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嗎?」冷沐風、圖魯、黃飛龍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恐怕賈宗道的這份大禮也不好收。

「攻下罪惡城后,我們發現了大量的奴隸,有男有女,數量實在太多,不知如何處理,賢弟可有興趣?」

「有多少?」冷沐風心中一喜,面色卻不動聲色的問道。

「男的大約有三萬名,女的有一萬多,這些女的一個個閉月羞花,賢弟收留了,可是有享不盡的艷福,哈哈。」賈宗道笑道。

「那賈大哥為何不留下呢,君子不奪人所愛。」

「大哥不是不想,只是實在太麻煩,大戰將起,留這麼多女人在身邊,很容軍心渙散的。殺又殺不得,畢竟咱們和杜天虎不是一類人。」

冷沐風見賈宗道將自己誇成了一個大善人,心中不由暗笑,若不是怕城中民心不穩,杜天虎又在這時攻來,怕早一刀砍了那些奴隸。

「這麼多人,賈大哥開個價吧。」冷沐風說道。

「哈哈,痛快,男的二百兩白銀,女的一百五十兩怎麼樣?」賈宗道心中早訂好了價,脫口說道。

黃飛龍嘴角一抽搐說道:「這也太貴了吧。」

「不貴,你們是沒見到那些奴隸,說來也奇怪,那些男的,一個個身強力壯,完全像士兵,不像奴隸。」

冷沐風心中一動,說道:「再強壯不也是普通人,我需要一批人到飛龍山中做苦力,正好需要他們,不如這樣,男奴隸一百五十兩,女的一百兩,也算是我報答賈大哥幫忙佔領鬼門鎮之恩。」

「好,既然賢弟這樣說,那男奴隸就按三萬個來算,女奴隸按一萬個來算,多出來的,算大哥送給賢弟。」賈宗道也豪爽的說道,一轉手五百五十萬兩白銀到手。

「多謝大哥。」冷沐風說道。

一旁的黃飛龍有些心疼,雖然剛搶了那麼多白銀,一下子花出去這麼多,還是有些不舍。不過他知道冷沐風的秘密,準備將這些人都訓練成士兵,起身說道:「我去準備銀子,晚上就拉到罪惡城。」

「哈哈!痛快!」賈宗道笑道。

「那我就陪大哥去趟罪惡城,將這些人帶到飛龍山。」

「好,賢弟請。」

冷沐風向圖魯使了一個眼色,和賈宗道飛往罪惡城。圖魯會意,帶上兩千五百名鐵血堂的修鍊者,隨後趕來,在罪惡城外接應冷沐風。

冷沐風隨賈宗道來到罪惡城,見到了他口中的「奇怪的奴隸」,男的一個個身強力壯,孔武有力,乍看之下,還真的像訓練有素的士兵。

而那些女的,一個個花枝招展,胭脂香氣,在百丈高空也能聞到,完全不像他在他飛龍山腳下解救的那批少女。

冷沐風腦袋有點大,這些女的到飛龍山怎麼安置,難怪賈宗道不肯留下,著急賣給了自己。

見冷沐風有些發懵,賈宗道說道:「賢弟不要慌,這些人都聽話得很,你讓她們躺下,絕沒人敢坐著。」

冷沐風苦笑:「我現在後悔,你能不找我要銀子嗎?」

「不能!」

「我好像給飛龍山帶過去一堆麻煩,這下真是花錢買罪受了。」冷沐風搖頭道。

「賢弟是不懂女人,這種女人才最解風情,你回去一試便知。」賈宗道淫笑道。

看慣了他道貌岸然的樣子,這一見他淫笑的模樣,冷沐風反而有些不習慣,問道:「這些人是在什麼地方發現的?」

「就在城主府下面一個地下城堡中。」賈宗道說道。

「地下城堡?」冷沐風驚訝道。

「嗯,好了,大哥也不送你了,我還忙著召人過來對付杜天虎呢。」說完,賈宗道向冷沐風告辭,匆忙離去,顯然不想給冷沐風多介紹地下城堡的事情。

冷沐風搖搖頭,飛到半空,來到這些女奴隸的上方,一萬多人紛紛抬頭看向他,臉上儘是媚態。

「十個人一排,排成隊列,一會跟在他們隊伍後面出城。」冷沐風一指不遠處的三萬名男奴隸說道。

「是!」

「遵命!」

「奴家明白!」

一陣鶯歌燕語響起,這些美女嘰嘰喳喳的排起隊來,一個一個你拉著我,我扯著她,像蝴蝶在花叢中翻飛一般,你撞我,我碰你的擠成一團,場面一時好不熱鬧。 半個時辰過去了,隊伍還沒排好,反倒是一旁那些強壯的男奴隸都看傻了眼,一個個獃獃的看著她們。

冷沐風忍不住一陣頭大,到了飛龍山也不知該如何安置這些美女。臉色一變,冷沐風取出了赤炎劍。

不得不說,這些美女都是察言觀色的老手,一見冷沐風動了怒,一個個飛快的排好了隊形,靜悄悄的站在那裡,鴉雀無聲。

冷沐風瞪了一眼那些都看直了眼的男奴隸:「你們也十個人一隊排好。」

「遵命!」三萬多人突然爆發出一聲整齊的吶喊,迅速排好了隊形,竟是異常熟練。

冷沐風驚訝的看了一眼他們,揮手說道:「走西門,出城。」

三萬名男奴隸迅速向西門小步跑去,似乎擔心那些女奴隸跟不上,速度放緩了許多。

冷沐風緩緩跟在上空,沒有催促他們,罪惡城的人都好奇的看著這樣一支奇怪的隊伍。

「我去,我們罪惡城果然有美女,可惜老子沒銀子去享受一番。」看著那些跑得花枝亂顫的美女,一個黃臉大漢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說道。

「切,有銀子你也享受不了,知道這都是給誰準備的嗎?」旁邊一個小白臉不屑的說道。

「給誰?」

「忘了前段時間,被飛龍山大當家綁走的那個什麼王爺了嗎?」那個小白臉說著,看向了空中的冷沐風。

「沒忘,好像翡翠谷還花了大銀子將他贖回來,是神機帝國的一個王爺,這些女人莫非是傳說中,給那些三大帝國達官貴人準備的尤物?」

「……」

黃臉大漢等了半天,見同伴沒有回應他,扭頭看去,只見小白臉睜大雙眼,張大嘴巴,正震驚的看著冷沐風。

「怎麼了?」

「他…」

「他怎麼了?」黃臉大漢好奇的看向冷沐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他好像就是飛龍山的大當家,這次將給這些尤物全給帶走了。」

「什麼,他就是冷沐風?傳說中的古風太子?」黃臉大漢驚奇的看著冷沐風問道。

路上的人都在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冷沐風帶著這些奴隸出了西門,正遇上圖魯帶人守在外面,上前護著這數萬奴隸,往飛龍山趕去。

看著那些花枝亂顫,跑的氣喘吁吁的美女,圖魯皺眉問道:「這些人到了山上怎麼安排,可不能和那些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住在一起,不然飛龍山非亂了不可。」

冷沐風好笑的看著圖魯:「好像你多老了似的,要不都安排和你住在一起。」

圖魯老臉一紅:「我和你說正經的呢。」

冷沐風嘆了口氣說道:「她們應該是被抓來之後,訓練成這樣的,總不能再將她們扔進火坑,到山上再想辦法吧。」

「嗯,也只能這樣了。對了,我派人將胡連先關進房間了,省得被他看出端倪。」

「他的傷怎麼樣了?」

「都是皮肉之傷,曹雄還勒索了周勇一顆金還丹,早好了。」圖魯回答道。

數萬人進入飛龍山,山頂頓時熱鬧起來,廣場上根本容納不下這麼多人。圖魯只好帶人,將三萬兩千多名男奴隸先護送到山谷中的軍營中。

待他們緩緩離開,那一萬多名美女都擠在了廣場上,雖然有些擁擠,但勉強可以站下。

「我想了解一下你們的情況,誰最清楚?」冷沐風站在她們面前問道。

也許是在罪惡城被冷沐風嚇到了,這些美女都怯生生的看向一名年齡稍大一些的中年美婦人。

那個美婦人稍稍一舉手:「我可能清楚一些。」

「那些男奴隸的情況也清楚嗎?」

「嗯。」美婦人點了點頭,小聲說道。

「好,你隨我過來,你們在這等著。」冷沐風說完,帶著那個美婦人進入飛龍廳。

「坐,你叫什麼名字?」冷沐風坐下之後,問道。

「我叫桑天恩,大當家有話儘管問,我站著就行。」桑天恩有些局促,不敢坐下。

冷沐風見她實在害怕,也沒有強迫她,問道:「你們都是被抓過來的嗎?」

「是的,我被抓來的早,她們晚些。」

「別的城池還有嗎,還是只在罪惡城?」

「應天府的八座城池中都有,我是年齡大了,被從應天城趕到了這裡。」

冷沐風一陣躊躇,顧忌她們的尊嚴,有些問題實在不好問,沉吟一下問道:「我在桃山郡遇到過官府押送奴隸,非打即罵,還用繩子栓著,可我見到那三萬多名男奴隸,一個個身強體壯,似乎沒有受到虐待,這是怎麼回事?」

桑天恩臉上浮現一絲哀傷,看著冷沐風突然問道:「大當家是好奇,想了解清楚,還是有別的其他想法?」

冷沐風說道:「你不用擔心,之前在飛龍山救下的那三千人,現在就在飛龍山,活得好好的,我沒有惡意。」

「端木瑞不是說他們都被殺了嗎?」

「是的,我騙了他。」

桑天恩看著冷沐風,鼓起勇氣問道:「不知大當家能否告訴我,您為何救他們?」

「因為我討厭奴隸,應天府也好,周家也罷,都沒資格將別人掠為奴隸。」

桑天恩臉上浮現出一絲自嘲的笑容:「好吧,就沖大當家這一句話,我將知道的都告訴您。」

「其實那三萬男奴隸是精挑細選出來的,每抓進來一批奴隸,應天府都會嚴格篩選,將那些身體強壯的集中起來管理,每餐都有肉,還有人訓練。」桑天恩說道。

「訓練?怎麼訓練?」

「就像訓練士兵那樣訓練,是端木瑞告訴我的,但為什麼訓練他也不清楚。」

冷沐風點點頭,問道:「那其他人呢?」

桑天恩停了半晌,才傷感的說道:「其他人,眉清目秀的都被單獨挑走,供那些有特殊癖好的大人物玩弄。」

冷沐風聽到這裡,身上瞬間起滿了雞皮疙瘩,真不敢想象那些人的遭遇。

「至於剩下的,身體又弱、長得又難看,也不會浪費。他們都被押送到一個隱蔽的地方,關起來。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一些特殊的人,這些人有各種各樣的辦法來折磨他們取樂,時間會持續很長,中間又不會讓他們斷氣,直到那些人心滿意足。」 桑天恩說得異常平靜,冷沐風卻聽得毛骨悚然,大白天,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那個隱秘的地方在什麼地方?」半晌,冷沐風才咬牙問道。

桑天恩苦笑著搖搖頭:「除了杜天虎和他身邊的幾個心腹,沒人知道。」

說到這裡,看了一眼冷沐風,桑天恩又說道:「謝謝您,您還想著去救他們。」

冷沐風心中火起,原以為應天府抓奴隸,男的不過是坐坐苦力,哪想到竟是這種情況,他們尚且如此,這些弱女子的遭遇可想而知。

冷沐風也不好再問下去,說道:「罪惡城就你們了嗎,我怎麼沒見到你說的那些眉清目秀的男奴隸?」

「他們都在應天城附近,姿色出眾的少女也都在那裡,姿色中等、一般的調教之後,就被分配到其他城池,伺候從外面過來的大人物。」

「是三大帝國的高層?」

「應該是,看樣子都是身居高位的,有時,還有一些極厲害的修鍊者。」

「這個杜天虎,真是該死!」冷沐風不由罵道,沒想到堂堂的修鍊者,竟去做這些齷齪的事情。

桑天恩沒有說話,見冷沐風發怒,心中反而鬆了一口氣,暗自慶幸自己這些人終於有了出頭之日。

「你告訴她們一聲,我每人發你們一百兩白銀,將你們送出混亂之地,你們找個人家,好生安頓下來吧。」

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桑天恩,心一下子又懸了起來:「大當家,你讓我們去哪裡?」

「找個人家嫁了,過安穩的日子不好嗎?」冷沐風問道。

「我們這樣的,有誰會看得上,即便有人肯收留,萬一又被抓了怎麼辦?」

冷沐風一想也是,這麼多人突然一下送進大周帝國,無疑羊入虎口,很快就有可能再被抓。而且這裡,距離神機帝國、蒼龍帝國又有些遠,自己對那裡又不了解,也不敢貿然送過去,想來想去,冷沐風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安置這些美女了。

「山大王要不這樣,」桑天恩察言觀色的本領還真不一般,很快就看出了冷沐風的心思,說道:「您給我們一處營地,我們自力更生,絕不擾犯大當家的,也不會給那些男奴隸惹麻煩。」

「飛龍山上就這麼大的地方,住不下你們這麼多人,只能到山谷之中,你們怎麼吃飯?」

「其他山峰上可以嗎,靠山路近些的。」桑天恩看了冷沐風一眼,小心的問道。

「那你們的安全怎麼辦?」冷沐風有些擔心的問道。

桑天恩心中一喜,這個大當家果然是真心救她們,臉上卻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安全問題我們也會自己解決,我們挖些山貨到鬼門鎮去賣,總能養活自己。」

冷沐風哪裡料道這個風月場上的老手,是在對自己玩攻心,當即說道:「胡鬧,這裡來來往往的都是凶神惡煞,你們怎麼解決?」

「那也不要大當家為難!」桑天恩撅起了小嘴說道。

「這樣吧,我讓人在山谷中為你們尋一個地方,你們暫且住在那裡,但沒事不要外出,衣物和食物都不用擔心,會有人給你們準時送過去的。」

「多謝大當家!」桑天恩喜笑顏開,從心底里為自己和姐妹們獲得新生感到高興,整個人從內到外,都散發出一種喜悅。

冷沐風看到桑天恩臉上洋溢著的笑容,心中不僅一暖,這種心暖,這是對自己最大的回報吧。

冷沐風來到山洞,圖魯忙著安置那些男人,這些美女就只好交給柳飛絮去安置了。

「又救來一批美女,你到山谷中尋一個地方,將她們安置起來,離我們不要太遠。」

「陳曦她們那不行嗎?」

「不行,人太多住不下,而且她們也不一樣,我不想讓她們住在一起。」

「不一樣?」柳飛絮也沒多想,沉思一下問道:「有多少人?」

「一萬一千九百三十五。」

「這麼多,好吧老大放心,她們都交給我,一定給你安置妥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