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也同意。」老迪斯蒂諾也說道。

「我當然也同意。」老馬爾蒂也笑道。

唐浩的目光掃過四個人的臉,平靜的說道:「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唐先生是我最好的朋友,無論什麼,我都會站在你的身後。」拉蒂小姐又是率先表態。

倪慶聯也說道:「深淵集團並不怕鬱金香家族。」

老馬爾蒂也說道:「我們家族雖然無法跟鬱金香家族抗衡,但是我相信唐先生已經都安排好了一切。」

「我相信唐先生的安排是正確的。」老迪斯蒂諾也立刻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我當然不會害大家,但是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的。」

「唐先生,我們一切都聽你安排。」拉蒂小姐熱情的說道。

「是的,唐先生,你說讓我們怎麼做吧。」老馬爾蒂說道。

「唐先生,我想藍十字家族的奚家兄弟應該已經來了吧。」

「我會安排你們見面的。」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早就想見見這兩位最具傳奇色彩的兄弟了。」老馬爾蒂說道。

唐浩笑著端起茶杯:「你這件事就說定了。」

其他四人也都端起了茶杯,以茶代酒,做了約定。

事情定下了,唐浩便要離開。拉蒂小姐當然責無旁貸的以主人身份送唐浩出門。

兩人出門之後,拉蒂小姐便對唐浩說道:「唐先生,我有件事想跟你說。」

「好。」

「這邊。」拉蒂小姐做了個手勢,示意唐浩去不遠處的樹林。

拉蒂小姐跟在唐浩身邊,向不遠處的樹林走去。

不一會兒,兩人就走進了樹林。這片樹林雖然只有二十幾棵樹,不過擋住兩人已經搓搓有餘了。

唐浩停住腳步,拉蒂小姐站在了唐浩的面前,她穿著性感的長裙,圓圓的領口很大,露出一大片胸脯。特別是高高的兩團白嫩,很是誘人。 唐浩平靜的面對著拉蒂小姐和拉蒂小姐的胸脯,說道:「拉蒂小姐,說吧。」

「唐先生,自從在義大利見到你之後,我就再也無法忘記你了。我想我是深深的愛上了你,我想做你的女朋友。」拉蒂小姐畢竟是個二十一歲的女孩,她那美麗的臉蛋微微的紅了。

面對如此直接的表白,唐浩依然很平靜。他鄭重的說道:「拉蒂小姐,你是一位讓人敬仰的美麗女孩,我很欣賞你的坦誠和勇敢。不過我暫時還不能答應你的要求。」

「為什麼呢?」拉蒂小姐有些失望。

「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沒有時間經營我自己的事情。」唐浩鄭重的答道。

「唐先生,你這是拒絕了我,對嗎?」拉蒂小姐的目光中透著無盡的失望。

唐浩伸出手,拉住了拉蒂小姐的小手,平和的說道:「拉蒂小姐,我的未來有很多不確定性,我不想連累你,更不希望看見你為我而傷心。」

拉蒂抬起頭,目光溫柔的看著唐浩,執著的說道:「愛情是需要付出的,我已經做好了為你付出的準備。無論你遇到任何困難,我都會跟你一同承擔。哪怕讓我付出我的生命,我也不會退縮。」

是男人聽到這些都會感動的,唐浩自然也不例外,他沉默了一下,說道:「等我處理完了我的事情,我會考慮的。」

「我會一直等著你的。」拉蒂小姐堅定的說道。

「我先走了。」

「給我一個擁抱吧。」拉蒂小姐說道。

「好。」

唐浩說著抱住了拉蒂小姐那性感的身體,她的體溫有點高,還在微微顫抖。

過了一分鐘,唐浩送開了拉蒂小姐。

「我愛你。」拉蒂小姐抬起頭,在唐浩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面對如此執著而性感的拉蒂小姐,唐浩始終保持著平靜。即使這一吻到來了,他也依然不動聲色。

「唐先生,你是我見過的最紳士的男人。」拉蒂小姐那藍色的眼睛晶瑩閃爍,宛若一顆精雕細琢的藍寶石一般。

「送我走吧。」唐浩說道。

「好的。」拉蒂小姐鬆開了唐浩的手。

兩人重新回到了別墅前面,唐浩上車,拉蒂小姐跟唐浩揮手道別。

車子啟動,向莊園大門駛去。

唐浩回頭,拉蒂小姐依然站在別墅門口,金色長發,天使般的面容,性感火辣的身材,在陽光的照射下,好像天使降落人間。

車子離開了莊園,向扭腰駛去。

一個小時后,唐浩回到了公寓。

海妖便立刻來了,她當然是來跟唐浩商量怎麼處理霍雲的請求的。讓好讓海妖把霍雲叫來。

不一會兒,霍雲來了。唐浩讓他坐下,海妖還給霍雲倒了杯茶。

「唐先生,我的提議你考慮得怎麼樣了?」霍雲問道。

「你在扭腰,應該不止這三個紳士般的速成戰士吧,應該還有更強大的紳士般速成戰士。」唐浩看著霍雲說道。

霍雲微微一愣,他沒想到這也讓唐浩知道了,他苦笑了一下,說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拚命的想讓我離開扭腰,我覺不單單是為了隱藏三個綠字頭。」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的,我還有三個綠字頭。」

「你如果再跟我保存實力,我現在就殺了你,我要讓你死在船長之前。」唐浩的目光突然冷了下來。

霍雲聞言,心頭一顫,任何人面對來自兵神的威脅,都不可能無動於衷。他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出了這三個綠字頭之外,還有三個綠字頭,另外還有一個青字頭。」

「這個青字頭是你的希望?」

「是的,這麼多年,他是我唯一一個成功的紳士版青字頭。」霍雲說道。

「讓他們過來。」唐浩平靜的說道。

「你同意幫我報仇了?」

「嗯。」唐浩點了點頭。

「謝謝你。」霍雲感激的道謝,有了兵神的承諾,殺死船長的可能就大大增加了。

「不過從現在開始,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唐浩說道。

「當然當然,我的速成戰士,我的技術,我的一切,都為你服務。」霍雲堅定的說道,這些年來,他也想憑藉自己的能力報仇。可是青字頭又怎麼能對付得了船長。

「讓你的青字頭過來,我想看看。」唐浩說道。

「是,我這就讓他來。」霍雲站起來,走出了房間。

池少追緝小甜妻 海妖等門關上了,笑著對唐浩說道;「恭喜老大,你又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希望奪回異科集團之後,他能發揮出讓我覺得值的能量。」

「一定會的,我們現在只要殺了船長,他就能夠很好的讓異科集團運作起來。到那時候,我們的速成戰士就會源源不斷的被創造出來了。」海妖笑道。

唐浩微微一笑:「希望如此。」

「老大,我還有一點擔心。」

「你擔心落月會阻止我們奪取異科集團?」

「我覺得他如果知道了我們的計劃,會下下手奪取異科集團。」

唐浩笑道:「異科集團有船長,還有一個藍字頭,還有很多的速成戰士。要想奪取異科集團哪有那麼簡單,我也一樣沒有把握。落月也一定沒有把握,否則,他早就行動了。」

海妖聞言,又說道:「老大,我們奪取異科集團,必須快速,否則落月也許會對我們下手。」

「霍雲是異科集團的創始人,只要帶我找到船長,我們就能在落月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掌控異科集團。」唐浩說道。

「嗯,霍雲也許就是我們的福星。」海妖說道。

「嗯。」唐浩點了點頭,如果不是霍雲出現了,他是不會冒險去找船長死磕的。

海妖說道:「如果能夠收服船長,那就更好了。」

「我不會那樣做的。」

「為什麼?」

「我已經答應了霍雲,就必須要殺了船長。」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點了點頭,她了解唐浩,他對身邊人的承諾,就一定會做。現在霍雲已經算是唐浩的人了,他自然不會為了收服船長而讓霍雲失望。

「咚咚。」

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不等讓讓進來,門就開了。

霍雲面色焦急的對唐浩說道:「青字頭不同意我的決定,他要離開。」

「我去找他。」唐浩說著站了起來。

海妖也立刻站起來,霍雲也立刻跟上,三人上了電梯。

霍雲說道:「青字頭是鬱金香家族的五號人物,他叫奎因。」

唐浩一聽霍雲所說的紳士版青字頭是奎因,他吃了一驚,他見過奎因,可是他根本沒有在奎因的身上感覺到那種屬於速成戰士的氣息。

海妖也知道奎因這個人,她見唐浩表情微變,便知道這個奎因不簡單。

「你怎麼跟他說的?」唐浩問道。

「我跟他說要帶他見一個人,他就立刻拒絕了。因為我從先從來沒帶他見過任何人,他應該是感覺到什麼了。」霍雲答道。

「他是不想放棄鬱金香家族五號人物的地位。」唐浩笑道。

霍雲聞言,默默的點了點頭,他覺得唐浩說得有道理。

三人出了電梯,上了一輛商務車。

這輛車也是約翰提供,雖然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卻是一輛經過改裝的車,性能一點不比跑車差。

在霍雲的指點下,直奔奎因的家。

半小時后,商務車在一棟別墅前停下,這棟別墅雖然不是太豪華。但是卻很精緻,地理位置也很靠近過市內。

唐浩對車上的人說道:「都在車上等著。」

「是。」海妖答應道。

「如果他真的誓死不想歸順,就殺了他吧。」霍雲的眼睛里全都是失望,從前被船長背叛,現在又被奎因背叛。這對他的打擊很大,幸虧他現在有兵神,否則他真的未必承受得住。

「嗯。」

唐浩答應一聲,便下車了。

這片地區比較安靜,行人並不多。 鄉村有個妖孽小仙農 不過車上的人還是沒有看見唐浩是如何消失的。

唐浩很容易就進入了別墅,別墅里很安靜。他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口,抬手敲門。

「咚咚。」

「進來吧。」

唐浩聽見了聲音,便推開了門。

房間里只有一個人,這人三十多歲,一看就是個混血,皮膚微黑,頭髮微卷,身穿健壯,一看就是個搏擊高手。

「你是誰?」奎因本來以為是保姆,沒想到是個陌生的年輕人。

「坐下。」唐浩平靜的走進了房間,坐在了奎因的對面。

奎因看著這個沉穩帥氣的年輕人,他的瞳孔在收縮,他感覺不到對方身上的殺氣,更看不出這個年輕人有什麼與眾不同。

「再不坐下,你會後悔的。」

「你太自信了。」

奎因突然出手,他的拳頭旋風一般的砸了出去。

「呼。」

唐浩雙腳未動,身體微微后側,抬起手臂,拳頭從奎因的拳頭旁邊劃過,直奔奎因的胸口。

好快!

奎因想都不想,立刻撤了自己的攻擊,身體向後一撤,多了這比閃電更快的拳頭。他雖然感覺到了對方的強大,但是他不想就這樣承認失敗,他身體後仰的同時,槍已經在手中了。

「啪。」

槍響了,子彈射向了兩米外的年輕人。 為了維穩,維和軍司令部與攝政部組建的新北高麗政府建議小皇帝許諾這些軍閥人身安全以及物質財富。

絕大多數的軍閥在得到了下半生富貴的許諾后就命令自己的部隊解除了武裝。

但是還是有一些貪心的軍閥想要在新的朝廷里撈到權力。

因此一些軍閥雖然懾於維和軍的武力,卻還是擅自軍隊開到了平陽城周圍。

維和軍司令部對這種耍大刀式的威脅卻並不緊張。司令部首先做的是把之前那些解除了武裝的軍閥部隊打散編製編入了維和軍。

接著維和軍利用隱身戰機的優勢用防輻射導彈把軍閥部隊們僅有的幾台小型雷達炸碎了。

沒了雷達的威脅,大量維和軍的飛機朝著平陽城外的軍閥部隊密集的投下宣傳彈。

雖然只是毫無殺傷力的宣傳彈,但是看著那幾個精準落在指揮部附近的宣傳彈,軍閥們知道自己手裡的這些散兵游勇在維和軍現代化的海陸空立體作戰體系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