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不是蠢貨,這張照片的背景是我女兒上學的小學,而她身上的衣服,是我今天給我女兒換上的,你們的人已經控制了學校了吧,又或者已經潛入我女兒的身邊。」

毫無疑問這是一張近距離的照片,照這張照片的人,距離自己的女兒不超過一米。

上杉秀一能夠能為763超市總部的人事部長,自然有敏銳的觀察力。他透過這種照片,就可以看出,自己的女兒已經落入了眼前這個人的手裡。

這讓他心急如焚。

但同時為了自己女兒的安全,卻不得不冷靜冷靜在冷靜。

張玄不得不承認,現在的聰明人真多。

他買下這種照片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上山秀一誤會,但沒有想到自還沒開口,對方就已經開始腦補了。

腦補的結果,和自己的威脅對方的話,不謀而合。

現在的人都這麼自作聰明嗎?

張玄把手機揣進口袋裡,說道:「既然你明白,那麼我們接下來的話,就可以順利的進行了,對吧。」

「只要你不傷害我的女兒。」上杉秀一冷冰冰的說道。

「當然,你女兒這麼可愛,我們也不願意傷害她啊。」張玄就坐在這裡,怎麼可能跨越小半個東京去傷害對方的女兒。

「你說,你想要什麼?」上杉秀一握緊了拳頭,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

「我要加入763超市。」張玄說道。

「哈啊?」

上杉秀一一臉懵逼,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要加入763超市,職位的話,就當你的副手好了。」張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在開什麼玩笑?」上杉秀一幾乎要掀桌了,你綁架了我的女兒,跑到我這裡要求加入763超市,現在的綁匪到底怎麼了,操作如此風騷,自己完全看不懂啊。

還是說,對方只不過是在單純的調侃自己。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真心實意的想要加入貴公司的。」張玄如此說道。

上杉秀一覺得自己該不會遇到了一個智障吧,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女兒落在對方手裡,他還是深吸了一口氣,問道:「你真的想要加入763超市集團?」

「是的,我非常想要加入其中。」張玄誠懇的說道。

上杉秀一說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你先把我女兒放了。」

「這可不行,你先給我一張入職表,讓我填寫完畢。」張玄討價還價。

上杉秀一無奈,只好吩咐自己的秘書拿一張入職表進來。

張玄得到了入職表好,拿了一支筆,仔細的填好,當然名字一欄,張玄寫的並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久我正義。

反正人是自己就行。

填完了入職表之後,上杉秀一蓋了章,就代表著這張入職表正式生效,他對張玄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副手了,可以放了我女兒吧。」

【叮咚,任務完成,身體素質提升一點五倍,遊戲幣一百五十枚】

聽到腦海裡面的聲音,張玄整個人放鬆了不少。

總算是把這個普通任務給完成了。

「把入職表給我吧。」張玄對上杉秀一說道。

「你要這個做什麼?」上杉秀一雖然這麼說著,但依舊給了對方,他的女兒還在這群人的手裡,沒有拒絕的權利。

張玄把入職表摺疊好,放進自己的口袋裡面,戴上墨鏡說道:「我這樣看起來帥不帥。」

上杉秀一面無表情的說道:「帥,我女兒你……」

咔嚓!

一道光芒閃過,上杉秀一的目光頓時變成獃滯起來。

張玄把失憶棒收好,放進口袋裡面,

「從現在開始,你會忘記我進來之後發生的事情,不管入職也好,威脅你也好,你女兒的事情統統忘記,你只記得有人來向你推銷保險,被你轟走了,嗯,就這樣。」

說罷,張玄就慢悠悠的離開了這位人事部長的辦公室。

十分鐘后,張玄順利的走出了763超市總部的大樓,期間沒有發生任何意外。

獅子男趴在他的肩膀上說道:「你現在的操作越來越騷了,竟然選擇用這種辦法加入763超市。」

張玄也很無奈啊,「如果不用這種辦法,我壓根就沒有辦法加入新月集團,完成這個普通任務。」走出了一條街后,張玄掏出入職表,撕成粉碎,扔進了垃圾桶內。

獅子男問道:「你現在打算做什麼,繼續接取普通任務,還是日常任務。」

「普通任務。」張玄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掌握了普通任務的竅門,只要自己不作死,一般的普通任務都難不住自己。

「可以。」獅子男笑著說道。

【等級:普通任務】

【內容:向警察局發布一個犯罪預告,告訴他們,你要炸毀東京塔,並且讓對方深信不疑】

炸毀東京塔?

這完全就是在犯罪吧。

張玄聽到這個任務的時候,有些發懵,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這隻不過是一個犯罪預告而已,又不是真的讓自己炸毀東京塔。

如果是真的,那就不是普通任務,而是困難任務了。

而這個任務的關鍵地方,不是發布犯罪預告,而是讓對方深信不疑。

不過想要達到這個目的,並不是困難的事情。

張玄想了想,已經有了完成這個任務的把握。

首先,張玄在新宿區的地鐵站的某個廁所之內,花費了五個遊戲幣,兌換出了一個定時炸彈,放在了廁所,然後施施然的離開了。 新宿,是RB電車搭乘人數最多,並且以新宿站為中心的繁華商業區。這裡的線路複雜的很,甚至可以稱之為RB第一複雜,即使是RB人到了新宿也直喊迷路。

所以張玄壓根就不會擔心對方可以通過這裡的線索找到自己。

毫無疑問,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況張玄進入廁所的時候,在獅子男的提醒下,可疑避開了監視器,攝像頭,所以壓根就不用擔心被人找到的問題。

這裡的人流量實在是太複雜了。

而後,張玄離開新宿區之後,打了一個電話給東京的警察局。

「喂,你好,這裡是警察局嗎,嗯,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提醒你們。」

「請講。」

「我啊,剛才在新宿區的某個洗手間內部,放了一個定時炸彈,如果不出意外,半個小時后就會爆炸,就這樣,拜拜。」

說完這句話之後,張玄立即掛掉了電話。

他的手機可是花費了十枚遊戲幣購買的衛星手機,除了信號強之外,還有防追蹤系統,想要靠手機鎖定自己,不可能的。

至於警方,願不願意相信自己的話,張玄就不太清楚了。

不過以警方的謹慎,應該不會無視張玄的話,畢竟那可是新宿區,可以說是東京最繁華的地方之一,萬一真的有什麼定時炸彈,那結果就呵呵了。

打完了電話之後,張玄並沒有和普通人一樣,跑回去看一下警察到底來沒有來。

這是作死。

張玄完全無法理解,那些犯罪分子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跑回犯罪現場,然後被警察給逮了一個正著,神經病啊。

不多時,張玄返回了瀨文隼人的家裡。

谷川靜正在製作超人血清,看到張玄回來,哼了一聲,沒有搭理張玄。

「製作了多少了?」張玄問道。

「又製作了四升超人血清。」谷川靜說道。

「不錯啊,速度又加快了。」加上早上的三升,一共七升,足夠七十個人使用了。

「用你們新國人的話來說,熟能生巧。」

「不錯啊,連我們新國人的成語都懂得。」張玄對於谷川靜刮目相看了。

「這是我的一個新國朋友告訴我的,她曾經是RB的留學生,後來回國了。」谷川靜提起這個人,臉上浮現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

「你對象?」

「她是女的。」

「女的怎麼了,現在搞姬的人多了去了,百合花開遍全世界,女人和女人怎麼了。」張玄作為一個宅男,看過不少的百合番,對於這方面還是蠻開明的。

就算是基佬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也不會歧視。

只要不來肛自己,一切都好說。

「你剛才去做什麼了?」谷川靜好奇的問道,對於這個新國人,她並不像表面那樣敵視,反而覺得對方有些神秘。

一個新國人,離開了自己的家鄉,來到了RB,聯合了一群受害者,想要替他們召回公道,為他們復仇。

尤其是對方還可以拿出超人血清這樣的好東西,不管怎麼看,都非常的神秘啊。

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到底有何目的?

這些都是谷川靜感興趣的。

「賺錢去了。」張玄打了一個哈欠,如此說道。

「你不是很有錢嗎?」谷川靜說道。

「誰跟你說我很有錢了。」張玄反問。

「你不是說超人血清的製造公式是你買下來的嗎,這種東西如果賣給國家,十億美金都嫌少。」

張玄還真沒有想到,這種東西竟然這麼貴,不過仔細一想,似乎也很正常。全世界的科研集團,為了強化人體,每年扔進去的研究資金,十個十億都不止。

雖然他手裡的是一個半成品,但依舊可以吊打全世界。

別說是十億美金,就算是五十億美金也有人買。

但問題是,自己敢把這種東西拿出去交易嗎?不敢!

嗯,還是悶聲發大財吧。

不過張玄覺得有些奇怪啊,如果這種東西真的價值五十億美金的話,一百二十枚遊戲幣是不是有些便宜了。

哪怕是半成品,也不應該這麼便宜吧。

除非這個半成品,還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危害,否則的話,絕對不可能賣這麼便宜。

獅子男忽然出現在張玄的肩膀上,說道:「沒錯,這個半成品的超人血清,確實有一個比較大的缺陷,所以才賣這麼便宜。」

「什麼缺陷?」

「一年。」獅子男淡然說道:「注射了半成品的超人血清的人,只有一年的壽命,一年之後就會因為基因壞死而徹底死亡。」

「你說什麼?」張玄勃然色變。「這個危害,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當初我說了,你還買嗎?」獅子男問道。

張玄頓時啞然無語。

獅子男說道:「身為你的遊戲引導著,我自然不願意看著你變成一條狗,度過十年,所以我讓你買下了這個半成品,不過你也不用太過於擔心,別忘記了,除了超人血清之外,還有無限公式。」

張玄頓時恍然,對了,還有無限公式。

如果說美隊注射的是超人血清的話,那麼神盾局的局長尼克弗瑞注射的就是無限公式。

根據漫畫設定,二戰期間,尼克弗瑞小命差點丟掉,有一次手榴彈爆炸彈片崩進左眼,另一次是踩地雷,這就導致他在1940年接種了貝特霍爾德·斯騰伯格教授的無限公式。

無限公式與超人血清還不同,其主要作用就是可大幅度延長人類壽命,並不會對身體進行強化,而且快升天的時候接種無限公式會立刻回春,滿血復活。

類似於稀釋了的長生不老葯。

尼克弗瑞在二戰時期就活躍,一直到了七十年後,美隊被解凍,依舊是那副摸樣,無限公式的作用功不可沒。

只要可以買下無限公式,這群人哪怕是注射了超人血清,依舊可以活的很長。

張玄在商城裡尋找了一番,發現無限公式的價格不低。

三千遊戲幣。

無限公式的價值之所以不如完成品的超人血清,主要是這種血清藥劑需持久服用,如果突然停止服用,身體會以極快的速度老化。

獅子男說道:「除了無限公式之外,還有很多東西都可以救治他們,比如你給瀨文隼人治療的治療艙。」 毫無疑問,那個治療艙絕對是黑科技。連死人都可以救活,更不要說治療一下這群人壞死的基因了。而且這個治療艙比起無限公式更加便宜,只要兩千遊戲幣。

不過張玄覺得,比起治療艙,自己更加渴望無限公式,好歹也算是長生不老藥劑,哪怕是稀釋的,同樣牛逼啊。

但治療艙這個黑科技也不願意放棄啊。

嗯,等自己有錢了,一定要統統買下。

「你在妄想什麼,現在的表情好噁心。」忽然間,潑冷水的來了。

張玄不悅的瞪了谷川靜一眼,現在的女人真不會說話。

「瞪我做什麼,我說錯了嗎?」谷川靜冷哼了一聲,張玄沒有搭理這個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