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讓你說什麼,你就說什麼,別耍花招,不然有你好看的!」雪薇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呂醫生咬牙說:「我只幫你這最後一件事,如果你再敢拿照片威脅我,大不了魚死網破!」

他是真的不想再跟這個無恥的小人合作了。

現在,每天看到喬崢,他心頭都有濃濃的負疚感。

雪薇道,「好,成交。你幫我把流產的事情圓過去,我就放過你。」

……

呂醫生走出病房。

喬崢立刻站起來,走到他跟前,問:「呂醫生,雪薇的情況怎麼樣了?」「她……她……她……」呂醫生昧著良心,吞吞吐吐的說,「受傷太過嚴重,驚擾了胎氣,估計肚子里的孩子沒辦法保住了,我等會給她開點葯,先把孩子弄掉,再好好地調理身體。她還年輕呢,以後還會有孩

子的……」

喬崢聽到這話,身體一個踉蹌,跌坐在了長椅上。

若是,這個孩子是做手術流產,或者是出其他意外沒得,他也不會那麼難受。

可偏偏是因為慕家出手,使得雪薇流產的。

喬崢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該說什麼。

呂醫生看到喬崢難過的模樣,幾次三番的張口,想告訴他實情,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這是自己最後一次幫雪薇了。

以後,他都跟那個女人,沒有任何瓜葛。

倘若自己將實情告訴了喬崢,以她的狠戾手段,肯定不止散播照片,來的那麼簡單了。

呂醫生是真的害怕雪薇。

她就是個貪得無厭的惡魔。

小小年紀,便擁有那麼歹毒的心腸,將來長大了,那還了得嗎?

「喬崢,你看開點吧。孩子的事情,原本就看緣分。既然孩子沒了,說不定是老天的意思。」呂醫生安慰道。

「嗯,我知道了。呂醫生,麻煩你去開藥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好。」

呂醫生走開了。

喬崢緩緩地低頭,捂住了自己的臉。

他該怎麼辦?

誰能告訴他,究竟怎樣,才能讓事情變得可以挽回?

……

呂醫生假裝給雪薇服用了藥物,做了流產。之後,又幫她簡單的包紮了下傷口。雪薇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呂醫生從兜里掏出另外兩顆淡黃色的藥丸,說:「你把這個吃下。」

「什麼東西?」

「讓你血氣變得虛弱的葯,你看看你現在的臉色,除了青腫點,哪裡像是剛流產過的人?」呂醫生面無表情,心裡卻恨到了極點。

自己一生清白,問心無愧,可都毀在了她的手裡。

不報復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惡氣?

事實上,雪薇根本不用吃藥,因為她現在腫的像頭豬一樣,根本看不出來,是否虛弱。

可他就是要給她吃虧氣血的葯,來解心頭的怨氣。

雪薇不知道,呂醫生心頭的想法,笑了笑說:「還是你想得周到。」話說完,她接過藥丸,吞咽了下去。 剛服用完葯,沒多會兒,肚子就一陣陣刀攪似的疼,雪薇原本青白的臉色,瞬間化為了灰白色。

「好痛。」她忍不住低聲痛呼。

「做完流產手術,腹部本身就會劇烈的疼痛。你現在這樣表現,才是正確的。」呂醫生把東西收拾好說,「我先走了。」

話說完,他提起醫藥箱,走出了病房。

雪薇疼的伸出手,想要把他攔下來,可實在是太疼了,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呂醫生走。

……

喬崢在外面待了很久,踏入病房裡,看到臉色頹敗,渾身都被冷汗打濕的雪薇,心頭無法抑制的湧上了濃濃的內疚。

拉張椅子,坐在了雪薇的對面,他拿起旁邊的毛巾,給雪薇擦拭乾凈臉上的汗水,輕輕地說了聲:「對不起。」

雪薇感受到有人在碰觸自己,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看到喬崢在自己身邊,掙扎著坐起來,緊緊地擁抱住了喬崢,說:「阿崢,我們的孩子……沒了……」

喬崢不喜歡別人碰自己,尤其是雪薇。因為他會不受控制的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可眼下,雪薇的情形實在悲慘的讓人難以推開她,喬崢只得按捺著心頭的排斥,安撫雪薇道,「別難過了,這個孩子跟你有緣無分……反正早晚都是要走的……早點走了也好……免得生出感情不捨得……」

雪薇聽到這話,暗暗地咬緊了自己的牙關。

什麼叫早晚都是要走的?

難道在他的心裡,跟這個『孩子』沒有一丁點的感情嗎?

這好歹是他的骨肉呀!

男人無情起來,果然,令人心寒。雪薇心裡這麼想著,臉上卻不停地流下眼淚,「喬崢,是慕家的人,害死了我們的孩子呀。難道你就打算這麼算了嗎?我不甘心!我要去警察局報警抓他們,要把此事鬧大,讓所有人都看清楚,慕家的人是

多麼厚顏無恥!為非作歹!」

「不行!」

喬崢沉喝。

雪薇一怔,「你說什麼?你不讓我去是嗎?你是不是怕我把事情鬧大了,你在意的清歡,會受到牽連?」

「我……我……」

喬崢的確是這麼想的,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清歡。而雪薇把此事鬧大,清歡肯定是第一個受到傷害的!因此,他不贊成雪薇將事態繼續擴大。

「喬崢,你還是不是人?慕家的人因為安清歡,害死了你的孩子,還差點害死我跟我媽!加上我弟弟,那可是整整四條人命!難道我們家,四個人的命,也抵不過安清歡半點嗎?」雪薇猛地推開了喬崢。

太用力,牽扯痛了肚子,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襲來。

雪薇不知道是真的痛了,還是心頭悲痛,捂著臉,大聲哭喊了起來,「我愛你如斯,可你對我呢?不理不睬也就算了。如今我受到天大的委屈,你竟然還幫著清歡。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對不起,雪薇,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這件事跟清歡沒關係。是慕先生和慕太太擅作主張,對你們家進行的報復。不如,咱們好好地商量一下,看看怎麼解決眼下的事情。」

喬崢努力地安撫雪薇。雪薇卻捂著耳朵,不肯聽:「說什麼她不知情!你就是心裡偏向她,所以認為她不會做邪惡的事情。喬崢,我告訴你,安清歡沒你想的那麼純潔!她是故意讓他爸媽來對付我的!從知道,我跟你發生關係的

那一刻起,她就變了。像個惡魔一樣,想要我死,想要我難堪!我絕對不會任由她欺負!我一定要把真相宣揚出來!她安清歡害死了我的孩子,還企圖謀害我們全家!」

雪薇歇斯底里的喊完,痛的倒在床上,捂著自己的肚子打滾。

痛!

痛!

痛的要死了!

那呂醫生到底給她吃了什麼葯,難道是毒藥嗎?要將她毒死!

喬崢聽到雪薇的控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話。

無意間瞥到雪白的床單,看到上面滲透了嫣紅的血,他的瞳孔驟然緊縮,上前一步按住了雪薇,拉開被子看了一眼。只見雪薇身上的病服已經被血浸染了……

喬崢何曾見過這等場面,六神無主的抱起雪薇,朝呂醫生的辦公室跑。

……

呂醫生正在給病人看病,看到喬崢和雪薇闖進來,心裡下意識的想,這女人又搞出了什麼名堂?

「呂醫生,雪薇出血了,你趕緊幫她看看!」

呂醫生嚇了一跳。

「你把她放檢查台上。」

喬崢按照醫生的吩咐做。

呂醫生要給雪薇做檢查,看到喬崢還傻愣愣的站在旁邊,道:「喬崢,你先出去。」

「哦,好!」

喬崢機械的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呂醫生把雪薇的褲子脫下來,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神色沉了下來。

之前雪薇讓他幫忙假稱懷孕,所以他一直以為,她是沒有身孕的。給她吃下那些虧血氣的葯,也只是想小小的懲戒她一番。

可萬萬沒想到,雪薇真的懷孕了!

她折騰了那麼久,又吃下了虧血氣的藥物,鐵打的孩子,也承受不住這番折磨。

現在雪薇的跡象,是流產了……

呂醫生的手止不住的顫抖,自己間接殺死了一個嬰兒。

該怎麼辦?

雪薇虛弱的睜開眼睛,說:「我好痛,給我吃點止痛藥。」

呂醫生聽到她的聲音,這才回過神來,竭力鎮定的說,「雪薇,你知道自己真的懷孕了嗎?為什麼,你事先不告訴我?」

雪薇疼的反應慢了好幾拍,聽到呂醫生的話,緩和了許久,才意識到,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我真的懷孕了?」

「是……不過,你現在流產了……」呂醫生沉痛的說。

雪薇愣住,什麼意思?

自己懷孕了,又折騰的流產了嗎?

她忽然想要大笑,不是開心,而是覺得自己要瘋了。

老天是在玩弄她嗎?

如果真的懷孕了,自己根本不用搞出那麼多的花招,直接用肚子的寶寶,便能輕而易舉的嫁入喬家。可自己竟然把這個最大的砝碼丟了,眼下淪落的這麼凄慘的境地。

過了好一會兒,雪薇伸出手,抓住呂醫生的衣領說,「是你把我的孩子害死的!你要對我負責!」

「你胡說什麼?這個孩子是你害死的!你把自己弄成那樣,孩子怎麼可能保得住?」呂醫生當然不肯承認,自己害死了這個孩子。

因為以雪薇的性格,肯定會加倍的剝削他。

而事實上,雪薇就是這麼想的!

孩子沒了的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何不趁機多撈點好處?

「就是你害死的!你給我吃藥之前,我的肚子根本不痛!說明,那時候孩子沒事!可你給我吃過葯之後,我就流產了!你身為醫生,卻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嗎?」雪薇神色猙獰。呂醫生急的額頭上全是冷汗。 他只會不斷地重複,「孩子不是我害死的,你別想賴上我。」

「就是你害死的!你賠我的孩子!」

雪薇還想用力拽呂醫生,但下身的疼痛襲來,她痛的沒有力氣了。

呂醫生趁機掙脫了她的桎梏,道:「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躺著吧,我得找其他的醫生,給你安排手術。」

「混蛋,你給我回來……」

雪薇低咒了句。

呂醫生卻沒有理會她,徑自走到診室門口,對護士低聲吩咐了幾句。

喬崢走到他跟前問,「呂醫生,情況怎麼樣了?雪薇為什麼會忽然流血。」

「她的傷口崩開了,需要重新做縫合手術。」

呂醫生不擅長撒謊,說了這句話,便不敢再跟喬崢多說,返回了診室。

而此刻,雪薇已經痛的暈厥過去了。

無聲無息的躺在病床上。

呂醫生看著昏迷不醒的雪薇,握緊了手術刀,心裡生出了一個荒唐的念頭。

現在把她殺了,那自己就不用再被她擺布了。

到時候,可以跟外人說,她失血過多死亡了……

但很快,這個念頭便被壓下去了。

他不能這麼做,也沒有勇氣去害死一個鮮活的人命,即便此人是個無恥小人。

呂醫生鬆了口氣。

門咔噠從外面推開,護士領著婦產科的醫生,匆匆的將雪薇放到移動單車上,朝著手術是的方向前進。

……

幾個小時后——

雪薇平安無恙的被推出了急救室,呂醫生吩咐喬崢,好好地照顧雪薇,別再讓她動怒,牽扯到傷口。

喬崢答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