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誰來救救我啊……」 男子的呼救聲還在回蕩。

玉華副校長嘴角微微抽搐,開始改口道:

「天庭,柳千幻,出局!」

至於那個埋在磚下的男子,四周沒有金光顯現,所以不算出局。

數萬名學生看到他們的安神還沒出局,本應該高興的,但此刻卻怎麼也歡呼不起來。

畢竟安神連那麼恐怖的術法都撐了過來,現在卻被一塊磚頭壓著,這也太……

「救命啊……」

男子的喊聲越來越弱。

直到玉華副校長那「柳千幻,出局」的聲音傳來,他終於是放棄了抵抗。

他知道,現在已經沒人會救他了。

安林在黑磚下微弱的地喘息著。

他想讓這個黑磚變小,但是精元耗盡且身負重傷的他,卻是很難做到這一點。

待聽得所有人都已經出局的時候,他忽然間又意識到一點,那就是他們天庭已經贏了啊!贏了的話他還被壓在這裡幹嘛?

「我要回去,快幫我傳送出去!」

「我要回去,快幫我傳送出去……」

他繼續高喊的著,可是外面卻沒有任何的回應……

許久,天空才傳來聲音:

「能離開比試只有兩個方法,一是被打敗,觸發戰敗評定符;二是將聖杯爭奪到手,取得最後的勝利。沒有其他方式了。」

安林聞言嘴角抽搐。

被打敗?沒看到我已經被黑磚打敗了嗎!

將聖杯爭奪到手?我被黑磚壓著,奪個屁的聖杯啊!

「好好好……不放我出來,那你們就慢慢看磚壓我吧……」安林有氣無力地開口道。

青天廣場數萬名觀眾聽到安林的話,滿臉黑線。

他們想看安林被磚壓么?肯定不想的啊!

但是這場比試又沒有結束,他們又有什麼辦法。

所幸事情很快便有了轉機,一個小女孩步履蹣跚地走來,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她那白色的衣裙沾染了血污,雪白稚嫩的臉上也有著燒傷的痕迹,顯得有些狼狽。

她走到黑磚的旁邊,一腳將它踹飛。

轟隆!力氣好像有點大,黑磚飛得有點遠。

安林也似乎受到了二次傷害,低聲痛哼了起來,不過身上的壓力總算是沒有了。

皎白色的月光下,他看到了那個顯得有些孤寂蕭索的身影。

女孩展顏一笑,將安林如同兔子那般拎了起來,清澈卻微帶著沙啞的聲音響起:「左護法,我們贏了。」

安林看著那素凈的笑容,點了點頭,擠出一絲笑容打趣道:「我們是憑藉著小強的般的生命力戰勝了他們,果然皮糙肉厚才是硬道理。」

女孩皺了皺彎彎秀眉,將安林放下,有些遺憾道:「可惜了……我的小宮殿皮不夠糙,肉不夠厚,被炸沒了……」

安林望了望四周,一片碎石廢墟,哪裡還看得到什麼宮殿,不由得也跟著嘆了一口氣。他其實對那宮殿沒什麼情感的,只是看到小女孩沒了家后,便要過風餐露宿的日子,不由得心生憐惜和遺憾。

他正欲出言安慰:房子沒有了,可以再造一個,小女孩便當先開口:「出來吧,二十四號宮殿!」

納戒一閃,地面轟隆一陣顫動,又一座精美小巧的宮殿,出現在了安林的面前。

安林:「……」

好吧,這種事情果然不用他擔心。

安林磕了補氣丹,走過去將黑磚收回,隨後對女孩開口道:「女王大人,接下來你打我一拳吧。」

小女孩有些疑惑地望著他:「為什麼?」

「因為只有奪得聖杯或者是戰敗評定符被觸發,我才能離開這裡。」安林笑著解釋道。

「噢,這樣啊……」女孩微微一怔,隨後眼帘微垂,聲音有些低弱起來,「這麼快就要走了嗎……」

安林點頭:「是啊,我還等著回去領獎呢,下手輕點哦,噢,也不能太輕,大概普通拳力道的一半吧……」

他覺得自己的小身板,普通拳肯定要掛,一半的力道差不多了。

說實在這種等著挨揍的心情,還是非常讓人緊張害怕的。

小女孩咬了咬粉嫩的下唇,伸手託了托頭上精美的王冠,隨後拿起,捧著王冠,直著白皙纖細的雙手,放在安林的面前。

安林愣在原地,望著近在遲尺的王冠,眨了眨眼睛:「你……女王大人,這是什麼意思啊?」

「我可是女王,怎麼可以對自己的護法出手呢,所以,王冠你拿著吧!」小女孩淺淺一笑,微風拂起她的三千青絲,那眼神格外的清澈真誠。

安林心中的某根弦被觸動了,一時之間忘了做任何的動作。

這一幕是他從未預料過的,兩人在月色下安靜地對望著。

女孩真誠自然,男子失神無措,王冠在他們之間泛著淡淡月輝,如果不是青絲還在空中微微飄動,這一幕便像一幅美麗的畫卷那般,靜默雋永。

「可是……你沒了王冠的話……」

「沒了王冠我也是你女王!」

「有道理……我的女王大人。」

安林笑了,雙手微微顫抖地接過王冠,很難形容他此刻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青天廣場上,數萬名觀眾也是靜靜地望著水晶畫面的這一幕,沒有一個人說話。

事情的發展很出人意料,但是不知為何,這場景又特別的自然,沒有給人任何的違和感,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應當。

玉華副校長目不轉睛地望著水晶畫面,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開口:「快要一百年了,沒想到真的有人能夠做到……」

玉華的神情很複雜,有震驚,有激動,更有著幾分欣慰。

「恭喜,天庭勢力獲得五分!」

聲音回蕩在整個青天廣場,同時也回蕩在安林的上空。

沒有任何人質疑這個判定,包括在場那幾名返虛境界的大能,都是神情各異地注視著面前的這一幕,忘了言語。

他們不是第一次參加這論道交流大會了,見過金杯戰魔野蠻強悍的樣子,見過她睥睨群雄的樣子,但是卻沒見過她如此真誠自然的模樣。

安林的身軀開始逐漸化作光粒,他將手中的王冠重新給小女孩戴上,淡淡一笑:「這波不虧,僅僅借了一下王冠就賺了五分,謝謝女王大人!」

小女孩抿了抿嘴唇,靈動的雙眼望著安林,默然不語。

「噢,對了,血骷髏也有一部手機,到時您無聊了,可以和它切磋切磋。」安林忽然想起這事,接著開口說道。

小女孩微微一怔,眼眶泛紅,輕聲道:「你們兩個都是我的護法,別忘了我……」

「放心吧,絕對不會忘記的!」安林頓了頓,認真道,「後會有期了,女王大人。」

安林的視野開始變得漆黑,意識也開始模糊,輕柔的聲音流淌入耳。

「後會有期,安林護法。」 全能修鍊至尊

天邊晨曦微露,天光給雲層覆上金邊。

玉華副校長在青天廣場上,面對數萬名觀眾,朗聲宣讀了比試的最終的結果。

天庭勢力代表小隊,以八十三點七分的超高分數,奪得本次四方論道交流大會的冠軍。佛國排第二,伊甸園排第三,創世殿墊底。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治療,安林、王玄戰和柳千幻站在高台上,接受了最後的頒獎。

某天跪成魔王的爸爸 安林捧著過幾天就要放在學校紀念館的獎盃,望著前方數萬人熱烈的歡呼聲,心中觸動不已。在參賽之前,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夠走到這一步。

但現在,他畢竟是出過大力,立過大功的人了,他覺得此刻能夠當之無愧地捧起這個獎盃了!

青天廣場上除了學生外,其餘三方勢力代表也是由衷地鼓起了掌。

這場比試真的很精彩,也真的充分展示了各方勢力年輕一輩的風采,像移動核彈者安林、網癮少女柳千幻、最佳第四人紅斗等名字,給他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這些選手的事迹也將揚名四方。

結果宣讀了之後,便是頒獎環節。

天庭勢力奪冠,各種獎勵隨之而來,只是負責頒發這些獎勵的人,又嚇了安林一跳。

一名身著素衣道袍的女子款款而來,出現在安林的面前。

她清麗脫俗,如同水墨畫走出來的仙女,兩彎煙眉微微挑著,嘴角噙著意味不明的笑意。

「安林同學,你的表現很不錯啊,再次讓我大開眼界了呢。」女子盈盈一笑,聲音輕柔地開口道。

「嘿嘿,謝謝天羽大人誇獎。」安林迅速斂去心神,一臉媚笑道。

天羽仙女將二十枚元石,一個仙丹兌換貼和一個靈器兌換帖交給安林,接著說道:「頒獎典禮結束后,來白鶴亭等我。」

安林臉微微一抽:「我可以拒絕嗎?」

「不可以!」天羽回答得很堅決。

安林聞言重重嘆了一口氣,臉上滿是無奈。

天羽仙女別過頭,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離開,繼續向其他人頒發獎勵。

頒獎典禮很快就結束了,四方論道交流大會也宣告圓滿結束。

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比試,不管是各個勢力的代表,還是青天廣場上的各個觀眾,臉上都有了些許疲憊的神色,紛紛回去休息。

安林此行收穫頗豐,也是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青天廣場。

得到了二十枚元石之後,他的資產再次突破百萬靈石。

此外,他還獲得了去藏寶閣兌換一件中階靈器,以及去兜率宮兌換一枚六品仙丹的份額,想想還真的有些小激動呢。

不過,接下來要去白鶴亭,恐怕就沒那麼簡單了。

他的心中其實還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也不知林珺珺此番邀約到底是為何。

嗯,如果邀約的原因是因為籌夠了寶貝,所以特意前來跟他換紫星研究所信息的話,那便是極好的……

沿著曲折的小路不斷前行,很快,便看到了那由白石砌成的小亭子。

亭子的旁邊是一湖春水,清風拂過,盪起一陣漣漪。

素衣女子靜坐在白鶴亭間,白皙的臉上滿是專註。

青蔥般的手指握著畫筆,沒有落筆,而是凝神望著面前的一幅畫。

安林看到林珺珺這麼恬靜柔美的一面,心中微微一松,走了過去。

「天羽大人,我來了。」他走進亭子,輕聲開口,生怕驚擾到面前的女子。

女子抬頭,輕輕一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好像沒這麼禮貌吧。」

安林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沒有接話。

「知道我叫你過來做什麼嗎?」林珺珺繼續開口。

「不知道。」安林一臉乖巧地搖搖頭。

境界的巨大差距以及身份地位的巨大差距,讓他決定做個老實人,問一句答一句,絕不多嘴,絕不惹事。

林珺珺輕呼了一口氣,白鶴亭間的元氣忽然一陣轉動,隨後四周的景象開始模糊。

看到安林有些不安的模樣,林珺珺淡淡一笑,解釋道:「這是和外界隔絕的隱蔽陣法,我邀請你來這裡,是想邀請你品鑒一下我的畫作呢……」

安林嘴角抽搐:「我讀書少,你別蒙我啊,品鑒畫作……用得著加隱蔽陣法?看小黃畫嗎?」

「呵呵……」林珺珺的臉沉了下來,眸光閃爍。

安林自知又失言了,趕緊住嘴。

「你過來看看,我這幅畫如何?」 中國有乒乓 所幸林珺珺的養氣功夫好,很快便再次恢復平靜,指著面前的畫作開口問道。

安林聞言走了過去,望向那副畫。

她畫的是一團火,這火焰栩栩如生,躍動的火苗似乎要透紙而出。

「哇,此作只應天上有,妙極,妙極!」安林當即開口讚美道。

萌寶無敵:爹地,舉起手來 品鑒畫作他不懂,但是只要好好誇一下就行了,這倒是簡單。

「安林道友過譽了,」林珺珺臉上浮現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不過呢,小女子的畫道也勉強達到畫物成真的境界了,還請安林道友好好品鑒一番。」

說著,她便將畫筆點向面前的這副話,筆尖有著細微的光芒閃爍。

安林見狀心中一凜,心中升起了不妙的感覺:「你……你不要亂……」

他話還沒說完,只見被林珺珺筆尖點到的畫作忽然光芒大盛。

轟隆!

熾熱無比的火焰噴薄而出,籠罩了安林的全身,熊熊燃燒。

片刻后,渾身黑乎乎的安林一臉懵逼地站在原地。

一張口,白煙便噴了出來。

「安林道友,我這畫作如何呀?」林珺珺依舊是恬靜淡雅的模樣,就連語氣也沒有任何的起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