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每個爹都送一瓶虎鞭酒!大家這回滿意了吧?」金清石笑著道。

「只能滿意一半!如果我們五個人也有一瓶,那就十分滿意了!」老廣搖了搖頭道。

「你以為虎鞭是狗鞭啊?滿大街都是!」金清石瞪了一眼老廣道。

「我不管滿大街是虎鞭還是狗鞭!反正你要給我準備一瓶壯陽酒!」老廣理直氣壯的道。

「要不我把虎鞭直接移植到你的身上怎麼樣?保證讓你虎虎生風!」金清石笑著道。

「只要生出來的孩子不是人頭虎,移植就移植!」老廣認真的道。

「滾一邊去!」金清石鬱悶的道。

大家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馬上回到了空間里,金清石一直睡到了下午,才跑到崔老闆那裡。

崔老闆已經準備好了六張虎皮、二百多斤的虎骨、二十條虎鞭、三十隻熊掌和近六百多斤的各種野味肉。

「崔老闆!麻煩你把這些東西送到賭場三樓的308房,然後我把錢付給你!」金清石看著這些東西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我馬上給您送過去!不過有人已經付過錢了!」崔老闆連忙回答道。

「哦?是賀雲龍嗎?」

「龍哥中午送過來一百萬,讓我有多少收多少!還特別叮囑過我,一定不能收你們的錢!」

「嗯!那麻煩崔老闆繼續幫我收著!」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是是是!這兩天還會有不少貨送過來!個個都是上等的好貨!」催老闆連忙回答著道。

這個時候一輛國產的比亞迪S6停在了大排擋前,賀雲龍從車上跳了下來,快步走到金清石的身邊微笑著道:「首長!這些貨還滿意嗎?」

「嗯!都是上等的好貨!你小子挺有錢啊!一出手就是一百萬!」金清石笑著道。

「這那是我的錢啊!趙董知道大家喜歡吃野味,這是他送給大家的見面禮!」賀雲龍苦笑著道。

「百萬的見面禮?這個趙偉出手挺大方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首長!趙董雖然脾氣不太好,可是骨子裡有東北人豪爽和義氣!這點野味還真不是什麼大禮!」賀雲龍小聲的道。

「嗯!這事我讓你馮哥來處理!晚上幾點吃飯?」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晚上六點!就在賭場二樓的餐廳里!」

「大其力那邊有什麼反應嗎?」

「我剛從那邊回來,依萊失蹤的消息已經傳過來了,聽說老七紮波回到了大其力,正暗中指揮著!」

「你能找到他的藏身地點嗎?」

「我已經派人過去暗中調查了,扎波有兩個愛好,一是賭二是嫖!我想信他很快就會露面的!不過最好能把他引出大其力,否則很難抓到他!」

「你先找到他的藏身點,到時候我們再好好商量一下!」

「好的!」

賀雲龍開車將金清石送回到賭場的賓館里,然後直接坐在電梯來到了五樓的寫著董事長的辦公室里,一個四十歲左右,身高180、理著短寸、身材魁梧、穿著一身藍色西裝的中年人坐在一張紅木辦公卓的後面正看著股票,賀雲龍一進門馬上微笑著道:「趙董!我回來了!」

「嗯!大其力鎮那邊什麼情況?」趙董點了點頭道。

「那裡的幾家賭場開始用跳脫衣舞來吸引賭客,還免費贈送一克海洛因!賭客比以前多了一些!」賀雲龍連忙回答道。

「寮國可是出美女的地方!用美人計我們更有優勢!不過在我的地盤上可以吸毒,但絕對不能販毒!抓住一個槍斃一個!」趙董冷冷的道。 「董事長!現在內地的賭客還沒有從陰影里走出來,我們是不是可以效仿拉斯維加斯那樣,只要來到賭場就免費給二十元籌碼呢?」賀雲龍想了想道。

「我也想過這個辦法,可是這裡的窮人太多了,如果這樣每天至少有上萬人過來拿免費的籌碼!如果只是搞個十天半個月的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可是長期搞下去,賭場的鐵門檻都被磨平了!」趙董搖了搖頭道。

「要不我帶人過去給那五家賭場放把火吧!」賀雲龍小聲的道。

「不行!我們已經處在風頭浪尖上了,要不然糯康也不會綁架我們的客人!現在最要緊的是幹掉糯康,這樣大其力的賭場就沒人保護了,在這片混亂地帶,沒有武裝保護怎麼可能生存下來呢?」趙董道。

「董事長!金先生已經知道了你買下了那些野味送給他們做見面禮,不過他好像並沒有在意這些東西!」

「金先生可是一個將軍!怎麼可能把這些東西放在眼中呢?我這只是先試探一下他們的反應!這叫投石問路吧!」趙董微笑著道。

「問路?」賀雲龍疑惑的道。

「如果他們貪錢,以糯康的手段一定會擺平他們!如果糯康知道我們在背後幫他們,你說糯康會放過我們嗎?雖然我們不怕這隻瘋狗,可是我們的產業怎麼辦?」趙董解釋著道。

「董事長!那你還約他吃飯?就不怕傳到糯康的耳中嗎?」賀雲龍道。

「糯康可以打劫,可以收保護費,更可以殺那些緬甸、寮國、泰國人,可是他不該殺我們中國人!我們雖然不能直接同糯康火拚,卻可以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這次專案組就是抓不到糯康,我們也要想辦法將他幹掉!」趙董咬著牙道。

「我找了糯康很久,就是沒有發現他的蹤跡,這個傢伙到底躲到那裡去了呢?」

「你帶著專案組開始清理糯康的外圍力量,只要把他手下的小頭目全抓住了,糯康想不現身都不行!他的那些關係都是靠著金錢來維持的,如果不上供了,他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好的!我已經把老七紮波的行蹤告訴了專案組,我想他們很快就會動手的!」

「如果在大其力動手,你千萬別參與!後果有多嚴重你可是知道的!」趙董嚴肅的道。

「是!」賀雲龍馬上回答著道。

「你去通知玉婷過來一下!然後去廚房看一看晚餐準備的怎麼樣了!」趙董擺了擺手道。

賀雲龍馬上轉身走了出去,沒過多久一個二十五六歲、瓜子臉、大眼睛、身高170、披肩長發、身材修長的美女走了進來,她一進來馬上向著趙董微笑著道:「趙董您好!請問您老人家有什麼吩咐啊!」

「死丫頭!快過來!我有正事要跟你談!」趙董笑著道。

那個女孩走過來坐在趙董的大腿上甜甜的笑著道:「是不是又讓出面陪酒啊?」

「我要請湄公河慘案專案組的一個人吃飯,你找個漂亮一點的服務員過來作陪一下!」

「哦?你不會想用美人計吧?萬一他看上我怎麼辦?」

「如果他喜歡上你,那我就把他扔出去!」趙董立即大聲的道。

「這還差不多!我們這裡個個都是長像標誌的東北妹子!他看了一定會流口水的!而且我手裡還有一個沒有開苞的極品美女,我就不想信他不動心!」那個女孩嬌聲的道。

「這個人可是一個將軍!他如果做得不太過份,你最好忍一忍!畢竟我在香港和澳門都有生意,這種人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趙董嚴肅的道。

「嗯!那我先去交代一下!」那個女孩說完馬上離開了趙董的辦公室。

晚上六點鐘,賀雲龍引著金清石來到了二樓餐廳的一個包廂門口,包廂的房門打開后,坐在沙發上的趙董和兩個身材高挑兒的女孩馬上站了起來。

「董事長!這位就是金將軍!武警總部的副參謀長!」賀雲龍連忙介紹著道。

「金將軍您好!我是金木棉的趙偉!」趙偉連忙伸出右手道。

「趙董您好!對趙董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貫耳啊!能在金三角紮下根來,還能建立國中之國,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跟金將軍相比可是小巫見大巫啊!金將軍這麼年輕就當上了將軍,將來可是前途無量啊!」趙偉一邊說著一邊將金清石讓到了主位上。

玉婷向著身邊的那個美女使了一個眼色,那個美女馬上紅著臉走到金清石的身邊,一邊為金清石斟茶一邊輕聲的道:「金將軍請喝茶!」

「謝謝!」金清石向著那個女孩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金將軍!我也不知道您喜歡吃什麼!我就弄一個秧雞燉榛蘑、紅燒熊掌、清燉穿山甲、悶了一鍋老虎肉和涼拌了幾個山野菜!酒是我自用虎心血、鹿心血還有穿山甲的鱗片泡的酒,這酒可是有七八年了,這可是我第一次開封!金將一定要多喝點!」趙偉微笑著道。

「虎血有滋陰壯陽、舒筋活骨,男人喝了能提高抵抗力;鹿血能益精血、補陽氣、止血。用於精血虛虧、陽氣不足、頭昏耳鳴、心悸短氣、體倦乏力、肢體欠溫或崩漏失血、吐血等;穿山甲鱗片有活血通絡、消腫排膿、下乳汁,對風濕關節痛有特效!這三種東西用來泡酒以趙董的身體,只要喝下二兩,恐怕就會當場流鼻血哦!」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金將軍還懂醫術?」趙偉吃驚的道。

「呵!呵!趙董的總部在香港,就沒有聽過港島深水灣8號金洋中醫療養院嗎?」金清石笑著問道。

「聽說過啊!那裡看病老貴了!一個會費都上千萬,本來我還想去辦一個會員的,可是後來說那裡治死了人,我就不敢去了,現在那裡已經被李家買下了,聽說是準備開一個會所!」趙偉想了想道。

「那個中醫療養院就是我開的!現在沒時間打理它只好賣出去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你就是那個小神醫啊?」趙偉吃驚的道。

「只會一點一點皮毛!現在只殺人不救人了!」金清石笑著道。

「金將軍殺人也是為了救人!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敬金將軍幾杯!」趙偉激動的道。

「董事長!那虎酒還喝嗎?」玉婷小聲的道。

「先給金將軍來斟上一杯!也好請金將軍指點一下!」趙偉微笑著道。

玉婷馬上拿著一個酒壺,走到一個高一米、粗半米的玻璃瓶前,擰開瓶子上的閥門,一道色澤暗紅、粘稠的液體流進了酒壺裡,房間里頓時瀰漫了濃濃的酒香。

「好霸道的酒!看來至少在60度以上吧?」金清石深吸了一口酒香道。

「高手!這是我用東北60度的小燒泡的酒!」趙偉舉起大拇指道。 玉婷暗紅色的酒倒入了金清石身前的酒杯中,然後微笑著道:「金將軍您好!我是趙董的助理韓玉婷!以後還請您多多關照!」

「韓助理!你太客氣了!這裡可是你的地盤,如果說關照也是你多多關照我才對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我可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子!手無縛雞之力!那有能力關照金將軍啊!」韓玉婷撅著性感的小嘴道。

「韓助理蕙質蘭心、風姿卓絕!趙董可是請到了一個聚寶盆啊!」金清石笑著道。

「金將軍!你千萬別誇她!一誇她馬上就會翹尾巴!來!我先敬您一杯!」趙偉說完舉起酒杯道。

「好!咱們干一個!」金清石微笑著與趙偉碰了一下酒杯后,一口將一兩的血酒喝了下去。

粘稠的血酒一入喉,頓時化成一條火龍從喉嚨沖向了胃裡,然後化成一片火海在全身的血液里燃燒著。

金清石閉著眼睛慢慢的享受著血酒帶來的暖意,而趙偉喝下血酒後后,立即變成了紅臉的關公,他迅速抓起一瓶礦泉水,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董事長!你沒事吧?」韓玉婷看著已經全身發紅的趙偉,緊張的道。

「趙董沒事!這只是血液旺盛的表現!」金清石微笑著道。

「爽!舒服!」趙偉喝完一大瓶礦泉水后高興的大叫著道。

「以後你還是喝半杯吧!這個酒太烈了,如果是心腦血管不好的人,喝下這個酒很容易爆血管!」金清石認真的道。

「謝謝金將軍的指點!看來這個藥酒還真不能亂喝啊!」趙偉苦笑著道。

「藥酒也是葯!補過了反而會傷害身體的!」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這個酒還是別喝了!玉婷!你把五十年的茅台拿出四瓶來!」趙偉向著韓玉婷道。

「好的!」韓玉婷馬上轉身走了出去。

趙偉一邊陪著金清石喝著茅台酒一邊聊著金三角事情,轉眼間一瓶茅台就見了底,韓玉婷向著坐在金清石身邊的那個一直沒有說過話的美女使了一個眼色,那個美女舉起酒杯,臉紅紅的輕聲道:「金清軍!您好!我叫金秀妍,歡迎您來我們金木棉做客!」

「金小姐你好!沒想到你也姓金!你是鮮族人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嗯!我是吉林延邊人!」金秀妍輕輕的點了點頭道。

「我是在吉林長白山裡長大的!我們可是老鄉啊!這杯酒一定要喝!」金清石微笑著道。

「長白山離延邊才200多公里!你們可是純老鄉啊!只敬一杯酒怎麼行呢?最少也要敬三杯!」韓玉婷高興的道。

「三杯就三杯!」金秀妍咬著牙道。

「你們這是三英戰呂布啊?我可是只有一斤的酒量,喝多了我可是會耍酒瘋的!」金清石苦笑著道。

「我們的金秀妍一點也不比貂蟬差啊!呂布戲貂蟬!金將軍戲秀妍!呵!呵!呵!」韓玉婷笑著道。

「金將軍!我先干為敬!」金秀妍說完一杯接著一杯,連續將三杯酒喝了下去。

「看來我不喝都不行了!我怎麼有一種*上梁山的感覺呢?」金清石一邊喝著酒一邊苦笑著道。

「金將軍!這不是*上梁山!這是溫柔鄉!」韓玉婷笑著道。

「溫柔鄉!英雄冢!喝完這三杯酒我可就不能再喝了!」金清石喝完三杯酒後搖了搖頭道。

「那怎麼能行呢?我還沒有敬酒呢!」韓玉婷嬌聲的道。

「真的不能再喝了!晚上我還想去大其力看一看!任務在身啊!」金清石連忙搖頭道。

「金將軍!晚上最好不要去大其力,如果暴露了身份一個老太太也會向你開槍的!」趙偉急著道。

「沒事的!我只是過去探探路,做點準備工作!」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個時候趙偉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連忙站起身來,走到一邊小聲的道:「什麼事?」

「趙偉!你快回來!小雲被人綁架了!對方要一億港幣!」一個女人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啊?是誰幹的?」趙偉立即大吼著道。

「我也不清楚啊!綁匪只是將小雲的相片發了過來!不過接她放學的阿彪到現在還聯繫不上!」

「我馬上回去!」趙偉說完馬上向著金清石抱歉的道:「對不起!金將軍!我家裡出了點事,現在要馬上趕回香港去!如果你需要什麼幫助,可以直接找韓助理!」

「我跟香港警務處副處長任建成比較熟悉!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找他幫忙!」金清石連忙說道。

「謝謝金將軍!等處理完家裡的事情,我馬上趕回來!」趙偉說完馬上跑了出去。

外面很快響起了直升機的轟鳴聲!

五分鐘后,韓玉婷回到了包廂里,向著金清石苦笑道:「對不起金將軍!董事長的小女兒在香港被人綁架了!所以他才急著趕回去!」

「希望趙董能順利的救出女兒!那我們也散了吧!」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那..那..那好吧!」韓玉婷猶豫了一下后,才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一個人離開賭場向著門外走去。

金木棉園區內的燈光開始亮了起來,大路的兩邊密密麻麻擠滿了霓虹閃爍的按摩店,一個個衣著暴露的女孩子坐在門前招攬客人,金清石看著一張張青澀的小臉,心中暗暗嘆了口氣道:「這些女孩子都未成年吧?他們的父母就不管她們嗎?」

「嗚!嗚!…..」這個時侯突然從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轟鳴聲!

金清石剛一回頭,就看到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背心、藍色牛仔褲、戴著頭盔、騎著一輛黑色1400CC的川崎六眼魔神ZX14R重型機車的人向著他直衝過來。

重型機車衝到金清石身前,突然來了一個急剎車,緊接著那個人打開摩托車頭盔的檔風罩,向著金清石微笑著道:「金將軍!有沒有興趣陪我去兜兜風啊?」

「韓助理!你這變化也太大了吧?從淑女直接變成了魔女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就叫白天是人!晚上是鬼!你敢與鬼同行嗎?」韓玉婷笑著道。

「我是鍾馗!專門捉拿各種小鬼!不過對你這個酒鬼我還真不放心!這車還是我來開吧!」金清石笑著道。

「好啊!」韓玉婷說完馬上將身體向後一移,金清石輕鬆的跨上川崎六眼魔神,然後猛的一加油門,六眼魔神立即發出一聲怒吼!車身像閃電一樣沖了出去! 川崎六眼魔神在路上高速的飛馳著,時速很快就達到了200公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