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該死的,這怎麼可能?」

「唐納德竟然擋不住他一招?」

每個人都感覺自己好像喪失了思維一般,怔怔的盯著天空上飛舞的唐納德。

「砰!」

一聲悶響,整艘大船都好像猛的一震,在他們眼中,不可戰勝,宛如神明一般的唐納德直接重重的摔在了甲板上,可怕的撞擊,使得唐納德的軀體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去,落在了甲板上,觸目驚心。

天地間一片寂靜,只有呼呼的海風跟風帆擺動時發出的聲音還在響起。

足足過了接近一分鐘的時間,眾人才慢慢的合攏張大了的嘴巴,從那種無比震驚之中回過神兒了。

「該死的,你竟然敢打傷我的人?」

魯道夫怒了,咬著槽牙,盯著林逸憤怒的質問道。

「呵呵,我打了你又能如何?今天的談判,如果讓本王不滿意的話,你們全部都要死在這裡!」

林逸在這一刻,彷彿又變成了那個統領四海八荒的帝王,眼神傲慢,氣息狂妄,籠罩四海,給人一種無可匹敵的可怕感覺。

「他的氣息……為什麼這麼恐怖?」

躺在甲板上的唐納德甚至都忘記了身上的傷痛,一臉震驚的盯著林逸嘀咕了起來,作為一名天威之境的流浪者,這些年他見過不少強大的存在,甚至連天命之境的強者他都見過好幾個,可是在他的記憶中,不管是神威之境,還是天命之境的強者氣勢似乎比林逸都有些不如。

「混賬東西,你真的以為吃定了老子?你看看周圍?還有,老子不妨告訴你,今天,你們要是給出的條件讓我不滿意的話,我保證,你們島上那十幾萬人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魯道夫蹭的一下從自己的座位上起身,指著林逸,口水橫飛,氣急敗壞的咆哮了起來。

本以為這次海琳娜等人登船之後,應該會好好的求求他,畢竟他現在可掌握著整個月之國度的命運,可現在倒好,一上來,沒有一句好聽的,反而還打傷了他麾下的頭號戰將,這簡直要讓他瘋了,如果不是害怕打傷了海琳娜,他早就下命令弄死林逸等人了。

林逸聞言,緩緩扭頭看向了站在周圍的十幾名槍手,嘴角浮現了一抹傲慢的冷笑,隨後身形一晃就朝著那些槍手沖了過去。

「什麼?這個該死的瘋子!」

所有的槍手一看,全部都是頭皮一麻,簡直要瘋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竟然可以這麼瘋狂,主動朝著槍口衝去,這不是找死什麼呢?

「瑪德,給我打死她!」

魯道夫也徹底怒了,扯著嗓子咆哮了起來,他有種預感,林逸如果不死的話,今天他可能會倒霉,這樣的瘋子,你根本無法用正常的思維來跟他的交流,來衡量他。

「砰砰!」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驟然響起。

「保護公主!」

大將軍一看,一揮手中的寶劍,整個人便急忙衝到了海琳娜的面前,生怕海琳娜被誤傷了,其他的將士見狀也沒有任何的遲疑,急匆匆的沖了上去,把海琳娜包圍起來。 「嗖嗖!」

一道道刺耳的破空聲不斷的響起。

林逸快的簡直有如鬼魅一般,不斷的抓住一顆顆子彈,同時快速的丟了回去,不過他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扔出去的時候,那威力絕對比從槍膛中飛出來的還要恐怖數倍。

「砰砰!」

一聲聲巨響,把那些槍手嚇的紛紛扔掉了手中的槍支,赫然是所有人的配槍都被林逸打的爆膛了。

三秒后。

林逸宛如從地獄中走出來的魔神,神情玩味的出現在了魯道夫的面前,冷冷的笑道:「現在呢?」

「咕嚕!」

魯道夫無比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額頭上的汗珠子更是密集如雨,他一輩子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了,可卻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林逸這麼恐怖的存在,竟然能夠徒手接住子彈,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啊!簡直有如魔神在世。

躺在甲板上的唐納德此時一張臉也難看的可怕,他知道林逸鐵定是留手了,否則,以林逸剛剛表現出來的恐怖速度跟實力,那一腳完全可以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狠狠的踢在他的腦袋上。

那麼現在他就不是躺在甲板上這麼簡單了。

「他到底是誰?為何有如此恐怖的實力?難道他才是月之國度真正的王?」唐納德那虛弱的眸子,帶著濃濃的敬畏,盯著林逸嘀咕道。

「你,你到底是人還是神?」

魯道夫無比緊張的盯著,站在自己旁邊的林逸問道,此時魯道夫有種錯覺,自己就像是一頭豬玀正站在一頭猛虎面前,似乎只要對方心念一動,瞬間就能夠把他撕成無數的碎片一般。

「呵呵?問的好,在很多人的眼中,我便是神!」

林逸傲慢的冷笑道,隨後直接拉過一張板凳,徑直坐在了魯道夫的旁邊,淡淡的笑道:「我現在想知道,你讓我的女人上船是想要談些什麼呢?」

魯道夫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神情緊張,盯著林逸哆嗦道:「這,這不是我的意思,是上頭,現在全球都在大肆的搜集資源,月之國度這一片海域擁有的資源實在太龐大了,所以,所以我們想要霸佔這裡。」

「霸佔這裡?呵呵,好啊!如果你們有能力的話,我絕對不介意的,這樣好了,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讓你聯繫人,如果你能夠打下月之國度,我便拱手讓給你又如何?」林逸豁然起身,再度迸發出狂暴俾睨天下的可怕氣勢,指著魯道夫狂妄的獰笑道:「可如果你搞不定,今天,我要你們都死在這海上。」

「什麼?都死在這裡?」

周圍的水手一聽,全部都瞪大了眼睛,一臉的絕望之色。

「準備酒水。」

林逸淡淡一笑,轉身朝著海琳娜走了過去。

看著林逸的背影,魯道夫的心情頓時變得緊張起來,甚至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起來,顫抖不已的大手,此時也落在了他隨身攜帶的配槍上,一雙眸子無比緊張激動的盯著林逸的背影,可十幾個呼吸之後,他還是選擇放棄了,他不想死。

林逸的手段實在太恐怖了,可他開出的條件卻對他們十分有利,一個人再強大,再能打,魯道夫也不相信他能夠對抗一個國家,當即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旁邊,同樣宛如見到鬼魅一般,驚恐不安的水手呵斥道:「馬上給我聯繫總部!」

「該死的黃皮猴子,我倒要看看你等會兒還能不能這麼牛,今天我不但要殺了你,我還要在你的面前得到海琳娜!」魯道夫在心裡惡狠狠的咒罵道。

「王上! 萬界最強狂帝 公主請坐!」

護國大將軍此時就像是一名下人一般,恭敬的放下兩張椅子,沉聲說道。

林逸再一次用他可怕的實力證明了他強大。

「你們也坐下,我月之國度從今天開始,除了華夏之外,沒有任何的外交關係。」林逸淡淡的說道。

「屬下不敢,還請公主王上用餐!」

大將軍急忙後退了一步,恭敬的說道,隨後便挺拔筆直的站在林逸跟海琳娜的背後,眸光銳利的盯著船上的水手。

唐納德見狀,用兩條腿艱難的從甲板上起身,走到了林逸的面前,直挺挺的跪下,沉聲說道:「唐納德多謝王上不殺之恩!」

「呵呵,不用說謝我,應該多謝你爸爸,否則,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林逸一臉輕蔑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唐納德冷冷的笑道。

「爸爸?」唐納德神情一怔,突然想起了他的父親,一位他從來沒有放在眼裡的華夏廚師,一時間心頭不禁有些唏噓,雖然他的父親對他很好,可是從骨子裡,他一直不太喜歡他的父親,一直覺得他的父親是一個弱者,卻不曾想過,在他生死攸關之際,能夠讓他活命的竟然是他父親的血脈。

深吸了一口氣,唐納德再度低頭開口說道:「不知唐納德是否有資格跟在王上身邊,為奴?」

「什麼?為奴?」

甲板上的所有水手都傻眼了,這個可是唐納德啊!一個人便可以剿滅一個海盜的超級強者啊!

平時在甲板上,便是魯道夫對他都是客客氣氣,可現在,這個不可一世的傢伙竟然要成為林逸的奴僕了?

「這個嘛你還真的不配,如果你願意,以後留在大將軍手下,當一個小兵吧!」林逸淡淡的說道,他的僕人將來可都是要跟隨他一起離開地球之人,不但要絕對的忠心,那資質的要求也是非常之高,否則,如何有資格跟他一起呢?

「不配?唐納德竟然連給他當個奴僕都不配?」

周圍的水手再度倒吸了一口冷氣。

狂!

實在太狂妄了!

要知道這可是天威之境後期的超級強者啊!只要再進一步,那可就是神威之境啊!縱觀整個天下,有幾個神威之境的強者?

便是崑崙虛這等號稱是仙人生存的地方,神威之境也算是了不起的存在了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拒絕了這麼可怕的一位存在,反而還讓對方去當一個小兵,這是何等奢侈的行為啊?

唐納德也是神情一怔,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連當一個僕人的資格都沒有。 不過唐納德倒是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神情反而更加的尊敬了,他可以肯定,林逸絕對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看不上他這個天威之境的強者。

「唐納德願意!」

唐納德恭敬行禮說道。

林逸微微點頭,餘光看向了一旁的大將軍。

大將軍見狀深吸了一口氣,急忙上前,收下了唐納德這個可怕的天威之境強者,這要是放在以前,那真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一名天威之境的強者,足以橫行整個月之國度,可現在,竟然成為了他麾下的小兵,這是何等逆天的事情啊!

隨後,林逸跟海琳娜就像是在這裡度假一般,愜意的吃著新鮮的海鮮,品著上等的香檳,好不愜意。

原本還準備給月之國度一個下馬威的魯道夫等人,卻變了,簡直有如階下囚一般的惶恐不安。

二十分鐘后,魯道夫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急忙接通電話,一臉的恭敬討好,簡直就像是太監見到了帝王一般,足足對著電話說了接近五分鐘,魯道夫才神情輕鬆的掛斷了手裡的電話,看著林逸神情倨傲的冷笑道:「林先生,非常遺憾的告訴您,此時已經有十幾枚洲際彈道對準了這裡,如果月之國度真的不願意臣服我們的話,三分鐘內,我將會把整個月之國度打的沉入海底。」

「什麼?」

海琳娜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絕美的臉蛋兒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不安,她之所以如此畏懼魯道夫等人,正是因為對方有這種強大先進的熱武器,如果真的的爆發戰爭的話,月之國度承受不起。

「呵呵,海琳娜公主,林先生,我知道你們實力不俗,可那又如何?你能夠搞定洲際導彈嗎?」魯道夫一看海琳娜竟然面色大變,這神情不禁越發的傲慢起來,心想之前你丫的欺負老子,現在終於還老子牛氣一次了啊!

可林逸卻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依舊靜靜的吃著面前的美食。

魯道夫見狀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馬上就釋然了,林逸的舉動在他看來,根本就是強壯鎮定,當即整個人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對著旁邊的兩個金絲貓傲慢的冷笑道:「倒酒,準備上好的食物,我要好好的慶祝一翻。」

「好的,魯道夫先生!」

兩名杏乾的金絲貓急忙彎腰拿起了桌子上的香檳,恭敬的幫魯道夫倒上了滿滿一杯的香檳。

「老公……」

海琳娜輕輕的拉扯了一下神色平靜的林逸,有些擔憂的喊道。

「呵呵,沒事兒的相信他。」

一旁一直默不作聲,宛如丫鬟一般的盧雨,突然淡淡的淺笑道,她認識林逸的時間也不長,可是林逸的性格她實在太清楚了,重情重義,他是絕對不可能看著海琳娜跟整個月之國度倒霉的,唯一的可能便是他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

「吃東西,這裡的海鮮還不錯!」

林逸扭頭看著自己兩個宛如女神一般杏乾的媳婦兒,美滋滋的笑道。

「呵呵,好啊!我還沒有吃過這麼新鮮的海鮮呢。」

盧雨抿嘴甜甜一笑,便拿起一隻三斤多重的大龍蝦吃了起來。

海琳娜見狀也徹底放下心來,同樣拿起了一隻巨大的螃蟹吃了起來。

「諸位多吃一點,然後儘快做出決定吧!我的耐心是非常有限的。」

魯道夫看著大快朵頤的三人,玩味的冷笑道,當上頭決定動用熱武器的時候,在魯道夫看來,他就已經勝利了,除非林逸等人能夠不顧整個月之國度十幾萬人的生死,否則,今天便只能臣服在他的面前。

可跟船上魯道夫的得意洋洋相比,整個義大利的高層此時簡直要瘋掉了。

「羅馬背北京時間上午九點十分,數名高層人員的銀行賬號被曝光,滔天的財富人,讓整個羅馬的人都憤怒了,此時遊行的人數已經達到了十五萬!」

「羅馬背北京時間上午九點十五分,都靈皮埃蒙特區首府被人圍攻,原因乃是所有的公職人員在辦公的時候存在玩忽職守的情況,而且,在內部,還直接把都靈地區的人民稱之為豬玀,遊行人數已經達到了五萬。」

「羅馬背北京時間上午九點二十分,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義大利北部倫巴第大區首府,米蘭,爆發出了大批遊行示威的人群,因為整個地方的中高層管理人員的銀行賬號幾乎在同一時間都被曝光了,每個人所持有的財富,就算是他們工作五百年都無法賺取到。」

「羅馬背北京時間上午九點二十五分,瓦萊達奧斯塔大區爆發了超級示威遊行,當地高層跟地下世界的巨頭勾結,欺負普通人的事情被徹底曝光,引起了足足接近三萬人的示威遊行。」

「羅馬背北京時間上午九點二十五分,特倫蒂諾-上阿迪傑大區……爆出醜聞,示威遊行。」

「羅馬背北京時間上午九點二十五分,弗留利-威尼斯朱利亞大區……爆出醜聞,示威遊行。」

……

看著眼前巨大顯示屏上一條條足以讓人爆炸的消息,整個議會的所有人員都要瘋掉了,這是要把整個義大利放在火上烤的節奏啊?

「尊敬的各位議員們,經過剛剛的分析得出了一個無比恐怖的結論,曝光的信息都是從底層開始逐步在往高層轉移,也就是說最多半個小時,便是你們的銀行賬戶的信息也會出現在大屏幕上。」

一名穿著軍服,神情嚴肅的中年男子看著眼前的幾名議員無比凝重的說道。

這簡直就是義大利的一個黑色星期五,一旦議員們的賬戶信息都被曝光出去之後,那整個義大利怕是會瞬間癱瘓。

「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該死的,你們平時都是在怎麼工作的?為什麼我們的信息都會被曝光出去?」

一名名議員憤怒了,拍著桌子,盯著中年男子神情瘋狂的質問道。

「目前還無法得知,不過他們的確掌握著很多重要的信息,甚至,甚至連那些被曝光人,今天早上吃了什麼,拉的什麼他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彷彿,我們就是活在他們的眼皮底下一般!」

中年男子一臉無奈的說道。 如果不是這些信息都是經過重重篩選之後才送到他面前的,他都要懷疑他們的真實性了,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恐怖的存在呢,彷彿人們在他面前就沒有任何的秘密一般。

「瑪德,不行,必須要儘快的遏制這種事情的發生,否則,再持續下去,我們都要完蛋!」

「對,現在當務之急是必須要儘快的處理這件事,不計一切代價,把這件事兒給我鎮壓下去!」

「對了,這件事的消息來源是否調查清楚了?」

一名名威嚴十足的議員,紛紛沉聲眉頭髮出了詢問。

穿著軍服的男子,雙手一攤,一臉的無奈之色,說道:「目前還沒有調查到消息是從哪裡發出來的,因為爆出消息來源的地方實在太多了,像是M國高層發出來的,也像是F國高層流傳出來的,也像是D國傳出來,現在工作人員正在進行篩選。」

「報告!」

突然,一道響亮的聲音驟然響起,把會議室內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當看清楚來人的樣子時,這些高高在上的傢伙,卻全部齊刷刷的鬆了一口氣。

「什麼事兒?」

穿著軍服的中年男子淡淡的問道。

「報告吉奧馬雷達將軍,剛剛已經查明那些消息的來源,是拜神教在全球三十六個國家同時發出的。」

進來的小戰士,看著穿著軍服的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什麼?拜神教?」

「瑪德,這群瘋子想要做什麼?」

「不錯,我們不是一直跟他們的關係很不錯嗎?為什麼要這麼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