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誒,先不急。」希巴大手一揮,「在此之前,我希望能看看你們的實力,你們誰先和我來一場對戰試試?」

和四天王對戰?

這一提議立刻就讓小茂和小勝興奮了起來,能近距離觀看四天王的戰鬥那讓多麼幸運的一件事,只是這人選么……

「小智,這場戰鬥就讓你上吧,我實在是沒力氣了。」小茂一臉可惜地道。

「讓我上倒是沒什麼,可得讓我先吃了飯再說。」

由於幫希巴劈柴的緣故,這都已經快過中午了,午餐問題都還沒解決,因此即使對手是四天王,可小智依舊提不起興趣。

餓著肚子的人哪還有空去管對戰。

可其他人卻是不怎麼想的,小勝著急地催促道:「小智,你少吃一頓又餓不死,先和希巴大師對戰吧!」

「就是啊,我們也是餓著肚子在一旁等著觀戰呢!」小茂附和道。

倒是一旁的小遙開口勸說:「那個,我覺得還是先吃飯比較好吧?要是把胃餓壞了那就糟糕了。」

可惜此時場上是二對一,更何況在他們剛剛劈柴的時候,小遙趁機已經吃過一大堆丸子,所以她的意見完全被無視了。

「就是,男子漢痛快點!」希巴二話不說直接就扔出了一枚精靈球,「我派出的夥計就是它!你也快決定吧。」

隨著白光閃現,一隻身材魁梧,長著四隻手臂的小精靈出現在眾人眼前,而符合如此特徵的小精靈正是怪力。

小智不由一陣無奈,小勝和小茂也就算了,這兩個傢伙最近似乎對四天王入了迷,可希巴這相當於主動要和他對戰,難不成對方還是個戰鬥狂人?

不過以希巴這一身打扮,說是戰鬥狂人也不為過,既然對方已經派出小精靈,那小智倒也不好再推辭,只得放出了自己的小精靈,路卡利歐。

面對四天王,按理來說應該派出最強的巨金怪才對,只是由於大木博士還需要搜集數據,所以這一回他只帶了皮卡丘和路卡利歐上山。

而這回尋找希巴的目的本來就是討教培養格鬥系小精靈的訣竅,因此小智索性派出路卡利歐上場。

緊接著,小智吩咐系統的調出怪力的數據,隨即他的視野中猛地跳出了一大堆信息——

名稱:怪力

性別:雄性

特性:毅力

屬性:格鬥

等級:天王初級

絕招:勁力,健美,爆裂拳,地球上投,雙重劈,看破

資料:希巴的初始小精靈,力量驚人,身上佩戴著從豪力進化時脫下的腰帶,以此來限制自己的力量,從而突破自身極限

才天王初級?

小智微微一皺眉,既然是四天王的初始小精靈,怎麼著也不該就這種實力吧?不過當他看到詳細資料時,心中頓時明了,看來不但希巴是個修鍊狂,手底下的小精靈也同樣如此,居然主動限制自己的力量。

「你這隻路卡利歐相當不錯,尤其是那眼神。」希巴先是誇獎了一句,隨即話鋒一轉,「只不過還是嫩了點。」

「(我會用行動證明,你的話是錯誤的。)」

雖然弄不清希巴所說的「嫩了點」究竟是指哪方面,不過路卡利歐還是有些惱火,用波導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

「哦?」希巴眼前一亮,「沒想到這隻路卡利歐居然會說話,看來你對波導的運用還挺熟練的嘛。」

痴迷於格鬥技的希巴對於波導也算是有所了解,畢竟傳說中的波導使者個個都是天生的戰士,擁有波導之力的他們在和人打鬥中幾乎能處於不敗之地。

「(這都是小智教我的。)」路卡利歐淡淡回答。

「原來小智居然懂得波導?!比試結束以後我們一定要好好討論討論才行!」希巴興緻勃勃地道,一提起和格鬥相關的話題,往常的穩重就不知跑哪去了。

「行行。」小智隨口敷衍了一句,「那我們現在可以開始比賽了么?」

「可以,由你先進攻吧!」

「路卡利歐,波導彈。」小智也不客氣,率先發出指令。

「好,怪力,迎上去,用勁力!」希巴的作戰方式十分熱血,居然打算讓怪力以肉身去扛下攻擊。

藍色的波導彈眨眼間便在路卡利歐的手中凝聚出來,朝著怪力猛地轟去,然而怪力卻是不閃不避,它大叫一聲,四隻手臂齊齊往前一伸,竟是空手就把波導彈擋住了。

「不是吧?」小勝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空手接炮彈嗎?」.. 一旁圍觀的眾人或許會吃驚,但小智卻不會,他清楚地明白,能擋下這種程度的攻擊,對四天王來說是理所當然的吧。

「路卡利歐,劍舞。」

得到小智的指令后,路卡利歐微微閉起雙眼,雙臂抱在胸前開始原地高速旋轉,旋轉帶起的狂風將地上的沙塵卷了起來,吹得怪力睜不開眼,一時間無法靠近。

劍舞這一強化類絕招十分恐怖,能將自身的物攻大幅度提升上去,幾次下來甚至能秒殺對手。

當然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有疊加幾次的機會,對手又不是傻瓜,肯定會想方設法阻撓的。

「怪力,別給對方積蓄力量的機會,兩隻手護著眼睛衝上去用爆裂拳!」希巴大聲喊道。

相比於其他的小精靈,怪力最大的優勢就在於它有四隻手臂,它用背後的兩隻手臂護住脆弱的眼部,飛快地朝著路卡利歐跑去,而身前的兩隻拳頭上則早已是紅光大盛。

雖說爆裂拳這一技能命中率很低,但一旦打中那威力可是相當地驚人,尤其是對於有著鋼系屬性的路卡利歐來說,估計這一拳就能讓它失去戰鬥能力。

「路卡利歐,用電光一閃躲開,接著用增強拳。」

迫不得已之下,小智只得讓路卡利歐停止劍舞,轉而和對方展開近身搏鬥,試圖用靈活的身手來對付怪力恐怖的力量。

面對著身高几乎是自己兩倍的怪力,路卡利歐的眼中卻是不見絲毫慌亂,它先是身子化為一道白光,輕鬆躲開了怪力打來的爆裂拳。

「轟!」

爆裂拳轟擊在地面上,頓時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幾乎讓這一塊土地都凹陷了下去,而路卡利歐卻是趁此機會跳到了怪力的上方,右拳閃耀著刺眼的白光,毫不客氣地向著怪力的後腦勺揮去。

眼看這一擊就要得手,然而怪力就好像後面長了眼睛一般,頭都不回,只是用背後的兩隻手臂準確無誤地抓住了路卡利歐的身體。

「嚎!」

怪力大叫了一聲,渾身上下的肌肉開始發力,手臂上青筋暴起,看起來極為恐怖,而背後的那兩隻手臂就彷彿鐵鉗一般,將路卡利歐牢牢鎖住,使其無論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

「路卡利歐!」小智微微一皺眉,「忍耐住,使出波導彈。」

強忍著被擠壓的疼痛,路卡利歐勉強凝聚出一枚波導彈,打算直接轟到怪力的頭上,在這幾乎是零距離之下,即使是怪力也不敢迎接,只得揮舞著手臂將路卡利歐甩飛出去。

「路卡利歐,穩定住身子,就這樣把波導彈發射出來!」小智胸有成竹地喊道。

半空中,在沒有受力的情況下調整身姿是一件難度極高的事,然而對於靈活的路卡利歐來說卻是極為簡單,不但重新維持了平衡,甚至手中的波導彈還未消散,直直朝著怪力轟去。

「你的路卡利歐很厲害,但在力量上太弱了。」

眼看著波導彈就要打到怪力的身上,希巴卻是異常淡定,從容命令道:「怪力,我允許你解放你的力量,讓對手見識一下,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力量!」

聽見希巴的話后,怪力眼中精光一閃,露出一絲興奮之色,只見它直接無視了飛襲而來的波導彈,伸手將那根豪力的腰帶解了下來,而在同一時刻,波導彈毫無阻礙地打在了它的身上。

「太好了!打中了!」

見著路卡利歐的攻擊終於起了效果,小遙等人忍不住歡呼起來,然而當煙霧散去,他們卻又齊齊傻了眼。

被波導彈直接命中的怪力竟是毫髮無損,甚至渾身的肌肉看上去比之前還要發達,給人一種巨大的壓迫感。

小智心中一驚,在他的視線中,此時怪力的數據已經產生變化了,實力居然從原本的天王初級直接變為天王高級,一下子提升了兩級。

這腰帶禁錮的力量……未免也太誇張了。

「這場戰鬥結束了!怪力,去解決它!」希巴大吼道。

解放了真正實力的怪力不但力量大幅度提升,這速度同樣也快得驚人,它眨眼間衝到了路卡利歐的面前,四隻手臂齊齊上陣,沒幾下功夫便將路卡利歐按倒在地上。

「唔哦哦!!!」

路卡利歐不甘心就這樣失敗,竭盡全力去反抗,然而在怪力那恐怖的壓制下,它的身體根本就絲毫動彈不得,就如同嬰兒般毫無反抗之力。

眼見這種情況,小智毫不猶豫地道:「停手吧,這場戰鬥是我輸了。」

雖然早就做好了失敗的準備,但小智怎麼也沒想到路卡利歐在脫下腰帶的怪力面前是如此地不堪一擊,不過在親眼目睹了怪力的實力后,小智覺得即使派他隊伍中最強的巨金怪上陣,恐怕也不見得就一定能夠獲勝,畢竟怪力怎麼說都是希巴最強的小精靈。

聽得小智認輸,希巴立刻命令怪力放開路卡利歐,隨即眾人也都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小智,其實你打得真心不錯,主要是希巴大師太強,並不是你的實力問題。」小茂的表情有些尷尬,畢竟是他慫恿小智上場的。

「對啊,你能和希巴大師打這麼久已經很厲害了,用不著介意的。」小遙同樣也是安慰道。

只不過小智的承受能力遠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強,他一臉無所謂地道:「這是當然了,路卡利歐接受我的訓練都不到一年,這要是還能贏,希巴大師這四天王豈不是白當了。」

「呃……」

聽到這番言論,眾人的臉上齊齊冒出黑線,其中尤以希巴最盛,此時他心中十分慶幸,好在最後關頭沒有選擇手下留情,要不然指不定會被小智擠兌成什麼樣呢。.. 雖然小智十分想得開,畢竟他成為訓練家不過才一年不到,輸給希巴是極為正常的事,但另一個人,或者說另一隻小精靈想不通。

那自然是路卡利歐無疑了,此時的它完全陷入了迷惘的狀態,兩隻眼睛變得完全獃滯了,根本就沒有往常那副沉穩的風範。

見此情形,小智知道是自己這個訓練家該上場的時候了。

「路卡利歐。」小智輕輕地拍了一下它的肩膀,「我知道你現在不太好受,不過沒關係的,只要好好努力,下次再贏回來就行了。」

「(這我明白,只是……)」

路卡利歐看著小智,有些猶豫著該不該開口,但接觸到小智那鼓勵的眼光后,它吞吞吐吐地道:「(我記得師父你也是第一次失敗吧?那為何你能毫不在乎呢?)」

「不。」小智微笑著搖了搖頭,「我可不是第一次失敗,當初皮卡丘還是皮丘的時候,我們連野生的烈雀都打不過,常常被弄得灰頭土臉。」

提起當初的往事,皮卡丘也是滿臉不好意思地撓著腦袋,而路卡利歐則是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在它的印象中,皮卡丘一直是那麼強大,怎麼可能連烈雀都打不過?

似乎是看出了路卡利歐的不相信,小智近一步解釋道:「沒有誰生來便是強大的,唯有靠著不斷的努力才能變強,失敗是人生必定會經歷的事件。」

路卡利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別看外表似乎很成熟,但其實只是假象,實際上路卡利歐的年齡在小智隊伍中是最小的,經歷過的事情是實在太少了。

「小智說的沒錯。」一旁的希巴贊同道,「路卡利歐,你和小智都有很大的潛力,只是接受的訓練還尚淺。」

說著,希巴彎腰撿起之前怪力脫下的腰帶,遞給小智:「讓小精靈帶上這個的話能大幅度限制力量,從而可以達到更好的鍛煉效果,我覺得很合適路卡利歐,它現在正是力量不足。」

對於路卡利歐的缺點,小智自然是清楚不過,只是這肌肉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練出來的,而這腰帶倒是很好的輔助工具。

「不過希巴大師,你把這腰帶給了我們,你的怪力用什麼呢?」小智有些擔心地問道。

「哈哈,這你就不用擔心了,這腰帶我還有很多呢。」

得到希巴的確認后,小智這才接過腰帶,遞到路卡利歐的面前:「路卡利歐,要戴上腰帶的是你,所以由你來做決定,用不著顧慮我,你自己是怎麼想就怎麼做吧。」

路卡利歐先是有些茫然地看著小智手中的腰帶,然而它突然眼神一變,一把接過腰帶直接佩戴在了自己的身上。

雖然兩隻小精靈的腰圍有些差距,不過好在這腰帶還是勉強戴上了,路卡利歐馬上就想去試試自己現在的力量,它在旁邊找到一塊岩石,本來以它的力量是能輕鬆舉起的,可現在卻是無論如何都舉不起來。

「沒關係的。」見路卡利歐有些沮喪,小智連忙安慰它,「剛開始或許有些不方便,但習慣了以後,一旦你拿下腰帶就能發揮出驚人的力量。」

見著小智這番作為,旁邊一直都在觀察的希巴不由暗暗點頭,小小年紀不但有著出色的指揮能力和反應力,心態也是一流,更難能可貴的是能夠耐下心來和自己小精靈進行溝通。

這樣的年輕人將來定然會成為一名優秀的訓練家。

「好了,在打了這麼一場精彩的戰鬥后肚子也餓了,我請你們吃飯吧!」希巴豪爽地提議道,可這卻是遭到了眾人一致的鄙視。

「我說希巴大師。」小勝一臉古怪地望著他,「你是不是忘了,我們三個被你拉去做苦力的原因?」

「這個!」

希巴老臉一紅,猛然想起自己沒帶錢包的現實,他假意乾咳一聲,厚著臉皮道:「我的意思是,我親自下廚煮東西給你們吃!」

「可是,這裡光禿禿的,我們也沒有野外廚具,怎麼煮東西啊?」小茂奇怪地問道。

「沒事,我帶了一口大鍋,接著只要我們動手干就行了!」

聽到希巴的話,小勝和小茂頓時感到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果然接下來希巴居然要求他們搬石頭建灶台,還要跑到河邊去挑水,可把他們累個夠嗆。

好在忙活了半天,總算是能吃上飯了,可這吃的卻是……野菜粥。

這野菜粥還真是名副其實的野菜粥,是希巴直接從野外採回來的,都用不著去嘗,光用眼睛去看就知道肯定不好吃了。

小茂和小勝猶豫著不肯動筷子,倒是小智一連吃了好幾碗,他本來就不太挑食,更何況肚子餓了吃什麼都香。

「小智,小茂,現在我準備要傳授你們大秘技了。」吃完飯以後,希巴放下筷子說道。

眾人一聽,連忙端端正正地坐好,小茂更是正襟危坐,翹首以盼著希巴的答案。

「咳咳,聽好了。」希巴清了清嗓子,「所謂訓練家的大秘技,那就是收服強大的小精靈,或者將自己的小精靈培養成強大的小精靈,就這兩樣啦!」

「……」

話音剛落,場上的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眾人目光獃滯看著希巴,其中尤以小茂和小勝為甚,心中彷彿有一萬匹草泥馬在狂奔。

開什麼玩笑!這話不是和小智說的一模一樣嗎!早知如此,我們幹嘛要吃這麼多苦頭啊!

不過一行人倒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希巴給他們講解了許多培養小精靈所要注意的事項,雖說絕大多數都是關於格鬥系小精靈,但對於他們來說還是獲益匪淺。

在告別了希巴之後,時光飛逝,很快就臨近石英大會開幕的日子,然而,千里一家人卻是要回芳緣了。.. 「真是的,為什麼非要在石英大會期間開學啊!我還想去幫小智和小茂的比賽加油呢!」小勝不滿地報怨道。

不止是千里要回去主持道館,小勝和小遙也要回學校上課,而芳緣地區的學校自然是不會考慮石英大會是否開幕了。

「不過這一回,我可是吃到了希巴大師親手做的飯,到時候能向班裡的同學好好炫耀炫耀了!」

俗話說孩子的臉就像六月的天,說變就變,前一刻小勝還是一臉不滿,可轉頭就得意洋洋起來。

對此,小茂毫不客氣地挖苦道:「你還真敢說,別忘了是誰向我報怨說希巴大師做的飯就和豬食一樣難吃。」

「什、什麼嘛!那時候你也不是十分贊同我的話嗎!」

通過這一段時間相處,小茂和小勝兩人雖然嘴上一直互相挖苦著,但彼此之間頗有一種捨不得的感覺,只是礙於面子兩人都沒說出口罷了。

「瑪納霏,要好好聽小智和花子阿姨的話哦。」

小遙則是和瑪納霏進行告別,好在這也不是第一次,而且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因此兩人倒也沒像上次那樣差點哭出來。

「小智,你可得好好照顧瑪納霏,不許欺負它,不然我會跑來找你算賬的!」小遙揮舞著小拳頭警告道,只是這幅樣子怎麼看都讓人害怕不起來。

「我怎麼可能會欺負它。」小智一臉無奈,他要是惹哭了瑪納霏,別人先不提,他的老媽花子第一個就不會放過他。

聞言,小遙先是嘻嘻地笑了兩聲,接著她的表情突然變得扭捏起來,好像想說些什麼卻又不太好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