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汪嫂子,你說話呀。」

汪嫂子試了好幾次,都無法開口,只能哭喪著臉,指了指自己的喉嚨,搖了搖頭。

「不能說話了?你不會中邪了吧?」

「你早上吃了什麼?是不是吃錯東西了?」

「肯定你剛剛說了不應該說的話,我就說不能被人說別人壞話吧。」

「你還是讓戰嫂子給你看看吧,不然真的啞了就完了。」有軍嫂提議道。

汪嫂子點了點頭,向著蘇瑾月走去。

蘇瑾月正在和戰亦寒討論著粽子的種類,看到汪嫂子走出來,與戰亦寒相視一笑。對方說話那麼大聲,不僅她聽到了,亦寒也聽到了。她可以忍,但是亦寒怎麼可能由著她被人污衊,所以就給了對方一個教訓。啞了也好,省的對方滿嘴噴糞。

汪嫂子走到蘇瑾月面前,焦急的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你嘴被蜜蜂盯了嗎?這個季節的蜜蜂是最多的,尤其喜歡盯亂說話的人。」蘇瑾月嘲諷的看著汪嫂子。

汪嫂子有些心虛的避開了蘇瑾月的視線。難道她聽到了自己的話,她說的可是很小聲的。

「你這個嘴我可治不了,你還是去軍區醫院看看吧。」蘇瑾月說完,不再理會對方,和戰亦寒向著剛剛走進來的中年男人走去。她可沒有那麼大度,別人那麼污衊自己,她還能不計前嫌的治好她。 蘇瑾月點了點頭,拿起一張粽葉,根據田翠芳剛剛教的步驟包了起來,很快一隻精巧無比的粽子就包好了。

「小蘇,這真的是你第一次包粽子?」田翠芳有些不相信的看著蘇瑾月包好的粽子,這粽子比她包的都好看。

「嗯。」蘇瑾月微笑的點了一下頭。她是修真者學什麼都快。

「你真是聰明,那我教你包另一種粽子。」田翠芳拿起粽葉開始包了另一種粽子。粽子可分為正三角形、正四角形、尖三角形、方形、長形等各種形狀,雖然看著簡單,但是放入糯米和餡的量一定要注意,不然煮的時候裡面的餡很容易就會漏出來。

蘇瑾月看著田翠芳包粽子,也拿起粽葉開始包了起來。

田翠芳將包好的粽子放在桌上,轉頭看到蘇瑾月只比她慢一步,讚賞的對著蘇瑾月豎了豎大拇指。她這次包的粽子可是她家鄉特有的粽子,軍屬院除了她以外,就只有劉二塔的媳婦會包。劉二塔的媳婦和她是一個地方出來的,其他的軍嫂也學著包過,只是就是學不會。

蘇瑾月將包好的粽子放在桌上,看了其他正在包粽子的軍嫂們一眼,「王嬸子,這種粽子是不是你獨創的?」現場除了王嬸子以外,她還沒有看到其他人包這種粽子。

「這種包法是我家鄉特有的,一般人可包不來,來,我再教你包另一種粽子。」田翠芳笑道。她在軍屬院已經待了二十幾年,像這種包粽子比賽也參加了數十界,基本上什麼粽子她都會包。

「好。」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再次拿起粽葉包了起來。

比賽熱鬧非凡,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開心地笑容。對於眾人來說包粽子比賽能不能贏無所謂,參加比賽就是為了熱鬧一下。

醫生幫何彩珍檢查了一下,說道:「你的嘴回去塗一些葯就沒事了,至於為什麼說不出話,我現在也查不出原因,你回去多喝些水,好好休息,過兩天要是沒有好轉就再過來。」

「好。」汪克群應道。

走出軍區醫院,何彩珍快步向著禮堂的方向走去。別的醫生治不好,蘇瑾月肯定能夠治好。不能說話,對她來說比死還難受。

「彩珍,你別去了,等明天我們再去吧。」汪克群伸手拉住何彩珍。他知道妻子是想去找蘇瑾月幫她治病,但是今天那麼多人在,妻子這樣去總是不太好。

何彩珍一把推開汪克群,跑向了大禮堂。她現在是一刻都等不了。

「彩珍。」汪克群大喊著追了過去。

何彩珍跑進禮堂,四處看了看,很快就看到了蘇瑾月,連忙跑了過去。

「戰嫂子,你這個粽子包的真好看,是怎麼包的能教教我嗎?」

「戰嫂子,你可真是心靈手巧,醫術好不說,連包個粽子都這麼好看。」

「就是,而且戰嫂子人也長得那麼漂亮。」

蘇瑾月笑了笑,沒有理會眾人的話。

何彩珍擠開圍著蘇瑾月的眾軍嫂,來到蘇瑾月的面前,哀求對著蘇瑾月拜了拜,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汪克群走過來,對著戰亦寒歉意的一笑,「團長,您能讓嫂子幫彩珍看看嗎?」看到妻子這樣,他也難受。

「以後讓她不要在背後說人壞話。」戰亦寒淡聲道。

「是!」汪克群應道。妻子愛說別人閑話的性格他最清楚,他也說過她好幾次了就是不管用。

戰亦寒看向蘇瑾月,對著她點了一下頭。若不是看在汪克群是自己手下的份上,他肯定還會讓何彩珍啞上幾天。

蘇瑾月微微一笑,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隻針袋。她已經很久都沒有使用過銀針了,現在幫人看病大多都是一顆丹藥就解決了。

看到蘇瑾月拿出銀針,何彩珍有些害怕,但是想到自己說不出話,只能硬著頭皮站在原地,害怕的看著蘇瑾月手中那又長又細的銀針。

「將下巴昂起來。」蘇瑾月道。

何彩珍連忙昂起下巴,想到那銀針馬上就要扎入自己的皮膚,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蘇瑾月的手快速的起落,銀針已經扎入了何彩珍的皮膚。

周圍的眾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蘇瑾月的動作。他們都聽說過蘇瑾月的醫術厲害,但是還沒有真正見識過。

「去一旁坐著,等十五分鐘過後我幫你取針。」蘇瑾月對何彩珍說道。像何彩珍這種情況,她只需要用神識就可以讓她恢復,之所以搞的這麼複雜,就是想要讓她知道,要看好這種病並不簡單。

「嫂子,等針灸結束她能說話嗎?」汪克群問道。

「可以,不過要記住禍從口出,下一次或許就不會這麼幸運了。」蘇瑾月意有所指的說道。

「好的嫂子。」汪克群應道。其實他不是很明白蘇瑾月的話,不過有一句話他聽得懂,蘇瑾月的意思和戰亦寒的意思一樣,就是讓妻子以後少說別人的壞話。

將何彩珍扶到一旁坐下,汪克群看著她道:「嫂子的話你都聽到吧,以後你再說別人壞話,她就不會給你治了。」

何彩珍眨了眨眼睛,表示知道了。她現在脖子那裡扎著針,根本不敢動作。蘇瑾月那麼說,肯定是知道自己說了她的壞話。想到自己之前那麼說蘇瑾月,她的心裡也有些愧疚。

「戰嫂子,汪嫂子突然這樣,是因為她在背後說了別人的壞話嗎?」眾人都有些不明白蘇瑾月剛剛那話的意思,不過禍從口出他們還是聽得懂的。

蘇瑾月搖頭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但是最好還是不要在別人的背後說壞話,就算不會怎麼樣,對方聽到了也會心裡不舒服。誰都不能確定,以後會不會找別人幫忙。我們能在軍屬院相遇,住在一起,是一種緣分,我們應該好好珍惜這種緣分。大家覺得對不對?」

「戰嫂子說的沒錯,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這種緣分。」

「對,以後我們不在背後說別人的壞話了。」

田翠芳對著蘇瑾月笑了笑,看向眾軍嫂道:「小蘇的話說的很對,以後我們就共同創造一個和諧的環境。」

「好!」眾人紛紛拍起手來。 包粽子比賽的時間,也在眾人的掌聲中結束了。

之前那名女兵再次走上台,「各位同志!各位嫂子!我們包粽子比賽到此就結束了,請各位嫂子點一下你們包的粽子的數量,我們來評出今天的冠軍。」

眾人聞言,紛紛開始點起了自己包的粽子。

「大家點好后,從這邊的第一個嫂子開始報數。」女兵看向右邊一個軍嫂說道。

「我們包了二十三個。」那名軍嫂說道。

「我們二十七個。」接下去的軍嫂也接著報出自己的數字道。

「二十四個。」

「三十一個。」

「…」眾人依次報出自己所包粽子的數字。

「我們三十九個粽子。」田翠芳笑呵呵的說道。雖然她家老王包粽子不怎麼樣,但是她包粽子的速度很快。

「看來王嬸子這次又是包粽子比賽的冠軍了。」

「每次都是王嬸子冠軍,也什麼意思。」

「戰嫂子他們夫妻也包了不少。」眾人齊齊的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等待著他們報出數字。

「四十一個。」蘇瑾月報出自己所包粽子的數量。她其實沒包幾個,這些粽子大多數都是亦寒包的。

「太厲害了!戰嫂子,你們超過王嬸子他們了,你們肯定是今天的冠軍了。」

「我還以為又是王嬸子冠軍呢,這次總算是換人了。」

「真不明白,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優秀的人,人長得那麼俊,醫術又好,連包個粽子都比我們強。」

「所以說人比人氣死人。」眾軍嫂有些羨慕妒忌的說道。

蘇瑾月看了下時間,走到何彩珍的面前,伸手取下她脖頸上的銀針,收進了針袋裡,「已經好了。」

「真的?」何彩珍驚喜的開口,聽到自己的聲音,她的臉上揚起了開心地笑容,「戰嫂子,謝謝你!以後我再也不在你背後說你的壞話了。」原本不覺得,現在才知道能說話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

「就只是我嗎?」蘇瑾月挑眉問道。

何彩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以後也不說別人的閑話了。」不管這次不能說話是不是因為說了壞話的原因,她都怕了。

蘇瑾月揚唇一笑,走回到戰亦寒身旁,對著他頑皮的眨了眨眼。

戰亦寒嘴角泛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伸手握住了蘇瑾月的手。

「我宣布這次的包粽子比賽圓滿結束,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恭喜今天獲勝的戰團長夫婦。」台上的女兵帶頭鼓起了掌。

在場的眾人也紛紛跟著鼓起了掌,場面熱鬧非凡。

將粽子分掉了一些,蘇瑾月和戰亦寒與眾人一起在大禮堂吃過午飯。

下午,兩人就拎著一些特產,去了吳俊余家裡拜訪。

敲了敲門,不多時就有一名中年婦女上前打開了門。

「你們就是戰團長夫婦吧?快進來吧。」中年婦女將門全部打開,讓蘇瑾月和戰亦寒進門。剛剛軍長已經吩咐過了,說下午戰團長夫婦會來家裡做客。

朱蘭華也走出了屋子,在門口等著,看到走進來的蘇瑾月和戰亦寒,她的臉上揚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容,「小戰,小戰媳婦,你們來了,咳咳咳…」這幾天她一直在感冒咳嗽,所以今天就沒有去參加包粽子比賽。

「軍長夫人您好!」蘇瑾月和戰亦寒走上前,微笑著與朱蘭華打招呼道。對方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就很不錯。

「軍長夫人聽著怪彆扭的,咳咳咳…要是不嫌棄的話,叫我朱姨就好,我們去裡面坐吧,咳咳咳…」朱蘭華在前面帶路道。她已經聽說過很有有關於蘇瑾月和戰亦寒的事情了,對他們也是仰慕已久,只是一直都沒有機會見到他們。今天一見,兩人果然年輕優秀。

「嗯。」蘇瑾月和戰亦寒跟著朱蘭華走進屋子,將手中的禮品放在茶几上。

「你們人來就好了,還帶什麼禮品,咳咳咳…快坐吧。」朱蘭華邀請兩人道。

蘇瑾月和戰亦寒依言坐了下來。

「聽軍長說你這兩天感冒了,就帶了一些對感冒有好處的茶過來。」蘇瑾月說道。

「還有這種茶?咳咳咳…」朱蘭華有些驚訝道。她還是第一次聽說茶可以治療感冒的。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朱姨喝一下就知道效果了,保證你的感冒和咳嗽馬上就好。」

「這樣的話,那我可要嘗一嘗了,咳咳咳…」朱蘭華笑著道。這幾天她都快要難受死了,特別是咳嗽,咳的她心口都疼了。

看到方青端著茶出來,對著她說道:「方姐,麻煩你幫我泡一下這種茶,咳咳咳…」

「好的。」方青幫蘇瑾月和戰亦寒將茶倒好,接過蘇瑾月遞過來的茶走進了廚房。

「感冒倒是無所謂,咳咳咳…就是這咳嗽真的是讓人受不了,咳咳咳…喝了幾天葯也不見好。」朱蘭華一臉難受的說道。

蘇瑾月點了點頭,拿出一顆丹藥遞給朱蘭華,「朱姨,這個葯也有著潤肺止咳的功效,你先吃一顆吧。」看到她一直咳個不停也難受。 包粽子比賽的時間,也在眾人的掌聲中結束了。

之前那名女兵再次走上台,「各位同志!各位嫂子!我們包粽子比賽到此就結束了,請各位嫂子點一下你們包的粽子的數量,我們來評出今天的冠軍。」

眾人聞言,紛紛開始點起了自己包的粽子。

「大家點好后,從這邊的第一個嫂子開始報數。」女兵看向右邊一個軍嫂說道。

「我們包了二十三個。」那名軍嫂說道。

「我們二十七個。」接下去的軍嫂也接著報出自己的數字道。

「二十四個。」

「三十一個。」

「…」眾人依次報出自己所包粽子的數字。

「我們三十九個粽子。」田翠芳笑呵呵的說道。雖然她家老王包粽子不怎麼樣,但是她包粽子的速度很快。

「看來王嬸子這次又是包粽子比賽的冠軍了。」

「每次都是王嬸子冠軍,也什麼意思。」

「戰嫂子他們夫妻也包了不少。」眾人齊齊的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等待著他們報出數字。

「四十一個。」蘇瑾月報出自己所包粽子的數量。她其實沒包幾個,這些粽子大多數都是亦寒包的。

「太厲害了!戰嫂子,你們超過王嬸子他們了,你們肯定是今天的冠軍了。」

「我還以為又是王嬸子冠軍呢,這次總算是換人了。」

「真不明白,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優秀的人,人長得那麼俊,醫術又好,連包個粽子都比我們強。」

深淵主宰系統 「所以說人比人氣死人。」眾軍嫂有些羨慕妒忌的說道。

蘇瑾月看了下時間,走到何彩珍的面前,伸手取下她脖頸上的銀針,收進了針袋裡,「已經好了。」

「真的?」何彩珍驚喜的開口,聽到自己的聲音,她的臉上揚起了開心地笑容,「戰嫂子,謝謝你!以後我再也不在你背後說你的壞話了。」 合租屋:寵你沒商量! 原本不覺得,現在才知道能說話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

「就只是我嗎?」蘇瑾月挑眉問道。

何彩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以後也不說別人的閑話了。」不管這次不能說話是不是因為說了壞話的原因,她都怕了。

蘇瑾月揚唇一笑,走回到戰亦寒身旁,對著他頑皮的眨了眨眼。

戰亦寒嘴角泛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伸手握住了蘇瑾月的手。

「我宣布這次的包粽子比賽圓滿結束,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恭喜今天獲勝的戰團長夫婦。」台上的女兵帶頭鼓起了掌。

在場的眾人也紛紛跟著鼓起了掌,場面熱鬧非凡。

將粽子分掉了一些,蘇瑾月和戰亦寒與眾人一起在大禮堂吃過午飯。

下午,兩人就拎著一些特產,去了吳俊余家裡拜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