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雖有極品功法傍身,但不能輕易施展,而且修鍊的功法還是太少。」

「還需要……遠攻的箭法,中距離的暗器,近身的兵器。」

「至於護體神功,加強防禦,短時間內恐怕難以奏效!」

「三天時間,馬馬虎虎夠了!」

「對了,今天得到了兩粒煉血丹,看看和系統出品到底有何不同?」

丁峰這次沒有意念進入系統空間,而是聲音響在腦海中,「系統,我手中的兩粒煉血丹和系統中的有什麼不同?」

「叮,宿主,需要掃描,才能確定!」

「你奶奶的,掃描!」

「叮,經過掃描,宿主手中的兩粒煉血丹堪堪達到合格水準!」

「合格水準?怎麼區分的?系統兌換的又是什麼等級?」

「叮,宿主,煉製的丹藥,根據藥效的融合率不同,可以分為融合率五成以下的廢品或者次品,達到五成為合格,六成為下品,七成中品,八成上品,九成極品,融合率達到九成五則為絕品,若是藥效完美的融合一起,則為完美丹藥。每一種丹藥,皆可如此劃分。系統出品,皆為完美之丹。」

「系統,若是同一種丹,服下兩粒合格級別的是不是和服用一粒完美的丹藥發揮的效果一樣?按道理,應該如此吧!」

「叮,宿主,這是完全錯誤的!丹藥的成分若是不能完全融合,就會產生丹毒,對身體機能有損害,長期服用,甚至會導致中毒或者身體崩潰!另外,一枚完美級別的丹藥是合格級別的幾倍功效,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聽到這裡,丁峰心中狂震。

「原來如此!」

他總算明白了,在開闢皮竅、肉竅等竅穴時,一枚丹藥就能達到竅穴的圓滿,而族中年輕的天才修鍊,卻需要數枚都不一定達到竅穴的極限。

「完美丹藥啊,系統才是逆天的寶庫。」丁峰感嘆,被鳳舞壓制的鬱悶心情一掃而光,重新振奮,看著手中兩枚丹藥,不禁笑了,「還是留給別人吧!」

仰望星空,丁峰嘴角一彎。

「未來是光明的,道路是坎坷的,嘿嘿,有了系統這個逆天存在,只要稍微低調些,天下之大,還不任我縱橫。」

丁峰不無得意想到,過了一會兒,他意念沉入了系統空間。

「昨天才開闢血海竅,還需要沉澱,需要鞏固,不能接連服用金汞血髓丹了。」丁峰目光一凝,看向了功法一項,「系統,醍醐灌頂追風劍法!」

三天後,一行上百人走出了丁家堡。

「切記,不可深入火雲山三百里之內,最好在百里範圍內活動!」丁雲天做最後的交代,「若是受傷,立即釋發出信號彈,家族有護衛去接應你們,千萬不要逞強。若是在山林中待夠兩個月,你們會迎來蛻變,真正的蛻變。是自由行動,還是組隊前行,你們自行安排,去吧!」

他在丁峰幾人身上格外留意了幾眼,隨後返回了族中。

此時,丁峰渾身收拾的乾淨利落,背背長劍,倍顯英武,卻默默的站在一角。

「峰弟弟,陪姐姐一起怎麼樣?」

丁芳菲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帶來淡淡的馨香,在耳邊傾吐香霧。

看到周圍撇過來憤怒的目光,丁峰乾笑一聲,目光奇異的在丁芳菲身上游弋,「我準備單獨行動,你真要和我一起?」

「你真的一個人?」丁芳菲咬了咬嘴唇,有些遲疑。

「加上你不就兩個人了?」丁峰怪笑道,「正好,我還缺一個洗衣做飯的丫頭。」

「去你的!」丁芳菲嗔了一眼,轉身而去,留下告誡的言語,「火雲山險惡,最好組隊,還有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記住了小弟弟!」

丁峰嘴角扯了扯,轉身而去。

這一次,他準備單獨行動,就連準備要和他一起的大牛,都被他拒絕了。

鳳舞離開了。

丁峰有氣無力的躺在地上。

「他奶奶的,真是老爺們的恥辱!」丁峰的臉腫的像豬頭一樣,罵了一句,就疼的呲牙咧嘴。還有臀部,已經變成了豬屁股。

「這個嬌滴滴的小娘,也太暴力了,誰娶了她誰都會倒霉。奶奶的,白挨了一頓,硬是沒有碰著她,要是摸一把她的屁股,捏一把小白兔,挨一頓也算值了,可現在……哎,大好男兒之軀啊!」

丁峰嘆息一聲,望著明月,眼睛一眯,露出了危險的光芒,「鳳舞啊鳳舞,今天小爺栽在了你手裡,待到他日……嘿嘿,你現在強又如何,你來歷神秘又如何?哪怕你是神王之女,將來也要給我乖乖的臣服腳下!」

舔了舔嘴唇,又一陣呲牙咧嘴。

閉上眼睛,意念進入系統空間。

「系統,搜索治療我身上傷勢的丹藥!」

丁峰吩咐道。

「叮,確定傷勢,需要掃描,宿主,是否執行?」

「執行!」

現在不是節省的時候,丁峰果斷道。

「叮,扣除一能量點,掃描完成,為皮肉之傷,血脈淤阻,肌肉腫脹!搜索完畢,進行配比,人級丹藥蠍虎活血化瘀丹最為合適!」

「兌換一枚蠍虎活血化瘀丹!」

吃下丹藥之後,丁峰就感覺渾身火辣辣的腫脹被一股清涼減緩,過了一刻鐘,腫脹開始快速的平復,半個時辰之後,腫脹疼痛已經完全消失。

「系統出品,必屬精品!」丁峰感嘆一聲,有些不甘,「受傷一次,竟然耗費了四個能量點,真貴啊!好在搜索之後的丹藥等物品,以後不用在搜索了,可以直接兌換,否則……!」

掃描和搜索各是一個能量點,兌換人級丹藥兩個能量點,剛好消耗了四個。

「現在還剩餘十八個魂點,十七個能量點,明天再去一趟屠宰場,不知需要宰殺的家畜多不多?」

屠宰場每次宰殺的家禽並不都是一樣多,甚至有的時候還不一定屠宰,要不然他也不會積攢這麼少的能量點。

坐在躺椅上,丁峰閉目沉思。

「鳳舞的事情先放一邊,那小娘太過神秘,也太過強大,惹不起就先躲著!三天之後進入火雲山進行磨練,恐怕真會有一番磨難啊……!」

細細思索,進行推算綢繆,「這次家族比試,我太過高調,廢了幾人,恐怕他們的長輩不會善罷甘休,特別是我那個好大伯丁大海,以我猜測,定會忍不住出手,將我滅殺萌芽狀態!畢竟,殺心已起,讓我嫉恨。」

「我實力雖低,可有符咒底牌,倒也無妨,只要防備暗中偷襲即可!」

丁峰細細思量,「對我而言,最關鍵的還是提升實力,這才是根本,是保命之道。」

「要想提升實力,一是磨練武技,二是提高修為!」

「我雖有極品功法傍身,但不能輕易施展,而且修鍊的功法還是太少。」

「還需要……遠攻的箭法,中距離的暗器,近身的兵器。」

「至於護體神功,加強防禦,短時間內恐怕難以奏效!」

「三天時間,馬馬虎虎夠了!」

「對了,今天得到了兩粒煉血丹,看看和系統出品到底有何不同?」

丁峰這次沒有意念進入系統空間,而是聲音響在腦海中,「系統,我手中的兩粒煉血丹和系統中的有什麼不同?」

「叮,宿主,需要掃描,才能確定!」

「你奶奶的,掃描!」

「叮,經過掃描,宿主手中的兩粒煉血丹堪堪達到合格水準!」

「合格水準?怎麼區分的?系統兌換的又是什麼等級?」

「叮,宿主,煉製的丹藥,根據藥效的融合率不同,可以分為融合率五成以下的廢品或者次品,達到五成為合格,六成為下品,七成中品,八成上品,九成極品,融合率達到九成五則為絕品,若是藥效完美的融合一起,則為完美丹藥。每一種丹藥,皆可如此劃分。系統出品,皆為完美之丹。」

「系統,若是同一種丹,服下兩粒合格級別的是不是和服用一粒完美的丹藥發揮的效果一樣?按道理,應該如此吧!」

「叮,宿主,這是完全錯誤的!丹藥的成分若是不能完全融合,就會產生丹毒,對身體機能有損害,長期服用,甚至會導致中毒或者身體崩潰!另外,一枚完美級別的丹藥是合格級別的幾倍功效,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聽到這裡,丁峰心中狂震。

「原來如此!」

他總算明白了,在開闢皮竅、肉竅等竅穴時,一枚丹藥就能達到竅穴的圓滿,而族中年輕的天才修鍊,卻需要數枚都不一定達到竅穴的極限。

「完美丹藥啊,系統才是逆天的寶庫。」丁峰感嘆,被鳳舞壓制的鬱悶心情一掃而光,重新振奮,看著手中兩枚丹藥,不禁笑了,「還是留給別人吧!」

仰望星空,丁峰嘴角一彎。

「未來是光明的,道路是坎坷的,嘿嘿,有了系統這個逆天存在,只要稍微低調些,天下之大,還不任我縱橫。」

丁峰不無得意想到,過了一會兒,他意念沉入了系統空間。

「昨天才開闢血海竅,還需要沉澱,需要鞏固,不能接連服用金汞血髓丹了。」丁峰目光一凝,看向了功法一項,「系統,醍醐灌頂追風劍法!」

三天後,一行上百人走出了丁家堡。

「切記,不可深入火雲山三百里之內,最好在百里範圍內活動!」丁雲天做最後的交代,「若是受傷,立即釋發出信號彈,家族有護衛去接應你們,千萬不要逞強。若是在山林中待夠兩個月,你們會迎來蛻變,真正的蛻變。是自由行動,還是組隊前行,你們自行安排,去吧!」

他在丁峰幾人身上格外留意了幾眼,隨後返回了族中。

此時,丁峰渾身收拾的乾淨利落,背背長劍,倍顯英武,卻默默的站在一角。

「峰弟弟,陪姐姐一起怎麼樣?」

丁芳菲悄無聲息的走了過來,帶來淡淡的馨香,在耳邊傾吐香霧。

看到周圍撇過來憤怒的目光,丁峰乾笑一聲,目光奇異的在丁芳菲身上游弋,「我準備單獨行動,你真要和我一起?」

「你真的一個人?」丁芳菲咬了咬嘴唇,有些遲疑。

「加上你不就兩個人了?」丁峰怪笑道,「正好,我還缺一個洗衣做飯的丫頭。」

「去你的!」丁芳菲嗔了一眼,轉身而去,留下告誡的言語,「火雲山險惡,最好組隊,還有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記住了小弟弟!」

丁峰嘴角扯了扯,轉身而去。

這一次,他準備單獨行動,就連準備要和他一起的大牛,都被他拒絕了。 ?火雲山脈,縱橫三千里,山頭林立,原林茂密。

丁家堡就位於火雲山脈外圍的一座峰頭的山腳下,也因守著火雲山脈的一處入口,丁家堡才逐漸崛起。

丁峰沉腰踏步,不一會功夫便進入了樹林,消失無蹤。

「這小子到底打的什麼主意?難道他不知道族中有很多人想對他不利嗎?」鳳舞看著消失的背影,淡漠的眸子閃過奇異之色,「莫非,是誘敵深入,一網打盡?呵,要真如此,還真是好膽色,要不要去看一場熱鬧?」

眾人組隊,紛紛挺進山林。

其中有一隊,赫然有丁鷹、丁虎等人,也不知用了什麼靈丹妙藥,短短三天時間,都已經盡數康復。

他們行走的方向也很有意思,正是丁峰進入山林的方向。

丁峰穿梭在樹木之間,看似悠閑隨意,可他身子一晃,便是數米之遠,若是前方有藤蔓阻擋,便縱身而起,在樹枝間猶如猿猴一般跳躍。

「海高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此話一點也不假啊,離開了壓抑的丁家,才猛地一陣輕鬆,就連心情都好了很多。」

丁峰停在一個樹枝上,舒展了一下雙臂,感覺渾身舒坦。

過了一會兒,他坐在粗大的枝杈上,陷入了沉思,「山林中,最可怕的是什麼?」

這個問題,他想了三天。

在這三天中,丁峰除了刻苦修鍊之外,就是閱讀相關書籍,充實信息。

大量的閱讀,讓他對這個世界有了稍微清晰的認識,心底也升起了敬畏。

這是一個可怕的世界。

特別山林之中,處處危險,稍不留神,就可能身死魂滅。

「最可怕的當然數強大的妖獸,可那些,一般都在深山大澤之中,除非特殊情況,否則不會跑出來。」丁峰思量,「至於野獸之類的,除非成群,否則那些豺狼虎豹,已沒多大威脅。」

這不是自大,而是實際情況。

武者奠基,就已經十分強大了,一旦步入人級,開闢竅穴,就有生撕虎豹之威。人體力量,在這方世界,被充分的開發了出來。

「其次就是毒蟲瘴氣之類的,這些東西,有時比妖獸還可怕!」

這是不爭的事實,特別小的毒蟲蛇蟻之類,稍微不留神在身上咬一口,哪怕人級強者,也會斃命。

「毒蟲之可怕,勝過妖獸,這一點一定要注意,除此之外,要想山林生存,就是食物和飲水了。」

食物和飲水,永遠是必須之物,別說人級武者,就是天級強者,也絕不會例外。

生命所需,不可缺少。

「這一點我倒不怕,不過,不到關鍵時刻,最好還是不用!山林磨練,這可是好機會,也鍛煉我的生存能力,磨練我的意志。」

在山林中,哪怕丁峰是個新手,也比別人多了生存幾率,畢竟他有系統,還有開闢的系統空間,裡面儲存了大量的東西。

「最後一點,就是來自家族某些人的威脅了,嘿嘿……!」

丁峰嘴角劃過一抹殘忍的笑容。

他目光一凝,背後的長劍劃過一道閃電,忽悠之間,便已入鞘,在他不遠處,赫然有一條青花蛇被斬殺。

唰……!

展開身形,猶如蒼鷹,急速前去。

三晃兩晃便已消失無蹤。

不一會兒,樹下出現了十餘人,為首者正是丁鷹。

「那小子在這裡停留過,你們看,這有一條被斬殺的青蛇。」丁小川指著草叢中的青花蛇屍體說道,「蛇血還溫熱,他離去不久,要不要急追?」

「不急、不急!」丁虎殘忍的笑道,「我們吊著就行,畢竟周圍有家族強者巡視,若是被發現了,那就不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