?」

「我把那個女人安置到一處很安全的地方了,你放心吧。」 億萬閃婚:神秘老公超厲害 黑衣不是看不出凌曄也對品甄動了情,若這個時候告訴他那個女人又回了敵軍那裡,他非得在殺過去不可。同樣的,黑衣也不會叫凌曄去送死的。最起碼,應該說————-

白衣與凌曄送死的時候根本不到呢!

「為何不帶她來見本王?」醇王的臉色一沉,冰冷質問道。

「呵呵,凌曄,若這個時候我帶這個女人來了,你覺得你的兵會如何想你呢?」

也對……抬起手撫摸了下自己的傷口,凌曄用著命令的口氣說道:「黑衣,幫我治療下傷。」

「呵呵,抱歉,我們之間的協議沒有這個。」叫他治傷?怎麼可能,他又不是南宮白衣,他可不傻。給人治療一次傷,一旦動用自己的仙力則會折壽5年,這一來二去的說不定哪天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