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煉化四周的雷霆之力,我的實力可達到元嬰中期。」

「只是……現在還需要一點時間。」葉飛此時體內的功法,已然運轉到了極致,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瘋狂地吸收著四周的力量。

一旦踏入元嬰中期,他便有信心與上方之人一戰,雖然想要勝之艱難,但自保應該問題不大。

這同濟會會長水一舟,乃是實打實的通神境中期強者,葉飛深知這樣的存在,絕不是他能夠輕易斬殺之輩,但這僅僅只是對現在的他而言而已。

水一舟的命,早已列入了葉飛的死亡名單。

「葉家小輩,你以為本座會眼睜睜地看著,讓你突破境界?」半空之中,水一舟的聲音,此時再度傳來。

「水牢,腐軀。」這一刻的水一舟,體內的屬於通神中期的力量,已然是不爆發到了極致。

前方不遠處,一聲聲哀嚎低吼同時傳出。

銀角雷獸在水一舟的界脈之力下,顯然快要難以支撐,那碩大的身軀,此刻劇烈顫動的同時,不斷地向後退去,帶起陣陣驚濤。

「吼吼!」銀角雷獸吼聲不斷,急切地想要掙脫出來。

但面對一位通神境中期的強者,此刻的雷獸又處於虛弱轉態,它沒有在多的力量拿來抵抗,眼看就要倒入海底之中。

如此同時,下方海底漩渦中心,葉飛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四周的雷霆之力隨之躁動不安。

銀角雷獸,自葉飛踏入元嬰境后,便是基本與他融合,可謂是心意相通,此時的葉飛能夠清晰的感應到,此獸撐不了多久了。

半空之中,水一舟依舊虎視眈眈,形勢已然變得岌岌可危。

「快一點……在快一點。」漩渦底部,葉飛此時雙目通紅,不顧一切地吸收著四周的雷霆之力。

銀角雷獸無法阻擋,那水一舟的那一擊,無疑就會直接攻向葉飛,以他此刻的狀態,先別說反擊,就是抗住那一擊之力,怕是也是痴人說夢。

通神中期,華夏武道界,近乎頂端的強者有多強,早已是不言而喻。

「轟,轟隆!」海面之上,此時忽然傳來一聲悶響。

銀角雷獸終於支撐不住,那碩大的身軀,直直地向後倒去,其周身的雷霆之力,此刻也是變得虛弱無比。

巨獸倒下,在南海海面之山,掀起了一道駭浪。

「呼呼,吼!」就在這時,銀角雷獸忽然發現幾聲古怪的低頻。

下方海底漩渦中心,葉飛整個人心生一震,他猛然睜開雙眼,目光凝聚在了上的,那隻正在慢慢下沉的巨獸身軀之上。

葉飛體內,醫聖的那縷不滅真元,忽然從他的體內湧現而出,凝聚在了他的眉心之處。

深海之中,銀角雷獸的雙瞳微閃,一人一獸隔著水幕對視,下方海底的葉飛,臉上不覺地露出悲傷之色,他能完全夠體會到,這一刻銀角雷獸心中所想。

「再……再給我一點時間。」葉飛咬牙開口,他的雙目死死地盯著遠處的銀角雷獸。

儘管不清楚此獸想要做什麼,但體內那縷不滅真元的詭異浮動,讓葉飛的心中,有種極為不好的預感,無論接下來發生什麼,多半都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呼哧。」

「吼!」銀角雷獸,吐出一道雷弧。

這道雷弧從海底穿過,映照出耀眼的光芒,下一瞬間已然纏繞在了葉飛身上。

緊接著不等上方海面的水一舟反應過來,銀角雷獸的那碩大的身軀,陡然一震收縮,最終化作連同那道奇異的雷弧一起,全部融入了葉飛的體內。

漩渦中心,原本四周翻滾的雷霆之力,隨之猛然一顫。

這一刻,彷彿是什麼東西蘇醒了一般,一股如似來自遠古的氣息,從葉飛的眉心之內,緩緩散發出來。

「雷威不滅。」

南海海底,此時有如時間靜止一般,原本圍繞在葉飛四周,不斷翻滾的雷爆,以及靈晶散發出來的磅礴靈力,此刻都變得平靜下來。

葉飛雙目輕閉,只見其眉心處,那道不滅真元,爆出耀眼的靈光,化作一道閃電印記。

此時的半空之中,水一舟眉頭不禁微皺,當他的目光落在葉飛眉心之時,心神不禁一震,竟是感到了一絲畏懼之意。

「哼,元嬰小輩,裝神龍鬼而已。」

「就算你踏入了元嬰中期又如何?本座殺意一樣有如踩死一隻螞蟻來得簡單。」水一舟低喝一聲,也是很快冷靜下來。

他畢竟是通神中期的強者,面對一個元嬰小輩,豈能有畏懼之理。

下方海底漩渦,此時的葉飛,依舊是雙目輕閉,彷彿已經望了那水一舟的存在一般,他身上的氣息同時慢慢變得平靜起來。

只是那眉宇之間,隱約都這幾分悲涼,那道閃電印記,同時漸漸地融入他的體內。

「雷之威,蒼穹不可擋。」

「我之意,天地莫敢從。」

葉飛緩緩睜開雙眼,他此刻周身氣息內斂,眼中的雷威早已消散,整個人彷彿返璞歸真一般,身上散發出一股無言之勢。

醫聖的傳承,那無懼天地的雷威,直到這一刻,葉飛才略有小成。

他此時身上的氣勢,已然達到了元嬰中期之列,而體內的雷之力,更是達到了一個全所未有的極致,換來這一切的,正是銀角雷獸無疑。

此獸在危機時刻,甘願抹去自己的靈智,化作一股本源的精純雷力,與葉飛徹底的融合。

「水一舟,葉某等你出手。」海底深處,葉飛踏浪而上,此時已然衝出了海面。

他站在半空之中負手而來,目光掃向前方,開口的同時輕抬右手,臉上的表情平靜中透著些許冷漠之意。

「小輩狂妄!」

「本座殺了,一擊之力足以。」水一舟眼中怒意湧現,周身的水霧之力暴漲。

身為通神境強者,面對一個元嬰小輩的挑釁,無疑是無法忍受的,此刻的水一舟,體內的靈力早已經凝聚到了極致。

「水界,絞殺。」聲音中透著殺意,水一舟掌中迅速掐訣。

話音剛落,四周的海面為之一震,恐怖的威壓之力,瞬間封鎖防禦百裏海域,界脈之力僅僅是起式,其爆發出來的威勢,也都是極為駭人。

在這威壓之力封鎖內,洶湧的水霧,隨即迅凝聚成型,化作無數只透明的觸手,眨眼間就將葉飛的四周完全封鎖。

「葉家小輩,這就是通神境與元嬰境的差距,你在本座眼中與螻蟻無異。」水一舟一臉的自信之色,目光同時掃葉飛。

那巫頌的一擊之力,此子已經廢去,一個元嬰中期小輩是絕對不可能逃出他的水界。

就在前方的水一舟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之時,海面半空的葉飛,此刻嘴角忽然露出的淡笑。

「界脈空間,乃是一種力量運用的極致。」

「此術,葉某也會。」葉飛低喝一聲,他周身的氣勢一凝,同時緩緩抬起了手掌。

只見在他的掌中,一道小型的雷霆閃電,在葉飛的掌心之中,隨之慢慢凝聚成型,其內的蘊含的雷霆之力,讓四周的界脈空間為之一顫。

葉飛話音未落,隨即抬手向前一指,半空之中漫天雷幕陡現。

「雷界。」低沉的聲音中,透著些許冰冷之感。

空氣之中的威壓之力,隨著雷幕的出現,幾乎是瞬間就被猛然衝散,緊接著半空之中的雷幕,爆出無數雷弧閃電,直接將那水一舟的水界撕開。

但論氣勢與神通,此刻海面上的二人,明顯相差無幾。

而此時的水一舟,在看到雷幕之後,面色可謂是劇變,身形更是不禁向後退了半步。

「界,界脈之力!」

「元嬰中期,你只是個元嬰小輩……」水一舟面露難以置信之色,此時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緊盯著前方之人。同時沒有在冒然出手。

通神境的強者,大致可以分成兩大類,一是簡單的通神境,沒有凝聚出界脈之力,這樣的通神境強者,被被稱之為通神初期。

而在凝聚了界脈之力的通神中期前強者眼中,通神初期與元嬰小輩,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相對而言,一旦掌握了界脈之力,這樣的強者要是敵對,一般不會輕易出手,因為誰也沒有把握,可以真正將對方擊敗。

南海半空,隨著葉飛施展出界脈之力,這場戰鬥似乎隨之陷入了僵局。

「葉飛,此事本座記下,既然同屬界脈級別的強者,你我二人再戰無意。」水一舟不愧是同濟會的會長,在冷靜下來之後,他便是望向前方之人沉聲開口道。

重生之榮寵嫡妃 界脈之力,絕非兒戲,儘管水一舟有信心擊敗葉飛,但他自己定會付出不少的代價,這無疑是有些得不償失。

反之待他離去之後,再聯合崑崙,以及拜火教,三位通神中期強者,聯手圍剿前方之人,那才是明智之舉。 「告辭。」水一舟大袖一揮,四周的水霧之力,此時也明顯變得平靜下來,他此時已然準備轉身離去。

若非是不死不休,兩位擁有界脈之力的強者,絕不會貿然一戰,這是武道界默認的一個規則。

「你走的了么……」海面之上,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此時身上的氣勢不退反盛,半空之中的雷幕,爆出陣陣狂暴的雷弧。

通神中期強者,葉飛最為忌憚的,則是這些人掌握的界脈之力。

而如今他也領悟出界脈之力,自然不可能輕易放走此人,哪怕是註定的兩敗俱傷,葉飛也定會斷然一戰,強者理應無畏。

「小輩,你莫要不識抬舉,真以為本座怕你不成!」水一舟大喝一聲,周身的氣勢再度凝聚。

霎時間,半空之中,水霧之力翻騰,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兩位近乎是站在華夏武道界,武道巔峰的強者,此刻的戰鬥一觸即發,恐怖的威壓之力,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來。

前方的海面之上,葉飛此時不在多言,只見他抬手之下,蓮華劍落入掌中,眼中同時爆出肅殺之意。

「除去界脈之力,我可戰通神。」

「劍道化身。」

葉飛的周身泛起了寒芒,空氣中的溫蒂驟降,蓮華劍已然融入天地之中。

只見他的掌中迅速掐訣,天空之中的雷幕內,一把巨大的冰劍隨之破開而落,瞬間將水一舟的身形鎖定。

「哼,你只是剛剛凝聚的界脈之力,不可能抵得過本座的水界。」

「無知小輩,簡直找死。」水一舟面色不改,只見其抬手之下,瀰漫在四周的水霧,隨即再度凝聚翻滾起來。

伴隨著二人的出手,此時的南海海面的天空,如似被兩股力量,硬生生切開了一般,一邊雷爆洶湧,一邊水霧瀰漫。

而在這兩股力量的中心,葉飛的蓮華冰劍,幾乎是同一時刻斬落而下,帶起陣陣恐怖的凌厲之勢。

水一舟面露不屑之色,周身的靈力湧現,將界脈之力分出一絲,在半空之中凝聚出一道水牆,竟是輕鬆擋住了這一劍之威。

很顯然在水一舟看來,葉飛的界脈之力,要遠不如他的水界,就算分散一絲力量,他也能輕易將對方壓制。

「雷威,崩神。」葉飛目光陡然凝聚,趁此機會掌中迅速掐訣,霎時間他雷幕氣勢暴漲。

不等前方的水一舟有所反應,雷界之力便會已然將水界壓制,原本旗鼓相當的兩道界脈之力,隨著水一舟調取的一絲,葉飛瞬間就佔據了上風。

「水一舟,拿命來!」葉飛全身氣勢大盛,此時已然是殺意已決。

天空之中,水界隨即崩潰,僅僅只是一絲失誤,在強者的眼中就足夠致命。

此刻的水一舟,在落得下風之後,可謂是勢如山倒,他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驚恐之色,前方的雷界之力,此刻已然將他包裹。

「你的界脈之力,居然能與本座不相上下?」水一舟始終有些難以相信,但此刻四周傳來的威壓之力,已然讓他無法反駁。

被葉飛的界脈之力佔據上風,這一道神通之下,他就算接下怕是多半會落得重傷。

怪只怪水一舟太過小看葉飛,憑藉他通神中期的實力,想要擋住那蓮華劍一劍之威,根本無需調動界脈之力抵擋,如若不然,他的水界也不會被擊潰。

前方雷威,已然臨近,水一舟臉上的神情,忽然變得陰冷起來。

「葉飛,你真以為,你能殺得了本座?」水一舟穩住身形,周身的氣息,同時變得平靜了許多。

他緩緩抬起頭來,目光聚焦在了前方的葉飛身上,臉上忽然露出了笑容,可見此人定是還有著後手。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眼中微光閃動,已然是懶得多想,控制著雷界之力,將前方之人完全封鎖,一道帶著毀滅之意的天雷,幾乎是同時落下。

就在這時,四周的環境陡然轉變,葉飛下方的南海消失不見,連同消失的還有前方,那水一舟的身影。

「既然來了,全都給葉某滾出來。」葉飛目光一凝,只是片刻的遲疑,便是心中明了。

能夠衝破他雷界封鎖的,唯有同樣的界脈之力才行,水一舟的水界被他壓制,顯然是另外的強者到場,改變環境的界脈之力,葉飛並非第一次見。

話音剛落,葉飛眼中寒芒一閃,控制著一道雷霆之力,猛然衝天而起。

「轟,轟隆!」伴隨著一聲悶響,四周的空間一陣扭轉,最終碎裂開來,他此刻所站的位置,已經是在南海之上。

而在葉飛的前方不遠處,除了那水一舟之外,已然多出了兩道身影。

「崑崙雪域,夢緣。」

「月晨……」葉飛定了定神很,目光掃向前方二人。

在半月之前,就是眼前這三人,聯手將他困與同濟會內,險些要了他的性命,如今這三人再度聯手,可見來者不善。

葉飛眼中此時不禁劃過一縷殺意,無論對方是何等身份,此事絕不會善罷甘休。

「葉家主,半月不見,你居然踏入了元嬰中期。」前方的半空之中,夢緣此時上前一步,那雙靈動的雙眸,此刻凝聚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根據她的消息,眼前之人踏入元嬰境,實則也沒有過去多久。

更讓她吃驚的是,一個小小的元嬰中期,竟然領悟了界脈之力,而且方才一番初次交手之下,夢緣能夠感應到,葉飛的界脈之力並不在她之下。

「無需廢話,你們大可一起上。」葉飛掃了前方三人一眼,此時眼中寒芒湧現。

事已至此,再多說無益,根據葉飛的推測,這三人之前之所以將他引入同濟會,就是不想被其他人察覺,斷然不敢全力一戰。

如此一來,他並非沒有勝算。

「葉家小輩,在我等三人面前,你還敢猖狂!」前方的水一舟,此時已然有些忍不了,眼中同時爆出寒芒,目光鎖定了前方之人。

夢緣此時也是眉頭微皺,臉上同時露出了不悅之色。

「葉家主,同屬華夏武道中人,我崑崙無意與你為敵。」

「當著我等的面,融合天宮玉牌第五塊玉石,待寶庫開啟之後,夢緣以崑崙的名義保證,今後華夏隱門絕不會在尋你的麻煩。」

夢緣仙子深吸一口,並沒有貿然出手,而是望向葉飛連連開口道。

聽聞此言,葉飛此時心中也是不免有些疑惑,他得到了最後一塊玉石,開啟天宮寶庫也只是時間問題,這三人為何這般執著,非要當著他們的面融合?

「此事,不簡單……」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不禁內心暗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