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真的啊,那太好了,那你一定要跟我去煉丹盟住幾天,順便測試下煉丹師等級,我們二重天的煉丹盟測試出來的等級,可是在九重天都好使的!」吳老笑著說道。

「難道別處測試的等級,在九重天不好使嗎?」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

「是的,煉丹師等級,一重天測試的,只有在一重天好使,二重天的煉丹師在二重天煉丹盟測試,三重天的煉丹師等級,則在三重天煉丹盟測試,以此類推……

但是,我們二重天煉丹師煉丹盟卻跟別的不同,有我們二重天煉丹盟的盟主親自測試出來的等級,縱然在九重天也是好用的……」吳老看著墨九狸十分自豪的說道。 此間事畢。

葉悠然走後,殷明珠沒有問我之前的舉動到底是爲了什麼,在妖丹之中到底看到了什麼樣的場景,我也沒說。

異界爭霸之最強召喚 裏面的信息太過震撼。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切,還是在等到找到父親解開謎團之後再說不遲。

晚上,爺爺和媽媽心情顯然是相當不錯,拉着殷明珠問長問短。

即便爺爺現在形貌上有些嚇人,不過本身殷明珠膽子就大,自然不會有害怕或者厭惡之類的情緒產生,倒是多了不少害羞的情緒在內。

шшш◆ ttкan◆ ¢O

我看着心中大樂。倒是舒坦了不少。

咒言師竟然有兩個,一個是巨妖,一個是葉悠然,巨妖伏誅,我也就沒有什麼擔心的了。

壓力頓時放鬆下來之後,我才覺得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透露着疲倦的信息。

躺在牀上正準備睡一會兒來着,門卻被推了開來。

";明珠,什麼事情?";

我看着推門進來的殷明珠,有些好奇的開口問答。

殷明珠不說話,而是徑直朝着我走了過來。

一直走到我的面前,彎腰,看着我,許久不說話。

這樣一動不動的過程之中。我們兩人之間保持的距離實在是太過曖昧了一點,甚至,我都能夠稍微聞到一點殷明珠身上飄過來的蘭花幽香。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關鍵是這個女人還和我有着婚約在身。

這一切,不要太刺激。

我現在可是精氣旺盛,腎元充足的年輕人,殷明珠在我的面前這樣做,這不是成心考驗我的定力麼。

";之前在外面我一直不好開口問你,現在是時候了,說吧,你和葉悠然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我正是想入非非,開始在大腦之中構思殷明珠按捺不住寂寞,主動上前,自薦枕蓆云云。沒想到殷明珠竟然會問我這件事情。

一愣之後,想法什麼的也就沒有了。趕緊搖頭。開口說道:";你怎麼會這麼想,我們之間可是什麼都沒有的。";

殷明珠卻猛然搖頭,說道:";我可不相信。";

隨後,直接雙手撐着牀板,整個人都壓倒了我的身上來。

猛然的舉動太過突然差點讓我不小心和殷明珠之間有了接觸,不過我還是下意識的選擇了躲避,讓開了殷明珠。

這樣,殷明珠就繼續對我保持壓迫的位置。休畝廳弟。

";你和她之間肯定是有問題。";

我有點無語了,說道:";就算是有,也是那個丫頭單相思而已,我保證我對她沒有絲毫的興趣,她的那啥太大了,我不喜歡。";

我被殷明珠這樣的位置關係給弄得有點慌張,下意識的開口說道。

這一下,顯然就是捅了馬蜂窩,殷明珠頓時就沉了臉,說道:";你是說我沒有她的大。";

我一陣無語,暗自抱怨自己實在是嘴欠,怎麼就偏偏說出那種話來了。

趕緊揮手解釋,說道:";我沒有那個意思。你聽我解釋。";

殷明珠揮手直接將我的手個壓住,說:";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正想要開口說話呢,卻猛然發現自己身體絲毫不能動彈了,殷明珠雙手依然是壓制着我,不過,聲音就已經變了味道:";李法一啊李法一,你說,我應該對你怎麼樣下手纔好呢。";

聲音,赫然是葉悠然的。

咒言師。

我現在是在夢中。

";你是葉悠然?你想要幹什麼?";

我雖然被制服完全不能動彈,但是在知道對方是葉悠然之後我反倒不是很擔心起來。

";你說我想要幹什麼?從來沒有人敢拒絕我,我的東西,必須是我的。";

葉悠然保持殷明珠的形象,說話做事,卻是自己的風格,實在是給我一種怪異無比的感覺。

葉悠然說道:";三顆妖丹雖然不多,但是已經足夠我使用了,我要拿到妖丹,不過,既然你敢對我那樣,我自然不會那麼簡單,你說,我要是將殷明珠也拉近你的夢境之中看到這樣的情形的話,她會是怎樣的反應?";

葉悠然保持殷明珠的樣子,笑得很是有些邪惡。

我的心裏面頓時冒出了一陣陣的寒氣。

說道:";這是夢境之中,殷明珠不會相信的。";

葉悠然笑了起來,說道:";誰說得清楚呢,雖然是夢境,但是也是根據你們各自的潛意識構造出來的而已,而且殷明珠未必就能夠不相信所看到的一切。";

葉悠然說道這裏,突然笑了起來腔調很是怪異,說道:";沒想到法一你在潛意識裏面還想要左擁右抱啊,我和殷明珠合體之下,你很開心麼?你說不喜歡我的太大,不過看樣子,你似乎並不是那樣想的啊。";

說道這裏,殷明珠的尺寸竟然猛然變化,葉悠然的聲音就笑得很是有點詭異起來。

";你想要幹什麼?不要亂來啊妖丹你想要,我給你就是了,要不然,你這樣對我,大家都沒有什麼好處的。";

我很是有些擔憂的對着葉悠然凱酷說道。

不過葉悠然完全不爲所動,說道:";沒關係,我想要讓殷明珠看看我們之間大被同眠的樣子呢。";

葉悠然說完,作勢要解開自己的衣服,一邊朝着我的身上壓了過來。

";停算你狠,你贏了。";

這時候我只能是認栽,大聲的開口說道。

葉悠然頓時就笑了起來,伸手摸了摸我的臉說:";這就乖了,好好和姐姐合作,以後指不定姐姐開心之下,真的滿足你大被同眠左擁右抱的願望。";

我纔不相信自己有什麼左擁右抱的潛意識,心裏面對葉悠然的下流感到不屑,竟然用這種方式來污衊我,實在是太過分了一點。

";放開我,我拿妖丹給你。";

我開口說道。

見到葉悠然完全沒有迴應,頓時惱怒起來了,說道:";你還想要如何?你是咒言師難道還害怕我不成。";

葉悠然笑了起來,說:";當然不是那個原因,我只是突然想起來了,你還要答應我賤貓送給我一段時間,然後,還要告訴我妖丹記憶裏面你到底看到了什麼東西。";

";你還真是敢說呢,口口聲聲爲了元力種子,我看着只是其次的目標,更多的你也是想要得到關於妖丹之中的記憶吧,那些發生在以前的事情,似乎你也很有興趣另外,賤老虎的身份,你似乎知道一點。";

到了這裏,我頓時就冷笑起來,看着殷明珠開口說道。

葉悠然搖頭,看着我說道:";知道太多,對你也不是什麼好處,乖乖的,交給姐姐那些東西,姐姐保證,以後一定會給你足夠的補償的。";

";賤老虎的身份,要不然就算你殺了我也是沒得談,你叫殷明珠過來,你想對我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我不吃虧。";

我卻不爲所動,冷笑起來,開口說道。

葉悠然也不廢話,直接一把將我的衣服給撕開,隨後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摩挲,感覺很癢,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說:";法一弟弟,我覺得你應該補一補了,身體弱弱的,不過,姐姐似乎更加喜歡了。";

這女人,真是夠無恥的。

我這樣想到。

不過更無恥的是我發現自己竟然似乎有了反應。

";還是那句話,我反正不吃虧你想要讓我虧了血本,至少要給我一定的回報,告訴我,賤老虎到底是什麼身份,要不然,沒得談。";

我依然堅持我的觀點。

大家頓時談崩,葉悠然的手指開始朝下,我直接閉了眼,隨便葉悠然怎麼動作都沒有半點反應,最後葉悠然還是選擇妥協,說道:";好吧,告訴你也沒有關係,賤貓的身份應該是天妖我如果猜得不錯的話,應該也是來自那場浩劫改變的時代。"; 第1938章

「為什麼會這樣呢?」墨九狸聞言更加好奇的問道,這個事情她還真的是沒有聽過呢。

「姑娘,這你就不知道了,因為二重天的煉丹盟盟主,是九重天丹神最中意的弟子,因此,我們二重天煉丹盟發放的煉丹師徽章,走到那裡都可以用的!」掌柜的看著墨九狸笑著解釋道。

「丹神的弟子?」墨九狸忍不住詫異的問道,她倒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沒錯,不過那是二重天的第一代煉丹盟的盟主,雖然是第一代的煉丹盟盟主,但是二重天的煉丹盟發放的徽章,依舊是跟九重天一樣的,因此小丫頭你跟我去了丹盟,考核的徽章,到了九重天還是可以用的!不過,日後你要是到了三重天,四重天等地,還是要去各地的煉丹盟從新考取煉丹師徽章的,二重天考取的煉丹師徽章,只有二重天和九重天可以用……」吳老詳細的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那煉丹盟離這裡遠嗎?」墨九狸看著吳老問道。

「還可以,一個月的路程,不算遠……」吳老說道。

「好,那吳老走的時候,我跟你去一趟丹盟吧!」墨九狸說道。

「好的,那我們明早就啟程……」吳老聞言開心的說道。

「吳老,別啊,這眼看著天就亮了,我還沒謝謝這位姑娘治病的恩情呢,不如你們再住一晚,然後再離開……」掌柜的聽完墨九狸和吳老的話說道。

只婚不愛,緋聞嬌妻要離婚 「好,那我們就再住一天再離開……」吳老聞言笑著說道。

「那我今晚要多做幾個菜,晚上我們好好喝一頓!」掌柜的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是沒有什麼意見的,她原本是想進飛盧鎮打探下二重天的事情,但是現在吳老邀請她去丹盟,她也不急著在這裡問別人,打聽什麼了,反正前往丹盟的路上,有吳老在,她想知道的事情,一定都會知道的……

墨九狸三人就又在客棧住了一天,晚上掌柜的在樓房擺了慢慢一桌子酒席,感謝墨九狸的治療恩情,席間喝的酒是墨九狸的果酒,因為吳老白天喝了很喜歡,晚上吃飯的時候也就讓墨九狸拿出來繼續喝了,飯吃的差不多,掌柜的站起身,拿出一個錦盒頂給墨九狸說道:「姑娘,你治好了我的味覺,雖然這不是什麼大病,但是對我來說因為味覺缺失的關係,一直是我心裡的遺憾,這個錦盒裡面的東西,也是我師父給我的,但是貌似跟我無用,所以我把這個送給你,等到姑娘一個人的時候再看吧,姑娘千萬別推辭,否則我心難安……」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墨九狸聞言接過來,收起來說道。

「這就對了,咱們都喝了這麼多果酒了,不如我們喝點我釀造的烈酒吧!」掌柜的說著,拿出一個超級大的酒壺。

吳老見狀立即說道:「你這酒我都喝夠了,要喝你們喝,我還是喝這個果酒舒服!」

「姑娘,那我們兩個喝,我這酒我還沒喝出過味道呢……」掌柜的笑著道。 ";天妖?那是什麼玩意兒——";

猛然聽到一個全新的名詞,我來了興趣,看着葉悠然開口問道,隨後說道:";你能不能用自己的樣子。我看着,很是彆扭。";

葉悠然頓時就笑了起來,說道:";裝什麼假正經呢,這難道不是你最喜歡看到的場面?";

我皺眉,乾脆的不和她在這個問題上攪和,說道:";天妖是什麼。";

葉悠然聽我這樣一說,頓時撇撇嘴,說道:";沒情趣。";

不過還是自顧自的說道:";天妖妖怪進化到了極致的一種稱呼。是什麼樣的存在我也說不清楚,我也只是在我們的宗祠古廟典籍之中看到的相關記載,就像是人一樣有神仙聖佛的傳言一樣,這些說法都是不可考證的,不過,你所擁有的天妖,我正好知道,叫做噬天虎,善於吞噬,進化,是相當厲害的存在,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受了重傷。本體都直接崩潰了,我很是好奇,大破滅的那場戰役之中到底是誰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竟然能夠將天妖都給擊潰了,我對於那場戰役很是好奇,交給我,我帶回宗祠,說不定我們長老能夠恢復天妖記憶,到時候,我能夠給你分享更多的關於大破滅時代的消息。";

葉悠然的話讓我直接皺眉。

我沒有着急迴應。

而是在心裏面思考葉悠然所說事情的真實性。

不過,賤老虎顯然是已經等不及了,直接跳了出來,猥瑣聲音很是不小:";虎爺我叫噬天虎?這麼不上檔次的名字?怎麼着也應該叫天上地下宇宙之中唯我獨尊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老虎至尊的麼?";

噬天虎太過簡短,一點都不霸氣,怎麼讓母老虎見到虎爺我就直接春心蕩漾的?

這一次。因爲是在我的夢中,葉悠然顯然是能夠聽到賤老虎的猥瑣宣言的。我看到葉悠然頓時就愣住了。隨後快速的朝着後面退卻,說道:";你怎麼會出現的?";

咒言師能夠如夢,對人進行詛咒,其實是在一定程度之上控制被詛咒的那個人的夢境製造,葉悠然對於賤老虎能夠隨意出現在我的夢境之中顯然是被嚇到了。

";一直都被咒言師給暗算,而且毫無反抗的餘地,葉小姐,要是我到現在仍然還是那個樣子,未免顯得太笨了一點吧,您說是不是那個道理?";

我輕鬆起身,看着葉悠然開口說道:";正如你所說,尋找一個不能被影響到的定律就能夠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夢中。 九星帝主 你們咒言師看起來很強,但是實際上也是很危險,因爲你們如夢之後,等於你們的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下,比如現在,我要我們兩個的關係對調。";

我的話音落下,葉悠然直接就被壓制,躺在了牀上,這個變化實在是太快,以至於連葉悠然都有點沒有回神過來。

精靈之黑暗蟲師 ";虎爺我怎麼記不起來你所說的那些東西?天妖,那是什麼鬼,母老虎認不認?";

賤老虎直接跳到了牀上,趴在葉悠然的耳朵邊上聒噪起來,我也沒有客氣的意思,直接抓住這個傢伙的頭皮,將它給扔到了一邊。

我可不管這傢伙的來頭有多大,師父說過,我只要狠狠的揍他就可以了。

";咒言師有很多種可以選擇的攻擊方式,你偏偏選擇入夢這種看起來強大,但是實際上卻並不安全的方式這不是故意給我送菜的麼。";

我笑眯眯的開口說道。

也不管葉悠然回不迴應了,直接笑眯眯的走過去,說道:";現在,輪到你回答我一些微不足道的問題了。";

葉悠然咬着牙齒,顯然是打定了主意什麼都不說了。

不過,說不說可不是葉悠然自己就能夠確定得了的。

我走過去,開始輕輕的解開葉悠然的衣服,賤老虎在一邊興奮的大聲嚷嚷。

葉悠然這一次自然有所觸動,即便是在夢中,一切虛幻,但是意識可是真實的,要真是被那啥的話,怎麼也算得上是神交了,葉悠然多半也是承受不住的。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你是這麼下流的一個傢伙。";

葉悠然惡狠狠看着我開口說道。

我並不在意葉悠然怎麼說,而是保持笑容說道:";我還有更下流的一面你沒有看到呢,所以,我覺得你要是配合我的話,你一定會很開心的,雖然我會覺得很遺憾,不過你應該相信我的人品,我一般答應的事情還是不會反悔的。";

賤老虎還在一邊聒噪:";法一,動手啊,繼續啊,母老虎,母老虎";

我皺眉,直接意念一動,一頭黑豬模樣的東西直接生成,朝着賤老虎撲了上去。

賤老虎被嚇了一大跳哇哇鬼叫着朝着一邊躲開。

";法一,你搞什麼呢。";

賤老虎被黑豬給追得倉皇逃竄,大聲喊叫。

";你不是要母老虎麼,我給你母老虎啊。";

賤老虎大聲喊叫,這他媽是豬,不是母老虎,以爲虎爺我是豬啊?這傢伙很是氣惱的嚎叫,我完全都不理會這傢伙說點什麼,不過賤老虎跑了兩步,直接一爪子將黑豬給拍碎了,笑着說道:";虎爺我這麼厲害,幹嘛要害怕一頭黑豬啊,真是奇了怪了,這傢伙還能強健?qj?虎爺我不成?";

我被賤老虎的能力給嚇了一跳,要知道我是這個夢境的主人,我的能力應該是無從撼動纔對,怎麼賤老虎能夠如此逆天?

";看來你已經明白了自己夢境之中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