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讓你一大把年紀了還不肯找個女朋友,這麼多年連個曖昧的對象都沒有,我真懷疑你的性取向。」簡少城有些鄙視地看了他一眼,開玩笑地說道。

紀涵拿下手來,一本正經地說道:「哎,還是被你給看出來了,好吧,我承認,我的確是對你有非分之想很久了,可惜你還是娶妻了,我只能把這份感情默默地放在心底……」

簡少城乾脆就伸手把他的嘴巴給捂住了,他皺了皺眉頭:「再胡說八道,我就跟你們家老爺子串通起來,一起逼著你去相親了?」

「好,算你狠……看在弟妹今天也在的份兒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紀涵嫌棄地撥開他的手,拿出紙巾擦了幾遍自己的嘴才罷休。 簡少城拉著韓一諾往樓上走去,一邊走一邊頭也不回地說道:「別叫她弟妹,你明明跟我一樣大,少賺這些口頭的便宜,難道你以為我會教你叫哥嗎?」

紀涵哼了一聲:「少來,我明明比你大兩個月呢!」

到了樓上,二樓的走廊上空無一人,韓一諾不由得有些艷羨地對簡少城說:「你跟紀涵的感情真是好啊!」

也只有真正的鐵杆好哥們兒才會這樣肆無忌憚的說話開玩笑吧?其他人怎麼可能這麼放肆的聊天?

且不說簡少城平日里都冷冰冰的,對誰都興緻不高,總是板著一張臉足以凍死人。就連紀涵也不像是個好相處的人。

他給人的感覺太過疏離,有一種很縹緲的距離感,一般人都走不進他的世界中去,就算是他笑著,那種笑容也像是天邊的雲朵一樣,游移不定,無法接近。

然而只有跟簡少城在一起的時候,他會變成一個中二青年,整個人也變得真實起來,不再是那樣一個虛幻的夢境。

簡少城點點頭:「那當然了,我跟他可是從小就一起長大的,恐怕這個世界上除了他爸媽以外,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

韓一諾突然很感興趣地問道:「那麼紀涵真的沒有談過戀愛嗎?」

簡少城回道:「據我所知,還真是沒有。」

真的很難想象,像紀涵這樣出色的人,竟然戀愛史是空白的,且不說他的才華,他的家產與名氣,就光看一張臉,也可以讓無數女子瘋狂啊,他的追求者肯定很多,難道他一個都不動心?

呃……紀涵不會真的是喜歡簡少城吧……

想到這個可能性,韓一諾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她甚至在心中無比虔誠地想到,如果紀涵真的喜歡簡少城的話,她可以非常爽快地退出,然後幫助他們兩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哦,對了,她還可以代孕的哦親!

「呃……紀涵喜歡的人,不會真的是你吧,不然怎麼可能都二十五歲了,還沒有一個喜歡的人?」韓一諾遲疑地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果不其然的,簡少城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韓一諾,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道:「紀涵腦子抽了,你也跟著不正常是不是?他的話你也能信,真是蠢到家了。」

「那又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出櫃的人越來越多了好么……」韓一諾小聲嘀咕著,不過聲音壓得特別低,沒讓簡少城聽清楚。

「你說什麼?」

韓一諾立馬笑了笑:「沒有什麼,就是覺得你跟他感情真好,很難得啊。」

簡少城撇了撇嘴:「誰跟他關係好了。」

然後他拉著韓一諾快步往房間里走:「趕緊洗個熱水澡,然後換下乾淨的衣服,不然該著涼了。」

進了房間后,韓一諾一邊找換洗的衣物,一邊問道:「我進去洗的話,那你呢?」

簡少城隨手拿了幾件衣物,理所當然的說:「我去紀涵那邊洗就好了,不用擔心。」

韓一諾趕緊閉上了嘴巴,然後默默地再次腦補了一下簡少城X紀涵這對CP。

如果簡少城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的話,這一對CP還真是挺有愛的,養眼又般配,嘖嘖…… 等韓一諾磨磨蹭蹭地洗完后,簡少城也已經回來了,頭髮也吹乾了。

他去紀涵那邊的時間實在是太短,她想要腦補一下都有些困難。

簡少城一下子躺到床上,伸了一個懶腰,有些滿足地說道:「這兩天都不用工作,而且一直呼吸這麼清新乾淨的空氣,感覺真是好爽。」

韓一諾一邊擦著頭髮,一邊默默地說道:「的確是很爽,可是你不覺得,伙食有點太寒磣了嗎?」

簡少城打量了她一下:「真是個吃貨,小心以後吃成大肥婆,看看誰還敢要你。」

韓一諾想都沒想,下意識地就說出口:「那又有什麼呢?反正我都已經嫁出去了。」

她的話剛剛落下,簡少城跟韓一諾就都愣住了。

韓一諾真的是沒有經過大腦就說出這麼一句話,等出口之後,才意識到,現在這場婚姻關係,不過是一個交易,等到交易成功了,就會自動解除了。

就是交易失敗,她也得拍屁股走人,以後的日子還是跟簡少城毫無關係。

真是入戲太深啊……

韓一諾突然就難過起來。

可能是最近的生活實在是太美好,簡少城對她的態度也好得讓她有些忘乎所以,導致她都忘了自己其實只是一個替身。

似乎是感受到韓一諾心情的瞬間低落,簡少城遲疑了一下,然後故作什麼都沒有察覺地開口:「紀涵說明天晚上當地人慶祝二月二的風俗還挺好玩的,不如我們也留下來看看熱鬧?」

「你不急著回公司嗎?」韓一諾記得簡少城可是個工作狂,不放棄任何可以工作的機會,現在怎麼偷懶了好幾天了?

簡少城在床上滾了一下,看上去竟然有些很可愛的感覺。

他雙手枕在腦後,半眯著眼睛說道:「反正現在也沒有特別需要忙的事情,公司里的那些人足以打理好,不用什麼事情都讓我親力親為,不如就在這裡休息幾天吧。」

「你這算不算是在偷懶?」

簡少城輕輕一笑:「你也可以這麼認為。當然了,我更希望你能夠像紀涵說的那樣,認為我是在貼近人民群眾的生活,挖掘藝術的源頭。如果你肯這樣想的話,我會更開心的。」

韓一諾對他揮了揮手,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QQ上那個揮手的表情賜給他。

果然不愧是紀涵的好基友,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話說得真是沒錯。

「想不明白二月二有什麼好慶祝的。」韓一諾有些想不通,反正在她的記憶里,這個日子簡直沒有存在感,從來沒有聽說什麼人還過二月二的。

簡少城點了點頭,贊同道:「我也是很好奇二月二到底有什麼好慶祝的,所以才想留下來看個究竟。」

看著韓一諾把頭髮都揉成一團混亂吹著的樣子,簡少城直皺眉,他坐起身來,側著頭問道:「你看你把頭髮都弄的那麼糟糕,要不要我幫你吹?」

韓一諾搖了搖頭,大聲地恢復道:「不用了,我這樣吹,乾的會比較快,你如果覺得不雅觀,就閉上眼睛不要看了哦!」 吹乾頭髮之後,韓一諾就躲到床上去,跟簡少城一起窩在被子里,打開電視看了起來。

這個點已經開始演娛樂節目了,韓一諾隨意找了一個她之前喜歡看的節目《娛樂樂翻天》,上面的主持人她很喜歡。

看著他們的節目,韓一諾仍舊是被逗得哈哈大笑,興奮過頭的時候,還會拍著簡少城的胳膊,一邊拍一邊開心的笑。

對此簡少城非常無語,他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地開口道:「你的笑點一定要這麼低嗎?」

「真的很好笑嘛!」韓一諾一邊笑著一邊說道。

簡少城有一種笑點不同,沒有辦法愉快玩耍的感覺,決定離韓一諾稍微遠一點,不要讓她把自己的智商給拉低了。

「這個主持人很有意思的,說的話又有趣又有道理。」韓一諾在不笑的時候,比較中肯地對簡少城說道。

簡少城沉默了五秒鐘,然後開口說道:「你應該不知道,這個節目是我們公司旗下的吧?」

果然,他的話一落下,韓一諾就微微張著嘴,過了半晌,她才尷尬地笑了笑:「我只是知道這個節目是哪個電視台旗下的,沒想到竟然也是你們公司的……」

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有些急促。

簡少城有些懶得動彈,於是對韓一諾說:「你去開門。」

韓一諾比他更懶,乾脆往裡面縮了縮,她堅定的搖頭:「不要,還是你去開吧,反正我在這裡一個人都不認識,不可能是來找我的,還是你親自去開吧,那樣比較方便。」

對於韓一諾突然上線了的智商,簡少城翻了個白眼,還是無奈地自己穿上拖鞋,不情願地下去給外面的人開門了。

雖然屋子裡開著空調,比較溫暖,可是這樣的冷天里,就算屋子裡再暖和,也是更願意藏在被窩裡不出來的。

拉開門后,就看到門外那張他熟悉的臉。

一瞬間,簡少城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來開門了,他往門邊一靠,懶洋洋地說道:「紀涵大少爺,你屈尊過來幹什麼?」

紀涵好脾氣地笑了笑,他搖了搖手中的火鍋底料,對他說:「我準備在房間里自己做火鍋吃,你們要不要來蹭飯啊?」

簡少城說:「我們下午回來的時候,已經吃過了。」

雖然味道不是太好吃,但是好歹也是吃完飯了。

紀涵又搖了一下:「哦,那就是不過來跟我一起吃了對吧?買了很多新鮮蔬菜,還有羊肉牛肉,還有蝦跟蟹子哦,啊,這裡還有魚丸,灌湯肉丸……」

聽著他說的一個個詞,韓一諾覺得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

她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她最最愛吃的火鍋啊,如果等下簡少城拒絕了紀涵怎麼辦?而他又不認識紀涵,肯定不可能自己去厚著臉皮蹭吃的。

其實簡少城第一反應還是拒絕的,他不是一個愛吃的吃貨,雖然也追求美食,但是適量就好,不會那麼狂熱,吃不吃都可以的那種。

而且他也不怎麼喜歡吃火鍋,覺得把一大堆東西都扔到一起去煮啊煮,真的太沒品位了。 可是就在他開口的時候,突然就想起了韓一諾。

所以話到了嘴邊,立馬就改了,他笑著點點頭:「好啊,你先去做著,我等下就跟你嫂子一起過去蹭飯。」

紀涵翻了個白眼:「是弟妹,不要再說錯了,那好,我先回去了,你們快點啊。」

等紀涵離開后,簡少城關上門來,對著趴在床上雙眼發光看著他的韓一諾說道:「怎麼樣,我好吧?我可是為了你才答應去的。」

韓一諾用力地點頭:「真的是太好了,太感人了!」

簡少城湊到她面前,似笑非笑地說道:「既然感動的話,就親我一下吧。」

韓一諾一愣:「什麼?」

簡少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唇:「親一個來報答我,難道做不到嗎?」

雖然他們兩人已經接吻過好多次了,韓一諾也「強吻」過他不止一次,可是真心的主動親吻他,恐怕還一次都沒有吧。

簡少城突然有些期待了起來。

韓一諾果然非常不好意思地說道:「都多大的人了,做了好事還要親親,丟人不丟人啊?」

「你是覺得我丟人,還是不好意思親我,嗯?」簡少城的尾音拖得長長的,帶著一種誘人的語調。

韓一諾往後躲了躲:「非常感謝你能夠體諒我的心情,答應紀涵去他那邊吃火鍋,真的非常感謝,至於親一個……呃,這個還是先算了吧。」

簡少城挑挑眉:「為什麼算了?你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他說著,順勢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有些調笑地說道:「之前你見到我就撲過來的時候,可沒有感覺你有什麼矜持可言。」

「那不是……」韓一諾揮了揮手,別過眼睛去,有些不敢看簡少城,「往事不要再提……」

那個時候真的太丟人了。

其實主要還是簡少城不肯配合,如果他肯配合一點,不要每次都把自己丟出來,還至於看到他就兩眼放光的想撲過去嗎?

「如果你不肯親的話,那我現在就去跟紀涵說一下,我突然又變卦了,不想過去吃了,怎麼樣?」簡少城故意壞笑著說道,作勢就要站起身來往外走去。

「不要啊!」韓一諾立馬轉過頭來,伸手拉住簡少城的胳膊,不讓他離開。

簡少城的脾氣有些難以捉摸,誰知道等下他會不會真的去跟紀涵說呢?還是先拉住為好。

「不想讓我去說,那就親一下。」簡少城伸手指著自己的唇,對韓一諾揚了揚頭。

看著他非常誘人的薄薄唇瓣,上面的顏色比較淺淡,兩片唇比一般人的都要薄一點。

記得有人說過,薄唇的人都比較薄情寡義,對待愛情也最為冷漠。

其實簡少城給她的感覺,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非常薄情的,對什麼都冷冷淡淡的,很多時候表現得格外絕情。

可是這幾天……他突然像是性情大變一樣,對她格外的溫暖貼心,雖然有時候會以打擊她為快樂,但是跟之前比,簡直是天差地別了。

有時候,韓一諾都在懷疑,現在在自己身邊的這個人,真的就是她認識的那個簡少城嗎? 韓一諾還在發愣,簡少城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他微微的勾了勾唇角:「不要親是嗎?那我走了。」

其實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簡少城心中也是有些失落的。

既然都已經確定了彼此喜歡,韓一諾還是抗拒主動吻他,除了她害羞這個原因,恐怕還是因為她對自己感情不夠。

雖然只是開一個玩笑,但是他心中還是非常期待韓一諾能夠真的主動來吻他一下。

或是主動跟他說一句,她很喜歡自己。

其實他也會猜忌,他心中也會不踏實,也會多想……

畢竟韓一諾現在還是帶著面具跟自己相處的,他真的擔心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她會突然從他的生活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他有本事可以找到她,不管她去天涯還是海角,他都可以把她找出來。

可是……強迫來的感情,他不想要,他希望韓一諾也能夠像他一樣,坦蕩蕩的面對他們的感情,真心地以自己的身份跟他相處。

看著簡少城臉色一點點地沉了下去,韓一諾心中突然也有偶像不好受起來。

「等一下。」見簡少城似乎轉身想離開,韓一諾乾脆豁出去了,開口就叫住了他。

簡少城回過頭來,彎了彎唇角:「你叫我幹什麼?」

「你自己說的,讓我親一下你啊……」韓一諾臉紅了紅。

「自己過來,像之前那樣。」簡少城往旁邊的椅子上一坐,懶洋洋地吩咐道。

韓一諾暗中翻了個白眼,這傢伙竟然還傲嬌起來了,如果不是看他似乎是有些不高興了,她才不會主動好嗎?

韓一諾穿上鞋,緩步走到簡少城的身旁。

他此時正靠在椅子上,頭微微的後仰,眼睛半閉半睜的,眼睫毛微微顫動著。

而那張誘人的唇,也輕輕的抿著。

韓一諾突然就想起來之前兩人親密的時候,那張唇上傳來的熱度與力度,那種溫軟的觸感,恐怕讓她這一生,都沒有辦法忘記。

她深吸了一口氣,俯身就湊到簡少城的身旁,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個輕輕的吻。

稍作停留之後,她就迅速地移開,有些忐忑又有些羞澀地站在簡少城的身旁,目光也有些游移起來,不敢與他直視。

簡少城也緩緩地睜開了雙眼,他在韓一諾那張有些忐忑的臉上掃了一下,然後輕輕一笑:「這樣就可以了嗎?」

韓一諾說:「這樣還不行嗎?已經做到了……」

明明剛剛已經實打實地親上了,而且還停留了片刻,他還不滿意?

簡少城淡淡的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薄唇,輕聲道:「剛剛那樣,表現的太差勁,太敷衍,不過關。」

韓一諾有些著急了:「那怎樣才可以?」

簡少城微微一笑:「我之前是怎麼吻你的,現在你複製一下就可以,非常簡單。」

Leave a comment