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父王,你一個返虛後期的龍,被化神境修士追著跑?」敖小舞在短暫的思考後,繼續朝龍庭的方向游去,不緊不慢地開口道。

「安林有多厲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敖蒙急聲道。

「但你堂堂返虛後期,逃跑還是做得到的吧?」敖小舞慢悠悠地說著,繼續托著敖鳴玉往龍庭的方向趕。

「小舞!你爹現在正在被欺負,就這樣跑了,你能咽的下這口氣嗎?必須得打回去啊!」敖蒙憤怒道。

「哦。」敖小舞在心裡補了一句,我還真的咽的下這口氣。

她現在完全不想理這種煩心事,只想去修鍊。

「小舞,你到哪裡了?快到的時候跟爹說一說,我們給他們一個回馬槍!」敖蒙開口道。

「嗯……父王您先跑著,我快到了就聯繫你。」敖小舞淡淡開口,然後繼續拉著敖鳴玉朝龍庭的方向游去。

「好的,乖女兒,我等你!」敖蒙很感動。

目睹了整個過程的敖鳴玉「……」

他實在忍不住了,開口道「姐,你真不去救父王嗎?安林是個殺龍不眨眼的大魔頭,父王真的會有危險的!」

「他要真是那種人,在靈石礦那會兒,你們就回不來了。」敖小舞瞥了敖鳴玉一眼。

敖鳴玉頓時噤若寒蟬。

這位大姐雖然看起來很隨和,但整個龍庭還真的沒人敢惹她。

想當年,還是有個弟弟敢正面勸說敖小舞去戰鬥的,那個同樣驚才絕艷,脾氣卻非常討喜的四弟,只不過他已經不在了。

敖鳴玉不敢出聲,敖小舞繼續朝龍庭飛去。

「小舞,你在哪裡啊,怎麼還不到?是不是方向錯了?」敖蒙緊張的聲音再次從傳音符之中傳來。

敖小舞眨了眨明眸「哎呀,您是哪個方向來著?」

敖蒙「……」

敖鳴玉「……」

之後又是一陣漫長的解釋和質疑。

敖小舞有一句沒一句地回著,終於回到了宛如深海明珠一般的龍庭。

可憐的龍王只能瘋狂逃跑,不停用尾巴御著狂暴水流,衝擊阻礙著安林等人,這才艱難地阻止了安林等人的。

「小舞,你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沒來,你是不是回龍庭了?」 婚法三章 敖蒙悲憤的聲音傳來,威嚴之中還帶著一絲委屈。

他是有些了解這位大女兒的性格的,因此才有了這番大膽推測。

「嗯。」敖小舞輕輕應了一聲,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敖蒙「……」

老龍王的心口彷彿被扎了一劍,世界失去了色彩。

「放心,我派救兵去救你了。」敖小舞補充道。

「嗷!敖晴玉已經發誓不能對安林出手,你不來,誰還能治得了安林?」敖蒙驚叫道。

敖小舞語氣平緩道「為什麼要對安林出手?我只是派救兵救你回來而已,敖仙玉已經過去了。哎呀,說話好累,掛了。」

噗通!

傳音符斷開。

敖蒙握著沒有了聲音的傳音符,陷入了沉默,手有些發抖。

他最大的依仗沒有了,針對安林的反擊戰成為了奢望。

傾心錯緣:禽獸首席叼蠻妻 堂堂東海龍王,在東海里,在以他為主場的海洋里,竟然被安林等人追著打,這種委屈不禁讓它渾身發抖起來。

「嗷!安林,我跟你沒完!」

黑龍怒吼著咆哮著。

「那你倒是來打我啊!」身後的安林聞言同樣大聲吼道。

敖蒙「……」

東海龍庭,深海監獄。

「大姐,您怎麼來了?」一名身穿黑衣,模樣俊秀的龍族女子微笑著迎了上去。

敖小舞將手中的男子甩了過去「六妹,敖鳴玉因觸犯神獸霸下,賞他一個九天煉獄大禮包。」

「這……」黑衣女子美眸圓瞪,驚得有些沒反應過來。

「照做就好。」敖小舞淡淡開口。

「是!」黑衣女子鄭重點頭。

在龍庭之中,除了敖蒙,就敖小舞的話最管用,她的話當作御令去執行就好,沒有誰會反對。

就這樣,堂堂龍王三太子敖鳴玉,被敖小舞關進了深海監獄,開始享受九天煉獄大禮包之旅……

敖小舞完美地處理完一切瑣事,開始回到自己的小庭院,脫下一身紅裝,換上柔軟順滑的白睡衣,美美地睡了起來。

嗯,外加一句,她悟出的神道就是睡覺和做夢。

因為睡覺省力又舒服啊!

所以說,她現在是在睡覺,倒不如說也是在修鍊!

與此同時,在龍庭兩千里之外的深海。

安林藉助緹娜的空間閃動之力,閃爍到了敖蒙的身側,雙手握著兩件截然不同的法寶。

一手變幻莫測的千機盒。

另一手則是主司鎮壓的血魂十字架。

「去吧,我給封住敖蒙的行動!」

千機盒光芒大盛,一個漂亮的白衣女子虛影再次出現。

她氣息縹緲,沐浴著神聖的光輝,將暗黑的海底照耀得通亮,更是一巴掌朝旁邊的黑龍扇去。

「啪!」

一股磅礴浩瀚的巨力席捲而來,將敖蒙拍飛。

蕭澤雙手一握「水流縛!」

深海的水流滔滔不絕,瘋狂擠壓著這位龍王。

就在龍王被控的這一瞬,安林將血魂十字架拋出。

一條條赤金色鎖鏈從十字架上噴薄而出,捆綁纏繞著龍王的軀體,同時十字架光芒大盛,強大的鎮壓之力將方圓千米的水瞬息排開。

十字架從天而降,落在敖蒙的背部。

轟隆!

巨大無比的黑龍被鎮壓在海底。

安林順手掏出了大水球,準備一球定勝負。

「嗷!你們莫要欺龍太甚!」

轟隆!強悍的神道之力衝天而起,掙脫了蕭澤的水流縛,就連安林的血魂十字架也一同掀飛。

安林臉色一變,這敖蒙雖然不能直接攻擊他們,但是被困住,依舊可以選擇用蠻力掙脫!

他正欲喊緹娜用空間跳躍強行近身敖蒙。

這時,遠處又是一聲大笑聲傳來

「哈哈哈……聽說安林宗主能夠以化神之境,力壓返虛後期的大能。今日我敖仙玉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壓得住我的槍!」

一點寒芒從極遠處顯現。

隨後瞬間分割了整片深海!

極致的鋒芒驚曜世間!

。 槍出如龍,割曉天地。

安林在那一剎,感受到了極為濃郁的死亡威脅。

對方顯然也是一位返虛後期的大能!

他想也不想,立即拿出了混沌合金磚,變大擋在身前。

轟!

槍芒刺中混沌合金磚,白芒炸裂,排山倒海的力量傾瀉而下,連帶著海底大陸都被一股衝擊氣勁撕扯得粉碎。

安林被這一刺,連退上萬米才止住身形。

「哈哈哈……堂堂四九仙宗的宗主,面對我敖仙玉的長矛,也只有抵擋的份嗎?」不遠處,手握銀色紋龍長槍的男子暢快地笑著,目光之中透著一抹不屑。

他身材高大,白色寸頭,身穿銀藍交錯的戰衣,面容冷峻之中帶著一股豪邁不羈的戰意。

「別打擾我師父!」蕭澤怒吼一聲,漆黑的龍尾攜帶萬鈞巨力,怒拍向敖仙玉。

就在這一刻,一頭藍色的巨龍突然撕裂海水而來。

「龍絞掌!」

巨龍雙爪結出神印拍向蕭澤的龍尾。

蘊含極強絞殺之力的掌勁和龍尾碰撞,震得虛空扭曲破裂,瞬間將方圓十數里的海水掀得倒卷。

雙方皆是被巨力震得後退。

「什麼人?」蕭澤目光一凝。

「太古龍族不過如此。」藍色巨龍咧嘴一笑,「在下龍庭神衛隊大統領,陸鎮海!」

鳳凰錯,帝妃三嫁 蕭澤目光一沉,對方赫然也是一位返虛中期巔峰大能,而且是身經百戰,極擅廝殺的那種狠龍。

「神衛隊統領?那個神衛隊的隊長夏澤怎麼沒來啊?」安林好奇道。

想當初,夏澤當時極為愛慕北蓮,為了拉攏那位神將,北蓮血脈出現問題的時候,還被龍王強行許配給夏澤來著。

這其實也算是北蓮出走龍庭的原因之一。

「那個不成器隊長,還是不來這裡獻醜了,收拾你們,還得讓我們親自出馬才行!」陸鎮海目光熾熱地望著安林。

安林翻了翻白眼:「收拾我們?你們這麼沒逼數的嗎?」

且不說合道超級大能,就返虛境的大能來說,初期,中期,後期,他殺過的,一雙手加一雙腳都數不過來。是誰給的勇氣,讓一個返虛中期巔峰的龍族敢說出這種話……

陸鎮海頭很鐵,但敖蒙卻慫了。

「仙玉,你大姐沒來嗎?」敖蒙身體變成人類模樣,飛到敖仙玉的身旁,開口問道。

「她怎麼可能會來。」

敖仙玉笑了:「不過父王放心,對付一個安林,我一人足矣!他的信息我已經調查過,除了有一些器物比較特殊之外,本身戰力和返虛後期還是有差距的,他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強!」

安林挑了挑眉毛,這敖仙玉很膨脹啊……

「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對的是什麼人,嫌活得太長了嗎?都給我走,先回龍庭!」敖蒙大聲吼道。

「父王,可能你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強大吧?現在我就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敖仙玉並不打算逃跑。

礦脈一戰會輸,完全是因為對敵人不了解。

只要縮小形態,以龍人的狀態對戰,又怎麼會懼怕安林的大水球?不使用過於恐怖的絕殺術法,又怎麼會被安林那奇怪的鏡子反彈落敗?

「安林,這片海洋,就是你的隕落之地!」

敖仙玉怒喝一聲,白色神道之力籠罩銀槍,讓銀槍光滑之中帶上了一股鋒利無極的銳芒。

那神道之力,是足以撕裂湮滅萬物的風,威能之恐怖,甚至連銀槍旁的海水都被湮滅成了最微小的粒子。

這是他的神道,碎風神道!

藍色巨龍嘴角上揚,得意道:「七太子敖仙玉的槍術,冠絕整個太初大陸東部,曾因一槍刺死東海毒妖帝而聞名天下」

「他極擅殺伐,那是連陸某也甘拜下風的戰神。」

安林微笑道:「槍術冠絕太初大陸東部?還戰神?自封的嗎?」

擁有戰神系統的安林,非常不服。

「是不是自封的,接下來你就知道了。」敖仙玉微微抬頭,戰意洶湧並且心懷孤傲,手中的長槍一抖。

轟!

敖仙玉手持銀色長槍沖向安林,全身碎風神道之力纏繞,能將身邊的一切事物粉碎湮滅,讓所過之處宛如真空,沒有任何的阻力,速度好似比雷光還要快上幾分!

安林開啟火神模式,同時神鑒術發動,捕捉槍芒的軌跡。

槍芒的速度非常的快,就算是爆體狀態的安林,也很難跟上。

風翼!

鯤鵬行!

他將自身的速度提升到極致,險之又險地躲過了槍芒的穿刺。

銀色長槍從腰側擦過,洞穿了後方數十里的大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