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的新名字叫尹蘇枯!」

「尹蘇枯?」

古木頓時無語,那有女子用『枯』字做名的,枯萎,乾枯,多不吉利啊。

尹丫兒嘟著嘴,道:「是啊,師父說我天生五行克木,所以就給我起了蘇枯,意思好像是說——可以讓枯萎草木復活!」

古木聞言,頓時愣在當場!

最後喃喃自語道:「天生克木……蘇枯……?」同時意識到這『枯』字,若是拆解出來,則是自己的『古木』二字!

古木名字有『木』,而在尚武大陸又是先獲得木之真元,所以他始終認為自己命中屬木,而尹丫兒的師尊說她天生克木,這讓他頓時明悟,悲哀道:「難怪自己和她在一起就倒霉!」

這果然是我的剋星啊!

「大哥哥,我的新名字不好聽嗎?」尹丫兒,額,不對,應該是尹蘇枯,見得古木獃獃的,於是噘著嘴問道。

「好聽,好聽,我從來沒聽過這麼棒的名字!」古木收回心神,急忙堆著笑臉讚揚道。就差當場歌功頌德一番!

古木這番誇張表現,博得了尹蘇枯的歡心,只看她露出兩排潔白牙齒,洋洋得意起來。

「啊,對了,大哥哥,你加入歸元劍派了嗎?」

古木點點頭,心想,沒加入歸元劍派,我在這裡不是找死嗎!

「你在什麼地方住啊,你是那個峰頭的弟子啊?」

「這個……」古木猶豫了,他在考慮要不要說出自己在劍格峰呢?

他潛伏進入劍穗峰,聽到弟子私下談論劍格峰時的口氣並不友好,而作為事件導火索的自己,更是偶爾還被她們『詛咒』幾句。

他怕小妮子被她們洗腦,在自己說出劍格峰,從而對自己產生敵視,那時候就真的要倒霉了,於是謊稱:「我是劍首峰弟子!」

「劍首峰啊!」尹蘇枯微微蹙眉,噘著嘴道:「你師父整天和我師父吵架,太討厭了!」

「……」古木無語,心想,你師父這種猛婦,吵架嗎?她都是打架好吧!

「你的道號是什麼啊?」

尹蘇枯眉宇舒展開,小臉上頓時又洋溢著興奮,他聽師姐說過,男弟子不同於她們女弟子,有起道號的規定,比如自己師弟靳戈就是不為修士。

所以,她很好奇,很在意古木會是什麼道號呢?

「厄……」這個問題又難住了古木,他可不敢把『不色修士』報上來,畢竟這個名字在歸元劍派很『風光』,於是再次扯道:「我的道號是不傻修士!」

「不傻?」

尹蘇枯『噗嗤』的笑了起來。古木見狀,小心臟又鬆了不少,心想,可算把這姑奶奶給鬨笑了,我容易嗎我?

「有沒有人欺負你啊?」

「同門師兄知道我是從尹家村而來,和你是同鄉,他們要欺負我的時候,我報上你的名字,就把他們嚇的腿軟了!」

古木無疑掌握了拍馬屁的精髓,把尹蘇枯拍的得意萬分,不過她的小臉旋即一變,磨著小牙,惡狠狠的道:「大哥哥,誰欺負你了,我現在就去把他揍一頓!」

「……」古木徹底傻眼了。心想:「果然,拜入道然這種悍婦門下,尹丫兒的性格也受其影響,這才多大,就有暴力傾向了啊?」 臉蛋被捏住,小傢伙不高興了,噘起小嘴巴,「麻麻,為什麼捏小糯米?」

總裁嬌妻寵不夠 「以後該改口叫二伯母了。」

小糯米依偎進喬安懷裡,懵懂的問,「那為什麼不叫姨姨了呢?」

「因為,姨姨是你二伯父的妻子。」

「二伯父是誰呀?」

「是你爸爸的二哥。」

小糯米已經徹底暈了,倒在喬安懷裡,哼哼唧唧的撒嬌,「麻麻,我們一起睡覺覺好不好?」

醫院門口,司徒雲舒剛要上車,一道急剎聲,尖銳的劃破安靜的天際。

她頓住腳步,轉頭看去。

只見一輛黑色的邁巴赫突然停下,男人陰沉著一張俊臉,疾步下車,朝她走來。

「靠!」忍不住低咒了一聲,這個傢伙怎麼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司徒雲舒彎身,就要上車離開,她快,慕靖南比她更快,一個箭步衝上前,扣住她的手腕,硬生生的將她從車上拽了出來。

「嘶!」傷口被扯痛,司徒雲舒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慕靖南臉色轉為擔憂,鬆開了手上的力道,「你受傷了?傷哪了?」

她穿著黑色的襯衫,貼身的設計,將她纖瘦的上身,勾勒畢現。

他完全看不出,她究竟傷到了哪,但他可以確定,她一定傷得不輕。

向來愛逞強,尤其是現在,他在她面前,她就更不會露出虛弱的姿態來。

「慕副部長,現在可是辦公時間吧?不好好獃在你的辦公室里,亂跑什麼?」

聽她嘴硬的語氣,慕靖南就來氣,扣住她的手腕,至少在他的視線範圍內,裸露在襯衫衣袖外的手腕,沒有受傷,他才敢用力握住,「聽說家屬受傷了,所以我趕來看看。」

「現在看到了,可以鬆手了?」

一旁的警衛,看著干著急。

二少,您就不能好好說話么?

明明那麼擔心二少夫人,為什麼就不能說幾句軟話,好好哄哄她?

再說了,二少夫人都已經受傷了,傷者最大,就不能讓讓她?

或許是接收到了自家警衛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慕靖西眸色微黯,「雲舒,告訴我,傷到哪了?嚴不嚴重?」

「說嚴重也不嚴重,說輕,也不輕。」司徒雲舒微微抬頭,看著湛藍的天空。

語氣一貫的雲淡風輕,甚至帶了幾分漫步盡心。

像是在跟老友聊著今天天氣不錯的話題一般,有幾分鬆散的隨意。

「告訴我,嗯?」

「你真要知道?」司徒雲舒轉頭,看著他。

雖然在笑,可那笑意並未抵達眼底。

慕靖西俊臉微沉,頷首,「我要知道。」

她是他的妻子,她外出執行任務受傷,身為丈夫,難道他不該知道么?

「如果我告訴你,傷的後遺症是……這輩子都無法生育,你會有什麼感想?」

在她玩味的表情下,慕靖南臉色驟然冷凝,他薄唇緊抿,視線緩緩下移,落在她小腹位置,「真的么?」

「真的,所以現在同意離婚么?」司徒雲舒笑了,「你看,跟我在一起,你又不開心。我又不能生孩子,我們倆在一起,就是一個錯誤。」 見得尹蘇枯摩拳擦掌,古木急忙解釋起來,最終是費勁千辛萬苦才把她的暴力因子給穩定了下來。

「你來劍穗峰幹什麼啊?」平靜下來的尹蘇枯,則繼續問道。

小妮子的問題總是讓古木難以回答,他可不敢說,自己是悄悄潛伏進來,打算去靜心池泡泡澡。

最後又滿嘴跑火車的吹了起來。

「大哥哥,我問師父你來劍派了沒……想去找你……可師父不告訴我,還不允許我亂走……」問完這些話,尹蘇枯突然抽了抽鼻子,委屈哭泣道。

重生之香途 小妮子起初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劍派,難免有些不適應,不過她卻表現的很堅強,沒有面對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而哭鬧,但如今見得古木,越是問的多越是將內心的脆弱展露出來。因為,她視古木為親人!

看著眼前的女孩,古木心中一亂,深深觸動。

以前頹廢的往事浮現腦海。

小女孩拿著饅頭送給自己吃,雖然往往弄巧成拙讓自己受傷,卻讓他很感動……很溫馨……

「大哥哥,我問師父你來劍派了沒……想去找你……可師父不告訴我,還不允許我亂走……」

尹蘇枯的這句話縈繞耳邊,讓古木產生了深深的愧疚感,最後暗暗自責道:「古木啊,人家是純真善良的小女孩,你這一年多沒問過,沒找過,甚至都沒想起過,你是不是人啊?」

一年的時間,古木沉浸在武道和禁陣道中,從沒有想過這個可愛的蘿莉,而人家還知道關心自己,這讓他覺得自己很自私,很無情,很挫!

「七爺爺,曾祖,蕭哥……你們還都好嗎?」古木的思緒更是飄到了磐石城,這一年來,他除了去想念龍靈,這些親人想的都不是很多。

「楊婕,你也好嗎?」最後又想起那個曾經多次幫助自己的妖媚女人,古木更是覺得自己無情到了極點。

而且,他心中更是升起一陣悲哀!

因為他發現,自從離開磐石城后,痴迷於武道之中的自己,無形之中忽略了很多事情。

武道是否要抹殺掉親情和友情?亦或者還有愛情?

想到此處,古木不敢再去想,因為他害怕自己找到龍靈后,會不會因為武道而離開她?

高處不勝寒。

這是華夏國某個武道宗師曾經如此評價自己的現狀。因為等他天下無敵了,除了寂寞就是孤獨,因為他為了這個高點,拋棄了一切,拋棄了所有!

古木現在並沒有天下無敵,不過尹蘇枯的一番話語,卻讓他提前體會到了——武道的絕情!

「追求武道,就要拋棄一切嗎?」

古木喃喃自語,最後聳聳肩無奈的搖頭苦笑起來,暗道:「自己似乎太杞人憂天了吧?」

他雖然有點多愁善感,但性格還是比較開朗的,想不通,就不再去想!

於是,向著尹蘇枯,認真道:「丫兒,哥哥沒有來找你,對不起。」

這聲對不起,不但是對尹蘇枯說,而且還包括了關心自己的所有親人。而這聲對不起說出來,他惆悵的心情也頓時緩解了不少!

感覺到古木神色很奇怪,尹蘇枯抹掉淚花,好奇的道:「大哥哥你怎麼了,好像很不開心啊?」

「大哥哥沒事。」古木摸了摸尹蘇枯的小腦袋,笑道。

「不要摸我的頭,師父說這樣會長不高的!」用小手將古木的手掌撥開,尹蘇枯嘟著嘴,不悅的道。

古木急忙閉嘴不語。

「嗖!」

不過就在此時,楓葉林中徒然傳出一道破風聲,古木神色微變,本能的急忙抱起尹蘇枯躲了開來。待得站穩身子,才發現飛來之物竟是一顆蘋果核!

「還好小爺我警惕性很高啊!」古木暗暗慶幸,然後將目光移向蘋果核飛來的方位,就看到在楓樹上,站著一隻全身火紅的小猴子!

若非古木看去的同時還使用著意念,恐怕還很難看到這和楓葉相似的小東西!

「小紅!」尹蘇枯從古木懷裡掙脫出,向著那隻猴子呼喚道。

「你認識它?」古木微微詫異。

「是啊,它是楓火林的赤炎猴,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尹蘇枯說道。然後伸伸手向著小猴子道:「小紅,他就是我常說的大哥哥,你不許用蘋果丟他!」

赤炎猴子咧著嘴巴『唧唧喳喳』叫了起來,古木雖然聽不懂它說什麼,但隱隱猜測出個大概,這小東西恐怕很不滿尹蘇枯叫自己『小紅』。

小紅,這個名字完全沒有一點技術含量,也難怪這小東西情緒這麼激動!

「他好像對我不友善?」想起剛才小猴子拿蘋果核丟自己,古木更是無奈的聳肩道。

第三種絕色 「是啊,它見到陌生人和我接近都會這樣的,而且有時候還會呼喚同類一起!」

「這種猴子還不止一個?」古木微微一怔道。而就在此時,意念感知下,他便發現樹林中有很多物體在快速移動!

凝神探去,古木神色驚變,因為那移動的物體正是尹蘇枯所說的『赤炎猴』,不,可以說是一群赤炎猴!

而且……

它們呲牙咧嘴『唧唧喳喳』亂叫,手中更是拿著蘋果和石塊,奔跑的方向正是自己的這邊,從這些猴子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它們好像很不友善!

「尹蘇枯……你說,它們有時候……集體出動?」古木臉皮一陣抽搐,道。

「是啊,他們有時候會一起出動,攻擊和我親近的人。」尹蘇枯不知所以的道。

「……」

古木咧咧嘴,道:「你先在這裡等我!」說罷,如一陣風就離開了,哦,不,準確的說是逃命!

而在他剛剛離開,後面的赤炎猴群便從楓樹內穿梭出來,一個個獠著小細牙,隨後『唰』『唰』的從尹蘇枯身邊飛速掠過,向著逃竄的古木追過去。

同時還不忘將手中的石子和水果拋向古木。

「嗖!」

「嗖!」

「我就知道會這樣!」古木驚鴻游龍施展到極致,躲避著襲來的『暗器』,臉上的肌肉已經撮在了一起。

這些猴子襲擊自己,顯然是因為尹蘇枯!

「該死的天生克木——」古木鬱悶的邊溜邊發牢騷,可話沒說完,腳下就被飛過來的香蕉皮給絆倒了。

結果——

「砰!」

「撲!」「嘶!」 「趁著現在還來得及,早點撥亂反正,還有機會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她的話,真是字字句句都帶著刺,讓人聽了,心情糟糕透頂!

慕靖南此刻,心情糟糕,一股無名火在胸腔內翻湧著,沸騰著。

火光四濺,整個人都跟著煩躁不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