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紫月書院的?」聞人紅妝也是有些小小的詫異,紫月書院出了一個東方鈴鐺已經叫人驚訝了,這等天才怎麼會到紫月書院去的呢?

「是啊,原本我該叫你學姐的,只可惜你們銀月書院門檻太高,我楚南高攀不上啊。」楚南哈哈一笑。

聞人紅妝皺了皺眉,想要問些什麼時,那天空上的七彩漩渦已經射出一道道彩光,落在了每一個人的頭上。

這些彩光有粗有細,越粗就越是代表著獎勵的豐厚,至於獎勵了什麼,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籠罩聞人初妝的彩光將她整個都籠罩了進去,看那直徑,再籠罩兩個她都沒有問題,這讓那些只有頭髮絲一般細的人都要掩面淚奔了。

不過,聞人初妝身上的彩光直徑這麼大,雖然讓人震憾,但好歹在意料之中,早有心理準備。

但是,當籠罩楚南的彩光落下時,所有人都呆若木雞了。

籠罩楚南的彩光,竟然是聞人初妝的兩倍都要多。

「不可能。」所有人都在心裡大呼,以為自己看花了眼睛,出現了幻覺。

聞人紅妝將彩光吸收,得到的豐厚獎勵讓她很驚喜的。

但是驚喜還在眼中,她就看到了讓她震驚的一幕。

此時,所有人頭頂的彩光都被吸收完成了,只有楚南身上那一道恐怖至極的彩光仍然在閃耀著。

… ?這彩光,在虛空世界之中又叫虛空神光,每一絲都蘊含著神奇的力量,能夠改造強化身體,玄力以及靈魂,可以說每一絲都能讓人瘋狂。↗頂點小說,

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楚南,現在也只有他還沒有將虛空神光吸收完了。

有人蠢蠢欲動,但終究是控制了下來。

虛空世界有虛空世界的規則,獎勵是按照虛空世界的規則來判定的,如果誰敢搶奪,必定在規則下粉身碎骨。

聞人紅妝驚異的看著楚南,她能得到這麼多的虛空神光洗禮也是很不容易的,是因為她在虛空世界第三層的拼殺,但是這個傢伙怎麼可能比她更多?他到底是完成了什麼逆天的任務?

此時,楚南身上的虛空神光完全沒入了他的體內,他感覺到他的身體,玄力,以及靈魂都在蛻變之中,只是要完成這種蛻變需要時間。

而就在這時,上空的七彩光芒散去。

楚南成了全場所有人當仁不讓的焦點,他卻根本不當一回事,目光掠過聞人紅妝,在人群中搜尋著。

很快,楚南看到了左心蘭,看到了東方鈴鐺,他在看到潘一笑等人時心中微怔了一下,沒有想到他們還活著。

而就在此時,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線條相連,一塊巨大的石碑投影顯現出來。

虛空陣碑?

剎那間,虛空陣碑上顯現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名與數字。

「是虛空陣碑榜單,我在總榜單中排在八千多名,在這第二層中不知道能進入前五千嗎?」

「管他多少名,我希望能得到一件趁手的武器。」

「真正的絕世珍寶,也只有前十名才有了。」

就在這時,有人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大呼小叫起來。

一個個名字光芒閃爍,虛空中有一個個寶囊降落在各人的手裡,裡面的獎勵是按照排名的前後隨機分配到的獎勵。

這時,虛空陣碑上前三個巨大的名字顯現了出來。

第一名,楚南,殺戮點六十八億八千六百三十五萬九千八百五十五點。

第二名,聞人紅妝,六十八億五千六百三十萬八千四百六十點。

第三名,月無影,五十一億一千三百六十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點。

前三名一出,所有人再度隱入了混亂至極的震憾之中,楚南的殺戮點竟然也超越了聞人紅妝,雖然超出的並不多,但這同樣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

因為,此前所有人都可以看總榜的,雖然看不到名字,但大體都知道有哪些人在榜上。

可以肯定的是,楚南此前絕對沒有出現在榜單上。

這一點,聞人紅妝可以確定,因為此前她不僅僅是第二層的第一名名,同樣也是總榜的第一名,在來虛神峰之前她還查過,她依然是第一名,可為什麼現在變成第二名了?這說明楚南的殺戮點是瞬間暴漲起來。

其實不僅其他人震驚,就算是楚南都有些懵了,他進入虛空世界的時候排在千名開外,這瞬間就第一了?

也就是說,他做成的任務直接讓他跨越了千餘人踏上了第一名的寶座。

此時,三個金光燦燦的寶囊落在三人的手上。

楚南打開一看,頓時眼睛就瞪圓了。

「楚南,我想要那一顆至尊虛空神晶,你開個價碼。」聞人紅妝看都沒看自己的寶囊,而是對楚南道。

「你怎麼知道我有至尊虛空神晶?」楚南眯著眼睛道。

「因為只有第一名才有。」聞人紅妝道。

「學弟,你不能將至尊虛空神晶交換出去。」就在這時,東方鈴鐺開口道。

楚南明白這至尊虛空神晶肯定有說道,他笑了笑對聞人紅妝道:「我需要明白這至尊虛空神晶有什麼用,我才能做出決定。」

聞人紅妝沉默了一會兒,道:「傳說它有這個機會開啟虛空之神的傳承大殿。」

「這麼牛?讓我怎麼甘心讓給你?」楚南心中一震,虛空之神是什麼層次的神已經不需要多說了,能創出一個**世界的神,如果得到他的傳承那會達到什麼高度?

「每一次虛空世界的開啟都會有人得到至尊虛空神晶,但你可曾看到有誰得到虛空之神的傳承了嗎?不如用它來交換資源。」聞人紅妝道。

「有點道理,但是我並不准備交換。」楚南道。

而就在這時,上空的虛空陣碑投影散發出奇特的光芒,與此同時,所有人身上的虛空陣碑令都發出了與之相和的能量波動。

剎那間,一個個人消失在虛神峰上。

「我們很快會再見的。」聞人紅妝看向楚南說道,身形消失。

楚南輕輕拍了拍身下小八的腦袋,他要出去了,只是小八卻是帶不出去。

小八輕吼著,有輕鬆同時也有些不舍。

隨著眼前光影閃爍,楚南的身形也消失了。

……

楚南看著四周,怔了怔,他竟然沒有出現在紫月書院的大廣場上,而是出現在了一片荒郊野外。

此時,天邊晚霞似火焰一般,而天空中,已有幾顆星辰在若隱若現。

不會有錯,他已經出了虛空世界,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在九龍大陸,如果不是在九龍大陸,要回紫月書院又要輾轉了。

只是這有些奇怪,為什麼他沒有出現在紫月書院里,按理來說是從哪裡個傳送點入的虛空世界就從哪個傳送點返回的。

但是,楚南並不是從紫月書院領的虛空陣碑牌,沒有紫月書院傳送點的印記,沒有關聯自然就變成隨機傳送了,這一點怕是紫月書院的老院長也疏忽了。

沒有出現在紫月書院也好,看著那夕陽晚霞,楚南從身到心都輕鬆的要飛起來。

在虛空世界的日子可以說每時每刻都繃緊著神經,在刀尖上跳舞,在生死之間掙扎徘徊。

楚南躺在一個小山丘上,雙手枕在腦後,嘴裡咬著一根長長的草莖,看著夕陽完全的沉入在地平線,感覺有許久沒有享受過這麼愜意的時刻了。

夜幕降臨,三輪明月大得驚人,看這三輪明月這般大,楚南感覺自己十有**還在九龍大陸。

「在虛空世界中,真感覺像呆了十年一樣長。」楚南吐出嘴裡的草莖,自言道。

在虛空世界里,楚南可以算是完成了一次華麗的蛻變,他晉陞帝境,凝成命陣,習得戰神二式,得到虛空神光洗禮,又得到了驚人的寶物。

在那寶囊里,除了那顆被聞人紅妝垂涎的至尊虛空神晶,還有堆積如山的一塊塊神玉,有一整套神級鎧甲武器,還有無數神葯和各種神級材料,現在的他可是富得流油。

只是,楚南並末感覺有太大的驚喜,甚至有一些沉重,他越是爬得高,就對這個世界越是敬畏。

人的高度有沒有止境,聖境,神境,還有什麼?

神月三院,三界六地,這是否依然只是這個世界的角落?

就在楚南正在思考著哲學性的問題時,有一行七個男女騎著一頭生有雙翼的巨獅在不遠處降落。

他們顯然發現了山丘上的楚南,不過並沒有理會他,可能在他們看來,收斂起氣息后的楚南根本不值一提。

這七個人中,有一個年長者,其餘是六個少年,三男三女,看樣子是跟著長輩出來歷練的。

他們隨手扔出一樣火焰石,就燃起了熊熊火焰,那老者在一旁閉目不語,六個少年男女卻是笑鬧起來。

楚南也沒有在乎這七個人,他們之中,最強的老者也不過是王境巔峰,其餘六個人中,只有其中一個少年堪堪踏足王境,其餘人都只是玄將級。

這樣的實力,楚南隨手都能捏死他們。

就在這時,一個皮膚白皙,嬌小玲瓏的少女拿著一塊烤得熱騰的玄獸肉來到楚南的面前。

「諾,給你一塊肉,不要錢的。」這少女笑著將玄獸肉遞到楚南的面前,從她的清澈的眼睛中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很善良純潔的女孩。

不過楚南心中卻是曬然,敢情將他當成落魄的流浪漢了,話說他現在這扮相很可憐嗎?

「那就謝了。」楚南接過烤肉,他也有段時間沒有進食了,這樣的食品對他來說無異是垃圾食品,但誰讓他有一個一直戒不了尋常食物的胃呢。

楚南啃著熱氣騰騰的烤肉,味道還行,比他烤出來的肉自是要差很多。

「這片荒山野林很危險的,你一個人怎麼不做點防護就躺在這裡呢?」少女道。

「習慣了,我逃命的本事還是很強的。」楚南開著玩笑。

「那是你運氣,這裡可是有著六級玄獸出沒,一旦遇上你跑都沒法跑。」少女道。

「是嗎?還有六級玄獸啊……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楚南裝作有些害怕,但隨口就問道。

「我叫南宮美玉,是回龍鎮的。」少女回答道。

「南宮?我聽聞有一個南宮家族很古老啊。」楚南道,想起了在虛空世界第一層遇到的南宮惜君和南宮惜雪兩姐妹。

「我也聽過,聽說我們祖上是有些淵源的呢,不過我們怎麼能跟真正的南宮家族比。」南宮美玉道,雖說家族中的長老一直吹噓他們是那個上古南宮家族的分支,但是可沒有什麼人相信,因為他們是不敢使用南宮家族的標誌的。

楚南與少女聊了一會兒,少女再三叮囑楚南要小心,就回到了那一邊。

楚南啃光了烤肉,擦了擦嘴巴,不禁啞然失笑,還真是許久沒有遇到這麼善良的人了,看來一直活在陰暗殺戮中,還是會受到影響的。

那一邊,有一個少年道:「美玉,你就是太善良了,我們這可不是在回龍鎮,那個男人誰知道是什麼貨色。」

「二堂兄,你可不可不要這麼說人家,我與他聊了幾句,他說話很有趣,目光也很溫和,不是壞人的。」南宮美玉道。

「壞人可不會在自己臉上刻字。」這位少年哼道。

「楚南不是壞人。」南宮美玉很是堅持的說道。

「嘻嘻,連名字都知道了,那個小子是不是長得很俊啊。」另一個少女笑著問道。

南宮美玉俏臉紅了紅,那個叫楚南的流浪者遠看還不覺得,近看才發現他長得的確很俊,眼睛很好看,就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樣。

「呀,美玉臉紅了,看來我家的小妹春心動了,不行,我得去看看那是個什麼貨色。」這少女唯恐天下不亂的咋呼,就要起身跑過去。

南宮美玉急忙拉住她,道:「三姐,你別鬧了。」

就在這時,那老者睜開眼睛,輕輕一哼,道:「瞎鬧什麼,都安靜一點,要把七級玄獸引來嗎?」

「這裡可沒有七級玄獸。」幾個少年嘀咕著,卻是安靜了下來。

夜漸漸深了,六個少年少女盤腿坐著進入了修鍊狀態,那老者在警戒著。

楚南卻是在想事,心中有悲有喜。

就在這時,楚南低垂的目光一抬,閃過一道精光。

有人來了。

「哈哈哈,老婆子,快過來,發現幾個可口的小東西。」這時,一個刺耳的聲音在夜色中突兀的響起。

「果真是,三個女娃歸你,三個後生是我的。」緊接著,一個柔媚的婦人笑了起來。

夜色中,兩個人影驟然閃現,是一對中年男女,男的一身黑,女的一身白,正用垂涎的目光看著六個少年男女。

此時,老者躍然而起,六個少年男女也皆驚醒,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什麼人?我們乃回龍鎮南宮家族中人,你們可是要與我們過不去?」老者擺出身份,此南宮家族雖非那龐然大物,但在這一帶卻算是薄有威名。

「咯咯,管你們什麼家族,遇到我們黑白雙煞,你們還是乖乖的配合比較好。」女子嬌笑道。

黑白雙煞!老者心裡打了一個突,這麼一個俗氣的名字,最近可是鬧得人心惶惶,這是一對男女****,專門挑十來歲的少年少女下手,似是在修鍊什麼邪功,已經有百餘名少年男女失蹤,有一些屍體被發現,竟是精血盡失,被吸成了乾屍。

「原來是你們兩個畜牲。」老者憤怒交加,但心中卻是有些寒意,傳說這黑白雙煞堪比帝境強者,手段毒辣,現在他還帶著六個族中少年,難免顧此失彼。

「白煞,我先幹掉這個老貨,你去安慰安慰將六個小可愛。」黑煞說著,煞氣衝天,沖向了那老者。

… ?c_t;黑煞手持一把雙頭斧,驟然一擊,兩邊的刃光一左一右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形,夾擊向了那老者。/

老者低喝,拔地而起,一柄重刀於手,身形化為一道光芒閃過夾擊,重刀一揮,直斬向黑煞的脖子。

兩人瞬間交手十餘招,恐怖的氣浪掀飛草地石塊,壓折大樹,場面很是火爆,從交手的情況來看,兩人算是平分秋色。

此時,那王境一級的少年帶著五位族中弟弟妹妹開始逃竄,一個個驚得面無人色了。

「小冤家,跑什麼啊。」那婦人勾魂的聲音嬌笑著,身形幾個閃爍,白袖一揮,一道能量牆就≥∮an≥∮書≥∮ロ巴,⌒covm攔在了前方。

「砰砰砰」

幾人一頭撞在了能量牆上,痛呼著被彈得倒摔在地上。

斷後的王境一級少年倒是沒有撞上去,他一咬牙,表情猙獰,身形在半空驟然一滯,扭身朝後刺出十八點劍光。

「咯咯,爆發力真是不錯,姐姐喜歡。」婦人曲指一彈,十八點劍光便消散於無形,她欺近,那柔嫩的小手抓住少年抬手要劈斬的手腕,一用力,瞬間讓他全身發麻失去了戰鬥力。

「長得真是可愛,姐姐會好好疼你的。」婦人嬌笑著,另一隻手在這少年臉上輕撫著,如同在撫摸著一件珍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