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葉修,你死去吧!」顏俊怒喝一聲,悍然一招斷魂殺打向了葉修的胸口。

葉修剛剛釋放大招,使得體內靈氣十分空虛,至少要調息五分鐘左右,才能夠發出來第二個招數。

所以葉修只能側身躲開了這一招。

嚴俊也不傻啊,他不過是練氣後期修為,葉修可是築基期高手,他仗著一個大招可以和葉修對抗一招,但招數放了之後,再和葉修對抗就是一個死。

嚴俊一招逼開葉修之後,衝到門口要開啟門鎖和顏狼回合。

他下手速度極快,趕在葉修衝到之前,便開啟了門鎖,葉修想要阻止都已經來不及了。

「砰!」房門被顏狼一腳踢開。

嚴俊的身軀正好站在門后,被踢門頂的後退了一大步,正好就衝到了葉修的身前。

葉修真好是要衝上去攻擊嚴俊的。沒想到他這倒是自己送上門了。

「砰!」葉修一掌打在了嚴俊的後背上,嚴俊狂噴一口老血,沖著顏狼又撲了過去。

顏狼本來是全力一掌要擊殺葉修的,沒想到自己兄弟迎了上來,顏狼只得收回招數,張開手臂保住了重傷的嚴俊。

葉修心頭一狠,從後面追了上來,再次出手全力一拳夯在了嚴俊的背後。

「咚!」一招打出,嚴俊和顏狼齊齊往後退了好幾步,顏狼一腳踩空在了台階上,是的兩人噗通一聲,齊刷刷癱倒在地。

趁你病要你命!葉修縱身一個箭步追出大門,揮手一刀沖著顏狼的脖頸便刺了下去。

嚴俊被連續兩掌打中了後背,生機已經徹底斷絕。

顏狼眼睜睜看著自己兄弟被打死,氣得他臉色漲紅,暴跳如雷!

「噗嗤!」顏狼葉修一刀刺在了顏狼的勃頸上,但是顏狼有金鐘術,這一刀並未能夠刺進去。

「砰!」顏狼抬手一掌打在了葉修的胸口。

卧槽,這一掌下來,葉修直覺的胸前的肋骨都斷了好幾條。

身軀不由自主倒翻在地,口中一口鮮血噴出。

「兄弟!」顏狼抱著嚴俊的屍體,放聲長嘯:「我一定要給你報仇雪恨!」

葉修雖然遭到重創,但葉修深知,這個顏狼是一個高手,若不儘快解決了此人,憑著自己重傷之體,根本無力和他對抗。

葉修咬著牙猛然暴起,顏狼怒吼之後,出手要推開嚴俊的屍體,葉修猛然又壓了下來。

「作死!」顏狼暴怒,抬手又是全力一掌沖著葉修的胸口打了下來。

按照常規套路的話,葉修應該理智的躲開這一招才是上策。

可是葉修現在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自己現在已經身負重傷,無力同顏狼對抗,躲開顏狼的攻擊之後,顏狼揮手推開嚴俊的屍體,就能夠從地上站起來。

讓他站起來,葉修就徹底完蛋了。

「砰!」顏狼再次一掌拍在了葉修的胸口。

葉修直覺的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襲來,胸腔中一股熱血在激蕩翻滾。

但葉修還是硬著頭皮,死命一刀刺了下來。

賭一把,這一刀你再擋住的話,老子認栽了。

「噗嗤!」一刀刺進了顏狼的脖頸。

「啊……」顏狼慘叫一聲,立刻出手要推開葉修手中的匕首。

刺溜一聲,葉修悍然一刀割破了顏狼的喉嚨,顏狼一雙眼死死睜開。

他雙手捂著自己的脖頸,試圖阻擋鮮血噴出的節奏,但是鮮血卻順著他的手指縫隙噴洒而出。

葉修直覺的頭腦渾身,一股一股的黑暗窒息,朝著自己壓來。

葉修很想閉上眼睛,選擇和命運妥協,但葉修知道,此時此刻自己只要閉上眼睛,就再也睜不開了。

還好,之前絞殺枯瘦老者的時候,從他手中搜到幾顆回元丹,是療傷聖葯。

雲嵐說過,療傷葯一定要揣在兜里,不能放在儲戒里,要隨時供應自己使用。這才能達到保命的效果。

此時此刻,葉修才知道雲嵐這一句話有多麼明智。

強撐著最後一口氣,葉修從懷中摸出回元丹,丟入口中吞下。

頓時有一股強大的生機迸發而出,嚴重受損的機體得到生機滋潤。雖然傷勢還沒有徹底痊癒,但至少葉修能抗住了。

「老公,老公你怎麼了!」喵靈娜從窗子彈出了腦袋,剛剛葉修和群匪血戰,她也看到了。

但是卻幫不上忙,葉修說無論看到什麼情況,都不要貿然下樓。

喵靈娜也知道自己的能耐,下樓也是一個拖累。

「我沒事兒!」葉修說道:「娜娜,你不要看了,回去繼續睡覺,有我在你不會有事情的。」

喵靈娜點了點頭,因為葉修現在還站著,他不怕。

喵靈娜從小就在九江國這種「槍林彈雨」的國度中度過的。只要葉修沒有死,她就不會太過恐慌。

敵人死了,我就安全了,我怕什麼呢? 葉修知道自己的噬靈真經可以吸收修真者體內的靈氣,所以現在被放倒的幾個人有一個算一個,葉修一個也沒有放過。

嚴俊和顏狼吸干靈氣之後,死屍化為一團兒灰燼。

但是顏康顏奎二人卻並未化成灰,因為他們兩個人還沒有死。

饒了你們?葉修現在要是能饒了這兩個混蛋,那葉修就是一個傻子!

平心而論,葉修和顏奎無冤無仇,甚至可以說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然而我不認識你,你卻追在我後面突然開槍要殺死我?昨天僥倖讓你跑了,你不知道悔改也就算了,今天還拉一群人要殺我?

葉修一怒之下,把四個人統統幹掉。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幹掉之後,葉修才想起來,忘記問這幾個傢伙的身份了。

他們到底是誰派來的?

人已經屍骨無存,問話肯定是沒有效果了,不過葉修在搜查遺物的時候,除了幾個儲物袋,還在顏狼身上找到了一個好寶貝。

比他的小瓶子好用,這是一顆修鍊者使用的儲戒。

若不是雲嵐給葉修普及的知識,葉修恐怕還會把這玩意當成垃圾丟了。

在顏狼的脖頸部位,還找到了一塊兒染著鮮血的金屬銅牌。

銅牌上面寫著兩個金色的大字「神仙」下面有一個小小的「門」。

「神仙島的人?」葉修微微一愣,好像有些恍悟!

肯定是某人雇傭了神仙島的人來暗殺自己。

回想起在暗黑殿遇上的那位,葉修現在恍然大悟了,肯定是暗黑殿的光頭吧主,雇傭了神仙島的殺手!

我管你神仙島還是妖魔島的,來一個我就殺一個,來兩個我就殺一雙!

吸收了幾個人體內的靈氣之後,葉修覺得自己修為好像有所提升,重傷的身軀也恢復了不少。

雲嵐給葉修講述過辨別修為的方式,但是葉修記不住,只知道自己現在修為精進了,有沒有突破,目前尚且無法判斷。

葉修回身進屋,鎖好門上樓睡覺,喵蓮臘母女倆已經起來了,坐在床頭。

「葉修,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喵蓮臘關切的問道:「你到底得罪了什麼敵人?告訴我,我可以幫你。」

「是啊,是啊!」喵靈娜跟著附和道,「葉修你把敵人告訴我,我讓我父親派九江國大軍殺死他!」

是啊,九江國海軍上萬艘戰船呢,強橫至極。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葉修疑惑道,「可能是幾個本地的強盜。」

「這地方的強盜可真是太多了!」喵靈娜嘀咕道,「天天遇上強盜,我已經不能夠開心的遊玩了。」

葉修提議道:「七公主,我們可以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返回九江國。」

喵蓮臘王妃突然說道:「葉修,你剛剛用的武功是少林功夫嗎?」

霍!少林功夫已經揚名海外了,連九江國這種小島國的人都知道了。

「是的!」葉修點頭說道:「這就是少林功夫。」

「哦,太棒了!」喵蓮臘拍手贊道,「少林功夫真的好厲害,有你在,我們完全不用懼怕任何強盜。」

「是啊是啊!」喵靈娜跟著附和道:「葉修你的少林功夫好厲害,你把功夫教給我,我幫你一起打強盜,我們一起保護母妃大人!」

小妖相公別害怕 這也太傳奇了吧?說的好像是王妃大人被海盜綁架了一樣。

不過這不是問題,問題是葉修剛剛殺死顏狼,從顏狼的儲戒內,找到了幾個好東西。

一個小瓶子,裡面放著幾個黑色的藥丸兒,瓶子上面寫著「聚靈丹」。

雲嵐給科普過,聚靈丹是最為普通的丹藥,適應於那些業餘修鍊者,資質不佳的人來服用。

一個普通人,服用下聚靈丹,就能爬升到練氣初期的修為。

既然喵靈娜想學習少林功夫,那就給你吃一顆,讓你隨便玩玩兒,不礙事。

葉修摸出來一顆聚靈丹,給喵靈娜遞了過去。

「這是什麼東西?」喵靈娜不解道。

葉修淡淡的笑道:「小婆娘,這是大力丸啊,吃了大力丸之後,你就會擁有少林功夫了,吃吧!」

「哦,太好了!」喵靈娜大喜,抬手把藥丸塞到了櫻桃小口中。

看的喵蓮臘眉頭大皺,這也太不衛生了吧?

「我現在是少林功夫高手了!」吃下藥之後,喵靈娜立刻揮舞著粉拳,朝葉修一拳打了過來。

葉修抬手一把握住喵靈娜的粉拳,凝聲說道:「娜娜,我教給你武功,可不是讓你用來打我的!」

「額……」妙齡俏臉微微一紅,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力氣並沒有增大呢?」

「因為大力丸吃下去之後,需要調息六個時辰左右,才會生效。」

「那如何調息,你快點兒教我啊!」喵靈娜非常急躁,她生怕自己做錯了。

萬一因為自己的失誤,使得大力丸失效了,那豈不是虧大了?

「調息就是……」葉修覺得這個問題很抽象,便從座位上拽下來床墊,然後盤腿坐在地上。

無非就是打坐嘛,這並不能夠難道七公主,雖然她不適應這個動作,但是電影上經常會有這些的。

「這實在是太簡單了……」喵靈娜又問道:「老公,六個時辰是多久啊,你告訴我?」

「一個時辰是兩個小時!」葉修說完,縱身跳上床睡覺了。

「啊!我我不要修鍊少林功夫了,我要睡覺。」喵靈娜蹭的一聲從墊子上跳了起來,這不是要命嗎?

十二個小時,喵靈娜自認為自己沒有那個魄力,大力丸失效就失效吧,小公主還是選擇了睡覺。

……

這一夜再也沒有遇到襲擊者,葉修總算是睡了一個安穩覺。

「哈哈哈,哈哈哈!」清晨,葉修是被一陣兒狂笑驚醒的。

抬手一看,葉修被嚇了一大跳,喵靈娜穿著睡衣在房間扯著嗓子狂笑,喵蓮臘雙手捂著嘴巴,滿臉驚訝。

什麼節奏?

葉修抬頭一看,也是被嚇了一大跳,地上掉著一個碎裂的手機,斷裂成了兩截。

應該是被人用暴力摧毀的,屋內除了七公主之外,哪兒還有別人?

「砰!」七公主猛然出手,一拳打在了衣柜上。

直接在厚實的木工板上面打出來一個大窟窿。

「哦!天吶。」喵蓮臘驚呼道:「少林功夫果然厲害,娜娜你不要瘋了,一會兒房子都要被你拆了。」

「哈哈哈。」喵靈娜一發不可收拾。

她從床頭拎起床上的獵槍,猛然出手一崴,就聽到「卡擦」一聲響,木質的槍托應聲而斷。

卧槽,這女漢子也太瘋了吧!葉修都是驚得渾身冷汗。

折斷槍托之後,喵靈娜終於冷靜下來。她揮舞著粉拳說道:「母妃,以後我保護你,絕對沒有人再敢動你一根汗毛!」

她說道:「沒有人敢在欺負你,包括我父王那個壞蛋,也不能欺負你!」

喵蓮臘卻說道:「葉修,你的少林功夫如此簡單,我也想學!」

「對啊!」喵靈娜一個箭步衝上前,伸出小手說道:「快快快,把你的大力丸再給我母妃一顆!」

「這不太合適吧?」葉修說道,「如果讓大王知道了,我恐怕他會怪罪我的吧?」

是啊,我好端端的一個婆娘,柔情似水,卻被你的一顆大力丸活活變成了一個女漢子?

魯達卡國王能接受嗎?國王大怒,一萬戰船立刻就要把葉修轟成渣。

「沒有關係的。」喵蓮臘搖頭笑道:「我不告訴他,他是不會知道的,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

不告訴,這事情想瞞住都難,喵靈娜回去之後,不顯擺才怪了。

不過這都不是問題,你想嗑藥,我給你磕就是了。

回頭變成女漢子,我死不承認,國王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是他自己同意讓你來非洲鍛煉的。

女漢子都是鍛鍊出來的,哪有嗑藥磕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