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看來還是要將千仞山中那道神秘的力量找到,抓緊是時間將升龍戟修復好!「

葉楓心中暗暗念道!

很快,葉楓將升龍戟重新收起,轉身離開。不過就在葉楓準備離開的時候,扭頭向著後方環視一圈,想要看看這裡還有沒有其他妖獸的存在!

葉楓繼續向前行!

千仞山上的溫度讓人酷熱難耐,葉楓行走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喝光三隻水袋,即便是這樣他還是感到口乾舌燥。好在,他在出發的時候,花下重金買來大量的清水,。要不然真的有可能堅持不下去!

光禿禿的山上滿是赤紅色的岩石,再無任何的東西。葉楓也只是遇到過那一隻妖獸,除此之外。再也沒有見過任何的生物!

看著前方的漫漫山路,葉楓長出一口氣,打算停下來,休息一會!

「吼! 總裁前夫請自重

但就在這時,還沒有等到葉楓坐。一道獸吼聲突然從前方響起!

「妖獸!「

葉楓快速站起,眼中閃爍著精光。臉上一喜,連忙朝著葉楓傳來的方向快速趕去!

葉楓在翻越過兩道不高的山包后,就看得到前方几十米處正有一隻形狀如同獵豹的妖獸,渾身長滿赤紅色的鱗甲,正在快速奔跑著!

」終於是等到了!『

不再繼續等待下去,葉楓展開自己身法,身影快速向前飄去!

這隻妖獸奔跑的速度很快。只不過他所奔跑的方式有點奇怪,眼睛不時向著後方看去,就像是正才躲避著什麼東西一樣,顯得格外的慌張。在加上葉楓的速度極快,又是突然發起攻擊。所以等到妖獸發現葉楓身影,想要再去躲避的時候,時間已經來不及!

砰!

葉楓右腿如鞭,腿部爆發出熾盛的光芒,散發出無盡之威。重重的踢在妖獸的腹部位置,直接將它踢飛出去,撞擊在前方的一道山壁上!

堅硬的岩石直接被妖獸用身軀撞碎,露出一個大洞來。

一滴滴金色的液體從妖獸的口中流出,滴落在地面上。但很快又因為猛烈的高溫而蒸發乾凈!

妖獸暗黃的三角瞳孔死死的盯著葉楓,口中發出陣陣嘶吼聲。

同樣,葉楓也是擺出攻擊的姿勢。眼睛死死的盯著妖獸,隨時準備出手,與之一戰!

「吼!「

突然,妖獸用自己粗壯的前肢重重的拍在地面上,強大的力量使得地面一震,將附近碎落的岩石震起。而後妖獸用力扭動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細長的尾巴抽打在這些碎石上。

一時間,所有的碎石如同雨點般,向著葉楓呼嘯而去!

葉楓雙眼微眯,掌心元氣涌動。對著疾射而來的碎石連連打去。密集的掌印將半空中所有的碎石全部打成齏粉,消散在半空之中。根本不能靠近葉楓三米的距離!

然而,等到葉楓將面前的所有碎石都清理乾淨后,抬頭向著妖獸所在的方向看去。但是等葉楓看清前方的情況時,不由一愣!

那是妖獸根本就沒有和自己一戰的打算。就在剛才趁機逃跑!

「跑?」

葉楓一步踏出,向著前方繼續追去! 時間不長,那隻妖獸的身影就再一次出現在葉楓的眼中。

見此,葉楓連忙加快自己的速度,直接繞道那隻妖獸的前方,將它的去路阻擋住!

「你還想要跑到那裡去?」

葉楓冷哼一聲,一步踏出,身體騰空而起。身體周圍元氣涌動,一道熾盛的光芒從他的身體中透射而出。葉楓眸閃精光,直接對著下方一掌打出!

轟!

虛空之中,一陣晃蕩。只見一張由元氣凝聚而成的巨大掌印出現在半空上,浩浩蕩蕩。散發處磅礴之勢。如同一座巍然大山般,對著下方的妖獸鎮壓而去!

空氣中勁風呼嘯,隨著掌印的不斷落下,下方的地面開始承受不住那龐大的壓力,紛紛裂開,如蛛網般向著四周蔓延而去!

同樣感受這一擊威力的妖獸,猛地停止住自己的前進的步伐。抬頭看一眼空中正快速落在掌印,瞳孔深處露出深深的恐懼之色。沒有絲毫的猶豫,它直接轉身,準備向其他地方逃跑而去!

但就在這是,葉楓冷哼一聲,不由加大手中的力量。氣勢暴漲數分!

轟!地面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力量,轟然坍塌。大量的碎石從山間滾落下去。

而那隻妖獸,還沒有跑出幾步。整個身體就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它不斷的掙扎著自己的身體想要站立起來。可是在他的身體彷彿有著萬鈞巨力,根本就無法站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空中的掌印一點點落下,口中不斷發出嘶吼聲。

「轟!

如同如雷鳴般的轟響,在原地產生。爆發出浩蕩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橫掃而去,山體不斷的晃動。如磨盤大小的巨石不斷從高處砸落下來,煙塵瀰漫!

少頃,這場風波才慢慢的停止下來,呼嘯的狂風逐漸散去,山體也回歸於平靜。

等到前方的所有都消散后,葉楓這才從空中慢慢落下,朝著前方走去!

而這時,隨著煙塵的散開,也是將裡面的情況完全的顯露出來。

原本較為平緩的地面上,出現一道巨大的掌印。一道道深深的裂縫順著掌印向著前方蔓延開來,不知延伸到何處!地面看起來變得無比薄弱,似乎在稍微用力一點,此地就會徹底的坍塌,不復存在!

葉楓踱步上前。這時有一道微弱的金光從他的眼前一閃而出。

葉楓心中一喜,沖著金光傳來的方向走去。很快,大約手掌長短,細如髮絲的一道金絲就出現在他的眼中!小心的將其拿在手中后,葉楓嘴角出露出一絲笑容來!

這一次,葉楓沒有等待。直接將升龍戟召喚出來,將金絲注入到其中。淡淡的光芒從升龍戟上散發出來,大約三秒鐘的時間,光芒消散!

葉楓拿著升龍戟仔細的檢查起來。隨著這一道金絲的吸收,戟身上的裂縫又有一道被修復好,這讓葉楓感到一陣開心,準備繼續前方其他地方尋找妖獸的蹤跡!

「你在幹什麼,給我停手!」

就在葉楓準備將升龍戟收回的時候,從前方突然傳來一道吼聲,語氣中充滿著憤怒!

「嗯?」

葉楓手中的動作不由一頓,抬頭向著前方看去!

只見有五名身影出現在前方山頭上,他們五人用白布將全身都包裹住,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外面。並且在著五人的胸口位置還綉著一種特殊的花紋,顏色也都不同!

將葉楓的動作喊住后,這些人正向著葉楓快速跑來。

看著五人的樣子,葉楓站立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起來,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事情!

很快,那五人站在距離葉楓三米處的距離停下腳步。

「這五人中,其中胸口上有用金絲綉成的花紋的男子,似乎是這些人的領頭人。他上前一步,脾氣顯得格外暴躁,直接將手中的長刀舉起,對準葉楓大聲的吼道:」小子,你剛才做了什麼?「

而其他四人,眼中同樣充滿凶色!

「幾位是有什麼事情嗎?」

葉楓心中不解,疑惑的問道!「

」哼,還敢狡辯。我問你,你是不是當才擊殺了一隻妖獸!「領頭人繼續說道。

聽到這裡,葉楓似乎明白什麼,點頭應道:「在下是擊殺了一隻妖獸,不知道有什麼問題嗎?」

當葉楓將此話說出后,他瞬間感受到面前五人身上所散發出的濃濃殺意。葉楓面不改色,但在心中卻已經小心的戒備起來!

「小子,你可知道那妖獸是我們發現的,並且將它擊殺。我們圍剿了如此長的時間,竟然就被你搶去。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領頭人再一次對著葉楓吼道!

這時,葉楓的心中也終於明白剛才這隻妖獸不願意和他對戰,一副慌張逃命的樣子。原來是在後方還有他們這五人追殺!

就在這時,胸口位置綉著紅色花紋的男子,在附近轉過一圈后,似乎在尋找什麼。但很快,他又重新返回到領頭人的身邊,附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著什麼!

在敘說的同時,領頭人將目光慢慢轉移到葉楓的身上,眼底深處閃過一道寒光。雖然很快就被他隱藏下去。但還是被葉楓敏銳的察覺到!

「小子,那隻妖獸死後的東西在哪裡?只要你交出來,我們可以當作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如何?」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再說什麼。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面對這幾人的態度,葉楓此時也懶得再去搭理他們。作勢準備離開!

「站住!」領頭人開口講葉楓喊住,而他身後的其他四人連忙走上前去,將葉楓的去路阻擋住,將他圍在其中!

見此,葉楓輕笑一聲,慢慢的轉過身去,凝視著那人,淡淡的說道:「還有什麼事情!」

「我已經說過了,只要你願意把東西交出來。我會安全的讓你離開這裡,否則的話。。。。」

後面的話領頭人並沒有說出來,但是其中的意思,場上所有人心中也都明白。

」嗯?「

就在這時,領頭人的目光有所變化,落在葉楓手中的升龍戟上。 領頭男子將自己的眼睛慢慢眯起,將目光重新落在葉楓的身上,慢慢向前踏出幾步,口中冷冷的說道:「看來你也知道此物的價值了!『

其他幾人當看到這樣的舉動,目光同樣變得冰冷下來,向著葉楓慢慢靠近,將他一切的去路攔截住!

「不好意思,我聽不懂你在什麼!『葉楓依舊搖頭否決道!

但是還沒有等他有什麼動作,身旁的五人在一起齊齊向前踏出一步。

「拿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是不是有點不太好啊。不過,你若是想要離開也是可以,但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你這金色武器留下,然後你可以滾了,晚了我可要改變主意了。」領頭男子殊不知一場滅隊災禍已降臨到自己小隊。

葉楓聽了這話面無表情。

領頭男子以為這小子在心裡想著怎麼對付自己,決定先下手為強,正在思考時,胸口一震劇痛,領頭男子從思考中拉到了現實。

「你們給我弄死他。」領頭男子強忍著劇痛對著身後的小隊成員說

葉楓把升龍戟從領頭男子胸口抽出,雙手舞弄著升龍戟,一股絕強的氣勢從葉楓身上展現出來。

「你到底是誰。」領頭男子旁邊的一名女子聲音顫抖的說

「呵呵,你們這些人渣,這種事每少做吧?」

「你們幾個過去殺了他。」領頭女子驚恐的看著葉楓聲音顫抖著說

女子身後的幾個男子呈三角之勢圍住了葉楓,各自使出了自己的絕招,一個白衣男子揮舞著一把大斧,躍上空中用斧子劈向葉楓的肩膀。

又一名黑衣包裹全身看不出性別疑似男人的刺客使出一把匕首如閃電一般的速度刺向葉楓胸口。

而最後一名男子用細針拋向葉楓的眼睛。

而葉楓淡定這站在中間不為所動,手中的升龍戟對這幾個人開始殺戮,

十幾個呼吸間,葉楓仍站在中間,而五人小隊卻已躺下。

葉楓正準備離開時卻聽到微弱的呼吸聲,看著底下的幾個人,葉楓一一觀察,呼吸聲是剛才那個叫人殺他的女子發出來的,整備被了解她時,卻驚奇的發現此人竟然有些面熟,難道士故人之後。

葉楓從懷裡掏出療傷丹藥餵給女子吃下,不一會兒女子醒了,睜開眼看到葉楓時準備找武器殺葉楓時,被葉楓用雙手控制住。

一時間這姿勢確實有點曖昧,難道葉楓移情別戀喜歡上這名女子了嗎?

「你很像我腦海里一個故人,」葉楓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好像對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說著情話一般對著這名女子說道。

這名女子以為葉楓要把她當作情人一般,如同前面那位領頭男子一般,畢竟女子對自己的閨中絕技也是挺有信心的,正準備開口回葉楓的話時,卻被葉楓用升龍戟捅到脖子絕了氣息,徹底身亡。

「不,我怎麼會把她殺了,那名女子明明很像我一位故人,我怎麼會把她殺了呢,就算是別人,再無反抗力的時候我都不會殺死對方,我這是怎麼了?」

葉楓看著自己的雙手,眼中留下淚水,

葉楓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因為他感應到有來人往自己現在的位置飛速而來,立馬跳到樹上隱藏起來,屏住了氣息。

飛馳而來的是幾名女子,來到死去的五人小隊身旁。

「這幾個賤人終於死了,我大仇得抱,蒼天有眼啊!」飛速趕來的一個女子說道。

「紫蛾,你今日大仇得報,恭喜恭喜啊!」旁邊的一個女子說道。

「今日紫蛾抱得大仇,我們姐妹幾個去慶祝慶祝。」最後面站著的女子愉悅的說道。

說完這幾個女子就離開了現場,往城中飛馳而去。

在樹上隱藏的葉楓從樹上跳下來,對離開的幾個女子感到不解。

葉楓也一同離開現場,跟蹤幾名女子而去。

地下躺著的五人小隊真是出門沒看黃曆,死在了葉楓手裡,死不足惜。

畫面一轉,城中的酒樓里坐著三名女子互相述說著什麼,而旁邊的一張桌子坐著一名男子像是在偷聽著什麼一樣,此情此景,讓旁邊做著的客人感到不解,究竟是何回事?

「紫蛾,今日你大仇得報,是否該找個如意郎君?」一女子對紫蛾問道

這時酒樓內坐著的客人紛紛感到不解,為何幾位女子說話竟如此跳躍,該不會是出問題了吧。

「全憑兩位姐姐做主,」紫蛾對兩位姐姐害羞的說道。

這時酒館里的客人紛紛坐不住了。想要到紫蛾桌子上表達自己,說明自己有娶妻生子的意願,想要結婚一樣,這是為何呢?

應為紫蛾生的可是一副好面相,面容姣好,大腿細長,身材玲瓏有致。

「今天姐姐就幫你挑一個如意郎君,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今日我便在酒樓設下一個比武招親大會,請天下豪傑來爭奪妹妹,妹妹你看怎樣」紫蛾對坐的姐姐滿帶笑容的說。

剎時,酒樓大廳坐著的客人紛紛就不淡定。

「小娘子選我做相公如何?」三姐妹旁邊桌子上的一名男子問道。

此男子就是葉楓,葉楓感到城裡時就有預感,這三名女子要到酒樓來慶祝,而葉楓就來酒樓蹲點,為什麼葉楓就這麼好知道是這家酒樓呢,原因是這酒樓城中就只有這一間,不在這間還能在哪呢?」

葉楓的輕浮頓時贏得三姐妹的好感,三姐妹竟心有靈犀的想讓葉楓當她們的夫婿,但此時是為小妹澤夫婿,這樣挖自家姐妹的牆角,於理不合,所以需要動用一些小手段了。

「這位相公可是為小妹的婚姻之事而來,是的話就不必開口了,因為你已經被我們三姐妹內定了,娶我們小妹可以,但是需要同時把我們姐妹一同娶過去,因為我們姐妹感情深厚,如果分散開來,每日不得相見,可是會對身心造成極大影響,所以你如果想要娶小妹為妻就一同把我們納入閨房吧!」

葉楓聽到這話頓時就不淡定了,思考著這界面是否被外界侵入,而被影響了? 跟在紫蛾的身後,葉楓慢慢向前走去。而隨著兩人的逐漸遠去,遠處天空上的那朵紫色雲彩,也是慢慢消失不見。這讓所有人驚嘆如此奇景的路人,口中唏噓不已,感到惋惜!

路上,葉楓與紫蛾並排走在一起。走在路上,紫蛾臉上的尷尬之色減去不少。與葉楓熱情的交談起來! 絕世婚寵,總裁的小淘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