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子果然是牙尖嘴利,我們直接出手,將他殺了!」玄北怒道。

其他三人皆是點了點頭,充滿殺機的目光鎖定住蕭凌,隨後,他們身形一閃而過,便出現在蕭凌四周,旋即,他們全部一槍暴刺而出。

咻!

滔滔不絕的槍勁瘋狂涌動,玄門四傑手上的四柄百年朝鳳槍不斷舞動,衍化出無數槍花,猶如傾盆大雨一樣,朝著蕭凌周身要害鋪天蓋地地席捲而去。

這些暴雨般的槍法攻擊,在蕭凌瞳孔之中倒映著,他握緊了無鋒劍,漆黑的眸子有著濃濃的戰意,這樣的對手,才值得他認真對待!

蕭凌八門遁甲激活兩門,渾厚的力量在體內涌動,旋即,他身形暴掠而出,手持無鋒劍朝著這些攻勢轟去。

「劍心通明!」

蕭凌暴喝一聲,無鋒劍橫掃而過,霸道凌厲的劍氣從無鋒劍上呼嘯而出,將那些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槍花轟去,直接將這些槍花全部湮滅!

咻!

擊破這些槍花后,蕭凌身形暴掠而出,猶如鬼魅一樣出現在玄北身軀,一劍朝著玄北的腦袋砸去。

感受到霸氣席捲全身,玄北身軀一震,臉色凝重無比,立馬知曉蕭凌的攻勢必定恐怖如斯。

旋即,玄北不敢有絲毫猶豫,手中的百鳥朝鳳槍暴刺而出,攜帶著崩山之勢,轟在了無鋒劍身上。

鐺!

無鋒劍與百鳥朝鳳槍轟撞在一起,頓時間,火花四濺,狂暴凌厲的元氣波動席捲開來,使得周圍的大地開始坍塌下來。

玄北握著百鳥朝鳳槍的手忍不住劇烈顫抖起來,虎口流出鮮血,這無疑使得他臉色狂變,眼中有著驚駭之色。

在與蕭凌短兵相接后,玄北才明白蕭凌肉體爆發出來的力量,太過撼人心魄!

「此子力量霸道至極!我們切不可分開對他出手,要不然,我們會吃大虧!」玄北喝道。

其他三人聞言,眼中有著凝重之色,他們看到了玄北虎口出血,立馬明白在那一瞬間,玄北在蕭凌的攻勢下,已經吃了虧。

「我們一起出手!」

玄東暴喝一聲,再度朝著蕭凌殺來。

咻!

其他三人也是身形一動,齊齊出手,朝著蕭凌發起凌厲的攻擊!

鐺!鐺!鐺!

面對玄門四傑眼花繚亂的槍法攻擊,蕭凌從容淡定,手持無鋒劍不停抵擋起來,將這些攻擊全部擋住。

「他的劍法大開大合,卻能夠做到防禦滴水不漏,真是不簡單!」玄西凝重道。

玄門四傑現在才明白,蕭凌有底氣與他們交手,完全是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要不然,也不會不懼怕他們四人。

轟!

玄門四傑在天空當中與蕭凌交戰,難解難分,使得圍觀的強者們忍不住咽了一下唾沫。

「蕭凌,他真的是二星武宗嗎?」有人震驚地問道。

沒有人回答他,因為這種越級戰鬥,太過少見了。

蕭凌以二星武宗的實力,力戰成名已久的玄門四傑,這太過撼人心魄。

「該死。」

天影咬牙切齒,他請出玄門四傑,可是花了極大的代價。

現在,玄門四傑一時半會拿不下蕭凌,這使得天影心裡越加不安,甚至他的身軀都有點微微顫抖。

「早知如此,我就應該將蕭凌殺死。」天影內心咆哮道。

在空地上面,章雨馨與吳凡看著蕭凌與玄門四傑激戰,他們兩人非常擔心,因為玄門四傑的鼎鼎大名他們聽說過,那可是相當強悍的存在。

蕭凌能夠力戰玄門四傑,這無疑使得章雨馨與吳凡越加崇拜蕭凌。

「此子非常邪門,我們必須全力出手,才能夠將其擊殺!」玄東凝重道。

其餘三人紛紛點了點頭,身形一動,重新匯聚在一起,目光死死盯著蕭凌,眼中有著羞怒之色。

玄門四傑同時出手,卻拿不下一個少年,這個消息若是傳到玄槍老祖耳朵裡面,不僅是他們顏面盡失,就連玄槍老祖也要丟了臉面。

因此,無論如何,玄門四傑都必須殺死蕭凌。

「玄門槍法,百鳥出!」

玄門四傑同時出手,舞動起手中的百鳥朝鳳槍,凝聚出一道道槍氣,這些槍氣衍化成一隻只小鳥,朝著蕭凌飛掠而去。

嘩!

看到玄門四傑施展玄門槍法,在場的武修們皆是嘩然起來,玄門槍法可是地階中級武技,一旦修鍊到圓滿,堪比地階高級武技。

不僅如此,玄門槍法是玄槍老祖的絕學,據說,玄槍老祖已經將玄門槍法修鍊到圓滿地步,憑藉著玄門槍法,擊敗了不少強敵,甚至還擊敗了七星武宗!

現如今,玄門四傑同時施展玄門槍法,眾人覺得蕭凌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蕭凌抬起頭來,望著從四面八方飛掠而來的鳥兒們,眼中充滿凌厲之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將無鋒劍拿了起來。

「獨步九劍,最後一式,疾風九劍!」

蕭凌暴喝一聲,無鋒劍連續揮動九劍,這九劍非常玄妙,竟然引動了颶風,衍化為九道由霸道劍氣組成的颶風,朝著這些鳥兒席捲而去。

轟!

疾風九劍與玄門槍法轟撞在一起,狂暴的元氣波動席捲開來,發出一聲聲劇烈的爆炸聲,使得這片天地空間扭曲開來,甚至出現了空間破碎的場景。

「什麼!」

隨著兩者繼續對碰,玄門四傑臉色立馬劇變起來,因為那些槍氣凝聚出來的鳥兒直接被颶風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絞碎。

「都給我敗吧!」

蕭凌輕笑一聲,無鋒劍一揮,掌控著九道颶風,轟向玄門四傑。

轟!

玄門四傑立馬手持百鳥朝鳳槍抵擋九道颶風攻勢,只不過,他們只是稍微抵擋了一下,立馬知曉疾風九劍他們根本無法抵擋。

旋即,玄門四傑身形暴掠,想要躲避蕭凌的攻勢,只不過,這些都是徒勞的,那九道颶風呼嘯而過,立馬轟在了玄門四傑身上。

噗!噗!噗!噗!

四道鮮血從玄門四傑嘴中狂噴而出,在蕭凌的強悍攻勢下,他們受了重創,氣息萎靡不振,從天空當中急速墜落下來。 轟!

玄門四傑從天空極速墜落下來,最後狠狠地轟撞在大地上,使得大地都為之劇烈顫抖起來,頓時間,一道道蜘蛛網般的裂紋蔓延開來,形成四個深坑,玄門四傑攤在深坑當中,渾身鮮血淋漓,顯得極為凄慘。

嘶!

看到玄門四傑慘敗,匯聚在外圍的強者們倒吸一口冷氣,望著蕭凌的目光當中充滿了驚駭之色,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玄槍老祖的四個得意門生,竟然直接慘敗在蕭凌手上。

要知道,蕭凌不過二星武宗,而玄門四傑可是貨真價實的四星武宗,聯手起來,就算五星武宗都可以擊敗!

然而,最後玄門四傑還是不敵蕭凌,被蕭凌直接打成重傷。

「玄門四傑,敗了!」

天影忍不住倒退一步,臉龐忍不住扭曲開來,三番五次的在蕭凌手裡吃癟,他自傲的尊嚴,已經被蕭凌摧毀得支離破碎。

咻!

擊敗玄門四傑后,蕭凌身形暴掠而出,衝下地面,手持無鋒劍,直接揮出四劍。

四道凌厲霸道的劍氣凝聚而出,朝著玄門四傑轟去。

如今玄門四傑戰力全無,只能眼睜睜看著四道劍氣呼嘯而來,他們雙眼之中,終於是露出恐懼的神色。

「蕭凌竟然要殺玄門四傑!他難道不怕玄槍老祖報復嗎?」

看到蕭凌對著玄門四傑痛下殺手,在場的眾人露出震驚之色,要知道,玄槍老祖門下只有四個弟子,若是四個弟子被斬殺,那麼玄槍老祖就變成了孤家寡人,以玄槍老祖的性子,根本不會放過蕭凌。

同時之間,眾人也對蕭凌的殺戮果斷感到敬畏,有如此膽量,只要成長起來,必定是一方雄主。

噗!

四道劍氣準確無誤地轟在玄門四傑身上,猶如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直接將玄門四傑擊殺。

望著玄門四傑被當場擊殺,全場皆是寂靜起來,看向蕭凌的目光充滿了畏懼之色。

蕭凌解決了玄門四傑,用血龍將玄門四傑的屍體焚化成血氣,偷偷用煉獄血珠吸收掉,隨後將玄門四傑的納戒以及百鳥朝鳳槍收了起來。

「天影,你找來的幫手,似乎並不怎麼樣啊?」

蕭凌偏過頭來,漆黑的眸子盯著臉色扭曲的天影,冷笑道:「現在,你還有什麼手段,就儘管使出來。要不然,你的性命我要了。」

感受到蕭凌充滿殺機的目光投來,天影身軀一震,猶如墜入冰窟一樣,終於是緩過神來,額頭有著冷汗流下。

蕭凌毫無顧慮擊殺玄門四傑,也就代表著,蕭凌絕對不會礙於他是晨曦商會的少主而饒過他。

天影明白自己已經與蕭凌是不死不休的結局,不是蕭凌死,那就是他亡。

現在玄門四傑被蕭凌擊殺,天影身旁根本沒有帶其他人。

因為此次針對蕭凌的行動,完全是天影一意孤行,他根本不好意思在晨曦商會提起,省得被其他姐弟嘲笑。

就是因為一條手臂被蕭凌廢的事情,天影已經在晨曦商會內被許多人當做笑柄。

「蕭凌實力強悍,我絕對不是對手。」

天影心中暗道:「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等回到晨曦商會,大不了將消息告訴父親,讓他定奪。我就不信,他們不對蕭凌身上的秘密感興趣。」

想到這裡,天影心思一動,默默將一張逃遁符握在手心,開始注入元氣。

「天影,這次我絕對不會讓你逃走了!留在這裡吧!」

蕭凌目光看著天影手心,眼中涌動著凌厲之色,他知道天影要做什麼,因此,他也不給天影催動逃遁符的機會,身形一動,手中的無鋒劍一揮,凝聚一道道威力霸道的劍氣,朝著天影籠罩而去。

「蕭凌!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天影臉色劇變,身形暴退,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絕對抵擋不住蕭凌的攻擊,若是抵擋的話,下場不會比玄門四傑好到哪裡去。

只不過,蕭凌根本不理會天影,攻勢緊緊逼著天影,使得後者眼中露出暴怒與不甘!

想當初,蕭凌在天影眼裡只不過一隻螻蟻,隨意間就可以捏死。

現在蕭凌成長起來,成為了一頭洪荒猛獸,而他卻成為了螻蟻,可以任由蕭凌捏死,這個轉變,實在讓天影難以接受。

轟!

數道劍氣終於轟在天影身上,爆發出狂暴的力量在天影身上瘋狂席捲,使得後者發出痛苦的慘叫聲,直接從天空當中被轟在地面上,濺起大片塵囂。

「晨曦商會的少主,蕭凌竟然也不放過!」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他們可真的被蕭凌嚇到了,以蕭凌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算是某個超級強者的兒子在面前,蕭凌也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擊殺。

咻!

就當眾人認為蕭凌將天影擊殺的時候,一道狼狽的身影從塵囂內飛掠而出,直接跑進了通天山脈的空地內。

「天影,沒死!」

看到那道狼狽人影后,在場的眾人皆是微微一愣,目光看去,只見天影渾身衣服破破爛爛,露出了一件散發著淡淡青光的軟甲,顯然這件軟甲是不凡之物,天影沒有在蕭凌這一擊死掉,完全是這件軟甲救了天影。

「哈哈!蕭凌,你沒有想到吧!」

天影狂笑起來,臉色有點猙獰,道:「從你擊敗玄門四傑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會對我出手!所以,我開始施展逃遁符,這只是假象!為得就是讓你掉以輕心!」

「你認為能夠必殺我,卻怎麼也沒有料到我穿了六階玄器妖金軟甲!妖金軟甲足夠抵擋住你的攻擊,然後我就趁你不注意的時候,來到空地這裡!這片空地不允許廝殺,所以你殺不了我!不僅如此,我在這裡的消息會傳到晨曦商會,晨曦商會的人見我出現危機,必定不會袖手旁觀!到時候,你就根本殺不了我!」

「蕭凌,你想殺我,你卻每次又殺不了我,這種滋味如何?」

天影臉色猙獰無比,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雖然妖金軟甲抵擋住蕭凌的攻勢,但那劍氣殘留下的狂暴能量,瘋狂地破壞著天影的肉身,使得天影受了重創,氣息萎靡不振起來。

蕭凌默默看著天影,看著天影醜惡猙獰的嘴臉,他雙手握拳,這一次他又大意了,竟然讓天影鑽了一個空。跑到了空地上面。

在這片空地上,不能廝殺,一旦廝殺,守山人就會出手鎮壓。

蕭凌有一點衝動,恨不得衝上去,直接將空地上天影擊殺。

到時候,守山人若是出手鎮壓他,他就可以將古薰拉出來,幫他擋住守山人。

這個念頭在蕭凌腦海一閃而過,旋即被蕭凌排除了。

因為天影實在不值得蕭凌冒險,先不說古薰能不能擋住守山人,他也不想讓外人摻和到他與天影的恩怨當中。

再說了,若是將古薰從聖碑里放出來,這無疑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暴露了聖碑,到時候,那些蟄伏起來的強者知道他身懷重寶,必定會紛紛出手!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蕭凌很明白。

「章雨馨,吳凡,看住他,不能讓他施展逃遁符就行了!」蕭凌暴喝道。

雖說蕭凌不能衝進去將天影親手殺了,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其它辦法整死天影。

聞言,章雨馨與吳凡兩人沒有絲毫猶豫,身形一動,來到天影身旁,將天影死死盯著。

他們兩人的性命都是蕭凌救下的,就算蕭凌叫他們出手擊殺天影,他們也會立馬出手將天影殺了。

「你們兩個沒有必要盯著我,我現在身負重傷,根本催動不了元氣。」

天影冷眼盯著章雨馨與吳凡,道:「我告訴你們兩個人,你們跟著蕭凌,必定不會有好結果。就算是我死了,雲劍宗也會步我後塵!」

「蕭公子是我們的恩人,就算他現在叫我們殺你,我們也會立馬執行。」章雨馨冷聲道。

章雨馨見到蕭凌看著天影的目光非常痛恨,她心中的情緒也很糟糕,想要為蕭凌分憂,將天影解決了。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吳凡喝道。

看著章雨馨與吳凡如此幫助蕭凌,天影眼中充滿了怨毒之色,空地內部雖然不允許廝殺,卻沒有不允許章雨馨與吳凡盯著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