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村長大叔同喜同喜,還是承蒙你和嬸子的照顧。」隨後也被請到了大廳內。

秋香嫂子和春香嫂子還有張嬸全家也帶著賀禮前來正式登門道賀,林浩峰忙迎了過去,把她們引導賓客席。

一陣馬蹄聲襲來,韓若樰連忙站起身看到,馬車穩穩的停在了大門口內,小廝把珠簾掀開,老族長面帶笑容的說道:「若樰丫頭有心了,還特意託人帶信邀請我前來。」

韓若樰笑呵呵的作輯道:「還是多謝老族長肯賞光,賣若樰的面子呢。」

韓若樰連忙請老族長坐到和村長同一桌位置,也方便照顧他。

隨後村裡些鄰居平時和韓若樰關係還不錯的都來道喜了,韓秋玉和葉芷芳母女此時正躲在家裡吃饅頭就著鹹菜呢。

「娘,我們怎麼也不去吃香的喝辣的呢。」葉芷芳狠狠的撥動著鹹菜說道:「這死賤蹄子,發達了,就忘記我們了。」

韓秋玉冷眼看著那饅頭說道:「我們今天晚上去道喜,多少要準備禮錢,那個鄭氏嘴賤的和她住在一起,到時候知道給少了,還不得宣揚著整個韓家村知道嗎,到時候我這個老臉往哪裡放。」

「娘,那我們就看著她們逍遙自在的,」葉芷芳滿眼都是恨意的說道:「那個賤蹄子,憑什麼比我們過的好。」

韓秋玉冷笑道:「閨女,這個事情得從長計議,我們已經碰了一鼻子灰,如若還貿然行動的話,到時候那丫頭可不是以前那麼好欺負的。」

隨後兩人都陷入靜默,各自想著肚子里的壞主意呢。

韓若樰這邊整個宅邸燈火通明,韓若樰早早就吩咐林浩峰準備好了很多燈籠,此時天剛剛暗,大家都開始舉杯同慶,韓若樰用蘋果和橙子弄了很多果汁,自己用人參加工了些壇酒。

席上不住的有人誇讚韓若樰做的菜肴好吃,簡直是美味,林浩峰作為陪客今天開心,喝了一杯又一杯。

「諸位,諸位,鄉里鄉親,大叔大嬸,承蒙大家一直以來對若樰和小貝的照顧,」林浩峰站在廳中間舉起酒杯說道:「我謝謝大家了!」

林浩峰今天太激動了隨後向旁邊的韓若樰說道:「若樰,我喜歡你這麼久了,你應該也明白我的心意,願意給我一個照顧你和小貝的機會嗎?」

人群里像是炸開了鍋似的討論著,這浩峰和若樰倒是很般配的。

「我一直瞧著這浩峰就是不一般的,對若樰那個是真心的好。」菊香嫂子喝著果汁說道。

胖花大嫂笑眯眯的夾起一塊雞肉說道:「如果我是若樰二話不說就答應他了,瞧著浩峰有勤快樸實的,還又知道心疼人。」

韓若樰俏臉微紅,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她,她也知道林浩峰對她和小貝一直很好,但是感激不代表就是喜歡啊,她輕輕的把浩峰推的坐在凳子上面說道:「浩峰,你喝醉了,先休息會把。」

林浩峰喝醉了誤以為韓若樰是不好意思答應他,還關心的扶著他坐在凳子上,不禁心裡更加的愉悅了幾分。

一雙憤怒的眼睛恨不得把林浩峰深剜了,容初璟得到洗邑的傳送的消息后,立馬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沒有想到看到的第一幕既然是深愛的女子被其他男人表白的場景。

韓若樰方才纖纖玉手扶住林浩峰的手臂,容初璟已經動了要廢掉他那隻胳膊的想法。

大家酒足飯飽后,就一一告辭了,留下一片杯盤狼藉,鄭氏開始慢慢收拾著。

韓若樰連忙阻止道:「鄭嫂,你也忙了一天了,趕緊回房歇息下吧。」

「沒事,若樰,就這點小活哪裡算事,你還是先去照看下浩峰吧!」鄭氏指了指旁邊倒在桌子上的林浩峰說道。

韓若樰看了看后說道:「也好,我先扶他去廂房休息。」

「狗娃子,快過來幫姑姑一起扶下。」韓若樰看了看林浩峰,韓若樰小心的駕著林浩峰,林浩峰迷迷糊糊還是有意識的連忙掙脫道:「若樰,沒事,我沒有喝醉呢,我自己還可以走呢。」

韓若樰無奈的看著林浩峰喝醉酒像孩子似的耍著小性子,輕聲安撫道:「好,我知道你沒有喝醉,現在我扶你去廂房歇息下行嗎?」

許是韓若樰的聲音太魅惑,林浩峰乖乖的任由韓若樰拉著往廂房走去。

韓若樰扶著林浩峰走進了西廂房,狗娃子也緊隨其後舉起蠟燭,放置一旁道:「若樰姑姑,你是不是也喜歡浩峰叔叔啊?」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麼呀。」韓若樰笑著說道,隨後把林浩峰扶靠在床榻上.

狗娃子也機靈的拖鞋道:「若樰姑姑,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呢。」

韓若樰笑了笑坐在旁邊的凳子上自顧飲了杯茶道:「人小鬼大!」

狗娃子吐了吐舌道:「若樰姑姑,我先去找貝兒了,不和你說了呢。」

韓若樰示意點了點頭,狗娃子跑的飛快的走了,韓若樰幫忙林浩峰蓋好被子后,熄滅了蠟燭,便也走了出去。 酒桌上眾人把酒言歡,開懷暢談,不亦樂乎。

「方哥,我敬你一杯,自從你離開龍組之後我們兄弟可是想念不已,做夢都想著跟方哥一起把酒言歡,一起喝個痛快啊。」王風一笑,端起酒杯,說道。

「是啊,兄弟們都很想念方哥,我也敬方哥一杯。」張羽也是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一起敬吧,哈哈。」石破軍也端起了酒杯,笑著說道。

方逸天一笑,說道:「雖說我離開了龍組,但兄弟永遠是兄弟,來,幹了。」

「等等,」小刀這時開口說道,「你們要敬這個混蛋怎麼說也得要一個個來不是?一起敬太沒意思了,來,你們一個個來。王風先來。」

「我靠,小刀,你是想把我灌醉啊?不要以為你酒量大就在這裡猖狂,行行,我先跟王風他們一個個喝,一會兒兄弟們輪番上陣,我就不信今晚整不到你丫的。」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大哥,你這太不厚道了吧,居然聯合這麼多人一起對付我……」小刀訕訕一笑,而後說道,「要不這樣,小猛你跟我一起,咱倆人聯合起來還真是不怕你們。」

「喲,這口氣挺大的嘛。敢情是你欺負大嫂在場龍大哥不敢發話還是怎麼著?」方逸天笑著說道。

「我說逸天,你別多話,先跟王風他們喝了。少把事情往我身上扯。」龍嘯天笑了笑,說道。

「好,那麼王風張羽還有石頭,我跟你們一人干一杯。」方逸天笑著,拿起了酒杯便是輪個敬酒起來。

小刀則是笑呵呵的給方逸天倒酒,連續三杯下去方逸天仍是面不改色,笑著說道:「你們三個也該敬敬小刀了,這傢伙可是個酒桶子,你們使勁敬,不怕。」

「我靠,大哥,就算是報復我也是該你上陣吧?車輪戰有啥意思。」小刀笑了笑,說道。

「用不著我上陣,老六都還沒發話呢。老六,一會兒你直接跟小刀對吹,讓他見識見識誰才是狠人。」方逸天看向了古老六,說道。

「哈哈,不敢不敢,刀哥可是猛人,跟他對吹就是找虐。不過我還是敬刀哥一杯吧。」古老六一笑,說道。

在古老六的帶頭之下,很快王風他們便是一個個的跟小刀喝了起來,不過小刀酒量那可是沒得說的,連續的乾杯之下依舊是面不改色,豪爽之極。

「逸天,接下來你是準備返回天海市還是怎麼著?」龍嘯天跟方逸天喝了一杯,便開口詢問道。

「恩,要回去天海市。慕容家族的那位老爺子八十大壽就在這兩天,慕容威肯定會回去,因此我當然要回去天海市。」方逸天點頭說道。

龍嘯天應了聲,說道:「如果需要我這邊什麼幫助的就儘管開口。」

「哈哈,區區一個慕容威用不著興師動眾,依我看大哥你還是找個時間帶嫂子出去旅遊旅遊,或者趕緊要個孩子吧。嫂子你說是吧?」方逸天一笑,看向了章曉茹,說道。

章曉茹臉色微微一紅,笑了笑,說道:「你大哥他啊就知道忙,哪有時間要孩子?有孩子了估計也是忙得焦頭爛額都照顧不了孩子。」

「所以我說嘛,有時間大哥也該放鬆放鬆了。」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再過幾年看看吧,那時候有合適的機會我也就先退出龍組了。」龍嘯天說道。

「小方,你也別說你大哥。倒是你,你也該成家了,總不能這樣弔兒郎當的。對了,雪兒是在天海市吧?」章曉茹問道。

「對,雪兒在天海市,藍老爺子也是在天海市。」方逸天點頭說道。

「雪兒可是好女孩,你可不能辜負她。我還想等著喝你們喜酒呢。」章曉茹笑著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目光一瞥,注意到身邊坐著的冷夢瑤臉色有點不自然,他禁不住苦笑了聲,看來在冷夢瑤面前談論自己的其他女人還真不是個明智之舉。

「哈哈,先不說這些,來,大哥大嫂,我敬你們一杯。」方逸天一笑,說道。

龍嘯天夫婦笑了笑,便是與方逸天對敬了一杯。

緊接著,酒桌上的氣氛開始濃烈了起來,開始形成了兩邊人馬在猜拳喝酒,小刀與劉猛一邊,王風他們三個龍組成員與古老六聯合一起,兩邊人馬猜拳喝酒,這下酒桌上的酒消失得更是快速。

一會兒的功夫便是喝掉了六七瓶茅台酒,而酒桌上一個個人依然是在興頭上,酒沒了繼續叫,喝得不亦樂乎。

晚上十一點半鐘,這場酒席才落下帷幕。

方逸天微微有六七分的醉意,而小刀與劉猛兩人顯然是喝高了,醉意不淺,不過王風他們那邊,出了古老六沒有倒下之外他們三人已經倒下,可見小刀與劉猛兩人也的確生猛,兩人對抗四人,他們兩人雖說醉了但還不至於倒下,而王風他們三個龍組成員則是直接趴在了桌上。

最後結賬的時候方逸天本要是去付錢,卻是被古老六執意攔下,古老六說什麼也要付賬,方逸天也只好任由他去付錢結賬。

接著,方逸天、龍嘯天與古老六將王風他們三人扶著朝外走,小刀與劉猛兩人倒也是還能走,不需要人扶。

走出去后古老六說道:「方哥,龍大哥,他們就交給我吧,我會安排他們去休息的。」

「好,那麼就麻煩你了。」方逸天說道。

「麻煩什麼,說這話太客氣了。」古老六一笑,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看向小刀與劉猛,問道:「你們兩人都還行吧?」

「大、大哥……你放心好了,我沒事……今晚被老六這傢伙陰了,他高手啊,喝酒跟喝白開水一樣……」小刀開口說道。

「是啊,今晚不能幹翻大哥真是夠遺憾的……」劉猛也心有不甘的說著。

「媽的,敢情你們還想把我干翻啊。趕緊去酒店休息吧。」方逸天笑罵了聲,而後對著古老六說道,「老劉,那麼你跟小刀他們先去酒店休息吧。王風他們你照顧一下。」

「恩,沒問題。方哥龍大哥你們也去休息吧。」古老六說著便是伸手攔下了幾輛計程車,將王風他們扶進了車子里后便跟方逸天他們道別。

最後,只剩下龍嘯天夫婦與方逸天冷夢瑤四人。

「大哥大嫂,你們也回去吧。我把夢瑤送回去就行。」方逸天一笑,說道。

「好,今晚也是喝多了,回去了好好休息。」龍嘯天點頭說著。

而後龍嘯天便是坐上了開來的轎車,與章曉茹一起告別了方逸天冷夢瑤,驅車離開。

夜風吹來,帶著絲絲涼意,初秋的京城已經是有點冷,特別是晚上過後涼風襲人。

方逸天縮了縮身子,看著身邊臉頰微微酡紅的冷夢瑤,笑著說道:「走,我送你回去。今晚你也喝了不少酒吧?」

冷夢瑤此刻那張冷艷的臉上染著點點醉紅,更是多了一絲嫵媚誘人的韻味,緊身裙的包裹之下性感成熟的身段越發顯得水嫩嬌柔,有著一股濃濃的女人味道,實在是魅惑人心。

「怎麼,難道你只是送我回去而已嗎?」冷夢瑤眨了眨眼眸,眼波流轉間盯著方逸天,笑著問道。

「當然不是,好像今晚我沒地方睡啊,要不就在你那裡借宿一晚吧。」方逸天一笑,說道。

「沒問題,不過你睡客廳。」冷夢瑤嬌艷一笑,說道。

方逸天笑著摸了摸鼻子,伸手扶著冷夢瑤的身子朝著車子方向走去,說道:「只要能留在你房間中,睡客廳我也認了。」

「哼,只怕你不會老實……」冷夢瑤白了方逸天一眼,在方逸天的攙扶下她的嬌軀微微朝著方逸天的懷中縮了進去,感受著方逸天懷抱的溫暖般。

兩人坐上了車子,方逸天啟動轎車,驅車朝著冷夢瑤居住的佳苑小區飛馳而去。 黑暗裡一雙俊眸冷冷的盯著床上的林浩峰,該死的,既然敢打他心愛的女人的主意,我看是活膩了!

容初璟暗自菲薄道,到底在猶豫什麼,一刀解決下去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容初璟既然一想到韓若樰和韓小貝因為失去林浩峰以後痛苦的樣子,手裡的匕首又縮了回來。

「吱呀!」門猛的被打開,容初璟連忙尋了一個位置躲起來。

韓若樰端著一碗薑茶走了進來,在推開門的時候韓若樰就感覺到了房間有一股殺氣。

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連忙四處看了看,在沒有看到異樣后把自己手中的蠟燭輕放在桌子上

隨後把薑茶端到林浩峰的枕邊,柔聲說道:「浩峰,喝完這杯醒酒茶再睡。」

林浩峰迷迷糊糊的回應著,韓若樰小心的喂完了林浩峰一碗薑茶,她也知曉今天若不是因為她的緣故,這林浩峰也不會喝這麼多酒,她有點於心不忍,便回廚房菜煮了一碗醒酒生薑茶。

容初璟躲在暗處看的真真切切,周圍散發出一層冷氣,韓若樰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她總覺得還有什麼人在這房間一樣。

韓若樰把碗收拾了下便把門帶上走了出去,看了看四周這個院子大門鎖上,高牆的話除非是輕功高手,不然很難有人能走進來,韓若樰本就是一個現代人更不會相信什麼輕功之類的無稽之談了。

待韓若樰走後,容初璟看了看早已熟睡在床上的林浩峰說道:「哼!臭小子,且留你一條狗命。」說罷便飛身從高牆上面穿了出去。

忙碌了一天,韓若樰收拾好后也躺在了床上,現在由於買了這宅邸,身上銀兩所剩無幾了,便想著那後山的藥材差不多也快好了,如今她的葯屋搬到了更好更大的場所,她得抓緊時間研製些美容藥膏了。

次日一大早,韓若樰就早早的起來了,開始餵食馬棚里的颶風,想著今日用完早膳就往後山上去看看。

「若樰,我……」林浩峰剛從院子里走過來,看著正在馬棚里抓著草的韓若樰。

他吞吞吐吐的說道:「若樰我昨日沒有做什麼失敬的事情吧?」

韓若樰把一把嫩綠的草塞到颶風的嘴裡突然惡作劇的說道:「昨日,你可是做了很多大不敬的事情呢。」

「什麼,若樰,你也知道我……」林浩峰滿臉通紅的支支吾吾道。

「哈哈哈,」韓若樰手裡晃動著一根草道:「浩峰,我都是逗你呢,你昨日喝醉后便睡著了。」

林浩峰摸了摸後腦勺,怪不好意思的說道:「昨天就麻煩你了。」

「無事,你還沒有用早飯吧,鄭嫂正在廚房煮稀飯呢,吃了再回去吧。」韓若樰看了看廚房升起的裊裊炊煙道。

「不,不吃了,我還有點事就想先回去了。」林浩峰連忙擺手告辭道。

走在路上,林浩峰一陣懊惱,昨天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喝斷片呢,幸好沒有出大囧事,不然在若樰面前還怎麼呆的下去呢。

「娘親,你幹嘛笑得那麼開心呢。」韓小貝難得也起的大早,許是剛搬到一個新的屋子還有點認生不習慣呢。

「乖兒子,今日怎麼這麼勤快,起的這麼早呢。」韓若樰避開話題,打趣的問道。

韓小貝嘟嘟小嘴說道:「娘親,不是你講的嗎,早睡早起對身體好。」

「來,來,來,快來吃早飯了。」鄭嫂站在大堂門口招呼道。

狗娃子連跑帶奔的跑過來說道:「娘,你這嗓門咋就這麼大呢,在茅房都差點被你震倒了。」

「你這熊孩子,吃飯時候瞎說些啥呢。」鄭氏作勢要用筷子打狗娃子的頭。

狗娃子連忙跑到韓若樰的身後,尋求保護的說道:「若樰姑姑,救我,我這到底是不是親媽生的啊。」

韓若樰笑了笑,鄭嫂看見后把筷子放下了,招呼大家坐下,這是在這新房子吃的第一頓早飯。

「狗娃子哥,我看是你不聽話,盡惹的伯母生氣呢。」韓小貝邊啃著餅邊幫腔道。

鄭氏一聽,心裏面立馬舒坦了不少,彷彿得到共鳴似的指著狗娃子說道:「瞧瞧你,還沒有人家小貝一半懂事呢。」

狗娃子扒拉著幾口稀飯說道:「娘,在你眼裡別人家的娃都是好的,誰見過這麼埋汰自己兒子的。」

一頓早飯就在鬥嘴中結束了,鄭氏邊收拾碗筷邊說道:「午膳你們吃些啥,到時候和我說,我來做。」

「鄭嫂,我中午就不在家吃了,等會得去後山看看,好些日子沒有去打理了,今天得去除除草什麼的。」韓若樰站起來也一邊幫忙收拾說道。

「行,那讓狗娃子跟你一起去,這小子在不幹點活,身上得閑出毛病來了。」鄭氏看了看狗娃子說道。

「娘親,我也要去!」韓小貝說道,韓小貝就想著趁這個機會和狗娃子哥一道去溜達呢。

韓若樰瞧中了他那心思,也沒有說破道:「行,你們去的話別亂跑就行。」

狗娃子自告奮勇的去馬棚牽著颶風,個頭都還沒有颶風高呢,那滑稽的樣子,讓鄭氏看到了又好氣又好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