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現在俱樂部後方的網球場是可以繼續使用的,所以我們把他們都安頓在了那裡。」盧克上前回道。

櫻井點頭,「帶我過去看看。」

「好的。」說著,兩人就帶櫻井向著室外網球場的方向走去。

櫻井並沒有出去,而是站在窗口,觀察著外面的情況,伊桑和盧克兩人就站在旁邊,此時他們心中都有些忐忑,雖然櫻井同意他們收留這些人,但是他們帶回來的人實在是有些多,這些人在這裡每天打球,並未有任何的貢獻,這對於櫻井而言可以說完全是一筆可以避免的花銷,而且還是很大的一筆。

櫻井並沒有注意到兩人緊張不安的情緒,此時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室外的三十多個人身上,小到八九歲的孩子,大到三四十歲的大人,真的是很大的年齡跨度呢!不過,這也正是她所需要的。

櫻井認真觀察著他們的動作、語言、神態,從中推測著這些人曾經的「職業」,這些人來自不同的地方,他們的膚色不同,語言混雜,但卻有兩個共同點,一是熱愛網球,二是都有著自己擅長的一種謀生手段。

不,不對,櫻井的目光鎖定住一個瘦弱的身影,似乎有人並不是沖著網球來的呢!

櫻井紅唇輕勾,真是有意思呢……

「那是誰?」櫻井伸手指了一下那個懶洋洋躺在地上的白人。

伊桑兩人順著櫻井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不禁微微蹙眉,盧克問道:「是你帶回來的嗎?我怎麼沒有什麼印象?」

伊桑努力在腦中搜索著關於這個人的記憶,過了一分鐘才終於想起,「哦,我記起來了,他是我的朋友沃恩帶來的,沃恩就是在1號球場穿著藍色衣服打球的那個,他說這是他去賺錢的時候認識的朋友,也很喜歡網球,所以,希望我們能夠讓他一起來這裡。沃恩還是很值得信任的,所以我就同意了,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櫻井只看了一眼伊桑所說的沃恩,便又將目光轉到了那個邋裡邋遢的人身上,凝視半晌,才開口吩咐道:「把沃恩叫來,我想問他一些事情。」

伊桑盧克兩人腦中滿是疑惑,不解地對視了一眼。

櫻井注意到兩人的情緒,轉過頭來,問:「怎麼?」

伊桑抿唇,有些擔憂地開口:「是有哪裡不對嗎?您會趕走他們嗎?」

櫻井一愣,為什麼會這麼問呢?但隨即就反應過來,這些流浪太久的人是很缺乏安全感的,於是櫻井輕笑道:「怎麼會呢?只是想和他了解一些情況。」

伊桑這才放心地點頭,轉身向外面走去。

這時,櫻井注意到在伊桑走近沃恩的時候,那個人懶洋洋的目光在一瞬間變得犀利起來,眯起雙眼看著那邊交談的兩人,又隨著伊桑的目光轉到了窗邊。

櫻井若有所思的目光頓時一收,嘴角掛上自然的微笑,裝作不經意地掃視,自然地將視線移到了別處。

看到伊桑已經帶著沃恩過來,櫻井垂下頭,心想:大概是可以確定了,應該會是個可以用起來的人呢! 「大概是兩年前,我去過一趟洛杉磯,那是我第一次遇到戴納,他當時很慌亂的樣子,似乎是在躲避什麼人,我恰巧幫了他一個忙,那天他和我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後來為了感謝我,他特地幫助我完成了一些工作。不過,那時我們並不算熟悉,我雖然很想交他這個朋友,但是戴納對於自己的一切都不願意透露,很快就消失在了那片地區。之後再見面就是兩個月之前了,我們在一家酒吧碰上,後來我知曉了他在紐約沒有住所、工作,於是我就把他帶到了我們這些流浪者聚集的地方,但是他很少出門,和大家也都不熟悉,因此伊桑他們甚至都不知道他這個人的存在。」

沃恩之前就聽伊桑說過櫻井的事情,一直都對櫻井這個人十分好奇,見櫻井詢問戴納的事情,沒有一點隱瞞地就將所有事情說了出來。

「已經兩個月了嗎?我好像一次都沒有見過他呢?」盧克皺眉疑惑問道。

沃恩眉頭也不禁蹙起眉頭,「他白天基本是不出門的,如果非要出門,也是在晚上,雖然和他一起生活了這麼久,但是我對他卻還是一無所知。」

「不害怕嗎?」櫻井挑眉。

「他是個好人,」沃恩堅定地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幫過我,而且我沒有從他身上感受到過任何危險氣息,您應該知道的,我們這種人,對危險的感知最為敏感,但是戴納從沒有讓我產生過不安的情緒。」

聞言,櫻井輕笑,對危險的感知,呵呵,如果是放在普通人身上,那沃恩能感受到的確沒錯,但是那個人,如果能夠讓別人察覺的危險,那就絕對是特工里的失敗者了!

「我相信沃恩的話,沃恩在這方面從來沒有感受錯過,如果您不相信,請給戴納一次機會,不要立刻就趕他走好不好?」盧克看著櫻井嘴角意味不明的笑容,不禁為戴納擔起心來,雖然他和戴納沒有一絲交情,但是流浪的日子他是清楚的,各地的「流浪者之家」雖然為他們這些人提供了算是比較好的條件,但他們依舊要為那不算高的費用付出很大的代價。而網球在他們的生活中更是變成了可望不可即的空想,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機會,他不希望有人錯過。

伊桑此時卻沒有急著說話,他比盧克大一些,想到的也更多一些,之前他並沒有注意這個人,但是此時聽了戴納的情況,他此時卻感覺到了其中的一絲不同尋常。

他們這些人每個人背後都有秘密,對此伊桑並不覺得戴納的隱瞞有什麼問題,但是晝伏夜出這實在是一個讓人不得不多想的問題,將那些可能的工作在腦海中過了一遍,伊桑看了看外面的戴納,隨即搖了搖頭。

注意到伊桑的動作,櫻井沒有去回答盧克的問題,而是轉而向伊桑提問,「伊桑,你覺得呢?」

「我不能確定他來這裡是不是別有用心,還需要細細查探,我想在沒有結果之前還是應該多注意他的行為。」

盧克意外地看向伊桑,沃恩的眼神中也帶了一絲不可置信,他們印象中的伊桑對身邊人一直都是溫和包容的,只要別人沒有惹到他,見到的永遠都會是伊桑的笑容,然而如今卻在伊桑口中聽到這種冷靜理智甚至有些殘酷的話,兩人都有些接受不來。

但是櫻井聽了伊桑的話確實沒有一點意外,那天見到伊桑的第一面,櫻井就看出這絕不是一個軟綿綿的小羊羔,當然更不是一個衝動易怒的暴躁少年,不管他的語氣多麼溫和,或是多麼激烈,都掩蓋不了那雙棕色眼眸深處的平靜。

那種平靜,不是硬邦邦冷冰冰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寒冰,而是永遠不起風的湖面,泛不起絲毫漣漪。

「伊桑!」盧克埋怨地看著伊桑。

伊桑對上盧克的眼睛,卻沒有一絲退卻,「這件事關乎的並不是我們自身,我們不能因為一時心軟就毀掉櫻井少爺的一切。」

盧克看著伊桑平靜的雙眼,心中那憤怒的火焰似乎一下子就被熄滅了,是啊,他怎麼忘了,現在他身上所擔負著的可不僅僅是自己的未來,還有櫻井所給的期待。

「我可捨不得放這樣厲害的的人離開,既然是自己送上門來的,那自然是不用白不用了!」笑著看了一眼窗外的男人,櫻井轉過頭來看著三人,「我可是要好好謝謝你們的,把這樣一個高手帶到這裡來。」

聽著櫻井的感謝,三人一時都有些茫然,剛剛他們不是還在猜測戴納的身份嗎?對話怎麼突然就轉變成這樣了呢?

還是伊桑率先回過神來,「您已經知道他的身份了?」

「呵呵,」櫻井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大概是我最熟悉的一類人了。」

盧克還有些反應不過來,迷糊著開口,「那他是什麼人?您不會趕他走了嗎?」

櫻井搖頭,卻是跳過了第一個問題,「當然不能趕走了,好啦,你們繼續吧,我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

話落,櫻井便乾脆利落地轉身離開,一點都沒有要給他們解惑的表示,徒留下茫然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 「櫻井,你可總算來了!」櫻井剛走進包間就聽到凱文抱怨的聲音,有些不明所以,看了看時間,並沒有遲到呀,於是將疑惑的目光遞給凱文。

凱文還來不及說話,耳邊就傳來一個激動的女聲,「啊!!!偶像,你終於來了!!!」

櫻井腳步一頓,也被這突然而起的聲音嚇了一跳,偏過頭,便看見一個嬌俏可愛的女生站在桌子旁激動地朝櫻井望著,似乎下一秒就要掙脫旁邊男子的鉗制沖櫻井飛奔而來。

而旁邊那男子,大概二十三四歲的樣子,一雙墨綠的眼睛死死盯著櫻井,那其中蘊含的怒氣幾乎結成了實質,讓人想忽略都不行。

櫻井蹙眉,疑惑地看向凱文,她實在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約了這麼兩個人,剛進來時看到他們櫻井並未在意,凱文之前也說過要介紹他的朋友給她認識,她本來以為只是這樣,但是看兩人的樣子,似乎不是這麼簡單,有故事呀!

凱文只得站起來硬著頭皮看向櫻井,這真心不是他想介紹給櫻井的朋友,他也是無奈啊,誰能想到他家表姐的隱藏屬性竟然會是櫻井的腦殘粉呢?

「呵呵,」凱文乾笑兩聲,開口道,「櫻井,這是我的表哥表姐,伯特和菲奧娜,呃,我表姐是你的粉絲,聽到我約的人是你,就,就想見你一面,所以……」

說完,凱文不顧形象地沖櫻井擠眉弄眼,就差直接說一句「是她纏著我非要來的,不怪我」了!

聽凱文介紹完,男子,就是伯特的臉明顯更黑了,然而不等他說話,菲奧娜就立即開心地介紹自己,「偶像,你好,我特別喜歡聽你的那首《星空》,真的好好聽哦,還有《啟航》也好棒,能不能出英文版呀?對了,偶像,你的下一張專輯什麼時候出來呀?我好期待的!」

「呃,」櫻井顯然沒有應對狂熱粉絲的經驗,一時間愣在了原地,待看到菲奧娜墨綠色眼睛中那份不加掩飾的期待,櫻井自然地勾起唇角,真誠的回道,「謝謝你的喜歡,專輯,很快了。」

「Wow!是英文歌對嗎?小凱文告訴我你要進軍美國音樂市場,是這樣嗎?」這話問得其實是有些不禮貌的,畢竟這些是櫻井的工作,而且還是處於計劃之中的工作,但是櫻井卻並未感覺到不快,因為少女身上的那種歡喜、殷切、期待實在是太觸動人心了。

櫻井點頭,「沒錯,新的專輯會是英文歌,希望還能得到你的喜歡。」

「真的是太棒了!」

「表姐,你有什麼話可以等櫻井坐下來之後再說嗎?她人在這裡又不會跑!」什麼「小凱文」,明明也只比自己大兩歲而已,真是的!

「啊,偶像,你快坐!」看著櫻井坐下,菲奧娜才意識到自己也在站著,剛想往座位那裡坐,卻感受到一股力量在阻止著自己,看到腰間伯特的手,菲奧娜驚訝開口,「呀!哥哥,你拉著我做什麼?」

伯特無語,剛剛那個瘋了一般要衝去的人是誰,要不是他在這裡拉著,恐怕這丫頭早就撲到那小子身上去了吧!

「你好,我是伯特,菲奧娜的哥哥。」伯特自然地放開這個忘恩負義的妹妹,然後看向這個被他妹妹稱為偶像的小屁孩兒。

沒錯,在伯特眼裡,櫻井就是個沒長大的小屁孩兒,雖然長得確實挺帥的吧,但是這也不能掩蓋櫻井才只有十三歲的事實,真是不明白他家漂亮可愛的妹妹怎麼會迷戀這樣一個孩子。

「你好,雪,當然,你也可以叫我櫻井。」伯特眼中的那點不爽櫻井可是一點都沒放在心上,呵呵,很明顯,這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妹控啊!

兩個人面上都是一派正經的樣子,然而心裡卻都在對對方進行著毫不留情的吐槽。 「俱樂部那邊進行的怎麼樣了?」第一次聽到櫻井這個計劃的時候,凱文可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他們不是一樣的年紀嗎?怎麼櫻井就有財力能夠買下一整個俱樂部呢?這樣一對比,他突然覺得自己簡直太失敗了!

想到今天的收穫,櫻井輕鬆一笑,「挺順利的,很快就會完工了。」

「偶像在經營俱樂部嗎?是網球嗎?哦,小凱文上次說過,偶像買下了一家網球俱樂部!偶像會打網球嗎?一定是會的對吧?偶像這麼厲害,真不愧是我的偶像啊!」菲奧娜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有些痴迷地看向櫻井。

櫻井汗,這樣熱切的目光她實在是有些承受不來。

「咳,菲奧娜,哥哥可是也在經營著網球俱樂部呢!難道哥哥就不厲害了嗎?」伯特瞪了櫻井一眼,隨後故作淡然地向菲奧娜說道。

菲奧娜嫌棄地撇撇嘴,「哥,你那哪裡能算是親自經營?完全沒辦法和我的偶像比的,再說了,我偶像才十三歲,人家那麼小就有這麼大的能力,你十三歲的時候在做什麼?」

伯特氣得整個人都要炸了,但是又不能對自己親愛的妹妹發火,只能再次瞪向櫻井,順便還「照顧」了一下把櫻井介紹給菲奧娜認識的凱文。

凱文無語,他從始至終就是個受害者好不好,這一切都不是他的意願啊!於是也將鬱悶的目光投向櫻井。

櫻井摸摸鼻尖,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就都怪在她的頭上了呢?

「哦?你也在經營俱樂部嗎?是哪家呢?」

不及伯特回答,菲奧娜便搶先開口:「就是艾弗森網球俱樂部呀,上次小凱文還帶偶像過去了呢,但是小凱文實在是太不可愛了,竟然都不通知我!」

一邊說一邊看向凱文,那目光,真是哀怨的不得了呢……

凱文無奈的抱住腦袋,一副被磋磨得不行的頹態,「表姐,我真的錯了,拜託拜託,不要再念叨了……」

伯特看著自己妹妹這表現,實在是無語至極,這還怎麼讓他在櫻井這小屁孩面前擺譜呢?

然而此時的櫻井,卻被「艾弗森」這三個字吸引去了所有注意力,弗蘭集團旗下的俱樂部,竟然會是伯特在經營,她突然想起櫻井先生曾經談論過的弗蘭集團BOSS的家庭情況,難道說眼前這兩人就是……

心中無數思緒劃過,櫻井卻沒有泄露絲毫,面上只是帶著恰到好處的驚訝和一絲微微的試探,將目光轉向伯特,「艾弗森,美國最大的網球俱樂部,我記得好像是弗蘭集團旗下的。」

伯特的目光淡淡掃過櫻井,敏銳地從櫻井的話語中察覺到了什麼,臉上玩笑的神情不禁收斂了幾分,「沒錯,你似乎很了解弗蘭集團?」

「了解談不上,只不過初入美國商界,那幾方大勢力總還是要知道一點的。」櫻井淡淡一笑,並沒有因為伯特的話語產生一絲緊張。

「你什麼時候又打算進入商界了?」凱文驚訝開口,他本以為櫻井經營俱樂部只是因為網球而已,這就已經夠讓凱文鬱悶的了,如果櫻井再帶來點刺激,凱文覺得自己恐怕真的就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明明大家都是同齡人好不好?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對於凱文經常性的大驚小怪,櫻井表示已經習慣了,於是很自然地回道:「從離開日本的時候就已經規劃好了呀,拜託,我可是獨立一個人啊,我也需要生活呀!」

「可是,你不是歌手嗎?」凱文還是不解。

對此,櫻井可並沒有將自己未來的計劃說出來的打算,因此只是一句帶過,「那些,不夠。」

凱文還想問什麼,但是看到櫻井明顯不願多言的態度,最終只能悻悻然閉了嘴。

櫻井正在垂首切著盤中的牛排,感受到伯特那到略有深意的目光正直直落在自己身上,嬌嫩的紅唇不禁輕輕勾起,最近真的是缺什麼來什麼,跡部,再加上伯特,真是有意思極了,不知道櫻井先生最近身體好不好呢?

「哥,你怎麼一直盯著偶像看呢?難道你也喜歡上偶像了,啊!不行,偶像只能是我一個人的偶像,你不許和我搶!」就在一種詭異的安靜再餐桌上漫延著的時候,菲奧娜氣鼓鼓地伸出雙手,擋住了伯特看向櫻井的視線。

無言的沉默繼續著,櫻井和凱文的目光都看向兄妹二人,洋娃娃似的菲奧娜那一臉氣悶的小表情十分惹人心疼,但是在場的幾人卻無人又這種想法,櫻井和凱文只覺得十分無語。

至於伯特,此時簡直都要氣瘋了,他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憤怒,不停在心裡告訴自己:這是自己的親妹妹,最可愛的妹妹了,妹妹就是被這個小屁孩的外貌欺騙了,不能怪妹妹,要怪就只能怪這個日本小屁孩!

想到此,伯特伸手握住菲奧娜的手,然後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櫻井,才慢慢安撫著身邊的小姑娘…… 一頓飯就在這樣詭異的氛圍中結束了,站在飯店的門口,凱文長舒了一口氣,終於是結束了,他之前可從來沒有哪次像這次這麼盼望和櫻井說再見。

櫻井也是十分無語,看著身邊三人,驟然放鬆的凱文,繼續怒視她的伯特,還有,這個依舊說個不停的菲奧娜,這頓飯吃得可真是夠累的,雖然這次約凱文出來她要說的話並沒有說出來,但卻有了一個意外,同時也是非常好的收穫,一定要好好利用呢!

看著櫻井微微淡笑的表情,伯特只感覺一陣涼風襲來,真是怪哉,怎麼會有一種十分不好的感覺呢?

見菲奧娜的話沒有結束的趨勢,伯特的面色又黑了幾分,實在忍不住,只得搬出兩人的母親才讓菲奧娜戀戀不捨地住了嘴。

「這次實在是不好意思,我表姐這個人雖然話有點多,但是性子還是很好的。對了,櫻井這次叫我出來是有什麼事情嗎?」凱文落後伯特兩人幾步,見兩人上車之後才走到櫻井面前。

櫻井輕笑,「一點小事情,本來想找你幫忙地,不過現在,好像有了更好地選擇……」

「啊?」凱文不解。

櫻井卻不肯再多說,只是神秘一笑,然後湊到凱文耳邊,說了兩句話。

聞言,凱文的眉頭卻皺得更深了,只是看櫻井什麼都不願說的樣子,也知自己是問不出什麼來的,只能暗自猜測櫻井地意圖了。

和凱文幾人分別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櫻井並沒有和松本一起回家,而是獨自一人又來到了俱樂部,不過與白日不同的是,此時的櫻井並沒有走正門進入俱樂部,而是悄悄走到了俱樂部後門旁邊的一堵牆前,看了看周邊的環境,櫻井勾唇一笑,隨後便靜靜靠在牆邊,雙手抱於胸前,眼眸微闔,似是再等待著什麼。

不出一小時,不知是感受到了什麼,櫻井一雙銀眸「唰」地睜開,與此同時,雙拳迎上,凌厲的招式猛然就襲向了黑暗中的一個人影。

那人完全沒想到這裡會有人守株待兔,硬生生吃了櫻井一拳,然而調整卻也不慢,幾乎是中招的瞬間就抬腿一踹,借力想要遠離,不過櫻井早就已經準備充分,猛然凌空,雙腿一夾,借勢扭轉身體,往前一帶,那人便重重摔在地上,要逃的計劃也就落空了。

不過兩招,那人就判斷出自己恐怕不是眼前人的對手,此時他逃跑的心思倒是淡了不少,眼睛卻亮的驚人,裡面滿是躍躍欲試的興奮。

單手撐地,雙腿踢出,帶起一地散塵,櫻井側身,躲過一擊,那人也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變掌為拳,直擊櫻井面門,櫻井抬臂格擋,同時左手推出,幾乎就要抓到那人的脖子。

見勢不好,那人身體一側,同時反身攻擊,櫻井紅唇輕勾,銀色的眼眸發出攝人的光芒,瞬間攻擊有快了一倍不止,如閃電一般,幾乎分辨不出她手和腳的動作,那人只覺自己的反應是如此之慢,未及五招,便被櫻井反手扣在了地上。

「厲害!」被人牽制在地上,那人卻不惱,反而真心得誇讚起櫻井來。

櫻井輕笑出聲,順手就放開了對那人的鉗制,倒是很自信眼前人不會再跑。

轉過身來,月光之下,映出一張熟悉的面容,正是白日櫻井剛剛了解過的戴納。

戴納轉轉手腕,看著眼前還是孩子的櫻井,卻沒有因為櫻井的年紀而產生一絲輕視,在他們的世界里,從來都是強者為尊,「怎麼,想讓我為你效力?」

就像櫻井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一般,戴納也是能夠感受到櫻井身上的那份熟悉的,更何況眼前之人沒有一絲隱藏,渾身上下都是蓄勢待發的凌厲。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舒服,櫻井直視戴納,「沒錯,是否願意?」

「若我說不願呢?」戴納收起身上的氣勢,懶洋洋得靠在後面得樹榦上,似乎一瞬間就變成了白日里的那個懶散男人。 櫻井並未對戴納的態度感到任何不滿,而是如同戴納一般,放鬆身體,輕輕靠在牆上,一雙攝人心魄的銀眸散發著獨有的自信,明明是仰視的姿態,卻給人一種睥睨的感覺。

「在這裡,幫我辦件事,會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發生,而且,」說到這裡,櫻井頓了一下,微微加重了聲音,「這幾天沒有追殺的日子應該還是很不錯的吧?」

幾乎是櫻井話落的一瞬間,戴納的身體驟然緊繃,眸中的寒光猛然射向櫻井,「你還知道什麼?」

櫻井並不在意戴納此時蓄勢待發的姿態,輕輕一笑,「我並沒有調查你,只是,有些東西,就算你偽裝得再精妙,還是會在不經意中流露出來的,尤其,是對於同類人而言。」

戴納靜靜看了櫻井片刻,才繼續懶洋洋開口,「我這人,最喜歡有意思的事情了,不過求人者是不是應該有點求人的樣子呢!」

櫻井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隨即迅速出手,在戴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手已經精準得扼住了戴納的咽喉,「這樣是不是求人的樣子呢?」

戴納愣了一下,卻對櫻井的實力又有了新的認知,明白自己這是踢到鐵板了,「呵呵,玩笑而已,這個姿勢著實有些不舒服,一不小心失手就不好了。」

櫻井施施然放開手,退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嘴角還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不帶絲毫剛剛的凌厲,像是一切都未發生一般。

戴納此時已經不再有任何輕視,語氣中已經帶出了少有的恭敬,在他們的世界里,強者為尊,這是永恆不變的規則。

「需要我做什麼?」

櫻井卻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目的,而是微微站直身子,直視戴納,「我不需要你為我效力,我們只是做一個交易。」

戴納皺眉,有些不解。

櫻井繼續說道:「我教你易容、變裝,讓你能夠完全逃離出一些人的視線,你為我做一件事情。」

雖然櫻井並未說明「一些人」是什麼意思,戴納也未說自己有什麼需求,但是兩人似乎心有靈犀般想到了一起。

這件事對自己並沒有任何壞處,因此戴納稍微思考了一下便答應了。

櫻井看著戴納返回俱樂部的身影,眼眸沉靜。

回到別墅之後,櫻井又不可抑制地想到了幸村,也不知道現在的幸村在做什麼,和真田的矛盾又是否已經解決了呢?

輕輕一笑,櫻井就這樣帶著對幸村的思念進入了夢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