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會用利刃,去斬滅我恨之人,我惡之地。」

「我堅信!」

「扶大廈之將傾,正世界於即倒!」

「世間本無秩序,是我們創造了秩序!」

「眾生八道,唯我至強!」

誓詞剛剛說完,箱子內的徽章泛起了血紅色的光芒,不過並不明顯。更奇妙的是,方圓五米內的空氣都震動起來,竟是演奏起了《守護》一曲,也就是《龍會戰鬥進行曲》。

任天翔凝了凝神,默默伸出手,將徽章收入了儲物戒指中。《守護》的旋律一下子就消失了。

「哥哥。」任天晴輕輕喚了一聲。

「嗯?還有事?」

「那個,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

「來我們班。我和靈兒就在三級三班。」

任天翔挑挑眉,沒搞懂面前這小妮子露出狡黠的笑容是什麼意思。

「好吧。」

………………

————分界線————

本想昨天發的,但是我發現,這一章沒有打完,所以就悲劇了。我在考慮,要不要實現一下一周三更。。。。 劉芳秦表示現在很煩躁。昨天下午都已經快下班了,結果星鶴副院長臨時召開緊急會議,三級六個班的六位班主任必須到場。結果她到了之後才知道,原來那位傳說中的軒轅大師的弟子要來星皇皇家學院就讀,所屬年級正好是三級。

每一位老師都被再三叮囑,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天知道這個頂著軒轅大師親傳弟子的人,會不會耍大牌什麼的。畢竟軒轅大師的大徒弟名聲特別不好,不僅在星皇帝國大鬧了一場,屠掉了百里家全族,還歸附了神道,與天道為敵。

劉芳秦還被星鶴特別關注了。她所帶的一班是全年級最好的。,那人選擇一班的幾率也是最大的。而她此時又在評特級教師的職稱,就是他來了還順利從三級升上二級,那麼她就可以成為特級教師;若是出了點兒差錯,那麼她可能還要再等幾年。

機遇與危險並存,星鶴的一席話,讓劉芳秦晚上緊張的睡不著覺,幾乎是睜眼到天明。因此,她還差點兒遲到。要知道,星皇皇家學院一向嚴格,遲到早退那是要扣工資的!

以上就是劉芳秦煩躁的原因了。

第一節課是她的課,所以她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前往教室。

神奇的是,一班的教室竟然安安靜靜的,不復以往的喧鬧。這讓劉芳秦感到十分欣慰。要知道,一般情況下,老師沒來的時候,裡面的學生是要上天的。

滿心歡喜地走進教室,劉芳秦就愣住了。

教室里確實無人說話,但那是因為教室里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在睡覺,剩下三分之一的人找不到一起聊天的對象,便無聊地翻看著書。

不知為何,劉芳秦的火氣一下就上來了。

用力拍了一掌教室的門,劉芳秦怒喝道:「都給我起來!你們一個二個的,大晚上不睡覺,都偷牛去了嗎!」

一股強大的威壓猛地爆發出來,壓得教室里的學生都清醒過來。這股威壓,赫然帶著一種點化眾生的力量意境。

力量意境只有仙級才可領悟,那麼劉芳秦可能就是一位仙級強者了。仙級強者,在四大邊境都可以作為戰略資源來使用了,一名仙級強者足夠屠殺千餘龍兵。但是放在星皇皇家學院,卻是連特級教師都不算。

劉芳秦從小以師入道,修鍊都是從講學方面參悟天地大道。儘管這樣修鍊起來很困難,但一旦踏足神級,便可眼觀天下、心悟大道。從教導別人中再領悟更深層次的大道,神級時便會平步青雲。

這樣修鍊的並非劉芳秦一人,星皇皇家學院中有好幾位教授級別的老怪物都是這樣,基本都已踏足幻級。最年輕的那位,雖然未到百歲,但卻已是神級巔峰,僅差一步就可踏足幻級。而且,他還是劉芳秦的老師。

不過,這樣修鍊有一個弊端,就是修鍊者只適合去點化他人,要是遇到同一級別的,甚至撐不了幾個回合。

但是,這種力量意境十分利於講學,甚至可以提高學生的悟性,有助於他們的領悟。

學生們都害怕地看著劉芳秦,他們可知道這位老師脾氣一向不好,誰若是觸怒她,罰站一天那都不算多的。

「呃,那個……老師,我可以進來嗎?」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很多學生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在他們心中,敢在班主任的課遲到的人,那絕對是死定了。

劉芳秦轉過頭,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那個人。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他那件血紅色的風衣和裡面的勁裝,這兩件衣服襯的他身材修長,看上去比劉芳秦還要高上半個頭。墨色的長發有些潮濕,應該是剛剛洗過的樣子,還有一些粘在一起。他的臉很美,叫你中還有些許的剛毅。特別是那雙眸子,靈動中彷彿蘊含了看破一切的意味。

「天哪!這是誰?好帥!」

「我們班什麼時候有什麼帥的人了?」

看到那人,班裡的女孩兒都開始竊竊私語。

來者自然是任天翔,此時他站在門口,看著劉芳秦,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

「來介紹一下自己。」劉芳秦立刻讓到一邊,指著剛剛站的位置,說道。

任天翔走上講台,氣定神閑地觀察著台下。

「我叫任天翔,請多指教。」

劉芳秦雙手抱胸,已經做好了任天翔長篇大論的準備,結果任天翔這才說了一句話就沒聲了,讓他有些大跌眼鏡。一般的新生不都應該好好介紹自己的嗎?

卿卿我我 「就……就結束了?」

「嗯。」任天翔點點頭。

「好吧。」劉芳秦認命似地點點頭,然後看向講台下,「你就坐……呃,沒有好點兒的位置了……」

「那不是有一個嗎?我就說在那裡了。」任天翔指了指任天晴身邊的空位,說道。

劉芳秦還未來得及開口阻攔,任天翔就已經坐在了任天晴的身邊,她也只能無奈地閉上嘴。

「那麼,我們開始上課吧。」

說著,一股奇異的力量自她身後爆發開來。

任天翔輕輕皺起了眉頭,他的周圍開始變化了。

任天晴不見了,他也彷彿置身於一片仙境之中,周圍雲霧繚繞,什麼也看不清,他甚至不能確定他此時是否還是教室中。

「領域嗎?老師?」任天翔淡淡地問,不過在這種地方看起來卻有些像自言自語。

劉芳秦的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是的。你是軒轅大師的弟子,可能根本不需要這些外力的輔助。但是,我還是希望我的領域能對你有幫助。」

「謝謝老師。」任天翔點點頭,在這虛空中就盤膝,閉上雙眼開始冥想。

領域!這可是只有聖級強者才能擁有的能力。在現實中劃出一片區域,在這片區域中就可以制定獨屬於自己的規則。當然,這片區域中的規則是由仙級時領悟的力量意境演化而來的,並不能憑空捏造。

就像劉芳秦的領域。她是以詩入道,力量意境是點化他人。而她的領域是由力量意境衍化而成的,只要身處她的領域中,就會得到一絲天地大道的點撥,就有可能領悟到屬於自己的那一種感悟。

「可以隨意提問,是嗎?」得到了領域傳來的那若有若無的意念,任天翔輕聲問道。

未等得到回應,任天翔就迫不及待的接著問道:「我想知道,在這世界看來,什麼是神?」

沒有聲音,但是一絲意念很快在任天翔腦海中浮現出來。

神?不過是那些比普通生物強大許多的生物自詡而已。天地從未承認過那些神的存在,你改造世間就自認為能夠抗衡天地,這是天地間最大的笑話!

思索著腦海中那天地意念,再輔以龍會資料庫中那些先賢大能流傳下來的天地至理,任天翔很容易就理解了其中的深意。

孩子,我問你。若是有一天,你的至親至愛慘遭毒手,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任天翔想不明白,為什麽這絲意念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在他的理解中,意念來點化他,不應該是回答他的問題嗎?怎麼會來問他?

不過,他的眼神還是變地陰鷙起來,就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冷冰冰了:「那就,殺了!」

如果,對方是神呢?

一絲暴戾之氣隱隱透露出來:「殺了!」

哈哈,我想你已經懂了。

你要,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誅神!

任天翔的腦子裡一直循環著這兩個字,彷彿這兩個字就是他這畢生所追求的目標。他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就連劉芳秦收了領域離開了教室都不知道。

「神,不過是那些實力強大的生物而已。只要我的實力足夠,我同樣可以誅神。果然,弱肉強食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規則么?」任天翔低聲喃喃道。

「喂!」

任天翔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推了一把,他也從深思中回過神了。

一個男生站在他的身後,雙手叉腰,氣勢洶洶地瞪著他。

「喂!叫你吶!你傻了嗎?」

任天翔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說道,「我不叫喂,我叫任天翔。」

「好,任天翔。」男生冷笑道,「我是一班班長縱絕。按照規矩,我們現在上格鬥場。」

任天翔挑了挑眉,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了坐在任天晴另一邊的靈落,心裡冷哼一聲,慢悠悠地說:「可以是可以,不過不耽誤上課嗎?」

「學院有規定,每周可以有一次用上課時間來組織班級比拼。不會耽誤的。」

「那好,帶路。」

………………

————分界線————

我決定了,今日上五萬字!!

這是第二更。 「允許使用武器,技能不能使用禁術級別及以上的。不準致對方重創及以上。若遇到危險,我會出手,但就代表我保護的那一方輸了。明白嗎?」劉芳秦站在擂台中央,對身邊的兩名學生說。

她一得到二人要決鬥的消息就立刻趕了過來,自願充當裁判,同時還通知了星鶴副院長前來。

這並不是她小題大做,而是這兩個人都背景通天。任天翔就不用說了,光是軒轅大師的弟子這個名頭都基本可以在星皇帝國橫著走了,更別說他還有龍會成員的身份。

而那縱絕,乃是星皇帝國劍修世家縱橫家縱派家主縱寒大劍師的小兒子。他的幾個哥哥如今都是皇宮御林軍的副統領,最差的也有仙級巔峰,僅差一步就可踏足聖級。他的父親更是不得了,神級巔峰修為,位列星皇帝國供奉殿之中,被稱作「星皇第一劍修」,如今已掌握劍術的第三層次,面對幻級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有這樣通天的背景,這個縱絕絕對不一般,但奇怪的是,任天翔並沒有在龍會資料庫中找到他的資料。

「明白了。」二人同時沉聲道。

「那麼,比賽開始!」

任天翔右腿蹬地,立刻向後暴退,瞬間便和縱絕拉開了距離。同時,「菲尼克斯」已經被他按在了后腰。

數根銀針刺入他的腰部,連接上了脊椎上的神經系統,這樣使用者就可以通過意念來控制了。

二話不說,一根根金屬骨骼已經從「菲尼克斯」中冒出,並且迅速遍布任天翔全身。

三秒,「暴風雪Ⅳ型」外骨骼裝甲,武裝完畢!

任天翔雙手一抖,兩柄利刃分別從他雙手手背處彈出。他看著那銀白色的裝甲,微微一笑,低聲道:「老朋友,又可以並肩作戰了。」

此刻縱絕也抽出了他的劍。那是一把木劍,上面描有繁複的銘文,周圍還有淡淡的白霧。

縱絕暴喝一聲,右腿發力,硬生生沖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任天翔後退一步,肩上的炮管已經架好。他就是欺負縱絕在這樣高速移動下無法迅速的改變方向。

小型電磁軌道炮,發射!

龍妻卿雲 「轟」的一聲巨響,彷彿任天翔前方空氣都要被撕碎了一般。這是一枚穿刺彈,沒有任何的爆炸效果,憑藉電磁軌道炮的超高彈射力,它能穿透十米的鋼筋混凝土。再加上炮彈上的特殊花紋,它能夠將周圍的空氣劇烈旋轉起來。

縱絕沒有太多猶豫,忍住身上的劇痛來了個急停,然後又用相同的速度沖向另一個方向,這才堪堪躲開穿刺彈。他幾乎是貼著那片風域而過的,鋒銳的風甚至已經切斷了他的幾根頭髮。

雖然穿刺彈沒有命中,但是縱絕o的動作已經被打斷了,任天翔拖延時間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

噴射器剛剛預熱完畢,就噴射出了耀眼的藍色光焰,任天翔瞬間就被推了出去,加速度大到驚人!

縱絕連忙抬劍。木劍周圍的白霧變得濃郁了許多,已經完全將木劍包裹了起來。

「叮」的一聲,三把劍已經碰撞在一起。面對任天翔的利劍,縱絕木劍非但沒有斷裂,反而還與利劍擦出了幾點火星。

借著力,縱絕順勢退後幾步,手中的木劍回掄。

你道乳白色的劍氣洶湧而出,直指任天翔。這道劍氣在空中,非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在吸收天地靈氣來壯大自己。而且,這一道劍氣就已經能看出縱絕的修為。帝級中階!

是的,也就十七八歲的縱絕,卻是已經超越了軒轅擎天口中的天才任天翔,甚至是遠遠拉開。

劉芳秦站在擂台下,欣慰地點點頭。縱絕可是她最驕傲的學生,他能走到這一步,自然與她的領域有很大的關係。僅僅帝級,就從領域中窺探到屬於自己的路,以劍字悟道,之後但凡所學的都是從修鍊劍的方面思考。年紀輕輕就已參透劍術第一層次,成就大劍士,正式向掌握第二層次的劍師邁步。

任天翔也是感覺到了這劍氣的恐怖,不敢有絲毫懈怠。手背處的利劍固定鎖死,能量以小功率輸出,完整的覆蓋了利劍的每一處。

劍氣是能量,自然就要用能量去斬斷!

雙劍斬下,構成了一道的十字劍氣。

「轟!」兩道劍氣相撞,激起了大量的塵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