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結婚吧。」

「好,你人在哪裡。」

「瑪麗醫院。」

「等我。」

手機中傳來一系列徵詢聲,似乎是那人的下屬在詢問什麼,隨即通話被掛斷。

傅歆看著安靜的手機,有一瞬間的怔楞。

這就可以了?她以為那人要趁機提升價碼,都打好了談判稿了……

莫琰將邁巴赫的性能發揮到了極致,狹長的眸子里泛起少有的愉悅,雖說他篤定傅歆答應是遲早的事,可也沒想到會這麼早。

閃過幾個念頭的功夫,車子已經到了瑪麗醫院,傅歆的身影映入莫琰的眼中。

「吱。」

車子精準的在傅歆面前停下,車窗緩緩下降,露出莫琰稜角分明的側臉。冷冽邪魅的氣質,讓人隔著副駕座都能感受到凜然。

他薄唇微微開啟,「上車。」

傅歆單薄纖弱的身子,像是風大一點都能吹走似得。臉色慘白,襯得黑瞳越發明亮,眉眼精緻,烏髮柔順的披在腦後,被風微微吹散。

像是被抽走靈魂的洋娃娃,惹人心憐。

這個女孩子,好像每次都有能力把自己搞的無比狼狽啊。

傅歆關上車門,剛剛坐好,莫琰便俯身過來……她身體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眼睛睜得大大的,現在的她,還真的沒有底氣拒絕了呢……

「咔」的一聲,安全帶被穩穩的系好。

傅歆的臉有些發燙,匆匆道謝后,便僵著臉看窗外。

車子重新啟動,莫琰大提琴般低沉悅耳的嗓音響起。

「帶身份證了沒?」

「嗯。」傅歆點頭,一時之間想不出有什麼地方要用到身份證。

莫琰瞟了一眼手腕上的VacheronConstantin,指針顯示4:30pm,他隨即撥通了個電話。

「……江北區,對,立刻安排一下,大概二十分鐘後到,嗯。」

傅歆聽了個大概,心裡更加困惑了,這是要帶她去哪兒?她合不合適去,會不會給他添麻煩?

「莫總,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啊?」

「天皓,或者皓,自己選一個。」莫琰沒有正面回答,反倒糾正起了她的稱呼問題。

看著一本正經臉說出這種話的莫琰,傅歆有那麼一瞬間的不知所措,不過很快她就明白了。

兩人可是要結婚的人,稱呼上要親密一點才像那麼回事兒嘛。

「還是莫總想的周到,那就叫……阿遲?希望您別介意。」想了想這幾個字的排列組合,傅歆選了一個不那麼肉麻的。

阿遲?莫琰神情有些詭異。

傅歆是怎麼知道他的小名的?思來想去只能歸於巧合,畢竟那是專屬外婆的小名,外婆過世后就沒有人叫過了。

傅歆見對方半天沒反應,有些歉意的開口:「你如果不喜歡的話……」

「我很喜歡,小歆。」

還沒等傅歆心底那點羞澀發酵出來,目的地到了。

「江北區民政局……民政局?!」傅歆少有的不淡定了,問她身份證,然後帶她來民政局,是她想的那樣么?!

莫琰放鬆身體,姿態慵懶,涼涼的說道:「還有十分鐘下班,是現在進去領證,還是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任你選。」

空氣中安靜了一秒鐘,傅歆不自覺的握了握拳,粉白的唇瓣綳得緊緊的,帶著些許嚴肅。

她還有退路嗎?她應該要感激遲大總裁還肯給她機會吧?

「進去領證。」

領證就領證,後果總不會比之前還要慘!

莫琰微微頜首,稍稍舒了一口氣,帶著身後那個一身孤勇,像是要去戰場一般的姑娘向裡面走去。

再次站在民政局門口,手裡捧著剛剛出爐還冒著熱氣的大紅本本,傅歆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資料都是事先填好的,他們進去就拍了個照,簽個字,就給了兩個寫著「結婚證」字樣的紅本本。

整個過程十分鐘都不到,完美的趕在下班前辦好。職能部門什麼時候辦事效率這麼高了,快的她連猶豫一下的念頭都來不及有。

這就……婚了?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你好,遲太太。」耳邊響起略帶調侃的問候。

「你好,遲先生。」新晉遲太太神情有些麻木的回應。

莫琰唯一挑眉,神情邪魅的驚人,修長的手指捏著傅歆小巧精緻的下巴抬起。

「或許,你該換個稱呼。」

傅歆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彷彿承受不住這樣氣場大開的男人,視線有些慌亂的錯開,落到莫琰寬厚緊實的肩上。

「你想要怎麼稱呼?」她唇瓣微動,直視莫琰的眼睛,帶著疏朗開闊的清新。

莫琰內心暗贊一聲,一本正經的建議道。

「不如……老公?」

唰的一下,手邊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下去,蔓延至耳後、脖頸,肌膚緋紅一片。

傅歆轉頭,將下巴從莫琰的手中掙脫。

「像莫總這麼年輕就選擇被婚姻綁定的人,還真是不多呢,不怕以後失去自由嗎?」

有條有理的調侃質問下,有著難掩的慌亂,還有那麼一絲不願輕易服輸的彆扭。

「那有什麼辦法。」

莫琰無奈的攤手,搖搖頭,一副煩惱的模樣,「女孩子都主動求婚了,總不能拒絕吧?」

「你……」

傅歆心塞,的確是她主動打電話說起的……你也可以選擇拒絕啊!

看了眼手中還熱乎的紅本本,她默默的咽下這句話,沖著莫琰綻放一個燦爛的笑容。

「那還真要感謝阿遲的善解人意了,」她伸手,「那麼,老公,以後請多多關照。」

「應該的,老婆。」莫琰深邃的眼眸一閃,配合的伸出手去。

夜少的二婚新妻 修長溫暖的大手和纖細白皙的小手交握,是誰的心神悄悄打亂一拍?

金碧居,本城首屈一指的頂級私房飯莊。

據說是清末的御廚世家傳人開的,以古風優雅的環境和超強的隱私性為名門世家所青睞。

今天,安霍兩家就約在這裡,共同商討關於金家准少奶奶忽然臨陣換人的問題。

傅歆到的時候,兩家人都寒暄的差不多了,她不明白這種場合為什麼一定要叫上自己,難道還要自己真誠的祝福那一對么?

「小媛來了,快,坐到奶奶身邊來。」金家老太太陰沉的臉在看到傅歆時終於放晴了不少,敲了敲沉香木龍頭拐杖,示意身旁的人讓位置。

「奶奶好。」傅歆走過去,微笑問候,「奶奶,您身體都好吧,今天怎麼勞動您……」

「還說呢,這麼久不去看奶奶,該打!」

傅曦的神情扭曲了一下,看著對著她和傅歆兩幅面孔的傅老太太,心中暗恨不已。

憑什麼傅歆一來,她就要讓位置?她討好了傅老太太多久,死老太婆連個眼角都沒給她!

這讓她怎麼咽的下這口氣!

不就是會討老太太歡心么,有什麼用,金家少奶奶的位置,不好得給我讓出來!

「咳咳。」傅曦站起身,用手託了托並不明顯的肚子,走到金睿身旁,親密的挽著他的手臂,語氣輕柔嬌弱。

「阿睿,這裡的茶水我喝不慣,肚子里的寶寶要喝牛奶呢。」

瞬間,大家的眼神都掃了過來。

梁如眉已經在示意女兒收斂一點了,看女兒一心期盼的看著金睿,想著女兒肚子里揣的那塊寶,也就隨她去了。

金家總不能不要孫子啊,怕什麼,等下傅歆的事兒爆出來,他們不接受小蕊都不行,畢竟小蕊品德沒問題啊。

反觀金家人,則都是滿臉的不適應,傅老太太的臉都陰沉的要下雨了。

在傅曦理所當然的期待中,金睿有些尷尬的抽出手臂,「有什麼需要就去叫服務生。」

傅歆都快笑出來了,傅曦這是想幹嘛,眾目睽睽之下,證明金睿對她多麼寵愛嗎……

「你……」傅曦沒想到得到這麼個回答,當即不答應了,持續撒嬌道:「可是寶寶想喝爸爸親手打開的牛奶嘛!好不好嘛阿睿~~」

「咚咚咚!」

傅老太太終於忍不了了,用力的敲了敲拐杖,眾人立即屏氣凝神,不敢多說一句話。

「既然是孩子想喝,那就等生出來再好好喝!」 還沒顯懷呢就仗著孩子作妖,要是孩子真生出來,還不知道要怎麼興風作浪,長輩面前就這幅不尊重的模樣,讓人看不上眼!

傅曦想要反駁,卻發現眾人沒有一個站在她那邊,就連金睿也連忙表態。

「奶奶,您別生氣,傅曦也是著急孩子,我會好好管教她的。」

傅曦的一番表現,讓傅老太太更加喜歡傅歆了,怎麼看怎麼順眼,更何況傅歆還有旺夫的好命格……

「小啟啊,不是奶奶說你,娶妻娶賢,小歆這樣的多好,善良大方有氣質,你真是糊塗!」

這下除了傅歆外,在座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金家父母是對自己兒子的恨鐵不成鋼,傅家父母是對寶貝女兒前途的擔憂,而金睿,則明顯的感受到惹怒了奶奶,這一切都是因為傅曦這個沒腦子的,當即附和道。

「奶奶說得對,小歆是挺好的,我也很滿意她,只是……」

這下,傅曦徹底坐不住了,一雙描畫的精緻的美目瞪著金睿。

「你什麼意思啊金睿,當初你也不是這麼說的,你說傅歆一點女人味都沒有……」

「小蕊!」梁如眉連忙打斷女兒,賠笑道,「老太太,是我們家小蕊不懂事,小歆也是我們的女兒,我們以後會儘力補償她的,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我們也就只能面對現實了,盡最大的努力圓了兩家的臉面,您說對嗎?」

霍夫人曾佳慧不高興了,她就是看不上樑如眉那副假惺惺的樣子,當即回了過去,「圓了兩家的臉面?你們傅家不好好教導女兒,勾引姐姐的未婚夫還未婚先孕,倒要我們金家陪著你們圓臉面,哼,好如意的算盤!」

傅老太太滿意的對兒媳婦點點頭,她早就看那對母女不順眼了,居然處心積慮的破壞自己的計劃。

飛越三十年 「既然你們說面對現實,那好,傅曦懷了孩子,想生的話就生,不想生就打掉,我們金家給補償,你說呢?」

「奶奶,我要生!這可是我和阿睿愛情的結晶,我們怎麼能那麼狠心呢……」

不等傅曦話說完,傅老太太接著說道。

「生也行,生出來驗過DNA,確定是金家的種,我們就認下,以後放在小歆的名下,」說著轉過頭,拉過傅歆的手安撫道,「小歆,委屈你了,阿睿是一時糊塗,等回頭奶奶再替你出氣。你放心,有奶奶在,金家的少奶奶只能是你。」

金睿鬆了一口氣,擺出一副受教的模樣,這也是他預想的對他最好的結果,反正這姐妹倆都得屬於他!

傅曦雙眼氣的通紅,正想要發脾氣,被梁如眉一把按下。

她站起身,表情不善的說道,「老太太,恐怕您的想法要落空了!小蕊肚子里的孩子,千真萬確是金家的,我知道您看中小歆是因為小歆冰清玉潔,可是……」

她停頓了一下,在眾人的注視下,忽然滿臉悲傷的看著傅歆,「小歆啊,你發生了這種事,當媽的心裡也不好受,可是你不該瞞著大家,尤其是傅老太太,那樣等老太太知道了該多傷心失望啊!」

傅歆接收著大家的疑惑目光,表情平靜又坦然,「母親有話就請直說,我倒不知道我怎麼了,剛好我等下也有事要宣布。」

傅曦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下只覺得馬上就要撕下傅歆的麵皮,心裡期待極了。

「我可憐的孩子,被歹人給欺負糟蹋了都不敢說……那個工人跑了吧,昨天我回去都看到房間里那個樣子……都怪我這個做母親的!」梁如眉捂著臉哭起來,那模樣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眾人紛紛震驚了,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這麼大的料。

「小歆,這事兒可是真的?」金家老太太緊張的發問。

傅歆沖她安撫的笑了笑,起身沖著梁如眉道。

「母親,請問你是根據什麼確信我就是被人施暴糟蹋了?僅僅一個雜亂的房間?該有多恨我,才會當著大家的面,來隨意把這麼髒的水潑到我頭上?就為了能夠讓霍奶奶討厭我,接受傅曦?你不覺得這對我太過分了么?」

傅歆的反駁讓梁如眉有些慌亂,「你的心情母親理解,可是家裡的監控視頻都拍到了,你……那個工人偷錢的時候被你發現,一怒之下就……」

「監控視頻?原來母親的卧房有攝像頭啊,那就更清楚了,把視頻放出來就好了。你覺得呢,母親?」

沒想到傅歆絲毫不怕,每一句都給她頂回來,這在梁如眉看來,的確是心虛的表現。畢竟她雖然沒來得及看視頻,但是那工人給自己的回信是成事兒了的,她把尾款都結了。

就在這時,一個懶懶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既然金夫人拿不出錄像,那麼就看看我手裡的這一份吧。」莫琰頎長的身影出現,正一手拿著手機,畫面上正是昨天那一段視頻。

他給了傅歆一個安心的眼神,修長的手指點了播放。

很快,播放結束了,傅歆被全程模糊處理,不過工人的動作聲音都一清二楚。

「想必事情的原委,大家都清楚了,希望以後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畢竟——」

莫琰將看向傅歆所在的方向,沖她伸出了手,「畢竟,小歆現在是我的人,大家就算是不給傅家大小姐面子,也要給遲太太一個面子吧。」

這話說得毫不留情,就差沒有指著傅家罵不要臉了。

傅歆按捺住內心的好笑,走上前乖順的挽住莫琰的手臂,「奶奶,這就是我剛才說的要宣布的事情,我和阿遲已經領證了。」

莫總裁還真給面子,以後要多多報答才是,她向著傅肇新和梁如眉的方向點點頭,「所以,父親母親也不用擔心我再奪回金家少奶奶的位置,我已經有阿遲了。」

說完,對著莫琰甜蜜一笑,幸福小女人的模樣已經刺痛了在場好多人的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