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

蘇慕玉連忙坐直了。

「要是碰到哪裡,世子爺又得心疼了。」

「蘇慕玉,你現在越來越不把你姐姐放在眼裡了是不是?皮癢了是不是?」

「大哥救我。姐姐有人護著,越來越凶了。」

蘇慕玉嬉笑。

蘇榮華無奈。

「她凶起來我也怕,怎麼救你?」

「大哥,你也跟著她胡鬧嗎?」

蘇榮華颳了一下她的鼻子。

「從蔣府離開就沒有笑過,現在是不是放鬆多了?」

蘇雯瀾斂了惱意,垂眸說道:「二妹嫁出去了。以後再發生什麼事情,我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趕到她身邊。要是蔣家的人欺負她,她能應付得了嗎?今天在新房裡,她就被蔣家的人整了。」

「她怎麼了?」

蘇榮華一直在酒桌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雯瀾便把蘇雪瑜經歷的情況告訴了蘇榮華。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剛才一直憂心忡忡。我還以為你是因為那兩個大人不高興。」

「那兩個老東西與我有什麼關係?我才不在乎那些不相干的人。」

「我會派人盯著的。要是她應付不了,蘇家這裡會出面。不過,我相信二妹的能力。你也要相信。」

蘇慕玉點頭:「我也相信二姐。她要是凶起來,二姐夫以前沒少在她手裡吃虧。再說了,二姐夫迎親的時候答應得好好的,說了要照顧二姐。蔣家總不可能連二姐夫的面子都不給吧?」

「但願如此。」

馬車停下來。

車夫把小凳子擺好,掀開帘子。

「侯爺,大小姐,三小姐,到家了。」

蘇雯瀾先鑽出來。

秦驍朝她伸出手。

蘇雯瀾本來不想理他的,但是想到他的性格向來霸道,今天她也累了,不想再惹多餘的事情,就將手放在他的手掌心中,順著他下了馬車。

秦驍滿意她的順從。

不是說他喜歡聽話的女人,而是這代表著蘇大小姐總算是認可他了。

「我們到家了,多謝世子爺的相送。你可以回家了。」

「過河拆橋?」秦驍故意逗她。「我好難受啊!沒想到你是這麼可惡的女人。」

「世子爺,今天很累了,有什麼事情改天再說。我實是沒有精神再和你胡鬧。」

說完,看向旁邊的成風。

「把你們爺扶到房間里休息。」

「好勒。馬上就去。」

秦驍也看出蘇雯瀾的疲憊。

他也不想惹她心煩,見好就收,騎上馬兒向她告別。

「那我先回去了。你要在蘇府呆幾天。明天我來接你。」

她要在這裡等蘇雪瑜回門,回門后才會回宮。

「接我做什麼?」

蘇雯瀾詢問。

「當然是接你出去遊山玩水。你在宮裡呆了這麼久,我想帶你出來都不方便。好不容易出來了,不能錯過這次機會。明天我來接你。你要是不出現,我就闖進來。」

蘇榮華正好下馬車,聽了秦驍的話,淡道:「蘇家不是平陽王世子想闖就能闖的地方。」

「只要瀾兒沒有拒絕我,蘇家就算是銅牆鐵壁,我也會闖進來。」

都市小保安 秦驍拉著馬繩,任由馬兒在原地打轉。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

當著眾人的面,蘇雯瀾也不好應下來。

蘇榮華已經很不高興了。

可是也不能拒絕。要不是秦驍還能糾纏下去。

「你快回去吧!我大哥醉了,需要回房休息。我們姐妹也乏了,想早些安歇。」

「好。明天見。」

秦驍騎馬融入黑暗中。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蘇榮華咳嗽了一聲。

「大哥,等會兒讓丫環給你煮碗醒酒湯,喝了再睡會舒服些。」

「平陽王世子太高調了。這樣對你很不利。明天他要來找你,你不要跟他出去。」

「我考慮一下。」

蘇榮華蹙眉,轉身朝居住的院子走去。

蘇慕玉碰了碰蘇雯瀾的手臂。

「幹嘛不拒絕大哥的提議?明天世子來了,你真能忍著不出去?」

「我就算能不出去,那傢伙也不會善罷甘休的。正如他所說,這幾天過了我們又得回宮,他想進來看我容易,但是想把我帶出宮就不容易。所以他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我看剛才大哥的臉色很難看。一半是喝酒喝的,一半是被世子爺氣的。哪個當哥哥的喜歡這樣霸道的妹夫?偏偏大哥這麼利害的人,就是對世子爺沒有辦法。那兩人肯定還有得斗。」

蘇雯瀾回到自己的房間。

還沒有進門,看見房裡有燭火。

「是不是丫環在裡面守著?」半夏猜測。

「你們兩個在我身邊,其他丫環還敢在我房間里呆著?只怕是我娘吧!」

推開門走進去,果然看見甄氏在裡面坐著。

「娘,你怎麼在這裡?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嗎?」

「你二妹嫁了,我只剩你一個女兒了。突然想早些看見你,所以就在這裡等你回來。」

甄氏朝蘇雯瀾招了招手。

「過來讓我瞧瞧。這幾天你陪著你祖母,我也沒多少機會見你。一轉眼,我的女兒已經是大姑娘了。」

「娘,是不是想二妹了?」

蘇雯瀾坐在甄氏的身側。

甄氏面露慈愛之色。

她的手裡拿著一個小肚兜。

「這是你二妹小時候穿的。她雖不是我生的,卻是我帶大的。除了名份之外,跟親生的沒有區別。現在她嫁人了,心裡真是捨不得。可是女兒大了總得嫁人,難道我還能留她一輩子嗎?只希望蔣家真心待她好。」

「要是蔣家敢欺負二妹,我們就殺到蔣家,把二妹接回來,讓蔣家吃不完兜著走。」

「你在宮裡怎麼樣?有沒有受什麼委屈?我們也不能隨便進宮。就算進宮了,也不能去看你。」

「大哥沒給你說嗎?我管的是古書樓,那裡清閑得很。皇上知道我們姐妹是進去裝裝樣子的,肯定不會做多餘的事情。宮裡就只有一個妃嬪,就是蔣家的嫻妃,難道她還要為難我們嗎?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甄氏拍了拍她的手背。

「那就好。」

「娘,今天晚上別走了,我們母女好久沒在一起睡了。你就睡我這裡吧!」

「好。」

那一夜,甄氏說了許多她們姐妹小時候發生的事情。

有些已經記不得了,蘇雯瀾聽得津津有味。有些記得的,她也陪甄氏說著。

夜色越來越濃。甄氏年紀大了,最終熬不過去,眼皮直打架,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蘇雯瀾側身看著甄氏的睡顏。

記憶中的娘親很美,很溫柔,與爹爹夫妻恩愛。而這些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的黑髮中夾雜了白髮。

「爹,你真的叛了國嗎?就算如此,也不能不管你的妻子吧?還是說,人心真的那麼易變嗎?」

第二日清晨,蘇雯瀾和甄氏先去給蘇老夫人請安,再在她那裡吃了飯。

蘇慕玉也在。畢竟只在家裡呆幾天,能多陪陪老夫人就多陪陪。老夫人就算再喜歡清凈,這個時候也想看見孫女鬧騰。

「老夫人,平陽王世子來了。」

老嬤嬤俯在蘇老夫人的耳邊說道。

蘇雯瀾隱約聽見『平陽王世子』,但是沒有聽真切,所以沒有搭話。

蘇老夫人看了一眼蘇雯瀾。

「他來做什麼?」

老嬤嬤笑道:「老夫人明知故問。你是什麼心思,他就是什麼心思。更何況年輕人嘛,精力充沛。」

「不見。瀾兒就回來這幾天,他把人帶走了,誰陪我?不見不見。」

「侯爺也是這樣回的。這不,直接派人把門封了,不讓他進來。他送上拜帖,直接沒收。」

「這小子……」蘇老夫人被逗笑了。「這樣也失禮。不管怎麼說,這小子對瀾丫頭的心還是好的。」

「那老夫人的意思是……」

「給他說,天黑之前把人送回來。明天不能過來。瀾兒還要留下來陪我老婆子呢!哪能全被他佔了?」

「幸好世子爺遇見像老夫人這樣慈愛的長輩,要不然今天非要被侯爺攔在外面不可。那老奴這就去通傳。」

蘇老夫人朝蘇雯瀾招了招手:「瀾兒,過來。」

蘇雯瀾放下手裡的葉子牌,朝蘇老夫人走去。

「那小子來了,你收拾收拾跟他去玩吧!祖母不是老古董,不會防礙你們年輕人的交往。不過你是聰明的姑娘,有些話不需要我說也明白,是吧?」

蘇雯瀾羞澀地點頭:「祖母放心。我們都是發乎情止乎禮的。」 砰砰砰……

一聲聲悶響,迴響在嘈雜的夜空中。

聽到悶響,哄亂的人羣也安靜了下來,下意識地循聲看去,可一看到白小鳳騎在詐屍老太太的身上一頓暴揍的場面,所有人都懵了。

這什麼情況?

這特麼是殭屍啊!還能按在地上錘了?

這到底是在打殭屍,還是流氓打架?

萌妻來襲:大叔消停點! 這少年到底是哪來的虎比?

一個個念頭在衆人的腦海中閃爍着,伴隨着白小鳳砸在老太太腦殼上的拳頭聲,就彷彿是一道道驚雷轟在了衆人的身上。

陳靈兒美目圓瞪,玉手捂着嘴巴不讓自己發出一聲驚叫聲,可心裏卻掀起了滔天巨浪,這個猥瑣的傢伙,怎麼會這麼強?

王道長都被奶奶秒殺了,他這麼年輕,怎麼能把奶奶按在地上錘的?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這一幕,打死她也不敢相信!

看着白小鳳的背影,就連陳靈兒自己都不知道,她的眼神漸漸地泛起了崇拜的光亮。

不過,陳靈兒很快地就驚醒過來,忙跑到中年男人身邊,扶起了中年男人:“爸,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 枕上名門:腹黑總裁夜夜寵 中年男人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看着遠處正錘得嗨皮的白小鳳,驚疑道:“靈兒,他是誰?”

“他就是你讓我接的人呀。”陳靈兒說。

“什麼?”中年男人驚道:“他就是白小鳳?”

陳靈兒沒料到父親反應會這麼大,愣愣地點頭。

緊跟着,中年男人就仰頭哈哈大笑起來:“有救了,有救了,恩公弟子下山,我們陳家今日劫數可過了!”

突兀的笑聲,讓在場的衆人一臉茫然,陳總難不成被嚇瘋了?

都這情況了,還能笑得這麼歡?

陳靈兒也被中年男人嚇了一跳,忙問:“爸,你沒事吧?恩公,又是怎麼回事?”

中年男人忙着解釋道:“靈兒,恩公乃是一位隱世的高人,我們陳家能有今日,全靠恩公當年相助,也就在昨天,恩公給我打電話,告知我們陳家有一劫數,他將派親傳弟子來幫我們度過這一劫,所以,下午我才讓你去機場接人。”

“恩公?親傳弟子?劫數?”陳靈兒愣愣的看向不遠處白小鳳的背影。

“嗷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