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既然我大哥都這麼說了,我再不賣給你就顯我小氣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謝謝!謝謝!這份情我魏運強記下了!」魏運強激動的道。

「等回到市裡我再交給你!我怕路途不安全!」金清石小聲的道。

「明白!明白!那我們馬上走!」魏運強連忙點頭道。 兩輛汽車快速的駛出了大門向著市區急馳而去,當兩輛汽車從小路駛到了大路上,停在路邊的兩輛金杯麵包車,立即起動悄悄的跟在金清石他們的後面。

老廣一邊開車一邊看著倒後鏡,十五分鐘后,老廣向著坐在副駕駛上的金清石笑著道:「打劫的來了!刺激的生活又要開始了!」

「來吧!要不然都不好意思去拿他們的東西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說他們會在什麼地方動手?」

「這個我怎麼知道?要不你打個電話給趙金龍,問他什麼時候動手?讓我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那不如我直接去滅了他!現在人多眼雜,我想很有可能會在晚上動手!」

「嗯!我們先找個安全的地方,把福祿壽交易了,如果晚了我怕魏運強有危險!」

「那我們就先回酒店!錢一到手,我們就開始準備晚上的大餐!」

「好!這兩個尾巴一定要留著!這可是我們不在現場的證明人!」金清石笑著道。

「我們是活雷鋒!做好事不留名!」老廣笑著道。

兩輛汽車開到了市裡,金清石撥通了魏運強的手機,電話一接通,魏運強焦急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金總!什麼情況?」

「後面有人跟蹤我們!應該是趙金龍的人,我們交易完你最好馬上離開這裡,免得夜長夢多!」金清石嚴肅的道。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你後悔不賣福祿壽了!我們就去玉石批發市場那裡交易,那裡車多人多容易脫身,然後我就直接離開這裡回雲南!」魏運強笑著道。

「魏總挺有經驗啊!那我們一到停車廠就開始交易!」金清石笑著道。

「我的支票已經開好了,你們可以直接去這裡的銀行進行驗證!」魏運強道。

「不用了!我們相信魏總的為人!等到了停車場,你們不要下車,直接把車門打開就行了!」金清石道。

「好的!」

兩輛麵包車緊緊跟在比亞迪的後面,坐在麵包車司機後面的一個理著短寸、膀大腰圓、戴著一條小手指粗金項鏈的年輕人,一邊檢查著手裡的仿六四式手槍,一邊冷冷道:「把前面那輛比亞迪給我盯緊了!車上可有近億的翡翠!」

「二哥!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坐在他身邊的一個二十多歲,染著金髮的年輕人小聲的問道。

「先看看情況!如果他們上高速,我們就在高速路口攔住他們,如果回酒店,那麼我們就晚上再動手!」那個叫二哥的想了想道。

「二哥!老大也把孫錢派了過來,這是不是怕我們搞不定啊?」黃毛好奇的問道。

「少他媽的廢話!動手的時候給我乾淨利落點!」二哥瞪著眼睛道。

魏運強的GMC商務車緩緩的開進了玉龍玉器批發市場,在停車場上已經停著近三百多輛汽車,GMC剛剛在一個空位上停了下來,比亞迪的車尾一擺,迅速倒退了進來。

GMC的車門剛剛拉開,從比亞迪車後門敞開的車窗上,立即飛出一個物體,精準的落在了魏運強的懷中,而坐在魏運強身邊的那個高師傅右手一抖,那張一億元的支票「刷」的一聲,飛進了比亞迪敞開的車窗里。

坐在車后的金清石右手抓著支票,立即向著老廣道:「走!」

老廣輕輕一點油門,比亞迪「嗖」的一聲沖了出去,沒過一會兩輛麵包車又出現在了比亞迪的身後。

坐在GMC車裡的魏運強,雙手抱著福祿壽向著高師傅激動的道:「高叔!我們回家!太爺爺看到了這塊福祿壽,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運強!這個金將軍不簡單啊!以後和他交往一定要小心點!」高師傅皺著眉頭道。

「哦?金將軍這個人有什麼問題嗎?」魏運強疑惑的道。

「我懷疑他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且很有可能跟老爺一樣,打開了天眼!要不然不可能把石頭切得那麼精準!」高師傅嚴肅的道。

「啊?開了天眼?這不可能吧?他也太年輕了!」魏運強吃驚的道。

「如果他沒有特殊的能力,怎麼可能這麼年輕就會當上將軍?而且開天眼跟年齡沒有什麼關係,老爺開天眼是因為他得到了一塊含有神秘能量的石頭,這個金將軍很有可能也有某種奇遇,讓他打開了天眼!」高師傅認真的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就不是在賭石了,而是在看石!這樣的人那會缺錢啊!」魏運強羨慕的道。

「要不然老爺怎麼會成為翡翠大王呢!如果他開了天眼,將來堵石的天下可就是他的了!我要把這信息告訴老爺才行!」高師傅認真的道。

「不知道太爺爺聽到這了這個消息會是什麼表情!我們回家!」魏運強笑著道。

魏運強在往機場趕,而老廣和金清石開看著車直接回到了酒店裡,兩個人站在酒店的窗戶前,看著樓下的那兩輛麵包車,老廣笑著道:「他們晚上應該會動手吧?我們是在這裡等著他們呢?還是抄他們老巢呢?」

「這還用問嗎?我們吃完飯就殺過去!他們可是我們留在這裡的證人!」金清石笑著道。

「呵!呵!不知道趙金龍看到空空的庫房會是什麼感覺!」老廣笑著道。

「不是吐血就是陽痿!」

「最好陽痿!這樣我才機會泡到小思思!」

「別發情了!趕緊收拾一下裝備!天一黑我們就溜出去!」

晚上八點鐘,金清石和老廣慢悠悠的吃完晚飯回到了房間里,老廣馬上進到了空間裡面,金清石從房間里的抽風口,一直爬到了九樓的樓頂,然後九樓飛身跳到隔壁的樓頂上,然後沿著樓梯走了下來。

在金清石和老廣所住的五樓樓道里,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正緊緊的盯著他們所住的房間。

一輛大馬力的寶馬摩托車在路上急速的賓士著,三十分鐘后,摩托車停在了山腳下放著毛料的院子附近。 在大院裡面,兩個黑衣人牽著兩條大狼狗、拿著警棍正四處巡視著,而在一間亮著燈的值班室里,四個身材魁梧的大漢正在那裡打著麻將。

這個時候突然院子里所有的燈光全滅了,那四個大漢先是一愣,其中一個人馬上大叫著道:「阿雷、阿彬!你們兩個馬上去看看怎麼事!阿飛你跟我去倉庫!」

「好的!」三個連忙大聲的回答道。

四個人從值班室里沖了出來,其中兩個人拿著手電筒向著倉庫的門口跑了過去。

這個時候一道黑影無聲的出現在了大院後面的牆頭上,緊接雙腳一用力,身體高高躍起,有如一隻雄鷹,向著離圍牆三十米遠的庫房頂上撲了過去。

黑影無聲的落在了房頂上,緊接著拿出一把黑色的短刀,在綠色的彩鋼瓦上輕輕轉了一圈,一個直徑五十厘米圓洞露了出來,黑影的雙腳剛剛進伸到洞口裡,突然庫房的大鐵門傳來了一陣響聲,兩扇大鐵門向兩邊打開,兩道手裡筒的光束照了進來。

黑影的雙腿立即收了回去,然後將割下來的鐵板蓋在了上面,兩道光束把庫房照了一遍后,發現毛料一塊不少放在那裡,其中一個人鬆了一口氣道:「這些毛料沒事就好!我們趕緊去檢查一下電路,沒有電晚上怎麼睡啊!」

「猛哥!我們這裡都守了半年了,雖然不愁吃不愁喝,可是沒女人啊!能不能請柳總把俱樂部里的女孩送幾個過來啊?」

「我看你不是想俱樂部里的姑娘,而是想柳總吧?」

「打死我也下敢想柳總啊!她可是大哥的女人!」

「這有什麼不敢想的!柳思思就是一個*!如果不是靠上了大哥,她就是會所里的一個小姐!給錢就能上!」那個叫猛哥的人冷笑著道。

「猛哥!你上過她沒有?」

「老子最少上過她幾十次!所以她就是當了副總,見了我也要客客氣氣的道!」

「猛哥真是有福氣!如果能上她一次,就是少活十年我也願意!」

「等大哥玩膩了!我向大哥把她要過來,讓兄弟們好好玩一玩!雖然看著她腿夾得挺緊的,可是下面已經很鬆了!玩起來也沒什麼意思!」猛哥笑著道。

「就是再松我也喜歡!」那個人高興的道。

兩個人一邊說一邊向著門外走去,爬在房頂上的黑影聽到大鐵門傳來了「哐當」一聲,他馬上拿開圓圓鐵板,飛身跳了下去。

黑影一落地,他的身邊馬上又多出一人來,這個人戴著夜視鏡,拿著一把裝了消音器的手槍,他向著那個黑衣人小聲的道:「石頭!我去把風!你趕緊把門口的那塊大毛料收了,然後再從最貴的開始收!」

「這還問嗎?我只挑貴的,不挑對的!」金清石笑著道。

金清石說完立即向著門口沖了過去。

十分鐘后,庫房裡大大小小的毛料全部被掃蕩一空,金清石飛身從洞口鑽了出去,身影閃了幾閃后消失在了黑夜裡。

金清石原路回到了酒店裡,老廣從空間里一出來,兩個人馬上開始換好衣服,開門走了出去。

兩個人離開酒店直接向著隔壁的一家夜總會裡走了過去。

躲在走廊樓道里監視著他們的那兩個年輕人,這個時候也跟著進了夜總會。

金清石和老廣坐在豪華的包廂里,四個身材高挑、相貌艷麗的美女正在殷勤的伺候著他們,四個人穿著黑色透明的絲沙衣服,裡面的黑色內衣若隱若現,老廣左手抱著一個女孩,右手拿著麥克風興奮的唱著HI歌!

坐在金清石身邊的兩個美女一個人倒著酒,而另外一個人將水果放在了金清石的嘴中,金清石心中暗暗感嘆道:「別看地方小!服務卻不少!就是價錢貴了點!陪唱、陪喝、陪跳舞就要500元!」

這個時候,二哥黑著臉帶著十多個手下衝進了夜總會。

老廣抱著一個美女正一起唱著知心愛人,突然房們「砰」的聲!被踹開了,十多個彪形大漢沖了進來。

四個美女嚇得立即大聲的尖叫起來,一起向著洗手間跑了過去,金清石和老廣馬上站起身來,老廣向著這群人冷冷的道:「朋友!你們進錯房間了吧?」

「少他媽的廢話!我們找得就是你們兩個人!識相的就把那塊翡翠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二哥冷冷的道。

「哦?你們是趙金龍的手下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們是誰你不用管!如果今天你不把翡翠交出來,就別想活著離開四會!」二哥冷冷的道。

「你就是打劫也要看一看是什麼人啊!像你這樣腦殘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竟然敢打劫警察,絕對是腦殘中的戰鬥機!」老廣笑著道。

「警察?你是那裡的警察?」二哥聽到老廣說他是警察,他吃驚的問道。

「我們是那裡的警察也不用你們管!現在對你只有一個字!滾!」老廣大聲的道。

「你就是市局的我們也不怕!給我把他們抓起來!」二哥咬著牙道。

十幾個立即向著老廣和金清石沖了過去,金清石一邊躲著一邊大聲的叫著道:「你們別沖著我來啊!我又沒罵你們!」

「少廢話!我請你喝酒、泡妞,你還想讓我一個人擺平這件事情啊?」老廣一邊揮舞著雙拳一邊瞪著眼睛道。

「你不是說過君子動口不動手嗎?動手的都是粗人!」金清石笑著道。

「那你可以動腳啊!這個我可沒說過吧?」老廣鬱悶的道。

「這..這..這個還真沒說過!」金清石說完立即抬起右腿,向著撲過來的一個大漢的胸口踹了過去。

「砰!」

「啊!啊!啊!」

「撲通!」

那個大漢的身體迅速向後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跟在他身後幾個人的身上,幾個也跟著飛了出去。

「哇!」那個大漢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金清石向著一閃,又一個旋風腿向著其他的大漢掃了過去。

「砰!砰!」又有兩個大漢被踢飛了出去。

老廣興奮的大叫一聲「好!」兩隻拳頭像雨點一樣,砸向著圍在身邊的人。

十多個人眨眼間被打倒在了地上,二哥把心一橫,迅速從口袋裡抽出那支仿六四手槍,他剛剛把槍口對準老廣,這個時候突然金光一閃!

「啊!」二哥抓槍的右手突然向外一甩,同時發出了一聲慘叫!

一把金色的飛刀穿過槍柄,將他的手掌和槍柄緊緊的連在了一起! 二哥咬著牙、怒瞪著眼睛,將受傷的右手又迅速瞄向了金清石!

「砰!」二哥的食指扣動了扳機!

就是二扣動的扳機的一剎那,金清石冷笑著一聲,身體向左一閃,緊接著又是金光一閃,第二把飛刀飛了出去。

「啊!啊!」連續的慘叫從二哥的嘴中大叫起來。

第二把飛刀直接切斷了他扣動扳機的食指,連同扳機一起被削了一來!

這個時候老廣的兩隻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二哥的臉上,「砰!砰!砰!」老廣一邊砸一邊大罵著道:「你這個撲街!敢向我兄弟開槍!我他媽的打死你!」

二哥的鼻樑已經坍了下去,上下四顆門牙也被打進了嘴裡,嘴唇高高腫起,滿臉是血,身體晃了晃倒到在了地上。

老廣不解氣向著躺在地上的那十幾個狠狠的踢了幾腳,向著金清石大吼著道:「你白痴啊?真的以為自已刀槍不入啊?子彈要是打在腦袋上怎麼辦?你想孩子還沒有出世就成孤兒嗎?」

「大哥!我..我..我只想讓他開一槍,這樣好有證據,一會警察來了,我們也好有理有據!」金清石小聲的道。

「你是什麼身份?將軍!可以先斬後奏的龍牙!如果警察敢動槍,你就直接開槍斃了他門!現在的社會不是有理走遍天下,而是有權走遍天下!如果因為你愚蠢而被打死了,我絕對不會為你流一滴眼淚!」老廣因為發怒而臉色發紅的喊道。

「唉!我在南亞市做了那件事情后,我的手和心都變軟了!他們的生死不是由我們來決定的,我們國家有法律、有法院!而我們只是一個監督者!」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那件事情也許是做得過了一些,不過這並不違背人道!我們不是為法律服務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這些人敢欺負當官的嗎?他們只會欺負老百姓!」老廣搖了搖頭道。

「我是不是該看一下心理醫生啊?」金清石猶豫了一下道。

「不用!等一會我們誰也不要亮出身份!這個結果一定會把你的心理問題治好的!」老廣小聲的道。

這個時候二十多個保安拿著一米長的水管和木棍沖了上來,領頭的一個光頭,穿著黑色背心、右臂紋著一隻猛虎、身高180、年齡在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看躺在地下呻吟的十幾個人和慘叫的二哥,他馬上撲到二哥的身前,焦急的大叫著道:「二哥!二哥!你這是怎麼了?」

「虎頭!你馬上通知龍哥!我們被人打傷了,這兩人千萬不要放他們走!他們是龍哥要的人!」二哥聲音顫抖著道。

「明白!來人!把二哥抬下去!把大門關了!」那個叫虎頭的人大聲叫道。

「你別喊了!如果你要替這個人出頭,就快點出手,如果不是,就趕緊給我滾蛋!我的知心愛人還沒有唱完呢!」老廣冷笑著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馬上走!」那個虎頭連忙彎腰回答著道。

地上的十幾個人和二哥被這些人迅速抬了下去,房門也被輕輕關上,金清石向著老廣舉起大拇指的道:「霸氣!還有點在利刃時候的影子!」

「哼!你以為他們真的怕了嗎?趕緊穿防彈衣吧!一會散彈槍、手槍、砍刀全都來了!在他們眼裡,死幾個人並不是什麼大事情!」老廣冷哼一聲道。

「不會吧?我想他們會報警!然後把我們帶回派出所,開始給我們上刑,*問出玉石的下落!」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少廢話!趕緊把防彈背心給我,然後再給一支槍!好歹我也是一個副處級的幹部,而且也有持槍證!」老廣急著道。

金清石苦笑著從空間里拿出一件放彈背心和一支手槍遞給了老廣。

「那些東西還放進去了嗎?」趙金龍小聲的道。

「放了!我看著他喝下去的!」柳思思點了點頭道。

「奇怪了?明天你就回省城!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查清楚,同時把藥量加大一點一點!」趙金龍皺著眉頭道。

「好的!省城裡的一個樓盤也要準備開始發售了,我最近可能要忙一點!」柳思思點了點頭道。

「省城裡的項目是你搞來的!等把房子全賣出去了,我分你五千萬!」趙金龍想了想道。

「什麼事?」趙金龍抓起手機大聲的吼道。

「大哥!我是張龍!我在玉龍夜總會裡堵住了那兩個人,不過我們十幾個人,全被他們給放倒了,我的手指頭也被他們給削掉了!現在該怎辦?」二哥的聲音傳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