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只是實話實說。」

「看來我沒有選擇,可我要知道你的使命是什麼。」美黛莎說。

夏雷說道:「毀滅宇宙。」

美黛莎愣了一下,忽然張大了嘴巴,「哈哈哈……」

夏雷也想笑,可他卻笑不出來,因為他知道那個使命真的就是毀滅宇宙。

靈族人的文明在這一個輪迴之中走向滅亡,六個造物主也自身難保,唯有毀滅宇宙的這一次輪迴他們才能保全自己,保全靈族人的文明。雖然他不知道「唯一使命」的具體細節,但這就是真相,他的使命就是毀滅宇宙。

「如果你真能毀滅宇宙,你會毀滅它嗎?」美黛莎不笑了。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你會嗎?」

「我也不知道。」美黛莎忽然又笑了,「哈哈哈……」

等它笑夠了夏雷才說道:「你願意追隨我嗎?」

美黛莎的龜臉上的笑容又消失了,聲音也冷冰冰的,「我可是美黛莎,象徵慾望與愛情的女神,你要我追隨你,你有什麼能耐?什麼資格?」

「象徵慾望與愛情的女神?」夏雷笑了一下,「你只是一個遠古的強大生靈而已,一隻龜,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女神,被人讚美多了,你自己都相信了?」

「哼!」美黛莎冷哼了一聲。

夏雷接著說道:「如果這個宇宙之中真有什麼神的話,那也只能是將你和龍禁錮在這裡的存在。你問我有什麼能耐和資格讓你追隨我,我可以告訴你,我會成為封印你的神那樣的存在。」

「如果真是那樣,我就追隨你。如果不是,我會吃了你。」美黛莎說。

夏雷走到了美黛莎的龜背旁邊,那感覺就像是站在一座房子旁邊。美黛莎的身上有三道石鎖,分別禁錮著美黛莎的脖子、龜背和龜尾,也正是這三道石鎖讓美黛莎無法縮頭縮尾。他抬起右手,然後貼在了龜背之上的石鎖上。石鎖之中頓時傳出了一個能量震動,緊接著符文閃爍。

「啊——」美黛莎頓時慘叫了一聲。

一股模糊能量從夏雷的右掌之中注入到了石鎖之中,那一剎那間整隻石鎖都綻放出了七彩氤氳的能量光。一個個能量符文不僅在石鎖之中閃爍變幻,也在他的大腦之中閃爍變幻!

「這是怎麼回事?」夏雷的心中一片震驚,「感覺……感覺就像是不需要破解能量符文啊,只需要我注入我的能量!」

還在與龍在一起的時候,他估計他能解開石鎖,因為他掌握著能量符文的奧秘和相關的能力。而且他還有陰陽符文血晶可以吸收石鎖釋放的禁錮能量,退一步講,就算他解不開石鎖之中的能量符文,只要他用陰陽符文血晶吸收石鎖釋放的能量也能將石鎖的能量吸干而最終解開石鎖。可是現在他才發現,是他把事情想得過於複雜了,這石鎖似乎本來就是為他所留,只需要他注入能量就可以解開!

然而,詭異的情況出現了。

隨著夏雷的模糊能量的持續注入,石鎖開始融化,美黛莎的鬼背上也多了一圈能量符文烙印!

美黛莎無法回頭,可卻能用眼角的餘光看到龜背上的石鎖溶解,變成一圈符文烙印留在它的龜背上。它的心中一片震驚與恐慌,可是它卻沒有半點不舒服的感覺。

龜背上的石鎖消失了,美黛莎背上的符文烙印也消失了,繼續說水一樣浸入了它的龜背。

夏雷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然後向龜尾的石鎖走去。

美黛莎說道:「你在笑什麼?」

夏雷沒有回答,右手再次貼在了龜尾的石鎖上。七彩氤氳的模糊能量再次注入到了龜尾的石鎖之中,石鎖溶解然後在美黛莎的龜尾上留下一圈符文烙印。在這個過程之中,夏雷的腦海之中也留下了相應的符文烙印,而他知道它們的秘密與作用。

解開了龜尾的石鎖,夏雷來到了美黛莎的脖子旁邊,「還剩下最後一道石鎖,我打開之後你就自由了,你會遵守你的承諾,追隨我,不背叛我嗎?」

「當然,我會遵守我的承諾,追隨你,用不背叛。」美黛莎的龜臉上露出了笑容,「快點解開吧,我已經被禁錮在這裡很久很久了,我很想活動一下筋骨,然後跳進冥湖裡洗個澡。」

「我能相信你嗎?」夏雷問。

美黛莎斬釘截鐵地道:「你完全能相信我,我美黛莎做出了承諾就一定會兌現。」

「那好吧,我現在解開你的最後一道石鎖,你很快就能恢復自由了。」夏雷將所有貼在了最後一道石鎖上。

七彩氤氳的能量光綻放,石鎖融解。

解開最後一道石鎖,夏雷腦海之中的對應的能量烙印也成型了,密密麻麻的能量符文構成了一隻龜的形狀。轉眼,腦海之中的龜消失了。這個過程對他來說就像是解開一道數學題,他已經計算出了答案,那麼就算是把寫著答案的試卷扔掉,答案也在他的心中,不會丟掉。

「哈哈哈……」美黛莎發出了震天動地的笑聲,它的埋在岩石四肢往上抬。整個小島都為之顫動了起來,那動靜之大,不亞於七級地震。

夏雷慢吞吞地退開了幾步,然後安靜地看著美黛莎。

巨大的黑色岩石崩裂,美黛莎站了起來,它仰天怒吼了一聲,「我自由啦!」

夏雷說道:「開心嗎?開心夠了我們就走吧,去龍那裡。」

「我開你媽.的心!」美黛莎突然低頭,巨大的龜的頭幾乎就要撞到夏雷的身上了,它的血色雙眼之中迸射出了兇悍的神光,還有滔天的憤怒,「那個傢伙把我禁錮在這裡,我都不知道有多長時間了,我的痛苦你能感受到嗎?我是慾望與愛情的女神美黛莎,沒人能禁錮我!也沒有人能指揮我做任何事!」

夏雷淡淡地道:「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解開你的石鎖,給你自由,你就會追隨我。怎麼,你現在反悔了嗎?」

晚安哦,金主大人 「追隨你?哈哈哈……」美黛莎笑得很猖獗。

夏雷說道:「不要笑了,載我離開冥湖,我們去龍那裡,我還趕時間。」

「我趕你媽.的時間!一個卑微的傢伙居然也想控制我美黛莎,你去死吧!」美黛莎突然抬腳,一腳踩向了夏雷。

夏雷沒動,臉上甚至還帶著一絲微笑。

龜足當頭落下。

突然,三環七彩氤氳的能量光分別從美黛莎的脖子、龜背和龜尾上迸射出來,能量符文閃爍。

「啊——」美黛莎慘叫了一聲,轟然趴在了地上。

石鎖雖然消失了,可禁錮的能量卻並沒有消失。夏雷打開了美黛莎身上的石鎖,激活了它的第二形態。他的腦海之中掌握著禁錮能量的開關,一個念頭就能激活禁錮的能量!

嚓嚓嚓……

美黛莎的龜背里傳出了裂響的聲音,還有它的脖子和龜尾也在被收緊,那感覺就像是要把它活生生地勒死!

「你對我做了什麼……啊……停下!停下!」美黛莎慘叫著,哀嚎著。

夏雷說道:「我就知道,你和龍那個傢伙是徹頭徹尾的騙子,指望我相信你們?我又不傻。」

「我我錯了,快停下……啊!」美黛莎渾身顫抖,龜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夏雷說道:「那你該叫我什麼?」

「主人!主人!」美黛莎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女神的尊嚴,它只想結束眼前的痛苦。

夏雷打了一個響指,美黛莎身上的七彩氤氳的能量光頓時消失了。

美黛莎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眼角的餘光卻在瞪著夏雷,滿是恨意,隨時都會偷襲的樣子。

夏雷突然一巴掌抽在了美黛莎的臉蛋上,狠狠地道:「瞪著我幹什麼?想吃了我嗎?我告訴你,這是最後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那就不是懲罰了,而是死亡!」

美黛莎將腦袋偏了一下,然後將另半邊臉遞到了夏雷的巴掌前貼了一下,臉蛋上滿是笑容,「主人,我錯了,你打了我的左臉,我現在把右臉也給你打一下。」

夏雷,「……」 巨大的龜劃開湖面,乘風破浪前行。白色的骷髏小魚成群結隊地跟著美黛莎跑,那場面壯觀至極。

總裁有令,女人乖乖就寢 「走開啦,你們這些小朋友,不要調皮啦,快回去,快回去。」美黛莎馱著夏雷過湖,一路都在跟白色的骷髏魚說話。

詭異的是那些小魚還真是聽它的話,一群又一群倒轉了回去。

這似乎是一次送別的儀式。

美黛莎進入冥河,逆流而上,那些骷髏小魚不再追來,夏雷也的耳朵也算是清凈了。

不過也沒清凈多久,美黛莎便說道:「主人,你真的要放了那條爬蟲嗎?」

夏雷說道:「當然,為什麼不呢?」

「我得提醒你,那傢伙是一個騙子,我和它住在這個深淵裡,它騙了我不知道多少次了。鑒於這個原因,我有一個提議。」

「什麼提議?」

「把那條爬蟲給我當手下,我替主人管著它。」

夏雷,「……」

就在美黛莎的絮絮叨叨的聲音里,禁錮龍的地點越來越近。夏雷雖然有點煩美黛莎的碎碎念,但卻不得不為它的水中速度點贊。美黛莎在水裡的速度堪比聲音的速度,簡直就是一艘水中飛行器。

還沒到禁錮龍的地點,一聲震耳的吼叫便從那個方向傳了過來。

「美黛莎!你……你媽!怎麼可能?」龍的聲音無比激動,以至於有點表達不清。

「哈哈哈……」美黛莎大聲笑。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龍的聲音。

「嘻嘻嘻……」美黛莎換了一種方式笑。

御魂者傳奇 這笑聲讓夏雷的頭好一陣眩暈。

龍很快就出現在了視線之中,它身上的石鎖比美黛莎的多了好幾倍。

美黛莎在靠近龍的河道里停了下來。

夏雷從美黛莎的龜背上跳了下去,然後向龍走去。

看到夏雷,龍似乎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激動地道:「是你,是你……你解開了那隻甲蟲的石鎖?」

美黛莎說龍是爬蟲,龍說美黛莎是甲蟲。

這兩個太古的強大生靈無疑是一對歡喜冤家。

夏雷說道:「我也可以解開禁錮你的石鎖,但我一個條件,你要追隨我。」

「追隨你?」龍的眼裡凶光畢露。

夏雷說道:「你可以不答應,決定權在你的手中。」

「我們之前的交易可不是這個。」龍冷冷地道:「你說只要我幫你截取幾個過去之人你就會幫我解開石鎖,現在卻要我追隨你。你知道你在跟隨說話嗎?我可是遨遊虛空的龍!」

「對!你是遨遊虛空的龍,是龍就要有骨氣,拒絕吧,做一條有骨氣的龍!」美黛莎跟著又補了一句,「然後在這裡變成化石。」

龍怒道:「你閉嘴!我想不到你竟然成了一個人類的僕從,你已經沒有資格跟我平起平坐了,你也沒有資格留在這個地方了,滾吧!」

「主人,我們走吧,這爬蟲有志氣,你就成全它的志氣吧。」美黛莎說。

夏雷說道:「好吧,那我們走吧。」

沒等夏雷邁出第一步,龍便叫住道:「等等!我答應你!」

夏雷笑了一下,「這不就對了嗎?有時候我們很難做出某種決定,但一旦做出了就不會後悔。」

龍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那你就快點解開我身上的石鎖吧。」

夏雷將手貼在了龍脖子上的石鎖上,注入模糊能量,石鎖頓時綻放出了一片七彩氤氳的能量光,然後溶解……

美黛莎從冥河之中爬了起來,它的身體之中釋放出了一團黑暗能量,那團黑暗能量將它的身體包裹了起來,就像是一顆巨大的卵。

正在解鎖的夏雷好奇地看了一眼,就在他移目過去的時候黑色的能量卵突然爆開,輕輕爆開,然後一個女人出現在了河邊上。灰黑色的皮膚,血色的眼睛,前凸后翹的身材,一聲與皮膚同色的戰甲,英姿颯爽。她的頭與人類女子的頭有七八分相似,只是沒有頭髮,頭皮光可鑒人。也沒有眉毛,應該生長眉毛的地方有天然的龜背花紋,很是醒目。

夏雷以為她是能量體,可他很快就發現她的身體是真實的,是血肉之軀。這讓他驚訝,他忍不住好奇地道:「美黛莎,你擁有兩種形態嗎?」

美黛莎咯咯笑道:「我可是慾望與愛情的女神,我擁有兩種形態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夏雷有些無語地看著她。

美黛莎說道:「好吧,我是通過改變血肉和骨骼的結構,以及密度來視線變身的。這是我們太古生靈的天賦能力,這個你可學不會。我們的血肉是最強大的血肉之軀。」

「原來是這樣。」夏雷明白了過來。不同的物種,不同的生命形態都擁有獨特的天賦能力。

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鳥能在天上飛,魚能在水裡游,而人卻無法憑藉肉身的力量在天上飛行,也無法在水裡呼吸和生存一樣。

上天賦予了太古神靈強大的血肉之軀,這也是美黛莎和龍被禁錮了那麼久卻還能活下來的原因。還有變身,將巨大的身軀變成另一種形態。這對於人類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可對它們來說卻是呼吸一般正常的事情,就像是鳥本來就能在天上飛一樣。

「快解開我的石鎖,我也能變,等下我變給你看。」龍催促道。

夏雷笑著點了點頭,一道石鎖一道石鎖地解了下去。

最後一道石鎖解開,龍揚天長嘯,「老子自由啦——啊吼!」

美黛莎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壞笑,兩眼期待地看著龍。

突然,龍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就咬向了夏雷。

夏雷沒有躲閃,只是動了一下念頭。

「啊——」龍頓時慘叫了一聲,軟體蚯蚓一般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美黛莎笑得好開心的樣子,「我就知道,你這條爬蟲的心裡在打什麼主意,哈哈哈!」

夏雷說道:「這一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就是不是懲罰這麼簡單了,我會把你做成烤串吃了!」

龍低下了頭,眼角的餘光狠狠地盯著美黛莎。在它看來美黛莎顯然是知道這個情況的,可美黛莎卻沒有告訴它,等著看它出醜。它雖然不明白夏雷說的「烤串」是什麼意思,但料想也不是什麼好事。

夏雷說道:「我想去慾望深淵的盡頭看看,你們兩個帶我去。還有,我的城也在這個深淵裡,一路上也找一找我的城。」

美黛莎說道:「這長蟲會飛,讓它載我們。」

「你這隻臭甲蟲給我閉嘴!」龍沖美黛莎吼道。

美黛莎笑盈盈地道:「喝點冥河水漱一下口吧,你應該很久沒漱口了,口氣很重。」

龍忽然一龍爪拍了過去。

夏雷想要阻止,可遲了一步。

龍的一隻龍爪從頭壓下,一下子就落在了美黛莎的光頭上。

咔咔咔……

岩石地面瞬間裂開了好幾十條裂縫,可美黛莎的腦袋卻屁事沒有。它甚至沒有伸手格擋,任由龍的爪子落在它的腦袋上。

夏雷的心中一片震驚,不過他也明白了過來。美黛莎和龍都擁有最強血肉之軀,美黛莎本來也是一隻龐然大龜,它將那麼巨大的血肉壓縮變成了人形,其強度可想而知。更何況,龜還擁有天賦的強悍龜殼,龍的龍爪能劈開一座山峰,卻劈不開它的腦袋!

「我數三下,你再不把爪子拿開,我就吃了它。」美黛莎慢吞吞地道。

「你試試!」龍盛怒難消。

「夠了!」夏雷呵斥道:「你們不要吵了,龍,帶我去深淵盡頭去看看。美黛莎,你能指揮那些小魚嗎?」

美黛莎說道:「當然可以。」然後它補了一句,「不過主人,你得讓長蟲把它的臭爪子拿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