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知道,你有重度焦慮症。來,先把這杯蜂蜜水喝了,我會幫你治療的。」鹿一凡道。

溫柔的聲音,讓白嵐哆嗦著喝了兩口蜂蜜水。

「大姐,你先閉上眼睛,深呼吸。」

不知為何,白嵐覺得鹿一凡這個人特別可靠。

重生之超級仙帝 按照他說的,白嵐閉上了眼睛。

鹿一凡把手放在她的手心處,運轉丹田中的靈氣。

溫暖柔和的靈氣,從白嵐的手心傳入了她的體內。

登時,讓白嵐舒服的像是大冬天泡溫泉一般。

恐懼、驚慌、焦慮這些負面情緒,隨著靈氣的不斷輸入,一點一滴的被去除了。

睜開眼時,白嵐驚奇的發現,自己的心情居然變得出奇的好!

普通人可能體會不到這種感覺,但是重度焦慮症患者想要心情好,那可是比登天還難!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白嵐又驚又喜的問道。

鹿一凡神秘一笑道:「我媽是醫生,這是我家祖傳的按摩手法。回頭我再給你開一副『葯』方,你只要每天按我的方子吃『葯』。保證不出一個月就能痊癒。」

白嵐聞言滿臉寫的都是不相信。

焦慮症這種病,十分難治癒,幾乎只能靠『葯』物控制。

普通焦慮症患者每天只要吃上四分之一片********片和三分之一粒怡諾思就能控制的差不多了。

嚴重點的,就得加大『葯』量。

而白嵐每天已經要吃兩片********片和三粒怡諾思才能勉強拜託焦慮症帶來的困擾。

她『花』重金請的『私』人醫生告訴她,她的病情十分嚴重,靠吃『葯』是不可能治好的。

但是現在鹿一凡卻說,只要按他開的方子吃『葯』,一個月就能痊癒。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但是剛剛已經體會到了鹿一凡神奇的治療方法,白嵐又忍不住在心中升起了一股希望。

萬一他說的是真的呢?

「那就拜託你了。對了,我叫白嵐,你可以叫我嵐姐。我留個電話給你吧,電話號碼也是我的微信號。」白嵐微笑著道。

要是有人知道江東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大小姐居然主動給男人留電話,恐怕會被震驚的嘴巴都得掉地上!

白家在江東的勢力,不誇張的說可以隻手遮天!

多少達官顯貴都想和白家搭上關係!

不過鹿一凡的表情卻極其淡定,彷彿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樣。

就在這時,音樂聲停了下來。

台上的主唱吳家豪一臉怒容的沖著鹿一凡走了過來。 「剛剛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吳家豪語氣十分不善道。。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此時,香水樂隊的隊員也都圍了上來,一副幫主唱撐場面的樣子。

這架勢,要是換做普通服務生,早認慫道歉了。

鹿一凡皺了皺眉頭,心裡琢磨著都是同事,沒必要惹事,便輕笑道:「沒什麼意思。」

「放屁!我明明聽見你說我唱的歌不行!我說你一個破服務員裝什麼『逼』呢?

你懂:哆唻咪發嗖拉嘻嗎?

就敢對我的歌指指點點的。」

香水樂隊的隊員也紛紛開口指責鹿一凡。

總裁的絕色歡寵 「我們主唱可是二星歌手,你一個小服務員別為了泡個妞滿嘴跑火車,懂嗎?」

「快向我們主唱道歉!」

「這老闆娘也真是的,不知道從哪兒請來個不懂規矩的小孩。」

白嵐秀眉緊蹙,心裡有點兒生氣。

這鹿一凡可是她閨『女』的救命恩人,今天又幫她治療了焦慮症,你們這一群三流歌手都算不上的垃圾樂隊,居然敢對他吆五喝六的!

這是打誰的臉呢?

朱『艷』見狀也趕忙上前勸說道:「家豪,你別跟小凡一般見識,他還是個學生。」

「學生怎麼了?學生就能滿嘴胡言,侮辱我的音樂了嗎?今天你必須給我道歉,否則這事沒完!」吳家豪昂著頭,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憤怒道。

聽他那口氣,就好像鹿一凡犯了什麼彌天大罪似的。

鹿一凡心裡也憋了一股氣。

不就是評論了兩句你的歌嗎,至於這麼群情『激』奮嗎?

就一破二星歌手,也好意思說自己是搞音樂的?

連古歌見了老子,都得畢恭畢敬的叫一聲老師,你丫算個什麼東西!

「第一,今天酒吧的主題是『失戀專場』,你唱那麼甜蜜的愛情歌曲,難道不是嚴重跑題嗎?

第二,你創作的歌沒有一點吸引力,你自己看看現場的客人有誰在認真聽你唱歌嗎?

第三,我就是覺得,你的人和你的歌都是一坨~屎,怎麼地!」

跟老子囂張,跟老子狂妄?

以為老子是個高中生,就好欺負了是吧?

「艹尼瑪的小~雜~種,敢跟豪哥這麼說話!我打死……」

憤怒的隊員舉起拳頭就要朝鹿一凡揮過來,卻被吳家豪一把攔住了。

冷笑了下,吳家豪道:「說的頭頭是道的,貌似你很會唱歌的樣子啊?

行啊,你不是說我的歌不符合主題,是一坨~屎嗎?

那你來一個讓大家聽聽唄!」

聞言,隊友一個個也都冷靜了下來。

這小高中生能會唱什麼歌?

嘴炮放的再厲害,你丫不會唱歌,就沒有任何資格去指責人家樂手!

他們就等著鹿一凡承認自己不會唱歌,然後狠狠的羞辱他一頓呢!

朱『艷』見事情鬧到這種地步,也很頭疼的說道:「家豪,小凡就是一學生。你都這麼大的人了,就讓著他點吧。

再說了,他就是一服務生,哪裡會唱歌啊!來,我替一凡敬你一杯,你消消氣!」

朱『艷』正要一飲而盡,鹿一凡卻是想都沒想,一把將酒杯奪了過來。

他起身的第一句話就是對朱『艷』說的:「我可不是那種躲在『女』人背後的孬種。坐好了,幫我照顧好嵐姐,等我回來。」

朱『艷』愣愣的望著鹿一凡,問到:「你要幹什麼?」

深呼一口氣,鹿一凡沒有回答朱『艷』的問題,而是在白嵐、朱『艷』、徐婷、張一興等所有人瞠目結舌的眼神中,徑直的登上了舞台。

所有的客人都略帶奇怪的眼神望向了舞台。

因為剛剛那位主唱沒有再演唱,出現在舞台上的,卻是這個酒吧的服務生。

鹿一凡坐在高腳椅上,手中持著一把吉他,調整好了話筒后,周圍的燈光落了下來,照落在了他的身上,附近的一切都深陷進了黑暗的深淵,只有彩『色』的霓虹燈時而閃爍。

調試好了吉他的音調,鹿一凡的嘴『唇』靠近話筒,柔聲說道:「今天我們酒吧舉辦的是失戀專場,想必在坐的各位很多都是剛剛失戀的人吧?

失戀了,就需要釋放一下情緒,接下來就由我來演唱一首比較悲傷一點的歌吧。這首歌是我的原創歌曲」

一聽說是鹿一凡的原創歌曲,朱『艷』、白嵐等一眾美『女』,全都眼前一亮,集中了注意力。

「愛你的人就像洋蔥,因為你想探知,於是就剝,邊剝邊哭,後來發現沒有心。

可其實,你一直剝的,就是他的心。

他一開始就把心給你了,你卻不相信,也不滿足。」

「我要唱的歌叫《你還要我怎樣》。」

從零開始 坐在高腳椅上,鹿一凡微微閉上雙眸,輕輕的唱著,將薛之謙獨有的那種薛式情感獨有的意蘊唱了出來。

「你停在了這條我們熟悉的街,

把你準備好的台詞全念一遍,

我還在逞強,說著謊。

也沒能力遮擋,你去的方向。

至少分開的時候我落落大方。」

那憂傷婉轉的曲調將悲傷的情緒漸漸的鋪開,還在喝酒的人放下了酒杯,玩手機的人放下了手機,調酒師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失戀的人抬起了頭。

伴隨著悠揚清淡的吉他伴奏,傷感的情緒浸入忍心,莫名的,所有人都覺得鼻頭一酸。

聽眾彷彿看到了自己的過去,那些不眠的夜晚,那些為了愛情輾轉反側,始終不能進入夢鄉,只能讓記憶和夜『色』陪伴著自己夜晚。

「我後來都會選擇繞過那條街,

又多希望在另一條街能遇見,

思念在逞強,不肯忘,怪我沒能力跟隨

你去的方向,若越愛越被動,越要落落大方。」

低聲的婉轉在一個「方」字之後開始改變了,將自己的情緒醞釀到最為深情的地步,鹿一凡唱出了這首歌的高~『潮』部分。

「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你突然來的簡訊就夠我悲傷

我沒能力遺忘,

你不用提醒我,

哪怕結局就這樣,

我還能怎樣能怎樣,

最後還不是落得情人的立場。

你從來不會想,我何必這樣。」

在最後一句歌詞出口時,坐在座位上的張士博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淚如泉湧了。 張士博想起了自己為前『女』友做過的那些事情。

大半夜,他的前『女』友想要吃麻辣鴨脖,他二話不說,跑到了十里地外的超市給她買了。

她想要最新款的iPhone7plus,張士博咬著牙打了三份工,愣是在一個月攢夠了買iphone7plus的錢。

她學習不好,作業做不完,張士博幫她做。

她逛街累了,要張士博在大街上背她回家,張士博硬是咬著牙背了她二里地。

所有她能要求的一切,自己都做了!

你還要我怎樣?

到頭來,你還不是跟一個富二代跑了!

而在其餘的座位上,隱隱也聽見有的『女』人在低聲哭泣,男人們眼圈莫名的泛紅,顯然,歌聲引發了她們深藏在心底的愁緒。

就連一向不聽流行音樂的白嵐,鼻頭也覺得有些發酸。

手指輕輕掃著弦,鹿一凡調整了下自己的氣息,一口氣唱完了剩餘的歌詞。

「我慢慢的回到自己的生活圈。

也開始可以接觸新的人選。

愛你到最後,不痛不癢。

留言在計較,誰愛過一場。

我剩下一張,沒後悔的模樣。

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你千萬不要在我婚禮的現場。

我聽完你愛的歌,就上了車,愛過你很值得。

我不要你怎樣,沒怎樣。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

因為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後來我的生活還算理想,

沒為你落到孤單的下場,

有一天晚上,夢一場,

你白髮蒼蒼,說帶我流『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