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最後,我和您說句實話,邪靈在之前用中文和我說了一句話。我認為我自己將是最有可能被附身,請大家注意我的言行,一旦有異常就要提高警惕。」

聽了這三條,謝爾蓋對於於正心佩服得五體投地。

說實話,剛才伊萬外渾身都是血洞還站起來口吐奇怪口音的英文,著實嚇得謝爾蓋渾身汗毛倒豎。

看到伊萬腸穿肚爛的,竟然打趴了孤星國三個職業戰士,更是讓謝爾蓋的世界觀發生了扭曲。

不過好在於正心這傢伙比魔鬼還狡猾,竟然靠藏在袖子里的扳手砸倒了伊萬。

現在更是冷靜客觀的只把邪靈當做普通敵人,提出了一個個合理有效的辦法。這種冷靜和心理能力,就是在軍人中也是非常少見的。

在敬佩於正心之餘,謝爾蓋做得第一件事就是把手裡AK的彈匣卸了下來,並且一拉槍栓退出了槍膛里的子彈。隨後把彈匣里的29發子彈都退了出來。

他把拿著AK,把空彈匣給了一個水兵,子彈則給了大副。

如此一來這三人內即使有人被附身,依舊沒法使用槍械。

把槍鎖進槍櫃,希爾蓋從大副還有其他軍官手裡收集了槍櫃鑰匙。

眾目睽睽之下,他把鑰匙用焊槍燒化了。

接著,他命令潛艇上浮到水面,在甲板上集合眾人後,他命令把所有可以作為武器的東西都扔到海里。

那幾枚大號魚雷也被他發射到了海里去。

回到潛艇內,他啟動了備用電源,然後關閉潛艇內所有動力和主電源,並且用焊槍焊死了幾處關鍵艙室的艙門。

從現在起,潛艇只是隨波逐流了。但是被附身者也沒可能弄沉這一艘鋼鐵打造的航母了。最後,謝爾蓋把手裡的小焊槍也扔到了海里。

聯絡了上級並且報告了情況后,謝爾蓋和潛艇內眾人一起呆在了魚雷艙里。

應急的紅色燈光,照的眾人臉上一片血紅。

每個人都懷疑的互相看著身邊的人,生怕自己身邊之人會忽然被附身,並且邪惡的殺死自己。

現在眾人的恐懼比之前對抗伊萬時更為強烈。

至少那時,敵人是明確的。

而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邪靈就在看不見的空氣中,準備尋找一個目標。

於正心身邊的金上尉,瞌睡蟲和伊森也緊張的坐在於正心邊上兩三米開外的地方。

畢竟於正心如今是最容易被附身的人。而於正心一旦被附身其爆發的戰鬥力,恐怕得五六人一起上才能制服。

半個小時后,俄羅斯軍方回復了謝爾蓋。他們表示,已經讓軍艦包圍了潛艇。並且會用一艘軍艦拖曳潛艇到港口。

另外從幾處東正教教堂內找來的所謂驅魔師也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據說這些驅魔師還攜帶「東正教牧首」祝福過的聖器。

另外拘魔匣也被一艘橡皮艇里穿著防化服的俄軍士兵取走了,據說也是拿去研究了。

看來俄羅斯歷史悠久的宗教信仰,還是讓謝爾蓋的上級十分相信這件事情。

並且,信仰也讓老毛子們十分厚道,沒用導彈把這潛艇,邪靈,以及潛艇內的人炸碎成碎片去見斯大林。

聽到了俄羅斯軍方的救援,謝爾蓋心裡很欣慰。

潛艇內的水兵們和亞森主教此起彼伏的讚美上帝。

金上尉三人卻如防賊一般的盯著於正心。

於正心自己也十分緊張,但是在昏暗的紅色燈光以及悶熱的艙室中,他只覺得格外的勞累想要睡覺。

但是他忽然意識到,這種睡意很可能也是邪靈的把戲。

因此他拿指甲掐了自己一把,並且讓謝爾蓋扔一包速溶咖啡來。

謝爾蓋把一包咖啡粉扔到了於正心的身前。於正心把咖啡粉倒進嘴裡,一陣咀嚼。

那苦味就別提了,於正心被苦的表情都扭曲了。。

但是這終究是讓他失去了睡意。

站起來活動了幾下手腳,他繼續靠著魚雷架坐了下來。

這是他感覺到了一股異樣,那就是牙齒唇舌間殘存的咖啡粉似乎化出一股甜味。他奇怪的舔了舔,發現口中滿是甜蜜如分泌的味道。

接著他發現頭頂暗淡的紅色燈泡也開始發出柔和的白光。

這白光溫柔並不刺眼。但是極為光亮,一下把身邊的人都淹沒了。

等白光稍稍暗淡,於正心發現自己赤足踩在一片白色沙灘之上,近乎透明的藍色海浪拍擊純白的沙灘。

日頭高照卻不火辣,和煦的光線給人一種安心與舒適的感覺。

轉身。

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各種奇異的植物生長其中,幾棵樹上還滿是累累碩果。

水果那繽紛鮮艷的色彩,愉悅著於正心額眼目,並且勾引著他的食慾。

這美麗的一切無比真實,於正心可以感受到腳底沙子的粗糙與溫暖以及樹林里吹來清新的風。

然而這真實和美好,帶給於正心的卻是極度的恐懼。

這恐懼超越了新羅馬坦克炮對準他的一瞬間。

超越了伊萬被砸爛腦袋后,說出要附身自己的威脅。

因為於正心知道,自己不可能上一秒還處在潛艇那臭烘烘的魚雷艙里,下一秒就出現在這絕美沙灘上。

自己現在看見和感覺到的一切,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自己已經被附身了。

並且這邪靈已經起身在了自己腦海中,使得自己的五感背叛了自己。

至於自己的身體如今究竟如何,於正心根本無從得知。

也許正在瘋狂攻擊潛艇內其他人。

或者更加糟糕。

那就是控制了自己身體的邪靈,如今控制自己的身體神色如常的坐在魚雷架邊。

等到潛艇靠岸后,自己被邪靈寄居的身體,會回到孤星國。

到時候,憑藉自己的皮囊,那邪靈可以干出很多可怕的事情。 唐浩見海妖有些沉默,他很隨意的笑道:「繼續監視,時機到了,就一網打盡。」

「是。」海妖雖然擔心,可是她也只能照辦。兩天前,她就能夠透過藍海市周邊的網羅對一個青字頭和三個綠字頭進行監控了。但是他擔心唐浩抓了青字頭升級,所以她就沒說,對於唐浩知道她能夠監控到青字頭和綠字頭,她並不敢到意外。在她看來,兵神是無所不能的,洞悉到自己的一點小伎倆那還不正常。

唐浩對海妖說道;「這兩天,你訓練一下春夏秋冬,讓他們習慣協同作戰。」

「是。」海妖立刻點頭答應。

「我走了。」唐浩說著站了起來。

「我送你。」

「嗯。」

於是,海妖送唐浩出門。

看著唐浩離開了,海妖轉身往回走。上樓之後,她拿出電腦,開始給四個綠字頭設計協同作戰的戰術。四個綠字頭的能力太強,如果四人協同作戰,戰鬥力可不單單是提升四倍。

半小時后,訓練計劃制定好了,海妖便走出了別墅。

四個綠字頭已經在門外等著了,雖然四人臉上都有傷痕,但是他們的精氣神非常的足,一個個都充滿了力量。

「去後山。」

海妖說著向後山走去,四個綠字頭立刻跟上。雖然他們現在一對一的戰鬥力都超過了海妖,但是他們並不認為自己就比海妖更強大。因為他們都知道,在海妖背後,站著一個讓他們無法企及的兵神。

四個人穿過一片草地,再穿過一片灌木柵欄,來到了後山。這山上是茂密的樹木,人上山之後,很難被人發現。而且這裡有遠離人煙,就算弄出聲響,也不會被人發現。

海妖把她的計劃給四個綠字頭講解了一下,然後吻了一下四個人對訓練計劃的理解。相比較起來,綠春的理解能力更強。綠冬的理解能力最差,不過也只是相對的差一些,比普通的高手要強大很多。

於是,四個人開始了訓練。對於他們來說,這些協同作戰的本事,他們並不太擅長。不過隨著訓練的深入,他們漸漸的明白了協同作戰的好處。

這讓四人對海妖更加的刮目相看,一個二十歲的女孩,竟然有如此強大的領導能力。看來跟在兵神身邊,強大是不可避免的。

天黑之後,五個人這才下了山。

因為四個綠字頭已經足夠強大了,可是他們依然住在工人房裡。吃飯的時候,也是在工人房裡。

能夠在別墅里生活的人,只有海妖一個。

海妖吃過了飯,一個人坐在書房裡安靜的查看蠣頭鎮的監控視頻。

「咚咚。」

突然,門外有人敲門。

「進來。」

門開了,一個高大健壯的身影走了進來。

「鷹王。」

海妖沒想到是羅力,她說道:「坐吧。」

「謝謝。」

羅力坐下了,海妖給羅力到了杯茶。跟羅力相處快一年了,雖然羅力也是被唐浩抓來的,但是海妖從來沒把羅力和那些速成戰士放在一起看待。

「海老大,四個綠字頭都升級成功了?」羅力試探著問道。

「嗯。」

羅力稍微沉默了一下,問道:「他們升級之後,戰鬥力已經超過我了。」

「嗯。」海妖點了點頭,她隱隱知道羅力的來意了。

「我們這些正常的高手能升級嗎?」羅力不想繼續繞彎子了,他覺得也沒有必要。

海妖笑了:「如果我們升級,我們就成了速成戰士了。」

羅力聞言,覺得海妖的話有道理,確實是這樣的。如果他們這些正常的高手能夠通過藥物升級,那麼他們不就是速成戰士了嗎?他無聊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把事情想簡單了。」

「雖然他們升級成功了,可是他們終究是速成戰士。」海妖的語氣雖然平靜,可是卻也是安慰羅力。

「我明白。」

海妖看著羅力,說道:「不過我已經讓陸含幫忙弄點補藥,希望我們能通過正常手段強壯身體。」

羅力一聽這話,立刻來了精神,笑道:「陸醫生是個神醫,她應該能做到。」

「我也這麼覺得,不過先不要告訴老大。」海妖笑著說道。

「我明白。」羅力笑了。

海妖繼續說道:「有了他們,我們就省事多了。」

「嗯。」羅力笑道:「和海老大相比,我的城府差得多了。」

「鷹王,其實我也有點擔心他們。」海妖低聲說道。

「我會留意的。」羅力當然明白海妖說的「他們」指的是速成戰士,特別是升級之後的綠字頭。

「不過不用太明顯。」

「我明白。」羅力站了起來,說道:「我出去了。」

「嗯。」

羅力走了,海妖也站起來,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剛才她跟羅力說的話,都是心裡話。其實更讓她不放心的是已經出現了的青字頭,升級之後的青字頭就算放在當初的兵神團,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果他們弄點事情來,那可真的會掀起不小的風浪。

---

深夜,綠風來到了青冥的房間門口,抬手輕輕的碰了碰房門。

「進來吧。」

聽見房間里傳來了青冥的聲音,綠風推開了門。見青冥安靜的坐在沙發上,正等著他的到來。他關上房門,走到青冥面前。

「坐吧。」

綠風坐下了,看著青冥說道:「我偶然間發現了一個農莊,唐浩的老爸好像就在那個農莊里。」

「你確定?」綠風的目光中透出驚喜。

「還不能確定,不過也差不多了。」綠風答道。

「明天夜裡,我們去看看。」青冥說道。

「好。」綠風聽青冥要親自給他去農莊看看,他的心裡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青冥見綠風有些緊張,他不以為然的笑道:「一個二十歲的小子,就算他有什麼背景,難道組織還會怕他不成。」

「是。」綠風有些無奈,青冥從頭到尾,都不認為唐浩擁有超凡的實力。他一直認為那些失蹤的速成戰士並不是唐浩一個人所為。

「你明天白天再去那個農莊查看一下,明天夜裡,我和你一塊去。」

「是,我先出去了。」綠風站了起來。

「去吧。」

「青老大,你也早點休息。」

綠風說完,退出了房間。

走廊里非常的幽靜,在走廊的盡頭,有一個攝像頭,基本能夠窺視到走廊里一切。自從來到這裡之後,綠風偶爾看見攝像頭,他就會覺得也許會被人監控,他就有想要把酒店的監控系統破壞掉的想法。他也曾經潛入酒店的保安部,去查看過監控系統,發現監控似乎並沒有外泄的可能,他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自從來到藍海之後,綠風的精神就處於緊張狀態。明天夜裡,還要跟青冥一塊行動,他就覺得更加的緊張了。他緊張不僅僅是青冥,更重要的原因是唐浩。青冥始終不能認識到唐浩的強大,這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