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實話,想服侍少東家的女人多的是,你如果不願意,還有大批的女人在後面排隊,你對我們有什麼不滿,也可以直說,大可不必這樣吞吞吐吐,反正少東家也看不上你,能留這麼久也全在你聽話,你不用裝的這麼假,沒人強迫你!」

冷言冷語都透露出阿躍對顧可君的厭惡,而這樣的阿躍也只不過是依著那位少東家的態度辦事而已,可想而知,顧可君在那位金主少東家面前是多麼卑微,身邊的保鏢也不把顧可君當做一個人,而是他們少東家隨時都可以丟棄的玩具。

顧可君聽到阿躍的話,全身的細胞都僵住了,後退的腳步也停住,只是神色又多了幾分恐懼,她嘴微微顫抖,好像還想說些什麼,最後只得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去不安,對阿躍說道。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剛才……剛才我只是亂說的,我馬上就去,馬上就去。」

說完這話,顧可彧就見著顧可君向著她懼怕的那輛豪車跑去。

車扶手被顧可君剛剛摸到,車門就猛的打開,車裡的人一把抓著顧可君就進了車裡。

「少……少東家,剛才我不是……少東家對不起啊!」

顧可君的尖叫讓車外的人心驚,顧可彧看向阿躍,阿躍好像對這件事習以為常,他對著顧可彧點了點頭。

貴少的淘氣呆妻 「各位,我就先離開了。」

阿躍說完就打開車門坐了進去,車子立刻就駛出了顧可彧的視線。

心亂如麻的顧可彧自重生以來,感覺有很多事情使她還沒徹底弄清,心亂如麻,可陸季延在身邊,她也沒有辦法專心思考。 接下來的3把,李天全部都故意輸了,想要賺大錢,就得讓這個傢伙上鉤才行,放長線才能釣大魚,雖然一億一把有點貴,但等會兒全部都能夠賺回來。

「原來我以為你是賭神呢,沒想到就這點兒本事,一會兒的功夫我就贏回來三億了,沒什麼了不起的,原來你是靠著一些技巧,我承認我技巧不如你,但現在我們靠的全部都是運氣,這會兒你的運氣不在了吧?」這傢伙果然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這才一會兒的功夫,立馬就要翹尾巴啦,別忘了人家李天可是贏了他更多的,就算把這3億放到你的手中,那又能怎麼樣呢?

李天的臉上露出了著急的表情,沒有剛才那個氣定神閑了,而且眼神越來越狠了,這都是沉不住氣的表現,三井少爺別提多高興了,看來剛才叫停梭哈,跟他比運氣是對的,這個傢伙的運氣不怎麼樣。

「你少啰嗦,我就不相信我的運氣不如你,有沒有膽子賭大一點?」李天表現得就好像是輸了的賭徒一樣,這個時候就想全盤押上,一次性回本。

「呵呵,有什麼不敢的呢?沒看出來嗎?這都已經是第四局了,你又輸了。」說話的工夫,這一億又到了他的手裡,李天那邊已經輸了4億。

「一局五億,有沒有這個膽子?不管輸贏,連玩三把。」李天一掌拍在桌子上,然後給了旁邊的秦冰一個眼神兒,本身秦冰也想要勸李天,接到這個眼神之後,更加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原來秦冰對李天很有信心,怎麼可能會輸錢呢?原來在算計這個傢伙。

「你冷靜一下,這簡直就是在胡鬧,一張牌一億元,這已經是很胡鬧了,你現在竟然要5億,你的錢也賺的很難的。」秦冰站起來拉住了李天的胳膊。

「男人的事情,女人少管,這是你該說話的地方嗎?坐到一邊去。」李天厲聲說道,誰也沒見過李天這樣說話,鄭秋也感覺到懷疑了,在鄭秋的記憶當中,李天是很有紳士風度的,不過現在輸了5億了,心情不好也是很正常的。

何秀的眼中也表現出了不滿,輸了錢拿女人發火,算怎麼回事兒呀?這樣的人最不行了,原本以為李天還是個好人呢,剛才秦冰還以為自己看上這傢伙了,沒想到也是一個這種貨色。

「有什麼不敢賭的,輸錢的人都要往上上,沒有道理我會退縮呀,從這一把開始,5億元一張牌。」三井說出這句話之後,在場所有人更加震驚了,如果要輸的話,這一下子可就是15億,就算是對於三井少爺這樣的人,那也是非常困難的。

別看三井財閥有數千億美金,如果換算成人民幣的話,那可就是幾萬億,15億人民幣不算什麼,可現在他就是一個繼承人,並沒有掌管整個集團,每年能拿到的錢有十幾億人民幣就不錯了。

三井少爺的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現在自己正在贏錢呢,而且剛才都把話說出去了,如果退縮的話,丟失的是整個三井財閥的面子,比這十幾億人民幣可要厲害得多了,這點錢就算是輸了,以後大不了少花點,可要是丟了三井財閥的面子,回去也饒不了自己的,沒準繼承人的身份都有可能壞了,他可是有好幾個兄弟的。

「果然是厲害,剛開始讓我贏了幾把,然後給我挖了一個坑,你們兩口子又演了一齣戲,所有的人都被你們給騙過了,就是為了我手裡這10億吧…」幾分鐘之後,三井少爺面前已經是空空如也了,不過這個傢伙並沒有讓人繼續開支票,而是慢慢的從凳子上站起來了,現在已經是恢復了理智,不會繼續的玩下去了。

今天晚上一共輸給這個傢伙16億人民幣,對於三井少爺來說,這也不是個小數目了,如果中間沒有贏回那幾億來,三井少爺也不會上那麼大的當,最終輸了16億,這可是16億人民幣啊,這可不是日元呀。

「我的演技還是可以的,只可惜剛才你沒有看出來,現在看出來也晚了,如果你還有讀本的話,我隨時會給你繼續玩下去的,雖然我現在比較累了,而且現在也到了半夜,但是我們華夏人好客呀,客人想要繼續玩下去,我們就算是不吃飯,不睡覺也得陪著你們玩下去,最主要的是你沒有錢,我在我老家那邊做生意,多難才能賺到十幾億,現在只有幾個小時,這些錢我就賺到了,效率實在是太高了。」李天笑哈哈的說道。

這可把三井少爺給氣死了,這些錢都是三井財閥賺來的,每一分錢都有血有汗的,李天拿的太容易了。

「你小子有種,以後不要讓我碰到你,不然沒你的好下場,咱們以後走著瞧。」三井少爺知道,繼續留下去就是自取其辱,放下了一句狠話,然後帶著自己的隨從離開了,周圍的華夏人一片歡呼,雖然在賭桌上勝利了並沒有什麼值得光彩的地方,但大家這一刻心裡就是高興。

何秀現在才知道,剛才這兩口子在演戲,看來秦冰能夠成為李天的女人,自然有其聰明的地方,剛才自己一直在觀察李天,並沒有看到李天有任何的暗號。

「這5000萬算是抽成了。」李天從中拿出五個籌碼,全部都是1000萬一個的放到了何秀的旁邊,這也是賭場的規矩,原來賭場是要抽成10%的,但如果超過一億的話,那就看人家自己的想法了,沒有一個硬性的規定。

按照何秀原來的想法,這傢伙剛才救了自己,就不要給他抽成了,但是這個傢伙還是很懂規矩的。

何秀笑著點了點頭,這關乎到公司的業績,這5000萬可比原來的時候多得多,說起來自己也沾了李天的光的,沒準能夠在集團公司上有漂亮的一筆。 「劉少爺,今天晚上實在是太晚了,我這個人不習慣晚上夜戰,所以如果你有意思的話,我們明天可以來一場。」李天看到劉宗明還在那邊坐著,還以為這傢伙想跟自己繼續賭呢,李天是不準備晚上再戰的。

「李先生說笑了,今天的情況我又不是沒看在眼裡,難道我會覺得我手裡的銀子多嗎?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對,以後李先生只要來到湘江,我一定擺酒相迎,希望李先生可以給個面子。」劉宗明說出這些話來,讓李天感覺到驚訝,但其他人卻是沒什麼驚訝的,因為劉宗明還有另外的一個特點,那就是仇日。

這傢伙的奶奶就是被日本鬼子殺的大伯,爺爺的哥哥還參加過軍隊,也是跟日本鬼子血戰犧牲的,所以上上下下都跟日本人不和,這也是全湘江都知道的秘密,當年日本櫻花集團大舉進入湘江,就是想要跟劉宗明的爺爺合作,那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很可惜劉宗明的爺爺放棄了。

從那以後,劉家仇日的標籤算是貼上,所有日本大集團在湘江都沒有辦法跟劉家進行合作,房地產是湘江最繁榮昌盛的一個產業,如果不能進入到這個產業里,就沒有辦法獲得大量的利潤,這也是日本沒辦法跟劉家和解的一個原因,這些年明裡暗裡沒少斗,不過最終都是坐地虎取勝了。

「看來在有外敵的情況下,咱們自己人還是能夠團結起來的,吃飯沒有問題,只不過這一次不行了,下次我來湘江的時候,一定會去找你的。」李天笑著說道,人家既然已經認慫了,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這傢伙看了看秦冰,想要說些什麼?不過還是把剩下的話咽在肚子里了。

其實這個傢伙也不是很喜歡秦冰,只不過當年的時候自己立下誓言,這些年就好像是為了這個誓言活著一樣,他身邊的女朋友也不斷的換,可是就想著媳婦得是秦冰,為了這個信念,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今天看到李天他們兩個走出去,心裡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好像這個事情終於是有了結果,心裡也算是過得去了。

「你那邊的事情完成了?」李天看到杜彪並沒有離去,反而是跟著自己都到了房間門口了,肯定是有事情要說,原本杜彪完成任務之後就要進去了,誰知道上面突然讓杜彪彙報,所以耽擱了一段時間。

不過也沒有錯過剛才的精彩一幕,現在這個傢伙還沉浸在剛才的興奮當中呢,只要是個軍人,就沒有看小日本順眼的,看到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讓小日本輸了那麼多的錢,這心裡別提多高興了。

聽到李天問自己,杜彪才回到現實當中來,剛才給上面彙報任務的時候,上面根本就不相信杜彪他們能夠幹掉一名中級忍者,要知道中級忍者的戰鬥力非常強悍,別說他們一個小隊了,就算再加上一個小隊,也不是助手,杜彪就把自己的懷疑說了出來,所以上面讓他立刻跟李天驗證一下,看看是不是那種平安符的問題。

「我的任務差點就完不成,我們這些人差點就回不來了,就算是這樣,還是損失了一大半兒的人嗎?我就想問你一個事情,你給我的那個玩意兒到底是啥東西?戰鬥的時候竟然出現了一些光圈,就好像是防護罩一樣。」杜彪有些焦急的說道,這個時候,心情又有些低落了,畢竟死了三名戰友。

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搞清楚李天手裡的東西,如果這東西真的跟防護罩一樣,不管代價有多高,上面都想要弄到一批的,執行任務實在是太方便了,訓練一名特種兵的代價太高,這次死了的這三個人,想要把他們在訓練起來,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的時間和金錢了,最重要的是沒有那個默契。

「那種東西非常難弄,我又不是看著你幫了我的忙,我也不會把那種東西交給你的,這原本是我防身用的,只不過剛才你有些危險。」進了房間之後,秦冰就老老實實的去泡茶了,這又讓杜彪羨慕不已,這麼漂亮的大小姐,竟然讓幹什麼就幹什麼,要知道湘江這批大小姐脾氣都不小,泡茶這樣的事情估計就在電視上看過吧。

對於李天來說,這種普通的平安符非常好弄,幾乎一分鐘就可以出來一張,但是絕對不能給他們那麼說呀,要是給他們說的那麼簡單的話,自己以後有什麼困難誰會幫忙呢?而且這東西要是泛濫了,也就變成爛大街的貨了。

一個成功的商人是要把爛大街的貨賣成稀缺的貨,而不是把稀缺的貨賣成爛大街的貨,那樣不是追求利潤,那樣是給自己砸買賣,李天手裡的符紙絕對是稀缺貨,咱要做的就是讓它更加的稀缺。

「我當然知道那東西很難弄,要不然的話到處都是了,我們上面想跟你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給我們弄一批,那我們每天都在生死線上,如果有了一張平安符,至少能撿回五六條命呢!」這傢伙有些急切的說道。

李天真是無語了,按照李天原來的想法,當然是要銷售平安符的,但沒想到第一個上門的竟然是軍隊里的,他是想要出售給湘江的這些富豪,那樣開價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心理負擔,反正那些人為了保命,多少錢都是該花的,軍隊里的這些爺們兒都是為人民做事的,開價開的太高了有些過不去。

「你能做得了主?」李天抬頭看了這個傢伙一眼,別看這傢伙是司令員的兒子,但是在公家的問題上,這傢伙並沒有那麼多的能耐。

「我當然做不了主了,其實我們之間的交易不是咱倆要談,是國家安全局跟軍方要談,我只是問問你這裡能有多少的符紙。」杜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自己當然是沒有那麼大的權力的。 「今天到此為止好嗎?不然我忍不住對你得寸進尺。」

陸季延在顧可彧耳邊輕輕說這樣一句話,顧可彧的臉突然像番茄一樣爆紅。

「顧可彧,這幾天我給你打電話,你一次又一次的敷衍我,我是不是有什麼做的不好的地方,讓你不開心了?」

一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陸季延,沒想到會如此猶豫的說出他想了很久的問題。

而顧可彧也有些害羞,怕什麼來什麼,之前她還在擔心陸季延問這個問題呢。

顧可彧有一瞬間,想把自己之前對陸季延的懷疑告訴他,但是又怕他會討厭自己,畢竟他的私事也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吧,如果說出來,陸季延會怎麼想自己呢?大概會覺得自己多管閑事吧……

所以,要不然還是不要說了。

顧可彧按耐下心底的緊張不安,糾結了半天,思來想去,還是想要問出口。

「陸季延,你……你老實回答我,唐黎佳之前的靠山,和現在顧可君的這位金主,是不是你?」

這話說出口后,顧可彧就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快了數倍,對於陸季延的回答,她是既害怕又好奇。

而這邊陸季延則完全被顧可彧的話給問懵了,他呆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顧可彧的意思,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怎麼會問這麼傻的問題?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不可能的啊!」

陸季延無奈的說了一句,然而很快他臉上的笑意就被嚴肅代替了。

「還是說,顧可彧,在你心裡我就是那麼一個貪圖美色的人?」

顧可彧看到陸季延瞬間黑臉,立刻就明白真的是自己誤會他了,在她和陸季延的相處過程中,也確實覺得他不會是那樣殘暴的人,顧可君身上的傷,一般人還真的下不去手。

顧可彧趕忙低下頭來,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根本不敢去看陸季延的眼睛,畢竟她這誤會可不是一般的大。

顧可彧察覺到自己頭頂上的目光,幾乎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拽住了陸季延的衣服,晃了晃柔聲解釋著。

「我就是隨口問問開個玩笑的!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知道,你絕對不是那樣的人,我……我就是突然腦子抽了,你不要生我的氣啦!」

顧可彧心裡也是確實著急,陸季延要是真的和她生氣,就麻煩了。

她後知後覺的才發現,剛剛自己下意識的解釋,聽起來居然就像是在向陸季延撒嬌一樣,語氣動作是她之前從未有過的溫柔。

顧可彧重生之後就從來不曾對誰這樣過,而在她前世的時候,雖然說和梁銘思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實際上是她包容梁銘思多一些。

梁銘思也不喜歡她黏著他,除了和她要錢的時候會說幾句好話,平時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顧可彧自然也從來不曾對他撒過嬌。

所以剛剛對陸季延說的那些話,是她兩世為人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撒嬌的語氣說出來,連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做那些動作說那些話的時候,完全都不覺得尷尬。

現在不禁覺得臉有些燙,頭埋的更加低了,根本不敢去看陸季延。

而陸季延此刻臉上的表情,也完全可以用精彩絕倫來形容,剛剛他還生氣顧可彧居然會那麼想他,可是沒想到顧可彧居然也會在他面前露出這麼小女人的一面。

看著顧可彧紅撲撲的側臉,陸季延哪裡還有什麼火氣啊!只覺得心情大好,可他還是綳著沒有表露出來,只是表情柔和了不少。

「我沒有生你的氣,但是下不為例,要是你以後還用這麼過分的想法看待我,我可就真的和你生氣了。」

陸季延的話讓顧可彧更加覺得不好意思了,自己這真是搞了一個大烏龍啊!

但是她心裡是鬆了一口氣的,那個神秘的金主不是陸季延就好。

顧可彧安下心來,感覺到此刻她和陸季延之間的氛圍有些詭異,就想著找個話題聊,儘快把這件事跳過去,然而還沒等她想到,陸季延就帶著些疑惑的語氣將她的算盤就打亂了。

「你為什麼會有我是唐黎佳和顧可君金主的這種懷疑?她們倆的私事,你很感興趣嗎?」

陸季延帶著些考究的目光看著顧可彧,這丫頭到底為什麼一直糾結這個問題,他是真的很想知道。

然而顧可彧聽到他這話卻是太陽穴狠狠一跳,今天這個陸季延是怎麼了,怎麼揪著她一個錯誤不放呢?現在這個話題不應該趕緊翻篇么,怎麼還問個不停啊。

顧可彧只覺得現在的話題有些太過尷尬了,只好含糊其辭的說道:「我在意這件事是必然的嘛,那唐黎佳是我的朋友,你……你也是我的好朋友啊!」

陸季延聽了顧可彧這話臉色立刻就變了,眉頭也開始漸漸緊皺,顧可彧見狀趕忙岔開話題。

「對了,那位神秘的少東家到底是誰啊?感覺他好像很有來頭的樣子,一直神神秘秘的。」

這個男人的身份,到現在為止她還是一無所知,看顧可君那個高傲的女人居然害怕成那個樣子,這個人應該脾氣並不怎麼好,可是讓她奇怪的是,他對於顧可君在外面招搖過市的行為又是完全縱容的。

陸季延和他又是什麼關係呢?還有唐黎佳,她竟然會知道那麼多有關陸家的事情,他們三個人之間到底還有著怎麼的糾葛?

陸季延看了看顧可彧,眉頭依然緊皺著,顯然並不打算告訴她些什麼。

「這些事你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要知道他也算是我的一個朋友就好,以後也不要去打聽他,對你不會有什麼好處的。」

顧可彧看著陸季延一臉嚴肅的模樣,似乎對於她此刻的好奇心很是不滿的,也就只好不再說什麼,乖乖的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

顧可彧乖巧的說道,只是她的腦海里不自覺的又浮現出那輛車的樣子來,她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可是認真想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看陸季延的樣子像是在告誡她,那她就先暫時不要去想有關那個男人的事了。 這個時候,李天才想到自己是國家安全局的正式在編人員,就算是要跟軍方有什麼活動的話,恐怕也輪不到自己過去談,當下也就不著急了,自己要面對的應該是國家安全局的人。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你跟著我進來幹嘛?難道你能跟我談得了?」李天有些懷疑的說道。

「我這不是仰慕你嗎?有那麼強悍的能力,不知道你收徒弟嗎?要是收徒弟的話,你看看我的資質怎麼樣?要不我今天拜你為師吧…」這傢伙說著就要下跪,李天趕緊的拉起來了,這傢伙比自己還要大很多呢,而且這小子的身份那麼特殊,在港澳地區擁有很強的影響力,自己要是收他當徒弟的話,少不得國家安全局的高層要埋怨自己不懂分寸。

「你給我打住吧,我就算是想收徒弟的話,也絕對不會收你這樣的,天天在外面惹事,還不知道哪天就把我給兜進去了呢,你要是想要讓我教你兩招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今天太晚了,這裡也不是個地方,改天咱們再約吧!」李天一下子得到了那麼多的資金,當然得好好的計算一下,哪有那個功夫陪著這傢伙在這裡扯淡。

這傢伙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將近半夜一點了,按說賭船上才剛進入高潮呢,只不過李天不太適應這樣的生活,所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其他人也基本上都回去了,經歷了今天晚上李天這個事情,誰還願意在那裡看其他的熱鬧呀,其他的熱鬧能有這個大嗎?

「師傅,你老人家休息吧,那我就不打擾了,你看我這個沒眼力勁兒的,早就知道您跟師娘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我這就走了。」這傢伙臉上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笑容,倒是把旁邊的秦冰給弄糊臉了。

剛才的時候,這傢伙的確有些討厭,秦冰恨不得趕緊讓他走人,不過這會兒這傢伙真的走人了,秦冰反而是有些拘謹了,不管怎麼說,這會兒自己跟李天單獨在房間里了,而且還是晚上。

秦冰在沙發上坐了四五分鐘了,就聽見沙沙的聲音,也不知道李天想幹什麼,臉上正發燙呢,抬頭才看見李天在紙上寫什麼,抬過頭去一看,原來是在寫未來的發展計劃。

這個工作狂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呀?自己一個大美女在他面前,竟然扔在那裡,他自己去寫發展計劃了。

李天此刻可以說是精力充沛,把旗下各個產業都給規劃了一遍,現在正高興著呢,就是沒有注意到旁邊的秦冰,等一個小時之後,李天抬頭的時候,秦冰都已經是在沙發上睡著了。

呃…

今天這個事情鬧得有些過分了,肯定對秦冰造成了一些傷害,李天輕輕地把秦冰抱到了床上,想要給她換衣服吧自己又覺得不合適,不換衣服就這樣睡了晚上肯定不舒服。

李天想了想,最終還是給秦冰蓋上了毛毯,然後自己去洗澡了,殊不知秦冰等李天走後,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偷偷的笑了笑,李天實在是太老實了,現在這個年代,哪還有那麼老實的男生呀,況且兩個人都確定了關係,這麼老實就有點過分了。

等到李天出來的時候,發現秦冰已經換好了睡衣,而且也準備去洗澡了,李天的臉上就有些尷尬了,原來人家沒睡著呀。

「你比我一個女孩子還害羞呢…」秦冰說了一句,就進去洗澡了,李天忽然想到自己的換洗衣服還在裡面扔著呢,剛想說什麼的時候,秦冰已經把門給關上了。

「你也想要進來一起再洗一遍嗎?」李天剛轉過頭來,衛生間的門又打開了。

「啊…」說實在的,李天也不是個清教徒,看到圍著一隻白毛巾的秦冰,怎麼可能會沒想法呢?

「回答錯誤,這次機會沒有了。」原來秦冰是逗李天的。

真讓這個小妮子給鬧騰死了,這裡面的衛生間並不是全封閉的,還能夠看到一裡面一點都是讓人能夠刺激點,所以李天時不時的掃過一眼,每當李天掃過去的時候,秦冰的眼睛就正好能看到李天,這讓李天感覺到渾身熱辣辣的。

終於等到秦冰洗完了,從裡面出來之後,就那麼含情脈脈的看著李天,而且還把毛巾包的很短,原來能夠包到半個身軀的,現在只能夠掩蓋到主要部位,李天感到一股熱火從腹部湧起。

反正是自己的女朋友,不吃白不吃。

李天一把拉過了秦冰,讓秦冰坐在自己的腿上,這是兩個人第一次肌膚相接,雖然有兩個浴巾,但露出來的肉實在是太多了。

別看剛才秦冰很大膽,但是這會兒臉紅得跟個猴屁股一樣,從來都沒有跟男生這麼近距離接觸過,李天呼出來的氣都感覺十分的火熱,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剛才不停的逗李天,現在終於是逗出麻煩來了。

看著這嬌艷欲滴的嘴唇,李天慢慢的靠了上去,秦冰剛開始還推了兩下,不過都是沒有力氣的,接著就把自己的舌頭推過去了,兩個人忘情的做著該做的事情。

秦冰感覺到有一隻手伸到了毛巾裡面,剛想去擋一下,不過被李天霸氣的拉開了,現在裡面什麼都沒有了,就那麼暴露在空氣當中,讓秦冰感覺到有些羞。

兩個人的呼吸也漸漸急促了,終於是坦誠相見了,秦冰一把關掉了床頭燈,不過這個時候外面的月光進來了,也能讓兩個人看的很清楚,李天看到秦冰的皮膚都泛淡藍色,十分的好看,一點一點的親了過去。

「啊…疼…」隨著一聲尖叫,一位少女變成了女人,這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蛻變,好在這個男人是自己喜歡的,雖然確定關係比較短,但卻是能夠託付終身的人,這一點秦冰非常相信,要不然也不會跟李天進展這麼快的,李天也沒想到自己這一輩子的第一個女人竟然是位湘江人。 「快起來啦,都已經九點了。」李天端來了一杯牛奶,陽光都已經替代了月光,可這個時候,秦冰還是懶著不願意起床,而且表情十分慵懶,要不是考慮到秦冰是第一個晚上,李天這個時候可不會坐在床邊的。

「你離我遠一點,坐到那邊的沙發上去。」秦冰接過了牛奶,指著不遠處的沙發說道,每當看到李天這個眼神的時候,秦冰都感覺到自己被獵物給盯上了,昨天晚上體會到了快樂,但是今天早上雙腿都有些發酸,感覺都要起不來了。

「我又不是病毒,你那麼害怕幹什麼,就跟防賊一樣,咱們兩個什麼沒見過,害什麼羞啊!」看到秦冰背對著李天穿衣服,李天感覺到有些不滿意,欣賞美人穿衣服也是人生一大樂趣,現在竟然直接剝奪了。

「你行行好吧,我都快被你折騰死了…」秦冰嘟囔著個小嘴說道,那模樣可愛極了。

「你喝了這杯牛奶,肯定就沒事了,我有我自己的說法,嘗嘗…」李天又把牛奶拿了過去。

「我一看到這東西就想吐,就你那種嗜好,非讓人家用嘴…」秦冰做出一個嘔吐狀,身體晃動的幅度太大,再加上棉被劃下來了,李天瞪著個眼睛老大。

「嘿嘿,這個牛奶的作用超群,你喝了就是了,難道你忘記我是賣神水的了嗎?」李天的體內世界當中,隨時儲存著大量的神水,這杯牛奶就是一半牛奶一半神水,雖然可以讓秦冰全喝神水,但是秦冰的身體並沒有修鍊過,如果全部都喝下去的話,可能身體會承受不了的。

秦冰曾經喝過神水,當然知道那種東西的效應,聽了李天的話之後,半信半疑的喝了一口牛奶,頓時感覺到渾身上下清爽了很多,而且那裡也沒有那種疼痛的感覺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酥麻的感覺,臉上一臉的享受,這東西簡直就是神仙才能用的呀。

我對你動了心 秦冰有些吃驚的看著這杯牛奶,這麼大一杯牛奶,這得用了多少的神水呀?原來她曾經購買過一些神水,只是那種小瓶子,這麼一大杯,還不得裝好幾十瓶呀。

「神水那種東西我有的是,以後就別瞎花錢去買了,都是咱們自己家的東西,這兩瓶都是你自己用就好,我還想打開湘江市場呢,不要隨便的拿出去。」李天指著床頭柜上的兩瓶礦泉水說道。

這全部都是神水,足足有500毫升一瓶呢,要知道當初出售的那麼一小份兒,最多也就是十毫升,這裡可是一百瓶的分量,如果真的要賣的話,超過800萬呀,在湘江這個地方又要翻好幾倍。

雖然早就知道,成為李天的媳婦之後,這些東西自己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可也沒想過幸福來得那麼快,十毫升的一小瓶,在湘江能賣到40萬以上,這是一百瓶呀,舉手投足之間就給了自己價值4000萬的神水,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很多人都拿著錢去買,但最後買來的都是假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