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臣服。」

萬力鼎知道無力反抗,做出了跟張九同樣的選擇。

方昊天一指點出,跟萬力鼎簽了靈魂契約。

成功收了萬力鼎后,方昊天不需要等萬力鼎的傷勢恢復就讓張九帶他去下一樓。

萬力鼎是十位樓主當中最強大的一個都被方昊天打敗,其餘的八個樓主更不是方昊天的對手了。

但也有兩個樓主寧死不服,方昊天殺了他們,滅了那兩樓的人。

十鼓樓,實際上變成了八鼓樓,但對外自然還是十鼓樓。

方昊天現在便是十鼓樓的總樓主,但這隻限於十鼓樓內部,嚴禁對外宣稱。

也就是說,方昊天成了十鼓樓的背後神秘掌控者。

十鼓樓搞定后,方昊天帶著赤閻離開。

他沒有將張九帶在身邊,是因為張九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個女子是誰?」

方昊天從張九那裡知道了一個對他含有敵意的神秘女子。

這個女子是誰,張九也不知道,知道她的背後有厲害的人物,或是說是一股很強大的黑暗力量。

這個問題他想過很多次了,都無法想到那女子是誰,那股很強大的黑暗力量又是什麼勢力。

方昊天讓沒有將張九帶在身邊,就是想讓張九繼續接近那女子,希望張九能查出點什麼來。

至於方昊天和十鼓樓之間如何聯繫,這個十鼓樓自有十鼓樓的秘法,方昊天如需要動用十鼓樓,不管他人在哪裡都能夠隨時調用。

而掌控了十鼓樓后,方昊天才暗驚十鼓樓的強大。

十鼓樓的強大不是在於他存在於何等驚天地動的強者,而是數量。

可以說十鼓樓遍布整個仙界。

也是,十鼓樓足足有十個主宰這麼多,這在仙界能夠與之媲美的勢力真的不多,那些號稱仙界排名前十的勢力中,個別勢力可能都沒有這麼多主宰。

像百光主宰,一個主宰就能撐起了一個強大的化氣門。

如果十鼓樓十位樓主不是勾心鬥角,讓得十樓實力分散的話,實力絕對更可怕。

現在去了兩樓,餘下八樓被方昊天掌控,而且已經是一種最高強度的整合,八樓再無勾心鬥角,皆對方昊天忠心耿耿,其之強大已經遠遠超越了之前十樓並存時期。

當然,在主宰方面,其實並沒有少。

加上方昊天和赤閻,十鼓樓等於還是十個主宰,其中也因為方昊天和赤閻的原因,十個主宰的實力又比以前更強大。

所以撐控了一股這麼強大的力量,方昊天也是很興奮的。

至於那個神秘的女子和黑暗勢力,方昊天想不出,而在張九未有所獲之前也只能暫壓於心底了。

一年後,方昊天到達帝廷。

帝廷,則帝城。

方昊天見識過樂河府府城,更是見識過魔月城的雄偉,所以他有想象過帝城更比這些他見過的城更加雄偉。

然而當他看到帝城時才知道自已的想象還是小家子氣了。

魔月城,簡直不如帝城的萬分之一。

哪怕有萬分之一,那帝城也真夠大。

也就是說,帝城至少有一萬座魔月城那麼大。

一萬座啊!

「主人,看到城中中心點最高的那塊碑嗎?」赤閻說道:「那不是碑,那是一座宮殿,只是我們現在距離太遠看上去像碑而已。那座宮殿才是真正的帝廷,伐魔仙帝就住在裡面。」

方昊天神情有此許激動,終於到在帝廷了。

「如此壯闊的城池,如果雁冰她們能夠看到一定會很興奮,嗯,如果她們能夠看我參加帝廷戰會更開心吧……」

方昊天的內心中突然升騰起這樣的念頭。

他一直心掛留在洪武世界的妻兒,此時此刻,這種牽挂突然變得無比濃烈。

「回去帶她們過來。」

方昊天突然就做出了決定。

「赤閻。」方昊天當則說道:「現在距離帝廷戰還有好長一段時間,我突然想回去洪武世界一趟,我想帶我的妻兒過來,你留在帝城等我。」

赤閻當則應諾:「那小的先在城中找好地方等主母們到來。」

「嗯。」

方昊天點頭,然後身形一閃便遠離帝城。

帝城中卧虎藏龍,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存在,方昊天不想惹到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就沒有在帝城附近撕裂虛空。

他已經到達主宰境,又掌握了萬幻魔帝的許多手段,他已經擁有了撕裂虛空回去洪武世界的能力,把握至少有八成。

遠離帝城。

「要回去了。」

方昊天心情有所激動。

「撕!」

方昊天雙手做出撕裂東西之狀,然後他的面前就平空出現了一道虛幻的裂縫。

嗖!

方昊天閃身進入裂縫便瞬息不見。

……

元武郡,混亂谷鎮。

正午時分,驕陽似火。

湛藍的天空中飄著幾朵棉花般的雲朵。

方家的大院中,一眾少年正揮舞著拳頭,每一次打出都全力發出喝聲。

現在的方家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是混亂谷鎮的第一大家族,也有人說它是整個元武郡的第一大家族。

若論家族底蘊,方家還是不如原本的那些真正大家族的,但沒辦法啊,方家出了一個方昊天,現在整個元武郡的十大家族,以及郡王府和元武門都跟方家關係密切。

特別是唐家、容家、虛家,這三大家族跟方家更是形同親兄弟一般。而混成谷鎮的第二大家族拓撥家和梅家更是方家的死忠家族,三大家族一起,牢牢的將混亂谷鎮掌控在手中。

但混亂谷鎮的方家現在有多強大都好,都當自已是方家的一個分支,雖然實力已經遠遠超越青元城的那個方家,但他們仍然視青元城的那個方家是總族。

在混亂谷鎮,現任家主叫方驚羽,是在三十年前才接任了家主之位。

他現在是元陽境巔峰,被稱之為最有希望成就天人的存在,也被譽為方家繼方昊天之後的又一個絕世天才。

以他的實力,自七十年前任笑蒼突破天人帶著拓撥流雲離開后,方驚羽就成了混亂谷鎮的第一強者,也是整個元武郡的十大強者之一。

然而以方驚羽這樣的人物,今天卻是一臉沉重的坐在大廳,拿著手中的請柬如同托著萬斤巨石。

「家主。」

一個中年模樣的人走進來,道:「恆興商會又派人傳話了,如果家主再不赴會,他們將會全面停止與我們的生意往來,然後還發出話會對我們方家施以一定的武力壓力。家主,此事要不要跟王爺和唐家他們說說?恆會商會雖然強大,但總不可能敵得過整個元武郡。」

方驚羽卻是搖頭揮手,道:「你先出去,將門關上,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中年人退出大廳,將門關上。

方驚羽輕輕嘆息。

方家現在只有他知道,在這個月中,郡王府、十大家族,元武門等所有跟方家交好而且實力強大的勢力遭到了一名強者的挑戰,結果都無一人是人家的對手。

而那位強者,正是恆興商會派去的人。

現在元武郡的一眾頂尖人物都感覺到了不妙,感覺到一隻巨手正籠罩了整個元武郡。

這隻巨手正是恆興商會,這個最近幾年突然崛起然後強大的商會並不僅僅是商會這麼簡單。

方驚羽沒有去遲遲不去赴恆興商會的約,實際上是在等郡王爺的消息。

這麼說吧,不僅僅是方驚羽,唐家,虛家等家族以及元武門等頂尖勢力的掌權者現在都在等郡王爺的消息。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恆會商會的強大,也看出了恆興商會野心勃勃想一統元武郡的狼子野心,所以早就暗中有過了溝通。

最後郡王爺決定向皇朝求助,希望皇朝那邊能夠派人進入元武郡。

現在就在等皇朝那邊的消息。

然而恆興商會的逼迫越來越近,給方家的時間不多了。

「要是方叔祖在的話多好啊。」方驚羽忍不住嘆息,「雖然人人都說我是繼方叔祖之後的第一天才,可是我跟方叔祖相差甚遠,想當年方叔祖十幾歲就已經是整個元武郡的風雲人物……」

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不可妄自菲薄。」

人影驟現,就站在了方驚羽的身邊。

「誰?」

方驚羽臉色繼變。

以他的修為居然被人潛入方家,出現在了大廳他都無法事先察覺,當真讓他吃驚不小。

「我應該就是你所說的方叔祖了。」

出現的人正是從仙界回來的方昊天。 「方叔祖?」

方驚羽聽到這話整個人就跳了起來,感覺比方昊天突然出現還要震驚。

方昊天微笑的看著方驚羽。

現在方昊天的年紀也確實大了,但他的樣子還保持在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看上去比可年面相的方驚羽還要年輕許多。

方驚羽自然不會輕易就相信方昊天的話,所以他跳起來時渾身氣息涌動,隨時出手。

可是當他看到方昊天的臉時,整個人就呆住,這張臉,確實跟方家一直保存的畫像一模一樣。

而且方驚羽發現眼前跟傳說中的方叔祖年輕樣子一樣的年輕人氣息如古井無波,卻又給人一種深邃亘古,深不可測之感。

「你,你真的是方叔祖?」方驚羽聲音開始發顫。

「嗡!」

方驚羽感到腦海一震,大量的武學精義烙印在了他的腦海中,其中有方家一些他至今都無法參悟的武學精華,也有一些全新但精妙無比,高明到他難以想象的武學。

等方驚羽緩過神來時,方昊天已經坐下,道:「明天就去赴會吧,我既然遇上了,就你們解決掉麻煩。」

「方叔祖!」

方驚羽跪了下去,他確信眼前這個年輕人真的就是傳說中的方叔祖了。

跟方叔祖畫像一模一樣,又以無上神通肯傳授這麼多厲害武學給他的人,除了方叔祖這外還能有誰?

方驚羽本也是到了元陽境巔峰的人物,他很清楚方昊天所傳的東西有多重要,他相信自已不出三年的時間就能成就天人。

方昊天說道:「起來吧,別這麼多禮。剛才我進來的時候聽到了你們提到恆興商會的事,似乎是一個大麻煩,你起來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

他的話音剛落,方驚羽就發現自已不受控制的坐回到了原位,正好坐在了方昊天的對面。

如此手段,簡直神仙。

方驚羽知道這個傳說的叔祖比想象中更強大,有他回來,恆興之禍不足為患了。

方驚羽將恆興商會的事說出來。

「狼子野心。」

方昊天只說了四個字就起身朝門口走去。

方驚羽怔了怔,跟著精神大振,起身跟上。

當方驚羽和方昊天一起出現在方家大院時,院中正在練武的方家子弟都好奇的看著方昊天,都在想這個人是誰。

教拳的是方家一個中年人,他的年紀自然也不是方昊天那個時代的人,但他卻是有幸見過方昊天的畫像。

他直勾勾的盯著方昊天看,身體因為越來越激動而顫抖的厲害。

「叔祖!」

那中年人突然跪伏,大聲而吼。

這一聲吼,他簡直竭盡了全力,似乎不這樣不足以表達他內心的興奮。

「叔祖?」

那些少年卻是愕然。

不過,中年人這一聲吼卻是驚動了方家所有的人。

當方家的人出來后看到跟方驚羽在一起的方昊天,不認識方昊天的人都很驚訝,這個青年男子是叔祖?哪一個叔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