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無論你多麼強大,我都要比你更強大。」

「那幾乎是不可能的。」紫雲笑道:「我並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我倒是覺得你對我更加的尊敬一些,我們可以和平相處。」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唐浩笑道。

「你不覺得你面對一個虛無縹緲的敵人很累嗎?」紫雲問道。

「我不在乎我累不累,你也不用再多費口舌了。」唐浩堅定的說道。 「哈哈哈……」

紫雲大笑道:「你不覺得你拖累了你身邊的這些小丫頭嗎?就比如陸含,如果不是你,她可以活得很輕鬆。」

「我們回去吧。」陸含突然說道。

唐浩當然知道陸含是不希望紫雲繼續蠱惑自己,所以她才打斷了紫雲的話,可是他確實覺得紫雲的話不是沒有道理。

紫雲則繼續說道:「唐浩,不要逃避了,你想要強大到和我抗衡,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恭恭敬敬的放我出來,讓我離開。」

「我可以不在意死亡,可是我身邊的人不能不在意。」唐浩說道。

「我可以保證,只要你放我出來,我用你的靈魂入葯,煉製出聚魂丹,等我復活之後,我會讓你的這些女人們善始善終。」紫雲說道。

「如果唐浩死了,我們還哪來的善始善終?」向來不喜歡和人爭辯的陸含突然說話了。

紫雲聞言,不屑的說道:「小丫頭,唐浩不過是個男人,沒有必要為了一個男人而斷送一切。」

「如果沒有唐浩,我們也就失去了一切。」陸含的語氣雖然安靜,卻透著一股讓人震撼的決絕。

唐浩看著陸含,他發覺他好像重新認識了這個安靜的女孩。

「小丫頭,你不覺得你們這樣已經失去了自我嗎?」紫雲繼續說道。

「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所以我們還是我們,我們從未失去自我,跟著唐浩,唐浩就是我們的一切。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讓他好好活著。」陸含繼續說道。

「哈哈哈……小丫頭,我還在很沒想過你也如此執著。」紫雲也被說的無言以對了。

「我們回去吃早飯把。」陸含說著一拉唐浩的手。

唐浩笑了笑,緊緊的握住了陸含的小手,跟著陸含走在這金黃的朱翠花圃之間。

在五行樓其中一棟樓的三樓窗口,奚問問站在窗口,看著唐浩和陸含向五行樓走來,她的目光中透出的是欣慰和溫暖。其實她心裡明白,唐浩是無法讓陸含休息的,因為唐浩自己都不能休息。但是她卻依然要這樣做,她只希望唐浩和陸含能夠走得更近一些。

賈府是為數不多的只有一個掌政家族的府城,這座城只有一個掌政家族,並不是因為這座府城太小,恰恰相反,賈府是府城中比較大的一座府城。之所以只有賈家一個掌政家族,是因為賈家太過強大了。其他家族不想過來做賈家的小弟,賈家也不允許其他家族入主賈府。

當然了,如果單單隻是賈家過於強大,還不至於獨霸一方,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賈家在天都內有人支持。這個人就是御府宮的天官夢天藍,因為賈家出了一個讓男人魂牽夢繞的女人賈瑩。這個女人不但無比嫵媚動人,而且還是個擁有超級天賦的修武者。自從賈瑩成為了天官夢天藍眾多女人中的一個之後,賈家就更加的鼎盛異常。

現在賈府中的很多人都聽說賈府想把距離他們最近的風江府吞併了,讓賈府可以掌控兩個府城。這對賈府的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好事。所以賈府內的所有人都極其的擁戴賈家,擁戴賈家的族長賈制。 總裁大人超給力 當然了,他們的內心也都感激那個能夠讓賈家如此霸道榮耀的女人賈瑩。

此時,賈瑩就在賈家老宅後院的一間卧房裡,這間卧房本事族長賈制的卧房。但是此刻,賈瑩就躺在卧房那寬大的軟床上。因為在他身邊,還躺著賈家的族長賈制。

算來算去,賈制可以說是賈瑩的一個遠房堂兄。但其實賈瑩並不姓賈,她只是一個賈家遠宗撿來孤兒。雖然賈制和賈瑩並不是真的同宗,而且還是那種遠到完全可以聯姻的同宗,可是他們名義畢竟是同宗。若是普通人,和一個超級遠的同宗堂兄妹聯姻並不算什麼。但是賈制不可以,他是賈家族長。

可是自從賈制四十五歲的時候見到了十五歲的賈瑩之後,他就堅定要讓賈瑩成為他的女人。

但是因為兩人是畢竟是同宗,而賈制又是族長,他總要有些收斂,這件事他做的很隱蔽。在賈瑩十七歲的時候,賈瑩成了賈制的女人。而賈瑩對於能夠成為族長的女人,還感到很榮耀。但是他們的關係,終究是沒有讓別人知道的。

五年前,賈製為了自己的前途,把賈瑩送給了御府宮天官夢天藍。賈瑩雖然為賈家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和賈制見面的時間就少了。

這次賈瑩以回家探親為名,和賈制見面,自然少不了一番溫存。

安靜下來的兩個人,自然是要談到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最主要的就是賈制要吞併風江府的事情。原本以為風江府的風魂不見了,是吞併風江府的最佳時機。可是沒想到出來一個唐浩,他竟然擁有風魂的印信,他還去了天都,還想入主風江府。

雖然在賈瑩的安排下,唐浩並未得到御府宮的支持,但是這件事也變得複雜了起來。如果唐浩入主了風江府,要想吞併風江府就很複雜了。而唐浩似乎也沒有放棄入主風江府的打算,前些天,賈家大管家賈挾就在風江府失蹤了。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唐浩所為,他敢這樣做,就說明他絕對不會放棄入主風江府。

這讓賈制起來殺機,他想殺了唐浩,但是因為唐浩的囂張,他擔心唐浩的背後有人支持,所以他才要了解一下唐浩的底細。

經過一番了解,他並未發現唐浩和天都的某位大人物有聯繫。只要唐浩和天都沒有聯繫,他就不會在意任何事情。

前兩天,賈瑩去找唐浩了,說想要收服唐浩。賈制對自己的這個女人很了解,知道她不是個省油的燈,她先收服唐浩,絕對不僅僅是為了賈家,她還看上了唐浩的那副俊俏的皮囊。賈瑩沒有得逞,賈制很開心。畢竟如果賈瑩得逞,也就等於是埋下了一個禍根。夢天藍的女人雖然多,可是他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有所勾結的。

賈制自身和賈瑩不幹凈,他無法阻止賈瑩去做不幹凈的事情,現在唐浩拒絕了賈瑩,是他最喜歡看見的事情。為了避免夜長夢多,賈制更是認為殺死唐浩刻不容緩。他只等著送走了賈瑩,就立刻動手。

認識賈制三十年,賈瑩當然理解賈制是個為了權利和慾望不擇手段的人,她也知道,唐浩那個俊俏的傢伙是沒有活路了。她雖然覺得有點可惜,可是對於一個不能為她所用的人,死了也就死了。

也許是太長時間沒見面了,賈制看見賈瑩,他那雄性的火氣剛熄滅,便又被勾了起來,便把賈瑩壓在身下,自此發起了征服的行動。

其實賈瑩現在對賈制已經不感興趣了,因為她有了比賈制更強大的靠山。但是賈制畢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而且她現在的地位還不是特別穩固,有些事情還需要賈制。所以她也就讓賈制在她身上又瘋狂了一次。

結束之後,她便不再停留了。

賈制送賈瑩離開,看著賈瑩的魔駿車騰空而起,他這才返回了賈家老宅。把家裡的事情交代了一下,便離開賈府,直奔韓童鎮。他這次前去,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了唐浩。

作為一個戰皇強者,賈制已經不需要任何車架了,他的速度足以和魔駿獸相比。

兩個時辰之後,夕陽西下,賈制到了韓童鎮外,站在一個山坡上,望著那一片金黃色的朱翠園,嘴角露出了濃濃的殺意。

雖然對於他來說,已經無所謂黑天還是白天了,可是他依然覺得殺人這樣的事情,還是等天黑了做更好。其實如果可以,在大山中殺人更加的穩妥。人死了之後,可以把責任推給妖獸。就算有人調查,也查不出所以然來。

但是現在,他對殺死唐浩很迫切,所以也就不等了,先殺了,在把屍體送到大山裡去吧。

一個時辰之後,賈制便要行動。

也就在這個時候,兩個人影從朱翠園裡出來,直奔南方的斬蟒山飛馳而去。

是唐浩和一個女人!

看見唐浩離開朱翠園,並且向斬蟒山的方向而去,賈制心中高興,看來唐浩自己都想要去大山裡死。

賈制不假思索,便悄然的跟了上去。他是個做事穩妥的人,為了不驚擾了唐浩,他綴在很遠的地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賈制越發的確定,唐浩和那個女人就是去斬蟒山的。

夜色漸濃,賈制的心情大好,悄然的跟在後面。為了不驚擾唐浩,賈制只是悄然的跟著,他都沒有感知唐浩的境界。雖然賈瑩說了,唐浩已經不是霸主中階了。不過他認為唐浩也就是霸主高階,一個霸主高階,他自認為可以輕鬆對付。

臨近午夜,唐浩和那個女人進入了斬蟒山。

進山之後,兩人的速度更開了,在茫茫大山之間飛馳著。

賈制安安靜靜的跟在後面,隨著深入斬蟒山,殺死唐浩的時間也就越來越近了。 大山永遠都是最適合孽殺的地方,不管是修武者殺修武者,還是修武者獵殺妖獸,最終的結果都是殺戮。只不過修武者殺死修武者是能說給外人知道的,而獵殺妖獸,則可以展示修武者的神武。

在這個過程中,妖獸是最倒霉的,它們不但要時刻警惕被修武者獵殺,還要背上那殺死修武者的罪名。只不過任何一頭妖獸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罪名,它們能做到就是把更多的修武者留在這大山深處。

夜色深沉,讓這大山透著一股濃重的死氣。

唐浩和落月兩人飛馳在這大山之間,為了暗藏實力,唐浩沒有盡全力飛馳,他表現的更像一個霸主高階的修武者。

其實他這只是一個賭博而已,他賭賈制不會感知他的境界,賭賈製為了能夠在大山之中殺死他,而隱藏一切可以隱藏的氣息。他之所以知道賈制來了,當然是因為那隱藏在追翠園外的檢測器。因為知道賈制回來,所以就時刻留意檢測器的動靜,進而發現了賈制,便就給賈制下了一個套。和賈制的想法一樣,在大山之中殺人,是最好的選擇。

「嗖嗖嗖……」

落月依然還只是霸主初階,但是她感覺她隨時都可能突破進入霸主中階。她和唐浩的想法一樣,都希望把這幾乎是唯一一次的服用爆冥丹的時機留在霸主中階的時候。如果幸運,就可以連升兩級,直接進入戰皇境界。

唐浩之所以只帶落月依然,自然是因為落月的境界高深。當然這高深也是相對的,和戰皇境界相比,落月的霸主初階還是太弱了。如果唐浩不能殺死賈制,那麼等待落月的一定是死亡。

夜深時分,不管是狩獵隊,還是妖獸,都會選擇休息。

唐浩和落月在前,賈制在後,他們三人彷彿是這大山之中唯一活動的,讓讓深遠的大山更顯博大浩瀚。

唐浩和落月急速飛馳,賈制也不急於出手,越是進入大山深處,他覺得越是合適殺人。

過了午夜,唐浩和落月已經進入黃級妖獸的活動區域,這個區域,已經是普通修武者的禁區了。

唐浩和落月依然沒有停下,賈制也並不敢到奇怪。唐浩是霸主高階,足可以對抗任何一頭碧級妖獸,就算是碰到一般的青級妖獸,也可以自保。所以賈制認為唐浩這次進山,應該是為了碧級妖獸或者是青級妖獸而來。

又過了一個時辰,唐浩和落月進入了碧級妖獸的活動區域。

賈制覺得唐浩應該有所行動了,他心裡在想,完了完全期間,等唐浩遇到了強大的碧級妖獸,他再出手,可以簡單輕鬆的擊殺了唐浩。

可是讓賈制意外的是,唐浩依然在飛馳,他的方向依然大山深處,在繼續向前,那可是青級妖獸出沒的區域了。賈制雖然是戰皇境界,按照規律,他可以擊殺青級妖獸。可是青級妖獸的智慧極高,有些甚至相當於聰明的修武者。跟這樣的妖獸廝殺,不可預知的事情會經常發生。所以即使戰皇境界的修武者,也不能隨隨便便的面對青級妖獸。

賈制有些猶豫了,他不自覺的放慢了速度。他覺得唐浩的膽子太大了,竟然要進入青級妖獸的區域,這讓人有些不解。

稍微沉思了一下,賈制告訴自己,唐浩現在所在的區域依然是碧級妖獸的區域,只有繼續向前,才能進入青級妖獸的區域。也許他根本沒打算進入青級妖獸的區域,他只是想進入碧級妖獸區域的深處而已。

想到這裡,賈制便又暗暗的加快了速度,跟著唐浩。

天空有了亮色,夜就要過去了。

唐浩的速度終於慢了,他依然在碧級妖獸出沒的區域。

賈制覺得自己的預料是對的,唐浩並未想要進入青級妖獸的區域,他的目的地就是碧級妖獸出沒的區域。

終於,賈制看見唐浩和那個女人停住了腳步,站在一條小溪邊,似乎是想休息一下。賈制停在一棵大樹之間,靜靜的觀察著。他希望唐浩遇到了碧級妖獸,跟碧級妖獸糾纏的時候,他再出手,輕鬆乾脆的解決了唐浩。只有那個蒙面女人,看身材應該是個美女。

賈制雖然不年輕了,可是他對女人還是很感興趣的。但是今天,他可沒打算放過那個跟著唐浩的蒙面女人。可以玩玩,但是絕對不能留下活口。

「吼。」

突然,小溪的上游穿了一聲妖獸的吼叫聲,這吼聲無比震撼,那流淌的溪水都被震得簌簌飛濺。

唐浩和落月對於突然出現的妖獸,也有些意外,他們可沒打算獵殺妖獸,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賈制而已。

賈制沒出現,倒是出現了一頭妖獸,這個區域是碧級妖獸出沒的區域,聽著氣息,應該也是碧級妖獸。

「呼——。」

一個黑影攜著狂風從小溪上游飛撲而來,這黑影在要手中不算太大,看上去就像一頭大號的老虎一樣。只不過那雙閃亮的碧色眼睛卻告訴所有人,它是碧級妖獸碧眼貓熊。

唐浩和落月對妖獸的種類了解的也多了,也一眼就認出這飛撲過來的是碧級妖獸碧眼貓熊。唐浩一拉落月的手,避開了碧眼貓熊的這一撲。

「嘭。」

碧眼貓熊身形雖然不是特別巨大,但是這撲下來的氣勢卻無比強悍,四足落地之後,腳下的那片山頭都被震得離開了,那條小溪自然再次斷流,溪水流入了兩尺寬的斷裂山石之間。

碧眼貓熊四足站在斷裂的山石兩側,霸氣的看著五十米外的唐浩和落月,它也在感知這兩個人類的實力。

「不能讓他感知到我的實力。」唐浩低聲說了一句,便飛身沖向了碧眼貓熊。

落月明白唐浩的意思,那賈制就在附近,萬一讓他發現了唐浩的真實境界是戰皇初階,他也許會選擇後退。兩人都是戰皇初階,要想留下想逃走的賈制,難度很大。更何況賈制到現在根本沒出現,說明他距離這裡很遠,他有充足的時間逃走。

「嘭。」

唐浩的拳頭擊中了碧眼貓熊的額頭,他隱藏了部分實力,所以他的身體被彈了回去。

碧眼貓熊見這個人類力量有限,它也就不費力的去感知這個人類的實力了,便飛身向著唐浩撲去。

落月已經到了,她身在空中,擒龍斬使了出來,直刺碧眼貓熊的眼瞳。

「吼——。」

碧眼貓熊一甩頭,便避開了落月的擒龍斬,然後用頭撞向了落月的身體。

落月身在空中,碧眼貓熊的速度又很快,她只能抬手一擋。

「嘭。」

落月的身體也被碧眼貓熊撞了出去,嗖的飛向遠處。

「嗖。」

唐浩又彈射回來,拳頭再次擊中了碧眼貓熊的肋部。若是他全力一擊,這一拳雖然不一定能要了碧眼貓熊的命,但是足以把碧眼貓熊的肋骨打斷,甚至是破壞了它的身體防禦。

但是他不能,他現在的境界是霸主高階,所以他只能是展出霸主高階相匹配的實力。

「砰。」

唐浩的拳頭擊中了碧眼貓熊的肋骨,只是把碧眼貓熊打得向旁邊晃了一下,並未受傷,而唐浩的則被震了出去。

遠處的賈制看到這一幕,他的表情徹底的輕鬆了下來。一切都按照他的設想發展,唐浩是霸主高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摸清了碧眼貓熊的路數,殺死這頭碧眼貓熊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如果遇到強大的青級妖獸,他幾乎沒有任何勝算。所以唐浩的目的即使獵殺碧級妖獸,現在他遇到了碧級妖獸,他也就不會繼續向前了。

這個地方,就是殺死唐浩的最佳地點。

賈制懶得再等了,他不在意碧級妖獸,也不在意唐浩,該出手就要出手了。

「嗖。」

賈制身形一晃,便彈了出去,直射向唐浩。

天已經亮了,太陽也已經露頭了,但是這光芒卻幾乎無法捕捉到賈制的影子,他的速度太快,彷彿無法在這陽光之下留下影子似的。

唐浩雖然在跟碧級妖獸演戲,但是他也時刻主意賈制的出現。陽光幾乎無法捕捉到賈制的影子,但是唐浩卻能夠捕捉到賈制的身影,他看見了賈制,他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賈制來了!生死之戰,也可以開始了。

「砰。」

賈制是個比較務實的人,他是想在唐浩眼前顯示一下他的實力,但是那是在制服了唐浩之後,而不是在制服唐浩之前。所以他直接發動了進攻,拳頭一晃,拳鋒蓬勃而出一股強大的源力。

「呼。」

源力在空中化作了一道狹長的利刃,彷彿一把長刀一樣刺向了唐浩。

這就是戰皇和霸主之間的最大區別,霸主境界可以凝出重鎚一類的源力武器。但是戰皇境界卻可以隨意凝出更加鋒利的利刃,比如一把源力長劍和長刀,這長劍和長刀比任何玄兵都更加的鋒利。可以斬殺妖獸,也可以斬殺修武者。

源力長刀到了,唐浩目光一凝,拳頭也隨意的揮出。

「嘭。」

一股源力蓬勃而出,也化作了一把狹長的長劍,迎了上去。 賈制身在空中,看見那狹長的鋒刃長劍,他的臉色頓時變了。

唐浩是戰皇境界強者!

這一發現,讓賈制不由得緊張了一下。

也就這個時候,鋒刃長劍和長刀在空中相遇。

「嚓。」

一聲驚天動地的鋒刃相交的聲音攜著一團火光在空中綻放開來。

那碧眼貓熊也是識貨的,它看見那璀璨的火光,立刻放棄了攻擊唐浩,轉身就跑。

唐浩當然不會追擊碧眼貓性,對他來說,賈制才是獵物。這獵物已經出現了,他要開始狩獵了。

賈制的身形懸浮空中,目光凝視著唐浩。這個時候,他才開始感知唐浩的境界,確定了對方和自己一樣,都是戰皇初階的強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