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真的?」江維仁驚喜地說。

「千真萬確!那小子身邊有我安插的人,當時正跟在高升身邊,對於整個過程都非常了解。」江維傑說道。

「太好了!這一次,就算林凡那混蛋本事再高,南宮家再幫他,也無法保得了他!」江維仁精神大振,一拍大腿叫了起來。

「跟高升說一聲,就說我有請,讓他過來商量事情。」江維仁想了想,又說。

同樣的,在華夏權力的最中心處,兩個老人正在品茶,同時也在說著林凡。

「想不到啊,這孩子一到京城就鬧出了這麼大動靜,簡直就是天生不甘平庸啊!」說話的,正是二號首長。

「也真是難為他了,只不過就是過來幫個忙治病,結果就惹出了大麻煩,還好,這孩子運氣不錯,實力也可以,不然的話,讓人吞下去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一號首長微笑道。

「以前我還有所擔心,怕他承擔不了那份重任,但現不會了,這孩子肯定能成事!」二號首長點頭說。

「是啊,從他最近的行事來看,的確是一個可堪大任的人,而且本身還很強大,聽老朱說,他小小年紀,實力就超過了很多人,現在是我們華夏最厲害的幾個人之一了。」一號首長感慨地說。

「英雄出少年啊!」兩人同時說了一句。

「過兩天,讓他來見我們一面吧,順便將事情跟他說了,讓他早做準備,怎麼樣?」過了一會,一號首長輕敲桌子,說道。

「行,這事你說了算,呵呵!」二號首長微笑道。

一號首長沉吟了一會,又說:「這次我得到一個消息,M國那邊的基因戰士技術又有了提高,前段時間在國外鬧得很兇的外星人事件,就是他們最新一代基因戰士做的。」

「根本老程的分析,這一代的基因戰士,實力至少超過了先天五重!如果達到了先天六重,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目前我們國家,貌似沒有幾個這種人吧?」

「我知道的有兩個,一個是純陽子,不過這個老道一心向道,不是那麼容易出手的;另一個就是林凡了,不過他年紀這麼輕,雖然也是六重,但戰鬥經驗不足,恐怕也有點問題。」二號首長擔心地說。

一號首長也是有點擔心,兩人相對無言了一會,一號首長才說:「這事,還是等林凡來了再商量吧,畢竟我們並不清楚他真正的實力。」

「說的也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二號首長微微點頭,說道。

在各方都反應巨大之時,一個女孩卻獨自坐在家裡發獃。

「他居然會是林家的大少爺!他怎麼就突然變成了林家的大少爺了呢?」錢依依痴痴地想著。

她本來也想去林家,但想到自己的身份,便頹然作罷,人家是林家大少,自己卻是一個扒手,身份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去了,豈不是自取自辱?

我根本就配不上他!再說了,人家早就有了老婆,跟自己之間只不過是一句玩笑話,根本就當不得真!

「如果,如果他答應給我報仇,我就將身子交給他,不要任何名份,他應該會同意吧?」過了一會,她又胡思亂想起來,想得全身都有點發燙起來。

而就在此時,她耳邊傳來了一陣陰笑聲,接著,便看到一個瘦高個出現在面前。

「小妞,想情郎了?沒事,我幫你完成心愿!」瘦高個陰笑一聲,然後錢依依便覺得頭一暈,昏迷了過去。 林家。

東方儀小妞捂著小嘴,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就在她的眼皮底下,林凡在喝了三斤酒後,又將十幾個年輕人喝倒了下去!

要知道,這十幾個人都是有著至少三斤的實力,而且在跟林凡拼酒之前,他們才喝了不到半斤!

雖然林凡不是一個個的放倒他們,但也又喝下了超過十斤酒,也就是說,今晚他一共喝了十多斤高度白酒。

神奇的是,現在林大少還非常清醒地坐在那裡,雖然臉上也有點紅了,但卻渾無醉意。

到了最後,甚至連南宮沖霄也忍不住上場,但下場也很慘,現在就趴在桌子上,完全沒有了半點風度。

「林壞人,你到底是不是人啊?」東方儀在震驚過後,問道。

「說什麼話啊?哥哥我不是人,難道還是妖怪了?」林凡一瞪眼說道。

「你就是妖怪,不然那有人這麼能喝的?」東方儀撅著嘴說。

「小丫頭找打是吧?再敢這和對我不客氣,小心你的小屁屁!」林凡邪笑道。

東方儀臉上一紅,斥道:「流氓!」

「哥哥我流氓又怎樣,你還能反抗不成?」林凡壞笑著,將臉湊了過去,嚇得東方儀連忙躲到自己的親大哥後面去。

「東方劍,你交的什麼朋友,簡直就是流氓!」她氣呼呼地擰著東方劍的耳朵,說道。

「放手,你再亂來我就不幫你了!」東方劍吃痛,咧嘴叫道。

南宮倩走了過來,看到滿桌子倒滿了人,不由得嗔怪地看著林凡,說道:「小凡,看你做的好事,怎麼連沖霄也灌醉了?」

「媽,我也不想啊,誰讓他們一個個以為我好欺負,所以么,不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以後怎麼做他們的老大啊?好了,酒喝完了,大家都散了吧,我也要回去了。」林凡站了起來,說道。

「回哪裡去?」南宮倩一怔,說道。

「回我住的那裡啊!」林凡很自然地說。

「不許走!」南宮倩臉一扳,說道,「這裡就是你家,你還想出去住,想氣死你媽我么?」

「呃,我怎麼忘了這事?好吧,那今晚就在這裡住了。」林凡尷尬地說。

「這樣還差不多。」南宮倩轉怒為喜。

「兄弟,我們回去了,明天見!」東方劍站了起來,拉著一臉不情願的東方儀跟南宮倩道別。

「我送你。」林凡點了點頭,說道。

等他送完客人,時間也到了晚上十一點多了,老人們都早就去休息了,剩下林志強等人在收拾殘局。

南宮倩將林凡帶到一間房子里,有點心酸地說:「小凡,這就是你的房間,都準備了二十年了,一直沒有人住,今天,它的主人終於回來了!」

「媽,我很高興,真的!」林凡輕聲說道。

「好孩子,去洗澡吧,早點休息!」南宮倩紅著眼睛說。

等南宮倩走了,林凡看著這間房間,裡面的東西都是新的,而且有一個東西讓他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

在床頭柜上,有一張照片,雖然林凡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小時候的樣子,但他還是一下子看出來了,這就是自己小時候的樣子!

將照片拿了起來,從角上的日期看到,這是二十多年前的照片,而翻到後面一看,果然,一行字出現在那裡:吾兒林凡滿月照。

林凡眼睛有點朦朧,這張照片,估計就是自己留給他們最後一張照片了,這二十多年來,自己媽媽估計每天都會對著它流淚吧?

想到這裡,他臉上湧起了殺氣,自語道:「不管是誰,如果讓我查出當年的幕後兇手,我都會讓他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手機響了起來,林凡抹了一下眼睛,然後小心地將自己的照片放好,然後取出手機看了一下,眉頭也皺了起來。

是個陌生號碼。

「喂,是哪位?」林凡還是接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對方冰冷冷地說了一句。「不過你的女人在我手裡,如果你想救她,就馬上過來,否則的話,我不保證她會不會出問題。友情提示一下,我身邊有幾個人對她的身體很感興趣!」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林凡冷笑一聲,但其實他心裡是信了,沒有人會無聊到用這種方式來玩。

「就知道你不會輕易相信的,給你聽一下吧!」對方冷笑道,然後,林凡就聽到了一個聲音:「林凡,不要管我!」

是錢依依!

林凡一下子就聽出來了,頓時一怔,然後便勃然大怒,他不用想也知道,這肯定是高升弄出來的事!

「聽到了吧?」對方又將電話拿了回來,陰測測地說。

「我知道你是高升的人,或者說是跟高升合作的人。不過我在這裡警告你,如果依依少了一根毫毛,我都會讓你知道,後果不是你能想像的!」林凡一字一句地說。

「真是好笑!我知道你現在在林家,從林家到我這裡,半個小時足夠了,如果你半個小時不來,或者是帶著別人一起來,那麼,我會讓你後悔的。」對方根本不屑他的威脅,說了一個地點后,就掛了電話。

林凡看了一下時間,然後拿起車鑰匙就往外沖。

「小凡,你去哪?」南宮倩拿著衣服走過來,看到他那麼急,頓時驚叫一聲,問道。

「我去救人!媽,晚上不用等我回來,我沒事的。」林凡遠遠地叫了一聲,便沒了影子。

南宮倩頓了頓腳,將衣服放下后,便急急找到了林志強,將事情跟他說了。

「我知道了,馬上出動暗衛,絕對不能讓小凡出事了。」林志強當機立斷。

再說林凡衝出林家大宅,馬上就打開車門,一邊開車一邊將身上的酒氣逼了出去,在這個時候,他必須要讓自己處於一個巔峰狀態中。

「玲姐,依依出事了!」他打了電話給常玲,多一個人就多一份把握。

三少就算了,不說他現在還清不清醒這個問題,就他那點實力,給人家送菜還差不多。

沒有先天四重以上的實力,根本就不夠看。

至於老瘋子,林凡記得自己從來沒有他的電話,想找到他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就算是自己兩人,林凡也有信心救下人來,讓常玲去並不是讓她參與戰鬥的,而是等自己救下錢依依后,讓她幫忙照顧一下,別影響到自己大開殺戒。

林凡是動了殺心了,在自己最開心的一晚,那些人居然無恥到劫掠一個女人來威脅自己,這簡直就讓他無法忍受,不殺他一個血流成河,他都覺得自己無法解恨!

末了,他不忘打了一個電話給朱棟樑,讓他下令封鎖那一塊地方,別讓警察插手進來。

朱棟樑接到電話后,也是大吃一驚,待問清情況后,也是十分震怒,馬上就同意了他的請求。

當然,他並沒有說自己也會去幫忙,因為他知道林凡不想讓自己幫忙,因為這是屬於他的私事。

但朱棟樑怎麼可能不去?不談公事,就算是說私交,林凡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沒有林凡,也就沒有他現在的一切了。

於是,一系列的命令下達之後,朱棟樑自己親自帶隊前往,並伺機給予林凡幫助。

京城郊外一處農莊里,高升看著被綁在柱子上的錢依依,嘴裡不斷地發出冷笑。

「賤人,現在落在我手裡,你還敢不敢囂張?」他走到錢依依的身前,得意地說。

「呸!卑鄙小人,枉我以前還以為你是一個男人,現在看來,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個男人,簡直就是垃圾!」錢依依朝他臉上吐了一口口水,不屑地說。

高升沒有什麼防備,讓她吐個正著,不過他一點也不生氣,還故意用手指抹了一把,放到嘴裡,一副沉醉的樣子,說道:「真香!賤人,沒想到你的口水這麼香,我們這樣子算不算是親吻了呢?」

「無恥之尤!」錢依依氣得渾身都抖了起來,見過無恥的,但從來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瘦高個呂剛走了進來,看到這情況,眉頭皺了一下,不悅地說:「高公子,你這麼急幹什麼?等我們做掉了林凡,她還不是隨便你怎麼玩?」

高升看到他,連忙堆起了笑臉,說道:「呂前輩說的是,我只是看不慣她那樣子,故意氣她一下的。」

「行了,我師叔他們在外面,你別鬧了,省得影響到他們。」呂剛說道。

「明白,我知道了。」高升一聽到師叔兩個字,臉色就更白了,那可是知道,那幾個皮包骨的老頭子,一個個都是心狠手辣之徒,而且一身毒功十分厲害,萬一惹惱了他們,自己估計怎麼死都不知道。

呂剛微微哼了一聲,本來行動不會這麼急的,但今天居然收到消息,知道林凡是林家的大少,他們便覺得不能等了,正好師門裡派了幾個師叔過來,再加上江家那邊也開始接洽,於是雙方一拍即合,才定下了這條計。

四個先天五重的高手,十幾個先天四重,再加上有人質在手,這一次林凡就是插翅也難飛了!

看了看時間,距離自己跟林凡定好的半個小時還有差不多十分鐘,呂剛便走了出去,重新確認了一下埋伏圈后,才再度回到屋裡。

「呂前輩,你說林凡那小子會不會不來啊?」高升心裡也有點緊張起來,畢竟只要滅掉林凡,錢依依就會成為自己的女人,以後怎麼玩她都行。

「說不好,不過我估計他應該會來。」 浴火王妃:王爺,妾本蛇蠍 呂剛哼了一聲,說道。

「為什麼?他肯定知道我們會有埋伏的,而且還不能帶人來,這可是必死之局啊!」高升說道。

「因為他是一個光明磊落之人,也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呂剛說道,然後還不屑地看了一眼高升,儘管是敵人,但他還是欣賞林凡多於高升。

「通常這種人,死得也特別快!」高升卻冷笑道。「英雄,總是活不長命的!」 不得不說,高升就是一個生活在大家族裡的陰暗分子,他的內心是齷齪的、黑暗的,見不得別人比他過的好。

同時,他平時又掩藏非常好,不是熟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多腹黑、多陰毒。

就連呂剛這種心狠手辣的人,對於高升也是非常看不慣,如果不是還要利用他,甚至都想一巴掌拍死他算了。

就在這時,遠處的哨兵報告回來了:「林凡來了,還有五公里路,車上就是他一個人。」

「好,繼續觀察!」呂剛精神一振,他雖然不是修為最高的,但由於那幾個師叔不怎麼管事,而天龍門的幾個人修為跟他差不多,加上他心計還可以,所以便成了這次行動的總指揮。

林凡一路開來,在臨到地頭時,便得到了常玲的回話,她馬上就到了;而朱棟樑那邊也傳來消息,這裡的交通已經實話了管制,在事情結束之前,不會有任何的外人進來。

這樣一來,林凡便徹底放心了,今天晚上,自己將大開殺戒,將這些不開眼的的、喪心病狂的混蛋全部滅殺!

車子開到了農莊外面,林凡跳下車來,大步走了進去,門口外面的幾個守衛伸手一攔,喝道:「你是什麼人?」

「告訴他們,林凡來了!」林凡冷冷地說。

「你就是林凡?原來是一個小白臉啊,難怪能得到那個小妞的青睞,哈哈哈哈……」一個長相猥瑣的男子打量了他一下,笑了起來。

另外幾個人聽了,也跟著笑了起來,林凡臉色一沉,二話不說,幾個耳光打過去,那幾人正笑得高興,臉上吃痛,頓時笑聲變成了慘叫聲,一個個飛出了好幾米。

林凡理都懶得再理會那些人,大聲叫道:「我知道你們看得到我,那麼,還是快點出來吧,難道你們還會怕我一個人么?」

「小子好狂,到了我們的地頭還敢打人,真當你天下無敵了么?」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響起,然後,林凡便看到幾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

「我朋友呢?」林凡冷冷地看著這些人,說道。

「將那個小妞押出來,讓他見見,省得他死不瞑目!」一個面目猙獰的中年朝著裡面說。

正在裡面的呂剛非常無奈,自己這幾個師叔還真是太託大了,說好讓自己指揮的,結果人家一來,便一個個跳了出去,這還怎麼玩陰謀啊?

無奈之下,他也只能放棄了玩陰謀詭計,反正看這情況,對方就是一個人,就算他是五重巔峰,也扛不住自己這麼多人吧!

於是,他示意高升解開繩子,押著錢依依走了出去。

林凡看到錢依依出現了,但嘴裡卻讓膠紙貼住,手也讓綁著,頓時臉色一沉,說道:「你們這些人也真是夠無恥,她不過是一個弱女子,你們一個個先天四重五重的,難道還怕她走得了,用得著綁起來么?」

除了高升之外,其餘的人臉上都&一紅,林凡說得沒錯,就錢依依那點微不足道的身手,他們只需要伸伸手指就能捏死,根本不需要綁起來。

「放開她!」 獨寵專屬保鏢妻 深感恥辱的白駝山長老駱濤臉色一沉,對呂剛說。

呂剛無奈,只好讓高升將繩子打開,同時撕開那塊膠紙。

「林凡,快跑,他們很多人!」錢依依大聲叫道,眼裡一片焦急。

林凡心裡感動,這個傻妞自己都沒有脫離危險,就關心起別人的安危來,心地確實不錯,也不枉自己來救她了。

「我沒關係,你有沒有受到他們的虐待?」林凡不慌不忙地說。

「你快走吧,別管我了。」錢依依淚水流了出來,這是幸福的淚水,今天林凡能來救她,她就已經非常滿足了,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太多的遺憾了。

林凡微微一笑,說道:「沒事的,我馬上就將你救出來,這些人,我還沒有放在眼裡。」

「狂妄!」聽到他的話,對面幾個人都同時沉下臉,喝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