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是!主人!」金蠶接過黒龍寶刀立即向著怪獸撲了過去。

金清石拿出一把AK47,立即將槍口對準了怪獸的身體。 怪獸看到黒龍寶刀再次出現在自已腦袋前,它立即轉動身體,將長長的尾巴又放在了前面。

「當!當!當!」金刀和怪獸的尾巴一次一次猛烈的碰撞著!

躲在金蠶身後的金清石看到怪獸的尾巴跟部一直沒有暴露出來,他馬上向著金蠶大叫著道:「金蠶!想辦去讓它的菊花露出來!」

「是!主人!」金蠶說完身體立即在山洞兩側的石壁上快速移動著。

「啪!啪!」怪獸的尾巴立即跟著金蠶一次次抽到了石壁上。

金清石半蹲在地上,槍口緊緊的盯著尾巴的根部,金蠶看到主人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他一咬牙,雙腳一用力身體,身體立即躥到了山洞頂上,同時將手中的黒龍寶刀插在了山洞頂上。

怪獸看到金蠶躲到了山洞頂上,長長的尾巴立即向著洞頂狠狠的抽了過去。

「嗒嗒嗒嗒………」就在怪獸的尾巴根部剛剛露出來,一陣急促的槍聲頓時響了起來!

十幾顆子彈瞬間從根部的傷口處鑽了進去.「昂…….」怪獸立即發出了一聲聲慘叫,將尾巴立即收了回來,這個時候金蠶拔出黒龍寶刀,緊咬牙關,向著怪獸撲了過去。

「噹噹當………」密集的子彈打在盤起的尾巴上。

金蠶雙手握著黒龍寶刀,刀尖向著怪獸的腦袋狠狠扎了下去。

「噗」的一聲!黒龍寶刀的三分之一全部插進了怪獸的腦袋裡,怪獸立即慘叫一聲,剛剛揮起尾巴,想將身上的金蠶抽下來,可是一陣密集的子彈又鑽進了身體里。

金蠶趁機拔出黒龍寶刀,立即張開大口向腦袋上的傷口咬去。

怪獸吃力的揮動了一下尾巴,然後一動不動的爬在了地上。

「金蠶!快起來!怪獸已經不動了!」金清石看著還在大口吸著鮮血的金蠶立即大聲的喊道。

金蠶立即從怪獸的身體上跳了下來,這個時候突然遠處突然傳來了「轟隆」一聲!三道身影破開堵在山洞裡的石頭,向著這裡沖了過來。

「快走!有人來了!」金清石將怪獸的屍體往空間里一收,立即就往洞里深處跑去。

沒過一會,三道身影就出現在了這裡,朱丹陽看著地上鮮血,馬上向著那個女門主道:「門主!有人進了山洞,而且還打傷了怪獸,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個山洞通向那裡?」那個女門主指著山洞深處道。

「這是一條死路!裡面跟本就沒有出口!」朱丹陽連忙回答道。

「那怎麼會有人進到山洞裡?而且剛剛傳來的爆炸聲和槍聲,明顯是有人帶著武器埋伏在這裡!」門主冷冷的道。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啊!常副門主昨天還下來檢查過的!」朱丹陽急著道。

「門主!我昨天還來這裡檢查過,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情況,而且這裡安裝了攝像頭,24小時有人監視著,我想這裡一定還有其它的出口!」常副門主點了點頭道。

「朱丹陽!你馬上將這個洞口炸掉!一定不能讓別人得到龍涎液!」門主黒著臉冷冷的道。

「門主!那兩隻怪獸怎麼辦?」常副門主急著道。

「還能怎麼辦?萬一有人在山洞裡埋了炸藥,我們衝進去那不是死路一條?」門主冷冷的道。

「真是太可惜了!如果能得到那顆靈獸的內丹!我們又可以增加一個先天高手了!」常副門主苦笑著道。

「靈獸雖然稀少,可是還有機會能找到!這個龍涎液卻是煉丹的至寶,有了它我們就可以換到可以突破先天的破障丹!所以龍涎液比內丹更重要!」門主冷冷的道。

「可是那些人萬一再過來怎麼辦?」朱丹陽擔心的道。

「以後這裡要派專人把守!如果失去了龍涎液,我就殺光你們朱家的所有人!」門主冷冷的說完,立即轉身往回走去。

朱丹陽嚇得全身一抖,連忙向著常副門主小聲的道:「常門主!你可要幫我守著這裡啊!」

「嗯!我會派高手守在這裡,不過你最好準備一些武器給他們!」常副門主點了點頭道。

「沒問題!我馬上準備!」朱丹陽連忙點著頭道。

三個人一出洞口,守在洞口的那個年輕人馬上拉著門主的少急著道:「師父!你沒受傷吧?」

「區區兩隻怪獸怎麼可能讓師父受傷呢?不過它們都跑了,沒有了內丹,你突破先天的時間又要推遲了!」門主微笑著道。

「師父!你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徒兒就是不服用內丹也有把握今年就能突破到先天!」那個年輕人連忙回答著道。

「嗯!你就差一個機緣,過幾天我們先去你的家鄉看一看,把恩怨了結后,我們就去陝西!」門主點了點頭道。

「謝謝!師父!」 總裁的棄婦新娘 那個年輕人高興的道。

而這個時侯,金清石從大海里鑽出來,開著越野車立即向著藍天大廈的家裡趕去。

將門窗全部鎖好后,金清石立即進到了空間裡面。

兩隻五米多長的怪獸靜靜的躺在空間里,金清石拿著黒龍寶刀小心翼翼的劈開第一隻怪獸的腦袋,然後用小刀慢慢的劃開一層層白色的粘膜,將一隻像雞蛋一樣大小,閃著土黃色光忙的內丹從腦袋裡拿了出來。

看到屍毒並沒有入侵到內丹里,金清石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金蠶拿著一個塑料桶,小心翼翼的接著怪獸留出來的鮮血,鮮血已經變成了漆黑色,金清石將內丹放到玉盒裡,然後著看著黒色的鮮血心疼的道:「金蠶!這血好喝嗎?」

「主人!這血可是大補啊!你要不要喝一點?」金蠶高興的道。

「靠!你想讓我死啊?這就是一桶毒液!恐怕只有你一個人喝了沒事!」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主人!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血液里有毒了!」金蠶連忙日月解釋著道。

「這一隻怪獸你有沒有下毒?」金清石指著爆了腦袋和菊花的怪怪獸道。

「主人!我喝了幾口血液!」金蠶弱弱的道。

「我靠!你就不能控制身體里的毒嗎?」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主人!我..我..我不是想殺了這隻怪獸嗎?」金蠶小聲的道。

「以後沒有我的命令,不要亂給我下毒!」金清石嚴肅的道。

「是!主人!」金蠶馬上大聲的回答道。 金清石劈開另外一隻怪獸的腦袋,從裡面拿出一顆像鵝蛋一樣大、黃光更加耀眼的土黃色內丹,這個時候金蠶拿著塑料桶又跑了過來,一邊接著漆黑的鮮血一邊激動的道:「主人!這顆內丹這麼大,恐怕是先天中階的靈獸了吧?」

「很有可能!要不然不會這麼兇猛!」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一顆中階內丹,足可以讓兩個人突破到先天了!主人!我們這次可是賺大了!」金蠶高興的道。

「嗯!這次你的功勞最大!那隻怪獸的屍體就給你!」金清石指站小一點內丹的怪獸道。

「謝謝主人!」金蠶一邊鞠躬一邊激動的道。

金清石將靈丹用盒子包好,從空間里一出來,馬上向著機場趕去。

一架首都航空公司的航班,剛剛關上機艙的鐵門,突然掛在機艙門口的電話響了起來,一個三十歲左右,穿著藍色制服的空姐,連忙接聽道:「您好!我是乘務長秦雨含!」

「我是程祥!現在有一個VIP的乘客正在趕過來,我們需要延遲一個小時才起飛,你跟乘客們解釋一下!」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的!」秦雨含馬上回答道,因為她知道VIP客人的重要性,就是等兩個小時也要無條件的等著!

秦雨含馬上拿起麥克風向乘客解釋著,因為京城有大霧,飛機需要延遲起飛。

飛機上的乘客們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人敢拿自已的生命開玩笑。

金清石急匆匆的趕到機場,去值班櫃檯拿到登機牌,立即從貴賓通道跑向了飛機。

「對不起!對不起!」金清石一邊抱歉的向著乘務長和空姐點著頭一邊坐在了頭等艙的座位上。

「沒關係!沒關係!這是我們應該做的!」秦雨含連忙微笑著道。

「朋友!你真牛B啊!讓三百多人等你一個人!」這個時候坐在金清石身邊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舉起大母指道。

「對不起!我是真的有急事!」金清石抱歉的道。

「你是京城那家的子弟啊?」那個年輕人小聲的問道。

「我就是一個當兵的!來這裡處理點公事!」金清石微笑著搖了搖頭道。

「你在那裡當兵?」那個年輕人點了頭道。

「武警總部!」

「哦!我叫趙石磊! 宮闈庶殺 我父親是總後勤部的趙陽部長!」那個年輕人得意的道。

「哦!」金清石平靜的點了點頭,然後拿起報紙開始看了起來。

趙石磊看到金清石並沒有跟自已所想象的那樣,激動的跟自已套近乎,反而看起了報紙,不在搭理自已,他馬上黒著臉道:「你是什麼級別?坐頭等艙是公費還是自費?」

「朋友!我是什麼級別跟你沒關係!而且我坐飛機都是自掏腰包!」金清石一邊看著報紙一邊平靜的道。

「跟我還真的關係!因為我是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監察室,監察一處的副處長!」趙石磊冷冷的道。

「哦?副處長?這跟我有關係嗎?」金清石抬起頭來微笑著道。

「你..你….你就沒聽我父親的名子嗎?」趙石磊瞪著眼睛道。

「我官太小!還真沒聽過你父親的名字!」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你叫什麼名字?什麼軍銜?」趙石磊大聲的道。

「新兵蛋子!老老實實做你的飛機!」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金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這個時候秦雨含聽到聲音,連忙走過來道。

「滾一邊去!」趙石磊立即向著秦雨含大聲的喝道。

「趙先生!請您不要影響金先生的休息!」秦雨含微微笑了一下然後平靜的道。

「你知道我爹是誰嗎?你是不是不想幹了?」趙石磊指著秦雨含大聲的喝道。

「你都不知道你爹是誰,我們怎麼能知道呢?」秦雨含微笑著道。

「臭婊子!你這是找死!」趙石磊立即瞪著眼睛大叫著道。

「我不叫臭婊子!我叫秦雨含!」秦雨含微笑著道。

「秦..秦…秦玉含?你…你…你是劍哥的老婆?」趙石磊指著秦雨含吃驚的道。

「怎麼?不像嗎?」秦雨含微笑著道。

「嫂子!對不起!對不起!我是有眼無珠!您千萬別往心裡去!」趙石磊連忙點著頭道。

「沒關係!現在是工作時間!我怎麼可能對客人有意見呢?」秦雨含依然微笑著道。

「嫂子!你就饒了我吧!都是我嘴臭!」趙石磊說完狠狠抽了自已四個大耳光。

「趙先生!請您不要影響其他客人的休息!」秦雨含皺著眉頭道。

「是是是!我保證再也不說話了!」趙石磊連忙保證道。

「金先生!非常抱歉!都是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如果你不願意跟他坐在一起,我可以把趙先生安排到別的地方去!」秦雨含抱歉的道。

「秦小姐!我是不是也是有眼無珠啊?您一客氣,我這心裡也沒底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呵!呵!呵!我是周憐惜的閨蜜!這回你心裡有底了吧?」秦雨含笑著道。

「啊?那你還做這行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在家呆著也是無聊!偶爾出來飛一飛解解悶!」秦雨含微笑著道。

「神人解悶的方法果然是與眾不同!」金清石苦笑著道。

「金將軍!你可是一位真正的大神啊!小女子在您面前那敢稱神啊!」

「雨含姐!你這是在折殺我啊!等我忙完這兩天,請您和憐惜姐好好吃一頓大餐!」

「這是必須地!要不是為了幫你的忙,怎麼可能被人罵臭婊子呢?這頓飯不請都不行!而且還要有禮物!」秦雨含笑著道。

「行!要什麼禮物儘管說!不過天上的月亮我可是摘不下來!」金清石微笑著道。

「呵!呵!呵!我要一個你親手雕刻的玉佛!跟王萌萌一模一樣的!」秦雨含笑著道。

「沒問題!」金清石立即點了點頭道。

「果然是財大氣粗啊!一出手就是幾百萬!」

「雨含姐!你就別損我了!一塊破石頭!那值那麼多錢啊!」

「少在那裡扮豬吃老虎!憐惜也要玉佛!你就看著辦吧!」秦玉含微笑著說完,轉身走回到自已工作的地方,開始幫著在大家準備著飲料。

趙石磊看著金清石,臉上立即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心中暗暗苦笑著道:「媽的!今天怎麼這麼背啊?一下子得罪了兩個大神!」 深夜十一點,飛機緩緩降落在了首都機場,金清石和秦雨含打了聲招呼,快步走出了機艙。

在接機大廳的出口,穿著白色襯衣,藍色牛仔褲的王萌萌正向著裡面張望著,當金清石的身影一出現,她馬上揮著手高興的道:「哥哥!哥哥!」

金清石看到萌萌,臉上立即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他一邊揮著手一邊跑到萌萌的身前微笑著道:「妹子!等久了吧?」

「沒有啦!我也是剛剛過來沒多久!哥哥!你剛回來怎麼又去香港了?」萌萌甜甜的道。

「哥哥的師父生病了,去香港取點葯!你父母在新家裡住得還習慣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用你的錢在小區的里買了一個檔口,然後開了一個小超市,他們現在過得很充實!」萌萌紅著臉道。

「好事啊!不過不要讓二老太勞累了,如果錢不夠就跟我說!」金清石高興的道。

「夠了、夠了!超市現在的生意還不錯,足夠他們生活的了!」萌萌連忙搖著頭道。

「你認識秦玉含嗎?」金清石突然想起那個漂亮的乘務長,既然她提起萌萌,那麼兩個人應該認識吧?

「認識啊!以前我跟雨含姐飛了一段時間,她這個人不但飄亮,而且很講義氣,跟她做事心理很踏實!」

「哦!她是不是很有背景?」

「聽說她家公是部隊里的一個大官,具體是幹什麼的我就不知了,不過所有人都比較尊敬她!哥哥!你不會喜歡上她了吧?」萌萌緊張的道。

「胡說!剛剛在飛機上她提起了你,所以我才問一下!」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雨含姐知道我有一個將軍哥哥,也問過你的事情,可能是對你比較好奇吧!」

「這有好奇的!我又不是三頭六臂的哪吒!」

「呵!呵!呵!因為你是帥哥啊!」

「都三十好幾了!還帥什麼啊!那個梁爽怎麼樣了?你謝哥可是情深深、雨蒙蒙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