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是這些田地變成了祭祀用公田,但是由於拉加特是村裡大祭司,這些田地的產出利益都歸拉加特管理,他就是拿進腰包也根本沒人有權提出反對。」

「相反的,誰反對誰就變成了反對和濕瓦神和濕瓦神軍。拉加特就能利用濕瓦神軍官員和大祭司的的權力迫害反對的人。」

蒼勝聽了笑著點頭,在他看來,施瑞婭這個年輕女孩比庫瑪爾大叔更有反抗的意識。施瑞婭也明顯沒有了一開始對蒼勝這個陌生人的戒備,坐了下來與蒼勝聊了很多自己的生活。

蒼勝有選擇的告訴了施瑞婭一些自己的經歷,聽得施瑞婭目瞪口呆,只以為蒼勝在吹牛。但是蒼勝對此卻不在意,以微笑回應施瑞婭。

沒有一兩天,蒼勝感覺自己基本痊癒了,於是開始幫著庫瑪爾一家干各種雜活,並且向庫瑪爾一家學習天竺當地語。

天竺語很複雜,但是蒼勝很好學而且身處語言環境里,所以學的很快,沒有多久就能和村子里村民們進行日常交流了。

剛開始,卡吉特老爺手下見到蒼勝竟然沒死反而在田頭工作,嚇得以為見了鬼。

確認蒼勝不是鬼魂后卡吉特老爺就準備找機會以蒼勝不信濕瓦大神為理由迫害蒼勝以及庫瑪爾一家。但是考慮自己當初為了錢財反而是第一個救助蒼勝的人,如果出手等於打自己臉,卡吉特老爺因此只得作罷。 唐浩開著車在濱海路上飛馳,他相信那輛越野車肯定不會憑空消失了。它失蹤了,只能說明它藏得很好。

前面就到白沙酒店了,唐浩並未停車,而是從白沙酒店門前駛過。

又走了兩公里,車子在通往肖家老宅的下路口下了濱海路,向肖家老宅駛去。

當車子到了肖家老宅門口,守門的保安看見是浩哥,便立刻打開了大門,把越野車放了進來。並且立刻向保安隊長顧軍報告浩哥回來了。

這些天浩哥不在,大小姐的脾氣非常大,他們這些保安都吃夠了苦頭,現在浩哥回來了,他們當然都非常興奮。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降服大小姐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老爺子,一個是浩哥。相比較起來,浩哥的威力更大。

看著浩哥把車停下,下了車,走進了別墅,保安們的心裡都笑了。不知道浩哥去見正在生氣的大小姐,會是個什麼場面。當然這樣的場面他們是無法看見了的,你是大小姐和浩哥的私人秘密空間。

不過保安們都預料錯了,因為唐浩根本就去三樓見肖大小姐,而是直接回了他二樓的房間。

在沒有人通知的情況下,肖大小姐也不知道唐浩回來了。自從唐浩毫無徵兆的消失之後,肖大小姐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個電話。除了第一個,後面的所有電話,唐浩都沒有接。這更是讓肖大小姐感到無比的惱火,試想有誰可以如此對待他。

可是她偏偏那唐浩沒有辦法,這個傢伙雖然名義上是保安,其實比肖家的任何一個人都牛叉。

上午,她又給唐浩打了電話,結果和之前的無數次一樣,唐浩都沒有接她的電話。明天就要出國讀研了,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唐浩能跟他去米國。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她只希望唐浩能時常去看看他,更希望在去米國之前看看唐浩。

可是這個傢伙,竟然消失了這麼久,而且還不接她的電話,這讓她感到無比的憤怒。這憤怒中還帶著一絲傷心,當然這只是她自己的感覺,別人是看不出來的。

天已經徹底的黑了,她決定再試試。便又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唐浩的電話。電話打通了,可是肖大小姐並不抱多大希望。

一品暖婚 「喂。」

「唐浩……肖夢雯被電話那頭突然穿來到熟悉聲音給震驚了,她竟然忘了該說什麼。

「說話。」

「哦!……你在哪?」

「我在樓下。」

「樓下!」肖夢雯的眼睛瞪得很大,小嘴也長得很大,完全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嘟嘟嘟……

直到電話里傳來了電話被掛斷的聲音,肖夢雯才驚醒過來,她深吸口,飛馳著沖了出了房門。「蹬蹬蹬」快不下樓,到了二樓唐浩的房間門口,也不敲門,直接推開了門。

看見坐在沙發上的那個熟悉而又氣死人的人,肖大小姐是幾乎石化了,她甚至都忘了該說什麼。心裡更是五味雜陳,酸甜苦辣什麼味道都有了。這是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

「關門。」唐浩突然說道。

「哦……砰。……唐浩,你……氣死我了!」肖夢雯猛的衝到了唐浩的面前,一下就要撲進唐浩的懷中。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不過她未能如願,唐浩一伸手撐住了她的肩膀,讓她無法撲下來。肖大小姐穿的是寬鬆的睡衣,裡面什麼都沒有。在身體前傾六十度的情況下,她胸前的領口就更加的寬鬆了,並且讓她胸前空間大了起來。唐浩的眼睛剛好可以順著這寬鬆的空間望進去,而看見了那兩團軟嫩的樣子。

「放開我。」肖大小姐怒道。

「嗯。」唐浩微微用力,就把肖夢雯放在了一邊。

肖夢雯坐在沙發上,氣呼呼的說道:「唐浩,你終於肯回來了。」

「你快開學了吧?」唐浩沒有回應肖大小姐的怒火。

「不去了。」肖夢雯怒道。

唐浩微微一笑:「是去米國嗎?」

「不是。」

「明天走嗎?」

「不是。」

唐浩看了肖夢雯一眼,不說話了。

肖夢雯見唐浩不說話了,她的心裡倒是有點擔心了。這傢伙雖然不見生氣過,但是如果他沉默,也就是和生氣差不多了。她咬了咬牙,說道:「你還走嗎?」

「暫時不走。」唐浩說道。

「你能送我嗎?」肖夢雯說著避開了唐浩的目光,她這是沒有信心的表現。

「不能。」

果然沒有出乎預料,肖大小姐抬起頭,用不滿的目光看著唐浩。

「你去收拾東西吧。」唐浩說道。

「東西都送去了,不用收拾了。」肖夢雯說道。

「時間不早了。」唐浩又說道。

肖夢雯抬頭看了一眼掛鐘,說道:「還不到八點半,我不困。」

「我困了。」唐浩笑道。

「你困,你就睡,我又沒擋著不讓你睡。」肖夢雯很霸氣的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站起來,就開始脫衣服。

肖夢雯抬頭看著唐浩衣服和褲子都脫了,只留下了一條四角褲,她的心頭不禁一跳。這傢伙的身材好像越來越好了!

唐浩走到床邊,很隨意的躺下了,並且關閉了燈。

房間里一下暗了下來,肖夢雯竟然感覺到了一點點壓力,她的心跳也隨之加快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有些也想睡覺的衝動。不過不是回房間,而是留在這裡。

這是什麼荒唐想法!肖夢雯暗暗的訓斥了自己一句,然後身體后靠,說道:「你能睡得著嗎?」

「能。」

「我有事想跟你說。」肖夢雯說道。

「說吧。」

肖夢雯眉頭一蹙,覺得自己倒像是傭人,而唐浩則像是主人,她深吸口氣,說道:「我爺爺最近的身體好像不太好,他過幾天會回來,你幫他看看。」

「嗯。」

「平老爺子的身體也不太好,他也許會跟著我爺爺一塊過來,你也幫他看看。」肖夢雯又說道。

「嗯。」

稍微頓了頓,肖夢雯又說道:「我最近也總是頭疼,你也幫我看看吧。」

「為什麼頭疼?」唐浩問道。

「就是莫名的頭疼。」肖夢雯答道。

「過來。」唐浩說道。

「哦。」

肖夢雯站起來,走到了床邊,靜靜的站在床邊。

唐浩也不起身,依然躺在床上,只是伸出手,把肖夢雯的小手拉了過來,開始為她診脈。

黑暗中,肖夢雯看著唐浩那光滑健美的胸膛,心頭不禁又加快了些。她暗恨自己,什麼時候定力變得這麼差了。

「你頭疼是因為經常發火,你不發火了,也就不會頭疼了。」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誰說我經常發火了?」肖夢雯反問道。

「這還用說嗎?」唐浩說著鬆開了肖夢雯的小手,閉上了眼睛。

肖夢雯看著對她愛理不理的樣子,她的心裡就極度的不開心,便居高臨下的說道:「唐浩,你這麼久沒回來了,就沒有事想跟我說嗎?」

「沒有。」唐浩的回答乾脆而無情。

「我有。」

「說吧。」唐浩說道。

「往那邊點。」肖夢雯說著推了唐浩一下。

唐浩順勢挪了挪身體,肖大小姐不客氣的就坐在了床上,不過她沒躺下,而是身體后靠,靠在床頭看著唐浩,說道:「唐浩,你以後能不能不掛我的電話?」

「你不打就可以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不打,我怎麼知道你在哪?」

「你可以不用知道我在哪裡。」唐浩說道。

「可是我想知道。」肖夢雯立刻大聲說道。

唐浩沉默了一下,問道:「知道我哪裡,又能怎麼樣?」

「因為我挂念你。」肖夢雯立刻說道。

「你覺得我會有危險嗎?」

「當然不喜歡你有危險,可是你至少應該告訴我你怎麼樣。」肖夢雯的語氣已經有些變得掙扎了起來。

「如果我有事,你知道了也只是增加你自己煩惱。」唐浩平靜的說道。

「可是我還是想知道。」

「幼稚。」唐浩的語氣明顯帶著不屑。

「唐浩,你想氣死我嗎!」肖夢雯說著身體一轉,便伏在唐浩的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唐浩,目光中透出極度的憤怒之色。

唐浩看著那雙高貴美麗的眼睛,不以為然的說道:「睡吧。」

「唐浩,我快要被你氣死了,你知道嗎?」肖夢雯大聲說道。

「我再說一遍,睡吧。」

「我不睡。」肖夢雯說著一個翻身,竟然坐在了唐浩的大腿上,用手使勁的捶打唐浩的肚子。

唐浩立刻坐起來,隨手抓住了肖大小姐的手腕,不客氣的說道:「我不會允許任何人跟我胡鬧。」

對上唐浩的嚴肅的目光,肖大小姐的心頭猛的一顫,她真的感覺到了恐懼。這是她跟唐浩相處以來,第一次感到恐懼,她鼻子一酸,淚水竟然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低下頭說道:「唐浩,你欺負我,我恨死你了。」

看見肖大小姐的眼淚落從臉上滑落,唐浩的目光中透出了無奈,鬆開了肖大小姐的小手,說道:「別鬧了,去睡吧。」

「我想跟你一塊睡。」肖大小姐低著頭,聲音很低。

「嗯。」唐浩說著雙手托住了肖夢雯的手臂,把她從他的腿上挪開,放在了身邊。 但是庫瑪爾一家並沒有因此而擺脫一切麻煩。

包括蒼勝在內都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今年庫瑪爾一家五畝地里的麥稈長得都纖細而彎折,總之非常不健康。

這種現象非常的不正常,因為庫瑪爾一家的麥田既沒有遭受蟲害,也不缺少澆水和施肥,絕不至於變成如今的模樣。

庫瑪爾大叔焦急的坐在田頭想了幾天,排除了一切可能,終於意識到問題出在了哪裡。

問題就出在種子上,這次種子他依舊是從縣城的一家種子商店買的,庫瑪爾大叔這次買種子時,店鋪里只剩下了一包某東瀛農業公司出產的轉基因大麥種子,除了包裝袋有點陳舊外沒有別的異常。

由於庫瑪爾大叔過去買的也是這個牌子的種子所以沒有想太多,付錢后就把種子帶回家開始種植。但是如今看來,這種子有大問題。

蒼勝也意識到問題出在種子上,思考後說道:

「庫瑪爾大叔,這家出產種子的公司我知道,是一家經營了幾十年的東瀛公司,,其商品質量還是相當好的,其種子本身肯定沒問題。」

「我覺得是有人對種子動了手腳。」

仔細想了下,施瑞婭就想到了事情的關鍵。

「這種子店有拉加特的股份,肯定是這個惡霸耍的手段!」

庫瑪爾大叔卻還在為拉加特辯駁。

「這不至於,拉加特為什麼要害我們家,他能有什麼好處。」

施瑞婭急道

「爸爸,你真的老糊塗了。不管我們收成怎麼樣,每年收穫后都要給拉加特還當初的抵押貸款,另外還要給濕瓦神軍交農業稅,如果今年我們歉收交不出糧食,他就有理由來搶奪我們財物甚至田地了。」

庫瑪爾大叔如夢初醒,氣的渾身發抖。他一下想起了之前那個借自己牛車的村民的事情。如今看來,那個村民土地被吞併也完全是拉加特早有預謀。

這個所謂拉加特老爺正在做地主階級最喜歡做的事情,用一切手段來兼并貧下中農的田地。

看到庫瑪爾大叔情緒有些失控,施瑞婭連忙上前去安慰了幾句。庫瑪爾大叔卻因為自己買種子時沒有多加小心而極為悔恨。

蒼勝安慰道:

「庫瑪爾大叔事情沒有那麼嚴重。你瞧,我們手裡有現金,用這些現金向拉加特支付。你的田就不至於沒收走。」

施瑞婭也說道:

「爸爸,蒼勝說得對,再賣掉點我和媽媽的首飾,籌集的現金應該也就。」

庫瑪爾大媽也認同女兒的觀點,認為只要是破財免災就行了。

但是很顯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庫瑪爾大叔提款的那個小銀行雖然不是拉加特老爺的產業,但是作為銀行的大客戶拉加特老爺與銀行的關係很好。

銀行會把拉加特老爺所屬的綠林村所有村民的財務情況透露給拉加特老爺,以便拉加特老爺從中尋找到巧取豪奪村民的機會。

加拉特老爺明白庫瑪爾一家如今手頭是有些現金儲備的,一次歉收沒法使得庫瑪爾一家徹底破產失去土地。因此其動起了其他腦筋。

在一次村裡舉行的濕瓦大神祭典后大祭司拉加特聲稱庫瑪爾一家奉上的貢品低劣是嚴重的褻瀆行為,當場就派保安隊把庫瑪爾大叔抓走了,聲稱要對庫瑪爾大叔進行懲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