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這時緋紅才想起一個月前得到的壞消息,蒼霓煙怕是擔心洛熙回來會知道這件事而失控。

蒼霓煙坐在書房中,即使晚上睡得不錯,也經不住早晨那猛烈的巨響。

關心則亂,蒼霓煙剛剛差點都忘了,在嬰葵控制著洛熙的身體進入禁地之前,她專門在洛熙的身上留了她的一絲異能,保證她可以隨時都感覺到洛熙的狀態。

洗漱的時候她才想起來查看洛熙的情況。

現在洛熙的情況可比進入禁地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而且還往更加強盛的方向發展。

照這種情況來看,洛熙多半是要回來了,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事實上,蒼霓煙分析的並沒有太大問題,洛熙確實正在往回走,不過還是有些出入的。

洛熙手中拿著一把冰藍色的細劍,劍鏤羽毛,華美而輕盈,鋒利而堅硬。

「哇,洛熙,你這個可厲害了!」嬰葵飄到上空,用一種誇張的驚嘆語氣說道。

洛熙已經習慣了嬰葵這聒噪的樣子,所以也沒什麼反應,只是把冰藍色的長劍包起來,轉身就走。

「喂,我說你好歹給我個反應啊!」嬰葵飄到洛熙身側,「你這才多大會功夫,這麼一個大深澗就這麼沒了!」

「……」

「你好歹認真看看啊!那可不是填平這麼簡單!」

「……」

聽著嬰葵在耳邊聒噪的叫喊著,洛熙淡淡掃了眼被填平的地面。

不,準確來說,並不是填平了,而是消失了。

地上別說是深澗了,這裡連一條縫都沒有。

看著無縫銜接的地面,洛熙眯了眯眼,要不是她跑得快,現在估計已經是這土地的一部分了。

洛熙在那面有鳳凰圖騰的冰壁里找到了一把冰藍色的劍,看起來就像是冰壁的一部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這裡面還有東西,要不是洛熙眼尖,怕是就要這樣錯過了。

洛熙摸了摸腰間的細劍,恐怕之所以會有這個深澗,可能就是這把劍劈出來的也說不定,否則這裡不可能在她取走細劍之後,兩邊的冰壁就開始合攏。

這把細劍在這中間恐怕起了一個支柱的作用。

不過,看到那個鳳凰圖騰,倒是讓洛熙想起來一件事。

蒼族一直都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她小時候曾聽蒼霓煙和蒼葉靈給她說過,關於蒼族的一個傳說。

傳聞蒼族是被三隻神獸所守護的,蒼族的人只要有能力得到任何一隻神獸的認可並且與其簽訂契約,那麼這個人就會擁有強大的力量。

不過,傳說也只是傳說,畢竟從來都沒有人見過那所謂的三隻神獸。

雖然沒見過,但是書上有過記載,那其中一隻神獸就是鳳凰,還是少見的冰鳳凰。

這個傳說就被洛熙當作睡前故事聽了有一段時間。

但是,為什麼那裡會有一個鳳凰圖騰,蒼霓煙知不知道這件事,都是一個問題。

為了求證,洛熙腳下的步子漸漸快了起來。

這一次嬰葵學乖了,只要一見到洛熙加速,她准要躲到空間里的,否則那要飛的多累啊。

洛熙返回的路線正好是她上次偷跑的路線,所以正好與緋紅錯過。

洛熙隨便抓了個人,知道蒼霓煙在書房,就過去了。

洛熙門也沒敲的大刺刺闖入書房,此時蒼霓煙正好在通電話,看到洛熙嚇得手機差點就要摔在地上。

「洛洛,回來了。」蒼霓煙的表情有些僵硬。

洛熙依舊是面無表情地樣子,「我有事要問你。」

「……你說。」洛熙一開口,蒼霓煙就緊張了起來。

「你有沒有深入過禁地後面的那個深澗?」

「嗯?」蒼霓煙愣了一下,沒想到洛熙只是問這個,「並沒有,裡面的冰元素太過濃郁,我們想要進去也不容易,而且那是禁地的背面,我也不會允許有人去那裡。」

「好,我知道了。」 「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了?」聰明如蒼霓煙,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早上的那聲巨響……」。

「是我乾的。」洛熙很大方的承認了,坦坦蕩蕩沒有任何心虛。

「咳,怎麼弄出這麼大動靜?」

「沒什麼,就是在禁地後面找到了個好東西。」

蒼霓煙看向洛熙腰間的棍狀物,從洛熙進門的時候她就看到了,「看來有好東西。」

「嗯。」能弄出來那麼大動靜,能不是好東西。

蒼霓煙很敏銳的感覺到洛熙現在心情很好,即使洛熙依舊是面無表情。

「你的身體看起來好了很多。」

「嗯,」說到這個,洛熙突然想起來,「嬰葵之前跟你說過什麼?」

「嗯?」蒼霓煙微笑。

洛熙:盯——

蒼霓煙:微笑ing……

洛熙:繼續盯——

蒼霓煙:微笑max……

洛熙眯了眯眼,既然蒼霓煙不想說,那麼她也不追問。

「洛洛,你在裡面呆了三個月應該都累了,我已經讓人準備好吃的,之後你還可以去泡個澡。」蒼霓煙趁機說道。

不過洛熙的注意力卻不在這裡,「三個月?」

「是啊,算上今天,你進入禁地正好滿三個月。」

「嗯——,這樣啊。」洛熙眯了眯眼,她一直以為她只在禁地里呆了一個月左右,沒想到已經有三個月了。

之前她一直沒追究她昏迷的時間,還有她在那個空間里的時間,因為一直沒有什麼飢餓感和疲憊感,她下意識地忽略了這些細節。

「那我去吃飯了。」蒼霓煙這樣一提,洛熙還真有點餓的感覺。

看著洛熙離開書房,蒼霓煙不自覺地鬆了口氣,洛熙這次從禁地里出來氣勢更強了。

洛熙面無表情的往餐廳走去,周圍一片靜寂,然而契約空間里就不是了。

「說吧,怎麼回事。」洛熙一出書房,心思就跑到了空間里。

嬰葵乖巧的跪坐在虛空中,一臉乖巧。

嬰葵乾笑,「哈哈哈。」

「今天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

「呵呵,那個,」嬰葵眼神飄忽,「就是……」

「三。」

「那個……」

「二。」

「就是……」

「一。」

「我說!」

「晚了。」

「進入禁地的時候我本來一開始就要喚醒你的,但是那個時候我還沒把你叫醒就被封印了,然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嬰葵生怕洛熙真的對她下手,氣也不喘的把話說完。

看著胸膛劇烈起伏的嬰葵,洛熙很滿意她的表現。

「那我睡了多久?」嬰葵雖然被封印,但是對於外界的感官都是還存在的。

「大概……有半個月吧。」

「嗯……」

洛熙應了一聲就沒聲了,嬰葵有些忐忑。

然而洛熙現在心思並不在這裡。

如果真的和嬰葵說的一樣,那麼嬰葵處於被封印的時間裡,她的身體就屬於無主的狀態,只是一具軀殼。

洛熙可從來都不認為自己強到可以辟穀的神一般的境界,她還是會有飢餓的感覺。

半個月沒有進食的身體,竟然在她接手的時候,身體是完全健康的,連禁忌契約帶來的負面影響都沒有了。

之前她的注意力都在禁地里那些奇怪的情況上,後來又一直在熟悉新得到的異能,就把這些東西給遺忘了,要不是蒼霓煙提起來,她都想不起來了。

而且自她醒來之後就一直處於精神亢奮狀態,甚至連飢餓感都沒有,這已經不是一個小問題了。

洛熙坐在餐桌前,因為太長時間沒有吃東西,蒼霓煙專門給她準備了易消化的食物,但是洛熙卻沒有多少胃口。

洛熙隨便吃了些,確保是八分飽,就去溫泉泡澡了。

老宅後面有一處天然溫泉,還是她小時候發現的,在那之前他們泡的都是人工堆砌的。

溫泉周圍是一片竹林,泉水底下鋪著一層鵝卵石,空氣里還有著淡淡的硫磺味。

洛熙來到溫泉的時候,所有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溫泉邊上還放了一盤水果。

洛熙脫下衣服,緩緩踏入水中。

溫泉水溫偏熱,洛熙一個長時間處在低溫的地方,連帶著也有些不習慣這種溫度。

洛熙皺了皺眉,只是腳踏入水中的時候,皮膚上就傳來強烈的刺痛感。

洛熙靠在溫泉邊上,身下光滑的鵝卵石靠著很舒服。

洛熙認不住眯起了眼,忙了三個月,就算再怎麼精神亢奮現在也會感到疲憊。

這邊,洛熙是舒服了,但是蒼霓煙卻是焦頭爛額。

「族長,這件事再怎麼樣,終歸是紙包不住火,三小姐遲早會知道。」被蒼霓煙叫回來的緋紅冷靜的說道。

「但是,我還是希望能瞞一時是一時。」蒼霓煙疲倦的捏著眉心,她知道這樣瞞著不是辦法,只是洛熙現在的狀態怎麼可能讓她放心。

「族長!您是絕對不能感情用事的。」緋紅神色嚴肅,紅唇緊抿。

雖然緋紅、環苓、白霜三個人都是狄央教出來的,但都是有針對性的。

環苓和白霜兩個人除了必須掌握的能力以外,狄央並不會對他們有太高的要求,畢竟他們的任務就是服侍保護蒼葉靈和蒼雪洛。

只有緋紅不一樣,因為蒼霓煙不只是大小姐,同時還是族長。

緋紅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能夠為蒼霓煙分憂,並且在蒼霓煙情緒失控或者感情用事的時候,要保持理智,足夠冷靜。

蒼霓煙感情用事的時候不多,但每一次都是因為洛熙。

大概因為他們對洛熙有愧疚,所以蒼霓煙對洛熙格外的上心,就連蒼葉靈也比不上。

「我知道。」蒼霓煙嘆了口氣,每次緋紅一說這話,她就會繳械投降。

還記得她在接受族長的訓練的時候,狄央最常說的就是這句話。

見緋紅還想說什麼,蒼霓煙揮了揮手,「讓我好好想想,你先出去吧。」

「想什麼?你瞞了我什麼事?」洛熙毫無徵兆的推門而入,嚇了蒼霓煙一跳。

「啊!什麼?洛洛你不是在泡溫泉嗎?」

洛熙披著浴巾,金色的長發濕漉漉的搭在肩膀上,腳邊還有些水漬。

「如果不是我突然想起來一些事正好路過,你想瞞著我什麼。」

洛熙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外,蒼霓煙知道,洛熙這是生氣了。 「是雲少爺!雲少爺失蹤了!」緋紅突然喊道,打了蒼霓煙一個措手不及。

「緋紅!」蒼霓煙也生氣了,這是緋紅第一次和她對這著干。

「你凶什麼凶!」洛熙瞪了蒼霓煙一眼。

蒼霓煙頓時就收起了一臉兇相,委屈巴巴的看著洛熙。

「你跟我過來。」洛熙點了點緋紅,然後就轉頭出去了。

緋紅看了看蒼霓煙,又看了看洛熙,兩邊都是主子她一個都得罪不起啊。

「滾滾滾。」蒼霓煙狠狠剜了緋紅一眼,背過身不去看她,免得一個沒忍住就把人給掐死。

緋紅得了命令就跑去追洛熙了。

生氣的蒼霓煙她不是沒見過,只是惹蒼霓煙生氣的不是她,這火怎麼也燒不到她身上,但是這次她可是主動引火燒身。

緋紅拘謹的跟在洛熙身後,雖然洛熙這裡會比較安全,但是——現在的洛熙也好嚇人。

緋紅:我好難……

「三小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