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是替別人來做說客的。」刀迅說著看了唐浩一眼。

「有話直說。」肖夢雯不耐煩了。

刀迅笑道:「是這樣的,刀鋒的人得罪了唐浩,他們想讓我替他們跟唐浩道歉。」

肖夢雯聞言,眉頭一皺:「刀鋒,是那個非常神秘的組織?」

「是的。」

「他們怎麼得罪唐浩了?」肖夢雯詫異的問道。

刀迅眉頭微微一抖,說道:「這件事說起來比較沒意思,也比較繞,我其實也沒聽懂。他們的主要意思就是想和唐浩和好,以後再也不會找唐浩的麻煩了。」

肖夢雯現在是越聽越心驚,如果刀迅說的都是真的,那這個唐浩也太霸道了吧!要知道刀鋒可是一個非常不好惹的組織啊!

刀迅又把目光投向了唐浩:「唐浩,你覺得呢?」

唐浩搖了搖頭:「我說過,我會去找他們的大哥和二哥。」

「唐浩,其實這件事他們的大哥、二哥和三哥都不知道,最主要就是五哥司徒明自作主張,他現在已經被你打殘了,你就不要再追究了。」刀迅無奈的說道。

「你把刀鋒的五哥打殘了?」肖夢雯瞪大眼睛看著唐浩。

「嗯。」

「唐浩,還是你夠狠。」

肖夢雯這次是真心的,也是由衷的讚歎唐浩的所作所為,她把囂張的目光轉向了刀迅:「白刀子,你和刀鋒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和他們沒有關係,頂多也就算是認識。」刀迅答道。

「不對吧!」肖夢雯用居高臨下的目光審視著刀迅。

「真的沒有什麼關係,只是認識。」

肖夢雯現在感覺超爽,她和刀迅鬥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壓倒性的摧殘快感,而這種快感,完全是唐浩帶個她的。

刀迅不想面對肖夢雯的目光,她把目光投向了唐浩:「唐浩,不管怎麼說,我們也算是認識,給我一個面子。」

「我的要求很簡單,讓刀鋒的大哥和二哥來見我,我就不再追究了。」

「唐浩,你這又是何必呢?」

「既然我說了,那就不能更改了。」

「對,刀鋒不是神秘嗎?我也想見見他們的大哥和二哥是誰?」肖夢雯也跟著附和。

刀迅稍微頓了頓,無奈的說道:「如果刀鋒的大哥和二哥不出來見你呢?」

「那我就去找他們。」

「他們都很神秘,很少有人見過他們,你根本找不到他們。」刀迅語重心長的說道。

唐浩笑了笑:「試試就知道了。」

「白刀子,我就不明白了,這個刀鋒到底給了什麼好處,讓你甘心在我面前低聲下氣。」肖夢雯突然說道。

「唰。」

刀迅站了起來,指著肖夢雯喝道:「肖夢雯,你要搞清楚,我低聲下氣也是對唐浩,而不是對你。」

「唐浩是我的人,你對他低聲下氣,就等於是對我低聲下氣。」

肖夢雯毫不示弱的站了起來,她的身材比刀迅高,身體也比刀迅好。但是在之前,她和刀迅比拼氣勢的時候,卻從來都沒有佔據上風,今天是唯一的一次全方位勝利。

「好了,都坐下吧。」

唐浩突然說話了,他的語氣依然平靜。

「唐浩讓你坐下。」

肖夢雯橫著刀迅說道。

刀迅咬了咬牙,終於還是坐下了。

「我和刀鋒沒有過節,司徒明也不配讓我抓住不放,但是既然我說了要見刀鋒的大哥和二哥,我就必須做到。」

唐浩的語氣平靜,目光也毫無殺氣,但是這句話的意思卻透著不容置疑的寒氣。

刀迅無奈的搖了搖頭:「好吧,我明白了。」

「我們也該走了。」

唐浩說著站了起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非常執著。

「吃了飯再走吧。」

「不了,今天這場合不適合吃飯。」

唐浩說完轉身就走。

肖夢雯冷冷的掃了刀迅一眼,笑道:「白刀子,你告訴刀鋒,好之為之。」

「肖大小姐,你不過是唐浩的跟班而已,你不用跟我這麼牛叉。」

不用面對唐浩,刀迅的目光終於恢復了往日的寒氣。

「唐浩是我的保鏢好不好,他是我的人。」

肖夢雯毫不示弱。

「我倒是覺得唐浩更像主人。」

「哼,你就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

肖夢雯說完轉身就走,追趕唐浩去了。

刀迅看著那扇關上的房門,無力的坐下了,她沒想到讓唐浩放棄一句玩笑竟然這麼難。

過了一會兒,他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大哥,唐浩不答應。」「嗯,我知道了。」「我現在就看著老五和老四離開藍海市。」

刀迅掛了電話,離開了酒店,直奔振東武館。

二十分鐘后,刀迅來到了振東武館頂層的一間休息室。于振東在這裡養傷,因為于振東身上中的子彈,他沒敢去醫院,而是找了一個醫生朋友,在家裡把子彈取了出來。

「三哥,你來了。」

于振東看見刀迅,想要坐起來。

「你能動嗎?」

刀迅站在床邊,眉頭緊鎖。此刻的刀迅臉上完全沒了學生那種稚氣,取而代之的是掛了寒霜的冰冷和凌厲。

「三哥,怎麼了?」于振東覺得情況不對。

「大哥讓你和老五離開藍海。」刀迅說道。 「離開藍海,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避避風頭。」刀迅怒道。

其實于振東話一出口,他就感覺到可能是因為唐浩的事情了。他見刀迅一臉怒容,他就知道老大肯定更生氣,他無奈的說道:「我沒想到唐浩那麼厲害。」

「你們兩個笨蛋,這次的惹的麻煩非常非常大。」

「我知道。」

于振東雖然有些莽撞,但是他是一個對實力特別崇拜的人。唐浩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佩服的五體投地。

「你收拾一下,我已經派人去醫院接老五了,一會兒你和老五離開藍海,去鄉下避避。」

「是。」

十五分鐘后,一輛的商務車載著司徒明和于振東離開了振東武館。

刀迅開著他的蘭博基尼護送著商務車離開了市區,她便回去了。

就在刀迅的車離開不久,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悄然出現了,它慢慢的跟在商務車後面。因為法拉利太扎眼,所以它距離商務車足有五六百米。

幸好商務車開得不快,法拉利才不至於跟丟了。

法拉利車內的肖夢雯一臉的興奮,她從小到大都沒做過跟蹤的事情,感覺特別的刺激。

「唐浩,你覺得他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應該是去鄉下。」唐浩答道。

「哼,這幫笨蛋,以為去了鄉下就能避開我們了嗎?」肖夢雯一臉的不屑,好像車裡的兩個人逃避的是她一樣。

「你認識刀迅多久了?」

「八年了,怎麼了?」肖夢雯對唐浩突然轉移話題有點措手不及。

「你對她了解很多嗎?」

「還行,他老爸是個做生意的,還算有錢吧。刀迅從小就喜歡做生意,她基本上已經讓她老爸退休了。」

「也就是說現在刀家是刀迅在做主。」

「算是吧。」

肖夢雯越發的覺得奇怪,她扭頭看了唐浩一眼:「你發現什麼不對嗎?」

唐浩淡然一笑:「刀迅好像很神秘。」

「她除了那個冷冰冰的面孔之外,沒有什麼神秘的地方。」肖夢雯不屑的說道。

唐浩沒有再說話,開著車不緊不慢的跟著。

兩個小時后,商務車進入了一個農家院旅館。

法拉利停下,稍微等了一會兒,便調頭離開了。

刀迅不解的問道:「唐浩,都發現他們的藏身之地了,為什麼不把他們揪出來?」

「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就可以了。」唐浩不緊不慢的答道。

「抓住他們,就能知道刀鋒的老大和老二在什麼地方。」肖夢雯現在對刀鋒的老大和老二也很感興趣。

唐浩淡然一笑:「他們根本不知道刀鋒的老大和老二在什麼地方,不過有一個人也許知道。」

「誰?」

「刀迅。」

「不會吧!刀迅又不是刀鋒的人,她怎麼能知道?」肖夢雯當即否定了唐浩的話。

「你怎麼確定刀迅不是刀鋒的人?」唐浩反問道。

肖夢雯一聽這話,吃驚的問道:「你是說刀迅是刀鋒的人?」

「她不但是刀鋒的人,而且也許比的司徒明和于振東的地位更高。」

「比司徒明和于振東的地位更高!絕對不可能,她就是個體弱多病的學生妹而已。」肖夢雯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唐浩的話。

唐浩看了肖夢雯一眼,沒有說話。

肖夢雯眉頭緊鎖,沉默了一會兒,終於按捺不住了:「唐浩,你是說刀迅是刀鋒的大哥或者二哥?」

「比司徒明和于振東地位高的不只是大哥和二哥,還有三哥。」唐浩說道。

「你是說他是刀鋒的三哥?怎麼可能,她今年跟我一樣大,只有十九歲,怎麼可能是刀鋒的三哥。」肖夢雯還是無法相信唐浩的推斷。

「我們沒有必要爭辯這件事,慢慢會知道的。」

肖夢雯看著唐浩,問道:「我們去哪?」

「回家。」

「哦。」

不用隱藏,法拉利的速度徹底體現了出來,風馳電掣般的沖向藍海市。

若是往日,肖夢雯一定非常興奮,可是今天她沉默了。她無法相信跟她鬥了這麼多年的刀迅是刀鋒的三位大哥之一。

回到了肖家之後,唐浩給海妖打了個電話,讓海妖夜裡去把司徒明和于振東抓起來。刀鋒大哥越是不想見他,他越是要把他逼出來。

傍晚時分,唐浩接到了水靈兒的電話,她告訴唐浩,杜莎又病了。

唐浩只好離開了肖家老宅,去醫院看望杜莎。

走進病房一看,杜莎正在打點滴。杜總裁斜靠在床上,五官精美柔滑,盤發有些鬆散,讓杜總裁更顯嫵媚與優雅。往裡一趟,宛若一件美女圖一樣。

看杜總裁的臉色,雖然有些疲憊,不過相比於上次,這次的病明顯沒有那麼嚴重。

「姐夫,你來了。」

水靈兒站了起來,眨著一雙大眼睛看著唐浩,她永遠都是那麼可愛。

「你坐吧。」杜莎說道。

「你沒事吧。」唐浩很隨意的坐在了椅子上。

「就是有點疲勞。」杜莎很隨意的說道。

唐浩笑道:「你以後不用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讓下邊的人做就可以了。」

「我知道。」杜莎心裡暖暖的。

「你們聊著,我出去一下。」水靈兒朝唐浩眨了眨眼睛,意思非常明顯,就是想讓唐浩和杜莎單獨相處,最好弄出點出格的事情來。

「你別走遠了,我點滴快打完了。」杜莎說道。

「我知道。」

水靈兒嘻嘻一笑,走出了病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