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行了,初次交鋒我們勝利了,下午讓你父親安排人去接手神玉礦吧!記住這件事不要讓你父親知道了,你就說是杜得世自己交出來的。」江帆叮囑道。

「好的,我就按照你說的辦。」楊雲點頭道。

下午的時候,楊仁傑回府了,當他得知杜得世把神玉礦還給自己的時候,頓時驚訝道:「呃,這杜得世是不是發傻了,怎麼肯把神玉礦還給我呢!」

楊雲故作驚訝道:「是啊,我也感覺奇怪,也許杜得世是真的瘋了!」

「這杜得世不會是耍我們的吧?」楊仁傑疑惑道。

「父親,下午派人去試探一下吧,如果杜得世真的把神玉礦交給我們了,那就是真的,如果沒有給我們,那就是耍我們!」楊雲道。

「嗯,下午讓管家帶人去看看!」楊仁傑點頭道。

下午的時候,江帆正在煉丹室煉丹,突然楊雲興沖沖闖進來,「江藥師,杜得世已經把神玉礦井交給我們了!我們成功了!」楊雲興奮道。

「嗯,這在我的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他不會這麼甘心的,要時刻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只要有機會,就要幹掉這傢伙!」江帆點頭道。

「江藥師,今天我心情很好,我們去神雲城去快樂一番!」楊雲一把拉著江帆的胳膊道。

「呵呵,楊雲,我就不去了吧,你自己去吧!」江帆笑道。

楊雲頓時急了,「江藥師,你怎麼能不去呢!杜得世能把神玉石礦井歸還給我楊家,這都是你的功勞,這次是我請客專門答謝你的,你必須得去!」楊雲一把拉著江帆胳膊就往往門外走。

看到楊雲一臉誠意,江帆只好點頭道:「好吧,我就陪你去神雲城快樂一番!」

「呵呵,這還差不多!」楊雲笑道。

神雲城距離銀貿鎮不是很遠,有神獸草泥魅的速度,三個小時就到了。江帆是第一次看到神界的城池,當他看到神雲城的建築規模的時候,不禁驚嘆道:「哇塞,神雲城竟然如此之大,如此繁華!」

楊雲笑道:「江藥師,神雲城在神界只是一般的小城,如果你看到神馬城,你會更加震驚的!」

「哦,神界一共有幾座大城呢?」江帆好奇道。

「神界一共五座大城,分別是神馬城、神晶城、神翼城、神川城、神山城,其中以神翼城最大。」楊雲介紹道。

江帆立即明白了,這些大城都是以神界神族的名字命名的,「楊雲,神界有沒有叫神龍城的?」江帆突然想到了自己神龍族,他想從側面打聽一下。

「哦,你說的神龍城啊,很早的時候就改成神翼城了!」楊雲微笑道。

江帆心中一震,「我靠,原來神龍城被神翼族霸佔了!總有一天我要奪回神翼城,要恢復神龍城的名字!」江帆暗自發誓道。

江帆和楊雲在神雲城的大街上轉悠,他們身後跟著十幾名護衛,一路上,楊雲就像嚮導一樣,熱心給江帆講解神雲城的風情。

當他們走的一座漂亮的豪華的大門前的時候,突然楊雲喜悅道:「江藥師,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保證你喜歡!」

楊雲拉著江帆朝著那豪華大門口走去,「呃,這是什麼地方?」江帆驚訝道,他感覺門口氣氛不對頭,不像是酒店和商店。

「嘿嘿,這是神女閣,這裡面可都是美麗的神女哦!」楊雲曖昧笑道。

「神女閣?」看到楊雲曖昧笑容,江帆立即明白了,這裡難道是神界的青樓?沒想到神界也有青樓!

江帆隨著楊雲進入了神女閣,立即有一位滿臉脂粉的女人笑臉迎了上來,「哎呀,兩位公子,你們是聽歌還是吃肉啊?」那女人笑呵呵道。

江帆愣了一下,暗自道:「聽歌我知道,吃肉是做什麼?難道是吃菜?」

「江藥師,你是想聽歌還是吃肉啊?」楊雲笑嘻嘻道。

江帆拉著楊雲胳膊悄聲道:「楊雲,吃肉是什麼意思?」


「嘿嘿,吃肉就是和女人睡覺。」楊雲笑道。

江帆當即明白了,「呃,我們還是聽歌吧!」江帆道。

「大姐,我們聽歌!」楊雲微笑道。

「兩位公子聽歌,請到大堂!」那女人高聲喊道。

立即上來兩位濃妝艷抹的女人,手拿著紅色絲巾,「哎呀,兩位大爺,請隨我們到大堂去聽歌吧!」兩位女人招呼道。

「嗯,你們前面領路!」楊雲點頭道。

江帆和楊雲隨著那兩位濃妝艷抹的女人到看大堂上,那裡坐滿許多公子哥,他們正在喝彩,雙眼正目不轉睛地望著台上。

「兩位爺,你們就坐在這裡吧!」其中一位女人道。

江帆和楊雲坐下,兩位女人立即端上茶水和瓜果,「兩位爺慢用!如果你們想吃肉,隨時召喚我們!」隨即兩位女人退下了。

大堂之中大約坐了上百名公子哥,他們不停地吆喝著,雙眼不離台上的女人,有的人口水還流了下來。


台上坐著一位漂亮的女人,身穿粉紅色的紗衣,曲線玲瓏,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凹凸的身穿。那女人用紗巾蒙著臉,無法看清面貌,細白雙手在撫琴,嘴裡唱出的歌聲如同黃鸝鳥一樣動聽。

「哇,這神女真不錯!」楊雲雙眼瞪得大大的道。

江帆美女見得太多了,搖頭笑道:「楊雲,這女人身材還可以,臉蛋又看不清楚,誰知道是不是美女!說不定是個東施呢!」

「呵呵,江藥師,你有所不知,她是神雲城出名的美女,在神雲城誰不知道神女范冰心!我有幸目睹過她的芳容,那真是太美了!看了她的芳容之後,我回去茶不思飯不想的!」楊雲笑道。

「呃,楊雲,有這麼誇張么?她比神女呂宇春還要漂亮么?」江帆笑道。

「呵呵,神女呂宇春我沒見過,據說她和呂宇春不相上下呢!」楊雲笑道。

「哦,范冰心和呂宇春不相上下,那我倒要一睹她的芳容!」江帆好奇道,他是在猜測呂宇春到底有多美,為何惹得神龍族族長和神翼族長爭風吃醋。 「江藥師,你以為誰都可以目睹范冰心的芳容啊!必須是要出大價錢,還要范冰心愿意才行!這些男人都是為了聽范冰心的歌聲和目她睹的芳容來的!」楊雲道。

「那要如何才能目睹她的芳容呢?」江帆道。

「首先是要打賞榜上前十名的人,然後是見面選拔,要前五名才有機會,最後范冰心親自挑出一名她滿意的男子見面交談,這個男人才能見到她的芳容!」楊雲道。

「我靠,這麼複雜!比見我們那裡明星還要難!」江帆感嘆道。


「江藥師,你想不想一睹范冰心的芳容?」楊雲笑道。

「呵呵,我哪有這麼多錢!」江帆搖頭道。

「我出錢,幫你一睹范冰心芳容!」楊雲拿出一布袋,打開布袋,一道紅光泛出,裡面全部都是神玉石,大約有幾百塊呢!

「呃,這不好吧,怎麼好讓你如此破費呢!」江帆搖頭道。

「這點錢算不了什麼!你幫我奪回了神玉石礦,花費點錢是應該的!我願意!」楊雲拍著胸脯道。

江帆讚許點點頭,這個楊雲還真夠義氣的,也知道知恩圖報,這個人只得交朋友。此時台上琴聲突然停止了,下面那些公子哥熱烈鼓掌叫好,接著一位半老徐娘上了台。

「諸位大爺,你們到這裡來都是為了聽范冰心姑娘歌聲,更想一睹范冰心姑娘的芳容,現在機會來了,打賞開始了,只要登上打賞榜前十名的,就有機會一睹范冰心的芳容!」那半老徐娘道。

接著台下開始打賞了,一位公子哥站了起來舉著手喊道:「本公子打賞范冰心姑娘一百神晶石!」立即有人托著托盤到了那位公子身邊,「這位公子打賞一百神晶石!」托盤者喊道。

接著又一位公子哥站了起來舉著手喊道:「本公子打賞范冰心姑娘三百神晶石!」托盤者立即跑了過去,「這位公子打賞三百神晶石。」托盤者喊道。

很快又有一位公子站了起來,舉手喊道:「本公子打賞范冰心姑娘五百神晶石!」

沒多久打賞就上升到一千神晶石了,楊雲立即對著江帆道:「江藥師,該你打賞了!」


江帆搖頭笑道:「別急,稍微等等,我們不急著出手!」他知道這種打賞就像人界的拍賣差不多,誰打傷的錢多就是入幫。

一會兒打賞金額上升到一千五百神晶石,江帆出手了,他舉著手喊道:「我打賞三塊神玉石!」


他這一嗓子,頓時引起了眾人關注,一下打賞三塊神玉石,這可是三千神晶石啊!一下翻了兩倍!立即有人不服氣了,站了起來,「本公子打賞四塊神玉石!」

「本公子打賞五塊神玉石!」立即有一位公子也不甘示弱了。

江帆立即再次站了起來,舉著手道:「我打賞十塊神玉石!」

「我靠,這小子是不是瘋了!竟然出十塊神玉石!」立即有人驚呼道。

「這小子是誰家的公子啊!這麼闊氣!」

突然有一個公子站了起來,「老子打賞二十塊神玉石!」那人雙手叉腰望著江帆和楊雲。

江帆不認識那人,楊雲一下認出了那人,驚呼道:「杜其岩也來了!」

「江藥師,他就是杜得世的兒子杜其岩,我們不能輸給他!」楊雲道。

江帆立即舉手喊道:「老子打賞五十神玉石!」並對著杜其岩冷笑。

杜其岩露出不屑之色,冷哼道:「哼,跟我顯擺,老子有的是去錢!」隨即舉手喊道:「老子打賞一百神玉石!」

楊雲臉色微變,「我靠,這傢伙肯定帶了很多錢,我們可能鬥不過他呢!」楊雲皺眉道。

江帆微笑道:「呵呵,他有錢是吧,我馬上讓他變成沒錢的!」

江帆立即傳音給小鬼仔王:「小鬼仔,你出來!」一道光一閃,小鬼仔出現在江帆衣袖裡,「大主人,您有什麼吩咐?」小鬼仔道。

「小鬼仔,你去把前面那個胖子身上的神玉石偷過來!要快點,不要被他發覺了!」江帆悄聲道。

「大主人,沒問題!」小鬼子嗖的一閃,躍入桌子下面,瞬間就到了杜其岩的桌子下面。

杜其岩見楊雲這邊沒有動靜了,以為他們沒錢了,於是得意笑道:「楊雲,沒錢了吧!你們還和我斗!」

「嘿嘿,杜其岩,我們帶了很多錢,就怕你沒錢和我們斗呢!」楊雲冷笑道。

「是嘛,有種你就打賞啊!看誰出的錢高!誰輸了,誰就是王八蛋!」杜其岩笑道。

「哦,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出打賞了!」江帆立即舉手喊道:「我打賞二百神玉石!」

一下翻兩倍,全場震驚,托盤者興奮喊道:「兩百神玉石,這可是打賞以來最高的數字了!」

神女范冰心隔著紗巾望著江帆,她也十分好奇,這男人是第一次看到,出手竟然如此闊綽,這是哪家的公子呢?

杜其岩當然不敢落下風,他立即舉手喊道:「老子打賞三百神玉石!」

「哇,竟然有人打賞三百神玉石了!」

托盤者興奮地跑到杜其岩面前,杜其岩伸手掏布包拿神玉石,突然他發現布包里神玉石不見了,不禁驚呼道:「我的神玉石呢!」他的拿起布袋,抖了幾下,裡面一塊神玉石都沒有。

「公子,你沒有錢還打賞!你這是戲耍我們吧!」托盤者冷笑道。

「呃,布包里剛才都還有神玉石的,怎麼不見了!」杜其岩低頭往地下,地下空蕩蕩的沒有發現神玉石。

「哈哈,杜其岩你就別裝相了!沒有錢就不要充胖子!你也太丟人了!」楊雲立即嘲笑道。

「是啊,這傢伙是故意搗亂的,按規矩應該怎麼辦?」江帆喊道。

「按規矩,虛報打賞是要脫光衣服趕出去!」托盤者喊道。

江帆立即喊道:「那還等什麼,立即讓人把他扒光了,趕出去!」

立即衝上去四名身材高大的護衛,動手扒杜其岩的衣服,杜其岩驚呼道:「我家有錢,我爹是杜得世!」

杜得世名聲在青岩鎮還有人知道,在神雲城,誰知道杜得世是什麼東西!那些護衛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杜其岩的衣褲,四人抬著他,把他扔出了神女閣的大門。

杜其岩光著身子出現在大街上,眾人立即圍了過來,「哦,這小子怎麼不穿衣啊!」

「呵呵,還用說,肯定是沒錢了,被扒光扔出來的!」 杜其岩是又羞又怒,他咬牙切齒道:「楊雲!都是你害的!你搶奪了我的神玉石礦井,又讓我蒙此羞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此時他的那些手下驚慌失措地被神女的護衛趕出了大門,當他們看到杜其岩光著身子的時候,慌忙地脫下衣服給杜其岩穿上。

杜其岩怒吼道:「剛才你們跑到哪裡去了?!」剛才自己被那些扒衣服的時候,那些手下一個也沒看到。

「少主,我們幾個被他們控制住了,剛剛才被他們趕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