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們下去看看。」

「是!」

……

「你們全部上吧。」

宋凌雲對著這幾個大佐,用日文說道。

這幾個人剛開始聽到,這個年輕人想要一個人單挑他們六個。

他們可謂是聽到天大的笑話,高傲的臉上充滿著不屑的神情。

所以,才與他一再確認。

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如此自大。

看來,這一次,他們是要贏定了。

「那就多有得罪了。」為首先衝上前的人,用著很是蹩腳的中文,對宋凌雲說道。

緊接著,在場的人只看到,這個小鬼子從劍鞘中取出一把鋒利的劍。

「年輕人,你的武器呢?」衝出來的其中一個軍官喊道。

只見,宋凌雲冷冷地笑道,

「對付你們,用刺刀就行。」

不過,他這把刺刀那可非普通的刺刀,這可是系統獎勵的「刺刀「不凡」×1(削鐵如泥)」。

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差別,但是只要一出手,那便是八兩黃金與一斤廢鐵的區別,那簡直就是其他的普通刺刀,無可比擬的氣勢。

況且,以他現在的水平已經可以融會貫通,以一拼十殺掉十個小鬼子都沒問題。

「你們儘管出招,不把你們的頭砍下來,我就不配做你們的爺爺。」宋凌雲的周身已經布滿戾氣,甚至那眸子已經變得猩紅,凝視著自己的獵物。

用不了多久,這六個人,就會變成他的刀下亡魂。

現在的宋凌雲,雖然只是拿著一把刺刀,但那背後卻猶如擁有千軍萬馬。

強大的氣場令人,令那六個大作級別的軍官,竟不禁有些膽怯。 柳一枕如何把軍隊收服七音不知道,也無意知曉,她在軍中就只是做著大夫做的事。

她的醫術怎麼說,說是半吊子,又比半吊子厲害,說是神醫,又達不到那個境界。

她的醫術就是,我能治就給你治,不能治我就試試,試試就逝世!

不過很大程度上,她一旦上心了的事,基本上也沒出什麼差錯。畢竟那些年又是為了生存,又是抵擋那些陰謀詭計,她能成立天音閣已經不容易了,本來還想學點東西,結果就被毒死了!

淦!

現在這麼多傷員,又是外傷又是內傷的,簡直就是練習醫術的天堂啊!

那六年的時間,醫書看了不少,但是實踐機會機會沒有。很多次柳一枕受傷回來,帶著輕傷,傷也不重,她就懶得親自去治了。

那些傷員是知道七音是柳一枕帶過來的,然後看她這麼積極的為自己治療,無一不是感動於七皇子這麼…善良。

七音:……

不過好在她醉心於醫術,所以也沒計較這些。

七音醉心於醫術到什麼地步了?幾乎是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好幾次都是柳一枕拉著她去吃飯的。

「半夏!」

七音正在思考這葯應該怎麼用的時候,聽得這聲大吼,一時間還有點懵,半夏是誰?

「嗯?啊?誰叫我?」

反應了半天,這才反應過來。

柳一枕都要被她氣笑了,這是學習醫術學習到把自己是誰都忘了?

「你有多久沒吃飯了?」摘書吧

七音掰著手指算了算,好像有三四個時辰沒有吃東西了吧?三四個時辰,八個小時,也不久啊!

「沒多久啊,一點餓的感覺都沒有。」七音眨巴眨巴眼睛,摸了摸肚子,確實沒有餓啊!

「現在天都暗了,我問過你的侍衛了,你今天就用了早餐,除此之外,一直待在帳中。」柳一枕的臉黑的幾乎能滴出墨水,偏對方還一副無辜的表情。

「天都暗了?真的哎!」七音直起身,只感覺一陣腰酸背痛,「嘖!走走走,吃飯去。」

柳一枕就這麼黑著臉,被七音推到了餐桌前。

侍衛長嘆一口氣,自己也是委屈,主子沒吃啥,他也沒吃啥。

好在有人過來替班了,要不然真得餓暈。

吃飽喝足就犯困,七音今天一整天差不多都在藥房里泡著。

前線有了柳一枕后,開始屢戰屢勝,敵軍也節節敗退,情況稍微好轉的時候,回來便聽手下說半夏好久沒有吃東西了。

前幾天就交代了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一沒有監督,就原型畢露了!

七音趴在桌面上,困得眼睛有點睜不開了。

「柳一枕!」

「嗯?」柳一枕放下碗筷,看著她這副疲憊的模樣,眼裡帶點心疼。

「幫姐姐我捏捏肩。」七音伸手錘了錘後背,這身子越來越差勁了。

她泡進藥房里不僅是為了學習,不僅是為了那些傷員,最主要的還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病情。

這些天活蹦亂跳的,只是因為她用藥壓制住了病情。

但終究還是會產生一點抗藥性的。 林帆的話就像一刀,深深地刺在了樑旭超的內心深處。

對於這種執迷不悟的人,林帆從來不會客氣的,有什麼都說什麼…婉轉只會讓這種人越陷越深,只有深深地刺痛他們,他們纔會醒悟過來。

樑旭超沉默許久,默默地拿出手機,點開微信好友列表,直接翻出了孫欣。

“林哥…”

“我要不要刪了?”樑旭超問道。

“問我幹什麼?”林帆聳了聳肩,淡然地說道:“你自己做選擇,想繼續卑微下去…那就留着,想回到從前…那就刪了,你自己看着辦,我又不是你,別總是來我問該怎麼辦。”

樑旭超嘆了口氣,默默地說道:“還是…刪了。”

“…”

“捨得嗎?”林帆面無表情地問道。

聽到林帆的話,

樑旭超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並沒有說話。

“其實吧。”

“你就像買了一輛二手車,買回來又是翻新又是做大保養的,不知道的人以爲是新車呢。”林帆笑着說道:“你以爲這是對車好,未來可以省點心什麼的。”

“但是呢?”

“上一任車主可是使勁造,結果到你這裏…當了一個寶。”林帆不屑地說道:“錢到是沒有少花,問題倒是越來越多了,你說你自己圖什麼呢?”

樑旭超張了張口,沉思了許久…說道:“我以爲真誠對待,可能…可能會有什麼效果。”

“哼。”

“有用嗎?”

林帆又掏出一根菸,叼到了嘴裏,輕輕地點着火,說道:“都是自找麻煩…”

樑旭超沉默了一下,隨即聳了聳肩,彷彿做了一個巨大的決定,衝着林帆笑道:“如果真說賣了,還是有點捨不得,但是後來發現其實騎自行車都比開這輛車舒服多了。”

話落,

樑旭超認真地說道:“賣了…”

隨後林帆直接把孫欣給刪了好友列表,這一刻…樑旭超彷彿卸下心理負擔,同時內心深處有點悲哀。

“唉…”

“林哥?”

“你說…這個世界是不是過於的冰冷殘酷了?特別像我這類人,沒有多少錢,而且還長得不帥…”樑旭超抓起一根烤串,一邊吃着一邊問道:“有可能一輩子都這樣了吧?”

林帆卻完全不認同樑旭超的說法,直接反駁道:“誰說這個世界是冰冷又殘酷的?只要你心懷堅定的信念,保持高昂的鬥志,這個世界說不定就給你露出最燦然的微笑。”

“旭超…”

“你要相信總有些人願意用最樸素的方式愛你。”林帆笑着說道。

樑旭超點點頭,默默地說道:“林哥…謝謝你。”

“別謝我。”

“其實我都是爲了自己,如果你繼續深陷其中,有可能我的三百塊錢就打水漂了。”林帆說道。

樑旭超此刻內心挺觸動的,有些人雖然一直不怎麼在聯繫,可往往願意伸出手幫助自己的,就是這一類人…和林帆的相識,只是一次遊戲裏面的意外,結果…

他卻成爲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導師。

“林哥?”

“你有女朋友嗎?”樑旭超好奇地問道。

“有啊!”

“怎麼了?”林帆好奇地問道。

“是不是有過很多女朋友?”樑旭超認真地問道:“我覺得…林哥你的感情經歷肯定超級豐富,沒有談過十個女朋友,都總結不出那麼多的道理。”

話落,

樑旭超說道:“林哥…要不搞個感情培訓班吧?教我們怎麼談戀愛,標題都給你想好了…情聖教你怎麼談戀愛,明天我去就宣傳…到時候你拉一個微信羣。”

“別!”

“你這混蛋可別這麼幹!”林帆嚇得渾身直冒汗,開玩笑…勞資的女朋友是你們的柳教授,要是被她知道什麼情聖不情聖的,晚上回家還活不活?

“哎呦…”

“你自己一個人享受着愛情,看着我們這些人孤苦伶仃,林哥…你良心過得去嗎?”樑旭超無奈地說道:“實在不行…收費也行,一節課五十塊錢。”

收費?

這個可以啊!

林帆突然有點心動,不過很快就醒悟過來,收費也得有命花才行。

“不不不…”

“我沒空。”林帆認真地說道:“你們…你們自生自滅吧。”

話落,

林帆站起身子,衝樑旭超說道:“我先走了…再見。”

話音一落,

林帆直接跑路。

不到十秒鐘,又跑了回來,看了眼桌子上的燒烤,還有三十多根牛肉串。

“我全帶走了!”

“老闆,給我一個袋子。”



不知過了多久,

林帆回到公寓,此刻的他站在304房間門口,輕輕敲了下房門。

很快,

門打開,

柳雲兒看到站在門口的林帆,淡然地問道:“帶了沒有?”

“帶了帶了。”林帆提起手上的袋子,認真地說道:“三十根夠不夠?”

“嗯…”

“雪碧呢?”柳雲兒接着問道。

林帆沒好氣地說道:“喝什麼雪碧…你都已經是成年人了,爲何不來一點實際的?”

話落,

林帆拿出一打啤酒,笑呵呵地說道:“來一罐雪花,我陪你勇闖天涯!”

“…”

“就你那酒量。”柳雲兒白了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來吧。”

“嘿嘿。”

緊接着,

林帆拿出了燒烤,然後開了兩瓶啤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