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要我幫你可以,但你必須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不要質疑我任何決定,另外,若是你贏了錢,需要分一半給我。」莫森終於有些明白他的用意了,他說不是賭錢,而是賭人是什麼意思。 司厲霆本身就是一個抗壓強的,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他都遠遠超出了一般的人。

顧錦用消毒水擦拭著傷口,本以為他會叫疼,畢竟他這時候的年齡還是幾歲的樣子。

「疼嗎?」她小心翼翼給他擦拭著,抬起頭來看他的反應。

司厲霆笑意盈盈的看著她,「不疼的媽咪,我很堅強的。」

「嗯,霆寶寶真乖。」顧錦揉了揉他的頭。

給他包紮上藥,小話嘮司厲霆卻沒有說一句話,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低下頭看他的時候他一直盯著自己,顧錦好奇的問道:「霆寶寶,你一直盯著我幹什麼?」

「我覺得媽咪好漂亮,等以後我長大了一定要娶一個像媽咪一樣漂亮的老婆。」

顧錦聽到她這話哭笑不得,她能告訴他,二十多年以後他真的娶到自己了嗎?

揉揉頭,自己也入戲太深了一點,這不就是二十多年以後嘛。

「媽咪,我爹地呢?你不是說有一天爹地會來看我們的嘛,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有見過他?」

這還是顧錦第一次聽到司厲霆提到他爸爸的事情,連忙問道:「你媽咪,不,我之前是怎麼和你說的?」

「媽咪說爹地在很遠的地方,暫時來不了,等有一天會來見我們的。」司厲霆的藍色大眼睛充滿了希冀,漂亮得像是藍寶石一樣。

「那個很遠的地方是在哪?」顧錦試探性的問道。

「我不知道,媽咪從來沒說過。」司厲霆在提到爸爸的時候眼睛都在放光了。

「媽咪,你說霆寶寶長大了就可以見到爹地,我已經長大了,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啊?」

對上司厲霆那雙漂亮的眼睛,顧錦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他。

正如自己一樣,對雙親也很好奇,司厲霆從小就背負著私生子的名聲,他的苦也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

顧錦輕輕揉著司厲霆柔軟的髮絲,「霆寶寶乖,等你再大一點一定可以見到爹地了。」

「媽咪,我會乖乖聽你話的,只要我乖就可以見到爹地,媽咪說我的眼睛很像爹地,我好想看看爹地的眼睛。」

「乖,總有一天爹地會來見你的,霆兒這麼乖,爹地怎麼會捨得不要你。」

顧錦溫柔的給他包紮,兩人還真的有些像母子一樣。

等包紮好了,司厲霆開心的在鳳邪身邊蹦來蹦去,就像是可愛的大兔子一樣。

看來小時候的司厲霆很活潑,要不是他已經成年,小時候的他一定是又乖又軟又萌。

他這個樣子讓顧錦很想要一台時光機器,直接穿越到司厲霆的小時候去。

「媽咪,霆寶寶好睏,媽咪給霆寶寶講故事好不好?」

「好,我們到床上去講故事。」顧錦牽著司厲霆的手回到床上,司厲霆一頭扎在她胸前,一手抱著她的腰。

「媽咪,今天我要聽你和爹地是怎麼認識的故事。」

這……就很難為顧錦了,她怎麼清楚司厲霆的家事呢?

「下次再給霆寶寶講,媽咪有些困了。」她趕緊找個理由糊弄過去。

好在司厲霆比較乖,自己說困他也沒有鬧,手指放到自己身後輕拍,就像是哄自己睡覺一樣。

雖然在單親家庭長大,司厲霆一看就是很有教養乖巧的孩子,讓顧錦都忍不住想要給他生一個寶寶。

自己和他的寶寶一定會很乖巧吧,要是能有一雙和他一樣的眼睛就更好了。

這樣想著顧錦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才睡到半夜,顧錦突然被一道莫名其妙而來的涼意所驚喜。

柔情少爺俏新娘 外面的大雨還沒有停歇,雷聲轟隆隆響徹耳際。

顧錦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是摸向身邊的男人,身邊哪裡還有司厲霆的身影。

「三叔?」顧錦輕輕喊了一聲,難道他醒來又回主卧去睡了?

顧錦還沒有想清楚便看見床頭有一人的身影,估計是他睡不著又起來鬧騰了吧。

「霆寶寶,快過來陪媽咪睡。」顧錦吩咐了一聲。

那人朝著自己走來,一種危險的感覺浮上心頭,就在這時,天空劃過一道閃電。

閃電照亮了一瞬光明,站在床邊的人手中拿著一把水果刀,眼神中帶著殺意。

僅是一瞬間房間再次恢復了黑暗,顧錦早已經遍體生涼,司厲霆怎麼會這個樣子!

看著那身影再次朝著自己靠近,他揚起手中的刀直接朝自己身上扎來,顧錦連忙往旁邊一滾躲過了這一擊。

「霆寶寶,你幹什麼,我是媽咪啊?」

顧錦赤腳下床,一手摁開了燈,司厲霆和之前截然不同,眼中一片冷漠。

「你不是媽咪,你是小姨,你打我,霆兒好疼……霆兒要殺了你,你這個大壞蛋。」

小姨?

蘇家雙胞胎姐妹花,當年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

此刻顧錦也沒有時間和力氣來想這些,司厲霆的思維雖然只有幾歲,但他的身形力氣卻是一個成年人。

如果他對自己動了真格的話,自己完全就不是他的對手。

「霆寶寶,我不是小姨,我是媽咪,我不會傷害你的。」顧錦只能盡量去安撫他的心。

婚久成殤 司厲霆仍舊沒有動搖,「你騙人,你最喜歡假扮成我媽咪騙我了,你會傷害我媽咪,我要殺了你,只要你死了媽咪就可以帶我找爹地了。」

顧錦越聽越糊塗,還不等她去仔細思考司厲霆口中的話,司厲霆已經朝著她沖了過來。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司厲霆之前會將自己綁起來,原來是防止他會傷害自己。

現在明白也已經晚了,司厲霆窮追不捨在她身後。

顧錦拿起枕頭擋了一刀,鵝毛像是雪花一樣在房間飛舞著。

「霆寶寶,你別殺我,我會疼的。」

「你是大壞蛋,只要你死了,媽咪和我就會得到幸福。」

這個節骨眼上顧錦已經放棄了讓司厲霆想起一切,她夢的朝著門口跑去。

三番五次她舉起花瓶想要將司厲霆敲暈,但最後都捨不得。

那可是她的三叔,現在他只是神志不清而已,如果敲下去他也失憶,或者傷到了大腦怎麼辦?

顧錦無法對司厲霆下手,只得被司厲霆追得四處跑來跑去,司厲霆沒有放她之意。

「小姨,你乖乖的站在那,你說過,人死只會疼一下就解脫了。」

該死的,他那小姨是怎樣的一個變態,對這個孩子做了些什麼,說什麼死不死的話。

想到之前在自己身邊那個可愛的孩子顧錦就有些心疼,明明是那麼乖巧的一個孩子。

就在她胡思亂想,腳下一個不穩,最後幾步樓梯她沒有踩穩,身體從樓梯上跌了下來。

「啊……」

司厲霆已經趕到,顧錦逃無可逃,不顧自己身上的疼痛,她的眼中一片緊張。

「霆寶寶,不,三叔,是我,我是蘇蘇啊。」

「小姨,去死吧。」司厲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中只有恨意。

閃電的光芒在他臉上掠過,那雙湛藍的眸子卻是猶如狂風暴雨的大海,充滿了寒意。

那是凝視死人一般的目光,顧錦腦子放空,她知道自己完了。

刀在閃電中閃耀著銀色的光芒,顧錦閉上眼大喊了一聲:「不要,三叔。」

臆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反倒是耳邊響起了刀落地的聲音。

「蘇蘇。」

聽到這道聲音,顧錦猛的睜開了眼睛,她的身體已經被人擁入懷中。

「蘇蘇,對不起,對不起,我差點傷了你。」司厲霆恢復了理智。

「三叔,你終於回來了。」顧錦緊緊抓著司厲霆面前的衣服,激動的淚水狂流。

要是別人她或許為了自保還會傷害那個人,但面前的人是司厲霆,她一丁點都不想要傷害他。

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來傷害自己,差點成了他刀下亡魂。

「蘇蘇,我怎麼能對你做這種事。」司厲霆懊悔不已,要不是那道雷聲和顧錦的哀嚎,自己也許還不會醒來,就會犯下一個他一輩子都無法饒恕的錯誤。」

顧錦瘋狂的搖頭,「三叔,你不要責怪自己,我沒事,真的沒事。」

「都從樓梯上摔下來了,還說沒事?我抱你回房間看看。」

司厲霆將她抱起,重新回到充滿光亮的房間,司厲霆心疼的看著她腿上那些擦傷。

「三叔,不礙事的,只是一些小擦傷而已。」顧錦見他那心疼的神色,趕緊勸道。

「皮都破了還說沒事?蘇蘇,以後雷雨夜你不要靠近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就是因為害怕傷害你我才會和你分開,沒想到你還是來了。」司厲霆頗為無奈道。

顧錦乖巧的笑了笑,「沒有三叔在身邊我睡得不踏實,你就知道說我,難道你忘記了你自己么?

我破點皮就心疼成這個樣子,那你自己呢?對自己下手那麼狠,兩手全是紅印,繩子都勒到肉里去了,我看著都很心疼。」

「如果不綁得牢靠一點會被我掙脫,你也看到了,剛剛的我是六親不認的。」

「哪有六親不認,你不是還拉著我叫媽咪嘛。」顧錦知道他心裡難受,刻意出言調侃道。

「你啊。」司厲霆有些不好意思,這已經是第二次。

見他難得羞紅了臉,顧錦趁勝追擊,「三叔小時候一定軟萌可愛,看著讓我心都酥了。」

「不許再提之前的事情!」太丟臉了,這大概是他唯一的黑歷史吧。

妖孽學生 想著自己高高大大縮在顧錦懷裡叫媽咪的畫面,司厲霆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顧錦嘴角上揚,手放到了司厲霆頭上,「霆寶寶乖,媽咪給你買糖吃啊。」

身體被司厲霆按到在床上,「小蘇蘇,要是不忘記之前的事情,就不要想下床了。」

顧錦嬌俏一笑,「好好好,我忘記,我忘記總行了吧,不鬧了,先睡覺。」

司厲霆關了燈,重新將顧錦攬入懷中,眼中卻是掠過一道鋒利的光芒。一些從前忘記的片段在腦海中閃過。 接下來的日子平靜而又忙碌,顧錦忙著處理接下來的那個大項目,每天忙得跟個小陀螺似的。

而司厲霆在美國釜底抽薪,斬斷了自己所有後路,同時也斷了南宮熏的威脅,暫時兩人不用擔心南宮熏的威脅。

事情開始往好的方面發展。

南宮墨知道了司厲霆在美國做的事情,驚訝中又帶著敬佩,本以為他還會放手一搏。

誰知道他竟然在最短暫的時間做了一件最乾脆的事情以絕後患。

不擔心司厲霆,他現在又開始擔心南宮熏了,第一次和他斗到這個地步,這是誰都不曾料到的。

雖然南宮熏在經濟上沒有什麼損失,在精神上損失就大了。

「哥,你過來也這麼久了,不回去美國那邊看看嘛?」

經過這件事情兩人之間的感情比起以前要好多了,至少從前在家的時候自己看到他都是繞道走,哪裡會主動上前搭話。

南宮熏冷冷看他一眼,「你是想要我放棄?」

「哥,錦兒和司厲霆之前的感情那麼深,連生死都沒有將他們兩人拆散,那個……趁著現在你對她也沒有太深的感情,放手才是最好的選擇。」

南宮墨好歹是他的弟弟,多多少少也了解他的一些脾氣。

顧錦是很優秀也很吸引人,這是肯定的,不然也不會吸引這麼多人對她傾心。

南宮熏算起來認識她也沒有幾天的時間,喜歡固然是喜歡,不然他也不會一直追著不放手。

但你要說就短短的幾天時間中要愛得多深刻這個南宮墨不相信。

司厲霆愛的那麼深畢竟是有感情基礎和時間基礎自己能夠理解,南宮熏對顧錦的感情頂多是比欣賞多一點的喜歡罷了。

正如從前的自己,一開始也曾經被她所吸引,和南宮熏不同的是,自己成長的環境教會了一個道理。

不該屬於自己的就不要肖想,趁早放手才是上上之策,退到朋友的位置反而更好。

南宮熏自小就是南宮家的老大,萬眾矚目的繼承人,對他的要求也比旁人高。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到來給了他一定的威脅感,他的性格變得獨斷專行,只要他喜歡的就一定要到手,絕對不會給別人機會。

自己不敢和他爭,也是不想和他爭,他生意場上的那些人是爭不過他。

司厲霆不同,一個和他同樣有著出色的外形條件,還有雷厲風行手段的男人。

同樣兩個強勢的男人聚在一起,面對司厲霆心中最重要的女人,他怎麼捨得讓。

就算是拼得頭破血流,他也不會罷手,司厲霆這一招釜底抽薪用得十分好。

雖說前途沒了和可惜,但經濟上他並沒有失去損失,而且還沒有了後顧之憂。

這樣的男人和南宮熏才是同一個級別的,南宮熏對顧錦已經是一種執念,求而不得的執念。

現在還多了一個和司厲霆競爭的慾念,這些外在因素導致了他不想要放手。

只是單純談及感情來說,他對顧錦的感情又能有多深呢?他這樣一個聰明的男人放手后很快就能忘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