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老臣對陛下感激不盡,臣自會盡心儘力輔佐陛下」。

「好好乾吧」。

山間鳥鳴,偶有鴉鳴。

馬車一路從徐州而來,這一路歷盡千辛萬苦。

曹彬掀開了帘子,看了看,山間一切都很安靜,除了鳥聲。

「還有多久可以到皇城內」。

「回太師,已經快到陳橋門了」。

「快走吧」。

話音剛落,林子里竄出來一群戴黑色面紗的黑衣人和曹彬的侍衛們打了起來,但是黑衣人因為受了傷,便鑽進林子里,可曹彬的侍衛本想追,卻被曹彬攔住了。

「窮寇莫追,快走吧,天黑之前一定要進城」。

是夜,華燈初上。

又走了很久,終於到達了玄武門,經過西華門來到樞密院,趙恆坐在一張太師椅上,他打了一個盹。

曹彬跪拜著:「老臣扣見官家,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曹彬一身紫色的官服,腰間金魚袋,而趙恆外面穿著一件圓領子的袍子,裡面有一件白色圓領子的衣服,白色的領子比紅色的領子高出了一截,頭上插著一根金制的發簪。

趙恆輕揉了揉自己朦朧的睡眼「平身吧」。

兩個人正在談論著些什麼,趙恆不斷的打著哈欠,殿外當值的宦官,坐在門口,似乎已經睡熟了。 風輕雲淡,風和麗日。

一人騎著小毛驢,背上一把長劍,走在鄉間的小道上。

遠山青翠,層巒疊嶂,山寺雲霧繚繞。

柳三變跳下驢,將驢子的繩子套在石頭柱子上,自己走了進去。

正有年輕的僧人在打掃庭院,大殿的誦經聲嘹亮,柳三變一襲白衣,頭戴白玉發簪,腰間金色的緊錢袋子上綉著鯉魚戲蓮的圖案。

伏虎壇前有一蓮花池,後有一座蓮花台,有一老僧在此打坐,柳三變合十手掌拜著,那老僧睜開眼,撫摸著自己的鬍鬚,笑道:「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

柳三變疑惑不解:「三變愚鈍,還請大師開示」。

那老禪師,站起身來,指著那伏虎壇:「施主,看到什麼」?

柳三變走了幾步回答道:「攀蘿躡石落崔嵬,千萬峰中梵室開。僧向半空為世界,眼看平地起風雷。猿偷曉果升松去,竹逗清流入檻來。旬月經游殊不厭,欲歸回首更遲回。眾人捕虎除患,仙師騎虎出迎,三變早有耳聞,據說此寺此寺建於唐初,據說,曾有個位伏虎禪師居中峰寺,唐昭宗景福元年,山中有虎患,眾人慾捕之,而師卻騎虎出迎」。

「天下蒼生,猶如這虎患,萬事萬物都有兩面,就看你怎麼看待,心存善念,就是天下萬民之福」。

「大師所言三變定會謹言慎行」。

那老僧和柳三變都笑了:「梵中深意還請施主多多參悟,老衲天機不可泄露」。

那老僧步履蹣跚,朝著山中竹林走去了。

柳三變肚子一人繼續瀏覽著,迴廊牆上有著許多的詩文,柳三變想起自己非常喜歡的首詩,便用劍刻了上去:「《眉峰碧》蹙破眉峰碧。縴手還重執。鎮日相看未足時,忍便使、鴛鴦只!薄暮投村驛。風雨愁通夕。窗外芭蕉窗里人,分明葉上心頭滴」。

是夜,微涼。

山中寺似乎比鄉里人家還要早就歇息,柳三變夜宿中峰寺,寅時柳三變來到後山竹林,果然那老和尚在哪閉目打坐,柳三變上前跪拜著。

「師父,弟子來了」。

那老和尚睜開眼看了看他:』「施主,老衲並未叫你來啊」?

那老和尚起身,飛在空中,試探性的挑唆,逼迫柳三變出劍,最初柳三變只是防守,躲過了那老和尚的招數,但由於不敵才出了劍,那老和尚看到劍柄上刻著龍泉二字,仔細觀察后,知道了這個是真正的龍泉寶劍,便停止下來,安然無恙的跡象坐在那蓮花台上。

那老和尚詢問道:「施主姓什麼,又為何有這把劍」?

在下崇安柳三變」。

那老和尚有一些疑惑不解問道:「柳三變,不可能啊,那你手中的龍泉寶劍從而來」。

「是我爹給我的」。

「你爹是」?

「柳宜」。

你可知道這龍泉寶劍乃是李唐王朝唐高祖李淵的佩劍,後來傳給了太宗皇帝李世民,太宗皇帝李世民駕崩后陪葬昭陵,後來被盜聖溫韜從昭陵盜走,以至於下落不明,龍泉寶劍一直是李唐王室所佩劍,你爹又是從何而得」?

柳三變也不知道五河回答,突然,只見從草叢中飛出一隻飛箭,箭上還附帶著一張字條,那老和尚打開字條看了一眼,便跪拜柳三變。

老衲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公子不要怪罪老衲,老衲和你爹一樣,曾是南唐的老臣,為保尚幼世子的安危,自然小心謹慎了些」。

柳三變扶起那老和尚。

「天已經快亮了,公子出來已經一天一夜,快回去吧,以免家中有人擔心了,公子往後,若得空閑,還請公子多多有空來此參禪悟道,老衲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柳三變騎著小毛驢,背上一把長劍,悠悠的往回去的路趕著。 日,陽光普照,風輕,雲飄搖。

柳三變身穿著石青色的短褐,身後跟著白荷,她身穿著直領對襟半臂銀白的褙子,上面還有荷花的圖案。

自從柳三變來到五夫里,白荷便隔三差五的到柳府探望他,每次都會帶他喜歡吃的蓮花羹,給柳三變吃,因為柳三變是老三,所以白荷叫他三哥了。

他們沿著九曲溪往上走,山路蜿蜒,崎嶇,白荷緊跟在柳三變的身後,在她面前的是一塊快要淪落的石頭,她沒怎麼注意腳下的石頭,她踩了上去,叫了一聲,

差點摔倒,柳三變一回頭,用手扶著她,她噗通一下撲進了柳三變的懷中。

片刻,柳三變說道:「以後小心點,要不我幫你看看有沒有扭傷腳吧」!

百荷害羞的低下頭去,臉色紅得就像這溪邊的紅花。

柳三變蹲下來,輕輕的用手拿起她的腳,生怕弄疼她。

「有些脫臼了,你忍著點,一下子就會好的」。

柳三變很是手腳麻利的,快速的把她的腳醫治好了。

「三哥,你真厲害,你怎麼會這個的啊」?

「我常習武嘛,弄上自己是常事,以前有一個侍衛哥哥,他教我的,我既一直記得了

,就會了,來,你站起來,試試,如果還沒好,那我們就先回去,下次有機會再來

」。

白荷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慢慢的走了兩步,回頭笑看柳三變。

「好了,沒事了,我們走吧」!

柳三變牽起她的手,沿著九曲溪到了武夷宮。

「三哥,我聽說這個武夷宮求姻緣很准,我們要不要求一支啊」?

柳三變笑著看著白荷,點點頭,兩個人一起進了武夷宮。

白荷跪在那裡,手裡搖著竹籤,隨後掉出一支竹籤來,竹籤上刻著小字,白荷原本是識得幾個字的,所以她便自己念著:「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

她起身,將竹籤遞給了柳三變,柳三變瞥了一眼,卻什麼花也說不出來,只得盯著她看著。

柳三變良久之後才道:「這個,這句話的意思是,是,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你在不久之後一定會遇到你喜歡的人的,您一定會很幸福的在一起的」。

百荷淺笑,拉起柳三變的衣袖:「我喜歡的人就是三哥你啊」!

百荷踮起腳尖,用她的嘴親了一下柳三變的臉頰,便紅著臉走開了,柳三變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她的背影,一動也動的,百荷回頭看她。

「三哥,幹嘛還不走啊,外面的風景好像很好看,外面一起去看吧」!

柳三變這才反應過來,跟在她的身後。

柳三變站在平台上,映入眼帘的是群山,他隨口說道:「六六真游洞,三三物外天。九班麟穩破非煙。何處按雲軒。昨夜麻姑陪宴。又話蓬萊清淺。幾回山腳弄雲濤。彷彿見金鰲。琪樹羅三殿,金龍抱九關。上清真籍總群仙。朝拜五雲間。

昨夜紫微詔下。急喚天書使者。令齎瑤檢降彤霞,重到漢皇家。清旦朝金母,斜陽醉玉龜。天風搖曳六銖衣。鶴背覺孤危。貪看海蟾狂戲。不道九關齊閉。相將何處寄良宵。還去訪三茅。閬苑年華永,嬉遊別是情。人間三度見河清。一番碧桃成。金母忍將輕摘。留宴鰲峰真客。紅狵閑卧吠斜陽。方朔敢偷嘗。蕭氏賢夫婦,茅家好弟兄。羽輪飆駕赴層城。高會盡仙卿。一曲雲謠為壽。倒盡金壺碧酒。醺酣爭撼白榆花。踏碎九光霞」。

百荷在他身後用筆和紙記錄著:「三哥,你真是厲害」!

百荷把寫好的詩遞給柳三變看,柳三變從她的手裡接過,看了看:「白荷妹妹的字也越發的好了」。

「三哥,這個可有名字」?

韓城暖戀 「就叫巫山一段雲吧」!

夕陽,兩個人看著夕陽。 陽光灑在百荷的臉上,她提著食盒,踏進柳府。

她倒是很熟悉柳府的路線,不偏不倚的走到了柳府的大廳,只見雲香在弄茶,虞夫人再跟柳三變談論著些什麼。

白荷給老夫人請安。

虞夫人抬起頭看了看:「白娘子快快請起」。

「謝老夫人」。

百荷將手中的食盒放在離她最近的一個方几上,然後從裡面端出一個碗,碗里盛著的是蓮花羹。

雲香將一個茶碗放在虞夫人的跟前,又將另外一個鯉魚戲蓮的茶碗放在柳三變的跟前,柳三變笑著看了看百荷,雲香親手端著另外一個鯉魚戲蓮的茶碗放在百荷身邊的方几上。

百荷端起來抿了一口,有些燙嘴,那虞夫人和柳三變都被逗笑了,雲香笑道:「白娘子,你既已吃了我們家的大紅袍,可還覺得這茶如何」?

雲香姑姑弄茶的手藝乃是一絕,我豈敢說不好

白娘子,覺得這茶湯色如何

這茶湯色澤紅潤,甚是好看極了

雲香了笑道:「白娘子覺不覺得這色彩像某物」。

「雲丫頭,你可不要再打趣了,這孩子都害羞了」。

虞夫人示意讓柳三變到自己跟前來,柳三變放下了茶碗,走到繼祖母虞夫人跟前,虞夫人把百荷的手放在柳三變的手心。

「果然是般配,你們倆若早點成親,我這老太婆也就可以早點放心了」。

「白娘子恐怕早就準備好了鳳冠霞帔了」。

百荷此刻的臉色從脖子一路紅到了耳根子,而柳三變欲言又止。

是夜,夜涼如水。

柳三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而在白府,百荷同樣轉轉反側,不成眠。

翌日,百荷小外甥,在荷塘遊玩,而她和柳三變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五夫里,有的見面恭喜,有的卻罵她,有的甚至傳言這笑外甥其實是她跟柳三變的。

柳三變正在院子的練劍,而他手中的劍正是那把失傳已久的龍泉寶劍,這是他從中峰寺得知這是李唐皇室的寶物。

柳三變騎著一匹小毛驢,朝著中峰寺而去。

那個老僧人正在禪房裡打坐,柳三變推門而入。

「三變有一事不明,還請大師指點迷津,開示弟子」。

那老僧人睜開了眼睛:「施主有何事不明,老衲定然為施主解答,老衲師從少林一脈,不管是任何事情,只要施主有所困惑,必定為此傳道受業解惑」。

弟子不明白的事情,為何別人說什麼柳三變就一定要遵從不可呢」?

「施主,萬事萬物皆有它自己的命數因果,這是更古不變的自然法則」。

「那若是有人逆天而行呢」?

「逆天而行,必遭天譴」。

「若我不愛一個人,又當如何」?

施主請聽老衲給你講一個故事如何」?

「師父請講」。

「從前有一個讀書人,他和心愛的女子約好了,在某年某月的某日結婚成親,然而到那一天,心愛的女子卻嫁給了別人,於是那個讀書人因此受了打擊,一病不起,他的家人用盡各種辦法都無能為力,眼看他就要奄奄一息,這個時候,,此地的一個雲遊方僧人,得知后,決定點化他,僧人到他的床前,從懷裡摸出一面鏡子,叫那個讀書人看,讀書人看到茫茫大海,有一名遇害的女子一絲不掛的躺在海灘上,路過一人這個時候走過來一個人,看一眼,搖搖頭,便走了,後來又來了一個人,那個人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蓋在給女屍身上,然後便走了後來又來了一個人,他挖了一個坑,小心翼翼把屍體掩埋了;讀書人疑惑不解,畫面切換.書生讀書人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子.洞房花燭,被她丈夫掀起蓋頭的瞬間。

僧人解釋道:看到那具海灘上的女屍嗎?就是你心愛的女子的前世,而讀書人只是第二個路過的人,曾給過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戀,只為還你一個情。

但是她最終要報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後那個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現在的丈夫。那個讀書人大悟,后辣這個讀書人的病就痊癒了。

「三變懂了」。

那老僧閉目誦經:「觀世音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時。照見五陰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弗。色空故,無惱壞相。受空故,無受相。想空故,無知相。行空故,無作相。識空故,無覺相。何以故。舍利弗。非色異空。非空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夕陽西下,倦鳥歸巢。

柳三變走出來禪房,騎著小毛驢,往回趕。 陽光灑在草地上,風吹動草,沙沙作響。

小山丘上的草地上,坐著兩個人兩個男人,看著不遠處有兩個孩子,一男一女正在玩耍,在兩個孩子的旁邊還有兩個少女,而在兩個少女身邊還有兩個女人。

「一轉眼,彷如隔世,已經十八年了」。

「哥,不如,我們逃走吧」!

「八弟,我們軍人,軍人就該有軍人的樣子,楊家軍何出過逃兵」。

楊四郎嘆了一口氣,沉默良久。

「八弟啊,其實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訴你」。

楊八郎看著楊四郎,有一些疑惑不解。

「八弟,這些年有你陪著我,真好」。

楊八郎笑了笑,用自己的手拍了拍楊四郎的肩膀:「我們是兄弟嘛,一起長大,一起上戰場,

一起出征,一起殺敵,一起經歷磨難,同生共死,還一起,同時娶了這兩位大遼的公主,一起在這兒擁有一個家」。說著說著楊八郎就低下頭去,很久沒再說話。

「是,我們一起經歷了太多人和事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想再隱瞞你了」。

楊八郎抬起頭,很是嚴肅的看著楊四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